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屋顶上的卡尔松又飞来了


                         屋顶上的卡尔松又飞来了
    世界这么大,有很多房子,有大房子和小房子;好看的房子和难看的房子;旧
房子和新房子。有一栋很小很小的房子属于屋顶上的卡尔松。卡尔松认为,他的房
子是世界上最好的房子,正适合世界上最好的卡尔松。小家伙也这样认为。
    小家伙,他和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住在斯德哥尔摩一条极普通的街道上的
一栋极普通的房子里,卡尔松的小房子就坐落在他们家的房顶上,正好在烟囱后面,
房子的匾额上写着:
                             屋顶上的卡尔松
                           世界上最好的卡尔松
    你可能认为这很奇怪,有人怎么住在屋顶上,但是小家伙说:
    “这有什么奇怪的呢?人们想住哪儿就住哪儿。”
    妈妈和爸爸也认为,人们想住哪儿就住哪儿,但是他们一开始不相信有什么卡
尔松。布赛和碧丹也不相信,他们不敢相信一位小胖子住在上面,他的后背还有螺
旋桨,可以飞。
    “你在骗人,小家伙,”布赛和碧丹说。“卡尔松只是一种编造。”
    为了保准儿,小家伙问卡尔松,他是不是一种编造,但是卡尔松说:
    “他们自己可能在编造。”
    妈妈和爸爸暗想,当一些孩子感到孤单的时候,他们虚设假装的伙伴,卡尔松
就是这样的伙伴。
    “可怜的小家伙,”妈妈说。“布赛和碧丹已经长大了,没有人跟他玩,因此
他才想象出那个卡尔松。”
    “对,不管怎么样我们要给他买一只小狗,”爸爸说。
    “他已经想了很久了。他有了小狗自然就会忘记卡尔松。”
    就这样小家伙就得到了比姆卜。他有了属于自己的狗。那天他刚满八岁。
    也正好在这一天,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总算看到了卡尔松。啊,他们确实
看到了他!事情是这样的:
    小家伙在自己房间里举行生日宴。他邀请了克里斯特和古尼拉,他和他们在一
个班。当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听到他们在小家伙屋里又说又笑时,妈妈说:
    “走,我们去看看他们!他们是那么可爱!”
    “对,我们去看看,”爸爸说。
    当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朝小家伙房间里看时,他们看到的是何等景象!一
个小胖子坐在餐桌旁边,满脸都是奶油蛋糕,吃得都快撑死了,他高声说:
    “你们好,我的名字叫屋顶上的卡尔松。我相信,你们过去没有看见我的荣幸。”
    妈妈差点儿休克了。爸爸也很紧张。
    “不要对任何人讲这件事,”他说。“绝对不要对任何人讲。”
    “为什么呢?”布赛问。
    爸爸解释为什么。
    “想想看,如果人们要打听有关卡尔松的情况,那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他
会上电视,你们大概知道。我们会在楼梯上的电视电缆和摄像机前奔波,每半小时
就会有一次记者招待会,他们要给卡尔松和小家伙照相。可怜的小家伙,他将成为
‘找到卡尔松的男孩’……我们的生活将不会再有一刻的安宁。”
    妈妈、布赛和碧丹都明白这一点,因此他们三个人都保证不对任何人讲卡尔松
的事。
    现在的情况是,明天小家伙就要到住在乡下的外祖母家,他要在那里度过整个
夏天。他对此很高兴,但是他惦记着卡尔松。在这期间他什么事不能做呢!想想看,
如果他走了怎么办呢!
    “亲爱的卡尔松,当我从外祖母家回来的时候,你一定还要住在屋顶上,”小
家伙说。
    “这我可不清楚,”卡尔松说。“我也要到外祖母家去。她比你外祖母还要外
祖母,她认为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外孙,如果她让世界上最好的外孙离开她,她会发
疯的,对不对?”
    “她住在什么地方,你外祖母?”小家伙问。
    “住在一个房子里,”卡尔松说。“你真地相信她整夜都在外边瞎跑吗?”
    更多的情况小家伙一无所获。第二天他去了外祖母家。他带着比姆卜。呆在乡
下很有意思,小家伙整天疯玩。卡尔松他还是经常想念的。暑假一结束,他就返回
了斯德哥尔摩,刚踏进家门,他就问起了卡尔松的事。
    “妈妈,你看见过卡尔松吗?”
