返回首页

卡尔松赴生日宴会


                            卡尔松赴生日宴会
    现在夏天又到了,学校放了假,小家伙将到外祖母家去,但是首先要办一件很
重要的事。小家伙将满八岁。啊,他盼生日已经盼了很久……几乎从刚满七岁就盼!
非常奇怪,生日与生日之间相距的时间一样长。
    生日前的晚上他与卡尔松做了一个短时间的交谈。
    “我有一个生日宴会,”他说,“古尼拉和克里斯特都会来我这里,我们把餐
桌布置在我的房间里……”
    小家伙沉默,并显得很阴郁。
    “我非常乐意邀请你,”他说,“但是……”
    妈妈已经生屋顶上的卡尔松的气,请求邀请卡尔松参加生日宴会是徒劳无益的。
    卡尔松这次比以往把嘴撅得更高。
    “我不玩了,如果我不能参加的话,”他说。
    “我大概也有某种开心的事!”
    “好,好,你可以来,”小家伙连忙说。他一定要跟妈妈谈谈。“无论如何都
要谈,他开生日宴会不可能没有卡尔松。
    “我们吃什么?”当他不再生气的时候问。
    “当然是蛋糕,”小家伙说。“我有一个生日蛋糕,上面插着八支蜡烛。”
    “真的?”卡尔松说,“你,我有一个建议。”
    “什么建议?”小家伙问。
    “你能不能请你妈妈给你八个蛋糕、一个蜡烛呢?”
    小家伙不相信妈妈会接受这个建议。
    “你会得到一些好的礼物吧?”卡尔松问。
    “这我不知道,”小家伙说。
    他叹息着。他当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地球上没有比这个东西他更想要的,
但是他得不到。
    “只要我活着,就不会得到一只狗,”他说。“但是我肯定会得到一大堆其他
礼物,所以我还是会很高兴,那一整天我也不会想什么狗的事,这个决心我已经下
了。”
    “啊,你可以有我,”卡尔松说。“而我相信,这比一只狗更有价值!”
    他歪着头看着小家伙。
    “我正想你会得到什么礼物,”他说。“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得到太妃糖?如
果有的话,我认为,它一定要直接捐给公益事业。”
    “好,如果我得到一袋太妃糖,我将会给你,”小家伙说。
    他愿意为卡尔松做任何事情,现在他们要分手了。
    “卡尔松,后天我就要到外祖母家去,要在那里呆整个夏天,”小家伙说。
    卡尔松一开始显得很不高兴,但是随后郑重其事地说:
    “我也要到我外祖母家,她比你外祖母可外祖母多了。”
    “她住在什么地方,你外祖母?”小家伙问。
    “在一栋房子里,”卡尔松说。“你相信她整夜都在外边跑吗?”
    后来他们没有更多地谈论卡尔松的外祖母或者小家伙的生日宴会或其他什么事
情,因为时间已经很晚,小家伙一定要上床睡觉,以便在他生日那天能及时醒来。
    他躺在床上,等着门被打开,大家涌进来――带着生日托盘、礼物和一切东西
――在这之前那几分钟是最让人焦急难忍的时刻。小家伙觉得,他激动得确实心慌
了。
    但是现在他们来了,门外响起“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门被打开了,大家都
来了,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
    小家伙直挺挺地坐在床上,眼睛显得很明亮。
    “祝生日快乐,亲爱的小家伙,”妈妈说。
    大家一齐向他说“祝生日快乐”。蛋糕上插着八支蜡烛,托盘里放着各种礼物。
    礼物有好几件。不过没有以往过生日时那么多。小家伙数来数去,礼品盒没有
超过四件。不过爸爸说:
    “今天稍晚的时候还会有很多,你不需要一大早将礼物都得到。”
    小家伙对四个礼品盒感到很高兴:一盒水彩、一把玩具手枪、一―本书和一条
新牛仔裤,各样东西他都很喜欢。他们真好,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谁能像他
一样有这么好的妈妈、爸爸和哥哥、姐姐呢!
    他试着打了几枪,声音非常好。全家人都坐在他的床边听着,啊,他多么喜欢
他们!
    “啊,这个小不点儿来到世界上已经八年了,”爸爸说。
    “对,”妈妈说,“时间过得多快!你记得吗,那天斯德哥尔摩下雨?”
    “妈妈,我生在斯德哥尔摩吗?”小家伙问。
    “对,你是生在这儿,”妈妈说。
    “那布赛和碧丹呢,他们生在马尔默吗?”
    “对,他们生在那里。”
    “而你,爸爸,你生在哥德堡,你说过。”
    “对,我是哥德堡人,”爸爸说。