    妈妈摇摇头。
    “没有,我没看见。他大概搬走了。”
    “你怎么这么说?”小家伙说。“我希望他还住在屋顶上,他一定会回来。”
    “不过你已经有了比姆卜。”妈妈试图安慰他。她认为没有卡尔松也许更好。
    小家伙抚摸比姆卜。
    “对,当然。它非常可爱。但是它没有螺旋桨,不能飞,和卡尔松玩更有意思。”
    小家伙跑进自己的房间,打开窗子。
    “卡尔松,你在上面吗?”他扯开嗓子喊,但是没有人回答。第二天小家伙就
开始上学了。他现在已经上二年级了。每天下午他都坐在自己的屋里做作业,他有
意把窗子开着,以便听一听,是不是有像卡尔松那样的螺旋桨的声音传来。但是他
听到的惟一声音是街道上的汽车声,有时候有飞机从屋顶上飞过,但都不是卡尔松
那样的声音。
    “对,他可能已经搬家了,”他伤心地自言自语。“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再回来
了。”
    他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想起卡尔松,有时候他为卡尔松的搬走在被子
底下偷偷哭泣。他日复一日地上学,做作业,就是没有卡尔松。
    一天下午小家伙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捣鼓邮票。他的集邮本里已经有了相当多邮
票,但是有一部分还没贴好。小家伙动手贴,很快就要好了。只剩下一张,他最后
留下一张最好的。这是一张德国邮票,上面是“小红帽和狼”,啊,真好看,小家
伙心想。他把这张邮票放在眼前的桌子上。
    就在同一瞬间他听到窗子外边有嗡嗡的声音。这种声音听起来很像……啊,真
的,像卡尔松!真是卡尔松,他从窗子冲进来,高声说:
    “你好,小家伙!”
    “你好,卡尔松,”小家伙高声喊着。他冲过去,幸福地站在那里,看着卡尔
松围着顶灯转了几圈,然后咚的一声落在小家伙面前。卡尔松关闭螺旋桨――他拧
肚子上的一个开关――他刚一做完,小家伙就想跑过去拥抱他,但是卡尔松用自己
的小胖手轻轻推了他一下说:
    “别着急,沉住气!有吃的东西吗?有没有肉丸子或其他什么?或者有点儿蛋
糕?”
    “没有,妈妈今天没做肉丸子。过生日的时候,我们才有蛋糕。”
    卡尔松长出一口气。
    “这叫什么家庭呢?‘只有过生日的时候’……但是如果来了一位几个月没有
见的可敬可爱的老朋友呢?我认为你妈妈总得意思意思。”
    “好,不过我们不知道……”小家伙刚要解释。
    “不知道,”卡尔松说。“你们应该预料到!你们应该能预料我今天会来,这
一点就足可以使你妈妈忙个不停,一只手炸肉丸子,另一只手搅拌奶油。”
    “我们中午吃法隆香肠,”小家伙不好意思地说。“可能你想吃……”
    “几个月没有见过面的关系密切的老朋友来访时,就吃法隆香肠!”
    卡尔松长叹一声。
    “噢噢,要跟这家人打交道,就得学会什么都能忍让……把法隆香肠拿来!”
    小家伙用最快的速度跑进厨房。妈妈不在家,她去看医生了,所以无法问她。
但是她知道,小家伙可以请卡尔松吃法隆香肠。盘子里有五片吃剩的香肠,小家伙
把香肠拿给卡尔松。卡尔松像恶虎扑食一样冲过去。他嘴里塞满香肠,露出非常满
意的表情。
    “噢噢,”他说,“香肠还不难吃。当然不像肉丸子那么香,但是对一些人要
求不能太高。”
    小家伙知道,卡尔松说的“一些人”就是指他,因此他赶快把话岔开。
    “你在外祖母家过得愉快吗?”他问。
    “太愉快了,简直无法用语言表达,”卡尔松说。“因此我不想讲。”他一边
说一边狼吞虎咽地吃香肠。
    “我也很愉快,”小家伙说。他开始把在外祖母家所做的一切讲给卡尔松听。
    “她很慈善很慈善,我的外祖母,”小家伙说。“你想不到,我去了她有多么
高兴。她用全身的力气拥抱我。”
    “为什么?”卡尔松问。
    “因为她喜欢我,你知道吗?”小家伙说。卡尔松停止嚼香肠。
    “你难道不相信我的外祖母更爱我吗?你难道不相信,她把我抱起来,拥抱我,
直到我的脸发紫,因为她非常非常喜欢我,你不相信吧?但是我一定要告诉你,我
的外祖母有一双铁一样硬的小手,如  果她再多爱我一百克,她就把我的命要了,
我也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
    “是吗?”小家伙说。“拥抱你的肯定是个子很大的外祖母。”
    他的外祖母没有用那么大的力气拥抱他,但是她也很喜欢小家伙,她对他一直
非常疼爱,这一点他要让卡尔松明白。
    “尽管她可能是世界上最爱唠叨的人,”小家伙想了一会以后说。“她不停地
唠叨,什么换袜子,不要和拉赛?扬松打架等等。”
    卡尔松放下手中的盘子。
    “你大概不相信我的外祖母更爱唠叨,对吧?你大概不相信,为了能唠叨够,
她上好闹钟,每天早晨五点就爬起来唠叨,我必须换袜子,不能与拉赛?扬松打架。”
    “你也认识拉赛?扬松?”小家伙惊奇地问。
    “不认识,谢天谢地,”卡尔松说。
    “但是为什么你外祖母……”小家伙有些不明白。
    “因为她是世界上最爱唠叨的人,”卡尔松说。“可能你现在才明白这一点。
认识拉赛?扬松的你怎么可以大言不惭地认为你外祖母是世界上最爱唠叨的人呢?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小子,而且永远也不想见他,而我的外祖母却能跟我唠叨一整天
别跟拉赛打架,谁更爱唠叨呢?”