    “你生在哪儿,妈妈?”
    “在埃舍尔图那,”妈妈说。
    小家伙突然用手搂住妈妈的脖子。
    “多么幸运,我们从四面八方聚在一起!”
    大家都觉得是这样。他们对小家伙又唱了一遍“祝你生日快乐”,他用玩具手
枪射击,发出震耳的响声。
    这一天在他等着生日宴会的时候,他打了很多枪。他对爸爸说的那句话“今天
稍晚的时候还会有很多”考虑了相当多。在幸福的一瞬间他曾考虑过,是不是会出
现某种奇迹,他会得到一只狗。但是他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他责备自己,怎么会
想这种蠢事呢――他下定决心,在整个生日这天不再考虑狗的事,要高高兴兴的。
    小家伙是很高兴,下午妈妈开始布置他的房间里的桌子。她在桌子上摆了很多
花和最好的粉红杯子――三个。
    “妈妈,应该是四个,”小家伙说。
    “为什么?”妈妈惊奇地问。
    小家伙卡住了。他不得不说他还请了屋顶上的卡尔松,尽管妈妈肯定不高兴。
    “屋顶上的卡尔松也来,”小家伙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盯着妈妈。
    “噢噢噢噢,”妈妈说,“噢噢噢噢!可能会吧,因为今天是你生日。”
    她用手抚摸着小家伙长着浅色头发的脑袋。
    “多么幼稚的编造,小家伙,真不敢相信你已经满八岁……你知道自己多大了
吗?”
    “我风华正茂,”小家伙一本正经地说。“卡尔松也是。”
    生日总算熬到了,此时此刻已经到了“今天稍晚的时候”,但是他还是没有看
见更多的礼物。
    最后他得到一件。还没有放暑假的布赛和碧丹从学校回到家里,他们把自己关
在布赛的房间里,不准小家伙去,他听见他们在里边笑,他们拿纸弄什么东西。小
家伙非常好奇,但是不能进去,真把他气坏了。
    过了很长时间他们才出来,碧丹一边笑一边递给他一个包。小家伙非常高兴,
他想立刻撕掉包装纸。这时候布赛说:“你一定要先读上面的诗。”
    他们是用很大的印刷体写的,以便小家伙能自己读,他读道:
    “每天和每一时刻
    你都为有一只狗在吵闹。
    姐姐和哥哥
    比你想象得要周到,
    为你买只头等小狗,
    你说,好不好?
    这只丝绒狗
    驯服、柔软和圆滚,
    不发脾气不狂叫,
    也不往地毯上乱撒尿。“
    小家伙站在那里默不作声。
    “把礼包打开,知道吗?”布赛说。但是小家伙把包扔在地上,眼泪夺眶而出。
    “啊,小家伙,怎么啦?”碧丹喊起来。
    “你不高兴啦?”布赛说,显得很不幸。
    碧丹用双臂搂着小家伙。
    “请原谅,我们只是跟你开开玩笑,知道吗?”
    小家伙用力挣脱开,泪水流过他的双颊。
    “你们知道,”他抽噎着说,“你们知道,我想要的是一只活狗,你们不应该
存心气我。”
    他离开他们跑进自己的房间,趴到自己的床上。布赛尔和碧丹后面跟着,妈妈
也跑了过来。但是小家伙理也不理他们。他哭得浑身打颤,整个生日的气氛都被破
坏了。小家伙本来下定决心,没有得到狗也要高高兴兴,但是当他们送给他一只丝
绒狗的时候……当他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越哭越伤心;他把脸深深地扎到枕头里。
妈妈、布赛和碧丹站在床周围,他们也很伤心。
    “我一定给爸爸打电话,请他早一点儿回家,”妈妈说。
    小家伙哭着……爸爸回家来有什么用呢?一切都让人扫兴,生日被破坏了,什
么也于事无补了。
    他听见妈妈去打电话……但是他还在哭。他听见爸爸过一会儿回来了……但是
他还在哭。他永远也不会再高兴了。他真不如死了,这样的话布赛和碧丹拿着自己
的丝绒狗永远也不会忘记,在小家伙活着过生日的时候他们是怎么样对待他的。
    突然他们大家都站在他的床边――爸爸、妈妈、布赛和碧丹。他把脸更深地扎
进枕头里。
    “小家伙,有个东西在衣帽间等着你,”爸爸说。
    小家伙不答话,爸爸推了他肩膀一下。
    “是你的一位要好的小朋友在衣帽间等你呢,听见了吗!”
    “是古尼拉还是克里斯特?”他没好气地说。
    “不对,是一个叫比姆卜的,”妈妈说。
    “我认识的人没有叫比姆卜的,”小家伙更加没好气地说。
    “可能是这样,”妈妈说。“但是他非常愿意与你交朋友。”
    正在这时候从衣帽间传来狗叫声,声音很低很小。
    小家伙浑身肌肉都紧张起来,他紧紧地搂住枕头……啊,现在他一定不要再胡
思乱想了!
    但是这时候再次传来狗的叫声,小家伙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是狗吗?”他问。“是一只活的狗吗?”
    “对,是给你的狗,”爸爸说。
    这时候他迅速冲到衣帽间,
    转眼间他就回来了,手里抱着――啊,千真万确!――手里抱着一只达克斯狗。
    “这只活的狗是我的?”小家伙小声说。
    当他伸出手去抱狗的时候,眼睛里仍然含着泪水。他的样子似乎认为,这只小
狗随时都会消
    失得无影无踪。
    但是比姆卜没有消失。比姆卜在他的怀里,比姆卜在舔他的脸,小声叫着吻他
的耳朵。比姆卜是实实在在的活狗。
    “现在高兴了吧,小家伙?”爸爸说。
    小家伙长出一口气。爸爸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呢?他很高兴,但是正如人们常
说的,乐极生悲,人特别高兴也会流泪。
    “那个丝绒狗,你知道吗,小家伙,把它当作比姆卜的玩具吧,”碧丹说。
“我们不是存心招你生气……没有那么坏,”她补充说。
    小家伙原谅了一切。他没再听她说什么,因为他在跟比姆卜说话。
    “比姆卜,小比姆卜,你是我的狗。”
    然后他对妈妈说:
    “我觉得,比姆卜比阿尔贝里更可爱。因为粗毛达克斯狗是狗当中最可爱的。”
    这时候他想起来,古尼拉和克里斯特随时都会来,噢呀,噢呀,他真不明白,
人一天会有那么多好事。想想看,如今他们会看到,他已经有狗了,一只实实在在
的狗,而且是世界上最可爱、最可爱、最可爱的狗。
    但这时候他变得不安起来。
    “妈妈,我能把比姆卜带到外祖母家去吗?”
    “当然可以,你坐火车时把它放在这个篮子里,”妈妈一边说一边指着一个布
赛从衣帽间拿进来的狗篮子。
    “噢噢噢噢,”小家伙说“噢噢噢!”
    正在这时候门铃响了。古尼拉和克里斯特来了,小家伙朝他们跑过去,高声说:
    “我已经有了一只狗:这是我自己的狗厂
    “是吗,它多么可爱,”古尼拉说。但是后来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便说:
    “祝你生日快乐!这是克里斯特和我的礼物。”
    她递过一袋太妃糖,然后她弯下腰,对比姆卜又一次高声说:
    “啊,它多可爱呀!”
    小家伙听了很高兴。
    “几乎与约伐一样可爱,”克里斯特说。
    “几乎更可爱,”古尼拉说。“甚至比阿尔贝里更可爱。”
    “对,比阿尔贝里可爱多了,”克里斯特说。
    小家伙认为,古尼拉和克里斯特,两个人都非常好。他请他们到生日餐桌就坐。
    妈妈已经在餐桌上摆满了很多很多小面包,里边夹着火腿、奶酪,还有很多点
心。餐桌中间放着一个生日蛋糕,上面有八支蜡烛。
    妈妈从厨房端来一大壶热巧克力并马上倒进五个杯子里。
    “我们要不要等一等卡尔松?”小家伙谨慎地问。
    妈妈摇摇头。
    “我觉得我们不必管那个卡尔松了。因为你知道,我差不多可以保证他不会来。
从现在起我们完全用不着管他了。因为你现在已经有了比姆卜。”
    对,现在他确实有了比姆卜……但是小家伙还是希望卡尔松能参加他的生日宴
会。
    古尼拉和克里斯特在桌子旁边坐下,妈妈把夹肉面包递到他们手里。小家伙把
比姆卜放在小篮子里,他自己也坐下。
    妈妈走了,就剩下孩子们自己了。
    布赛把头伸进来,高声说:
    “你能留下一点蛋糕吗?碧丹和我也想吃一块。”
    “好,我当然可以留,”小家伙说。“尽管不怎么合理,因为在我出生之前,
你们已经吃了七年独食。”
    “别强词夺理。我要吃一大块,”布赛一边说一边关上门。
    他刚关上门,就传来嗡嗡声,卡尔松飞了进来。
    “你们都开始了?”他高声说。“你们吃了多少啦?”
    小家伙安慰他说,他们一点儿也没吃呢。
    “好,”卡尔松说。
    “你应该对小家伙说‘祝你生日快乐’,”古尼拉说。
    “是吗?对,‘祝你生日快乐’,”卡尔松说,“我坐在什么地方?”
    没有卡尔松的杯子,当他发现发后,便撅起大嘴,显得很生气。
    “我不玩了,如果那么不公平。为什么我不能有个杯子?”
    小家伙赶紧把自己的给他。他蹑手蹑脚地到厨房里为自己拿了另一个杯子。
    “卡尔松,我得到一只狗,”他回来的时候说。“它躺在那儿,名字叫比姆卜。”
    “是吗,真有意思,”卡尔松说,“这个肉夹面包归我……那个归我……那个
也归我!”
    “这是真的,”后来他说。“我给你带来一件生日礼物,我是所有人当中最好
的。”
    他从裤兜里掏一个哨子,递给小家伙。
    “你可以用它对你的比姆卜吹,我也经常对我的狗吹,我的狗叫阿尔贝里,会
飞。”
    “它们都叫阿尔贝里吗?”克里斯特问。
    “对,几千只都叫这个名字,”卡尔松说。“我们什么时候切蛋糕?”
    “谢谢大好人卡尔松送我口哨,”小家伙说。
    “啊,用这个口哨对着比姆卜吹会多有意思。”
    “不过,有时候我要借用一下,”卡尔松说。“可能要经常借。”他一边说一
边不高兴地问:
    “你也得到太妃糖了?”
    “对,我当然得到!”小家伙说。“古尼拉和克里斯特给的。”
    “它应该直接用于公益事业,”卡尔松一边说一边抓过糖袋。他把糖袋装进口
袋,拿三明治大吃特吃起来。古尼拉、克里斯特和小家伙紧吃慢吃才吃到一点点,
不过妈妈准备了很多。
    在起居室里坐着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
    “你们听,他们在里边吃得多高兴,”妈妈说。“啊,我真高兴,小家伙有了
自己的狗,当然照顾起来也一定很麻烦,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对,现在他会忘掉关于卡尔松的很多幻想,这一点我敢保证,”爸爸说。
    在小家伙房间里孩子们又说又笑,妈妈说:
    “我们不进去看看他们?这些小家伙非常可爱!”
    “好,我们进去看看他们,”碧丹说。
    他们大家: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想进去看看小家伙的生日宴会。
    是爸爸开的门。不过是妈妈首先叫起来,因为是她首先看见一位小胖子坐在小
家伙旁边。
    这位小胖子耳朵上沾了很多奶油蛋糕。
    “啊,我差点儿休克,”妈妈说。
    爸爸、布赛和碧丹静静地站在那里看。
    “卡尔松还是来了,你看见了吧,妈妈,”小家伙高兴地说。啊,生日过得多
么吉祥。
    那位小胖子抹去嘴上的奶油蛋糕,然后他用一只肥胖的手向妈妈、爸爸、布赛
和碧丹打招呼,手上的奶油直朝周围飞溅。
    “你们好,”他高声说。“你们过去肯定没有荣幸见我吧?我的名字叫屋顶上
的卡尔松,噢呀,噢呀,古尼拉你少拿点儿,我还想再吃点儿呢!”
    他抓住古尼拉用叉子叉着蛋糕的手,强迫她放下。
    “从来没见过这么馋嘴的小姑娘,”他说。
    然后他自己吃了一大块。
    “世界上最好的蛋糕美食家,就是屋顶上的卡尔松,”他说,脸上露出太阳般
的微笑。
    “快来,我们走吧,”妈妈小声说。
    “好,我就不留你们啦,”卡尔松说。
    “答应我一件事,”当他们关好门时爸爸对妈妈说,“你们大家,你布赛,还
有碧丹,答应我一件事!不要对任何人讲,绝对不要对任何人讲!”
    “为什么呢?”布赛问。
    “没有人会相信,”爸爸说。“如果他们相信了,我们这辈子就不会再有一分
钟安宁。”
    爸爸、妈妈、布赛和碧丹拉钩,他们保证不对任何人讲起小家伙结交的这位奇
怪的伙伴。
    他们说话算数。没有任何人听他们讲过关于卡尔松的一个字。因此卡尔松得以
继续住在没有人知道的那间小房子里,尽管他的房子就在斯德哥尔摩极其普通的一
条街道上的一栋普通的屋顶上。卡尔松可以四处走动,可以安安静静地找乐子,他
也正是这样做的。因为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笑星。
    当所有的三明治、所有的点心和蛋糕都吃完以后,古尼拉和克里斯特回家了,
比姆卜也睡着了,这时候卡尔松跟小家伙告别。卡尔松坐在窗台上准备起程。窗帘
慢慢地摆动着,天气很温暖,因为是夏天了。
    “大好人卡尔松,我从外祖母家回来的时候,你大概还会住在屋顶上吧?”小
家伙说。
    “别着急,沉住气,”卡尔松说。“如果我外祖母放我回来的话。但是不敢保
证,因为她认为,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外孙子。”
    “那你是吗y ”小家伙问。
    “对,我的上帝,除了我能有谁呢?你能想到谁?”卡尔松问。
    他打开差不多位于肚脐上方的开关,螺旋桨开始转动。
    “当我回来的时候,我要吃更多的蛋糕,”他高声说,“因为吃蛋糕不会发胖。
再见,小家伙!”
    “再见,卡尔松,”小家伙高声说。
    卡尔松就这样飞走了。
    在小家伙床边的小篮子里,比姆卜躺着睡觉。小家伙弯下身子看着它。他闻着
它,用一只粗糙的小手抚摸着小狗的头。
    “比姆卜,明天我们要到外祖母家去,”他说。“晚安,比姆卜!睡个好觉,
比姆卜!”
    --------
    文学视界
    


 
                  
     

              

关键词: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今年干旱不会下雨

    阿凡提想把自己的一间北房租出去,前来祖房的人看见房子的墙上有漏过水的痕迹, 问道:“阿凡提,你这间房子可能是漏水的房子,我不租了。” 阿凡提说:“请放心,今年干旱,决不会下...

  • 伍子胥鞭打楚平王

    ...

  • 嘴角划一个小口就可以

    来,我该怎么办呢?比如看见您。”说着他又哈哈大笑起来,并长时间 止不祝 阿凡提想了想,掏出腰刀举到那个人的面前晃了晃。那个人吓得赶紧止住笑,问阿 凡提:“这是干什么?” “只...

  • 煮海治龙王

    无厌的东海龙王知道了。他为了独吞这满岛藏金的宝地,竟调遣龙子龙孙、虾兵蟹将,涨潮的涨潮,鼓浪的鼓浪,直向金藏岛扑来。眨眼间,恶浪滔天,狂风大作,金藏岛上树倒屋坍,人们呼爹...

  • 烹饪方法在我这儿

    住,请您把烹饪方法记在这 张纸上吧。”邻居拿过纸,把如何烹饪全写在纸上,交给了阿凡提。 阿凡提一手拿着纸,一手拿着羊肝若有所思地往家走。突然,一只老鹰俯冲下来, 把阿凡提手里...

  • 矿工布兰得拉如何欺骗了魔鬼

    ...

  • 农夫和三个葫芦

    ...

  • 不贪污他人的委托

    挨了别人一拳,使他差一点摔倒。他转身一看, 是一位高个子陌生人。 “喂,朋友,你这是干什么?”阿凡提问。 “对不起,从您的背后看上去真像是我那位毛拉朋友,我还以为您是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