    小家伙思考着。真奇怪……他非常不喜欢外祖母唠叨他,但是他突然感到,他
必须超过卡尔松,把外祖母说得过分一些。
    “我的双脚刚弄湿一点儿,她就开始唠叨,非要我换袜子,”小家伙信誓旦旦
地说。
    卡尔松点点头。
    “你大概不相信,我的外祖母让我换袜子的情形,对吧?你大概不相信,有一
次我刚一踩进水坑,她就满村子追我,不停地唠叨‘快换袜子,小卡尔松,快换袜
子’……你不相信,对吗?”
    小家伙胜过卡尔松的信心有点儿动摇了。
    “噢,可能是吧……”
    卡尔松推他坐在一把椅子上,双手叉腰站在他面前。
    “啊,你不会相信,但是好好听着,我讲讲事情的原委。我在外边踩水坑,知
道吧?别提多有意思了。正在兴头上,外祖母跑来了,高声叫着,全村都能听到:”
快换袜子,小卡尔松,快换袜子!“
    “那你怎么说的?”小家伙问。
    “我说不换就是不换,因为我是世界上最不听话的孩子,”卡尔松满自信地说。
“所以我从外婆身边跑开,爬到一棵树上躲心静。”
    “她大概很失望,”小家伙说。
    “看得出来,你不了解我的外祖母,”卡尔松说。“外祖母追过来了。”
    “也上树了?”小家伙吃惊地说。
    卡尔松点点头。
    “你大概不相信我的外祖母能爬树,对吧?你呀,她能,多高她都能爬。要是
只唠叨还好了呢。‘快换袜子,小卡尔松,快换袜子’她一边说一边爬上我坐的那
根树枝。”
    “那你怎么办呢?”小家伙问。
    “对,我怎么办呢?”卡尔松说。“没说的,我乖乖地换了袜子。在离地面很
高的一根圪圪挞挞的小树枝上,危险极了,我坐在那里换袜子。”
    “哈哈,你说的都是谎话,”小家伙说。“在树上你还有袜子可换?”
    “你真有点儿愚蠢,”卡尔松说。“我怎么能没有袜子换呢?”
    他撩起裤腿,指着短粗的腿上穿的灌肠似的花格袜子说:
    “不是袜子这是什么?”他说。“难道这不是袜子?一双,如果我没有拿错的
话。我坐在树枝上换,把左脚上的换到右脚上,再把右脚上的换到左脚上,难道我
没换?还不是为了让我的外祖母满意吗?”
    “对,但是你两只脚上穿的不还是湿袜子吗?”小家伙说。
    “我说过要干的了吗?”卡尔松说,“我说过吗?”
    “没有,但是那样的话……”小家伙结巴起来,“那样的话你换袜子完全没有
必要了!”
    卡尔松点点头。
    “你现在明白了,谁有世界上最爱唠叨的外祖母了吧?你的外祖母唠叨是必要
的,因为她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屡教不改的外孙子。但是我的外祖母是世界上最爱唠
叨的,因为她唠叨我完全没有必要,这回你的那个木头脑袋瓜子明白了吧?”
    然后他哈哈大笑起来,轻轻推了小家伙一下。
    “好啦,好啦,小家伙,”他说。“我们现在不再谈我们俩的外祖母,我认为
我们应该找点儿乐子。”
    “对啊对啊,卡尔松,我也赞成,”小家伙说。
    “你是不是又有了新的蒸汽机?”卡尔松问。“你记得吗,我们把前一台蒸汽
机炸成碎片多有趣吧?如果你有了新的,我们可以再来一次吧?”
    但是小家伙没有得到新的蒸汽机,对此卡尔松显得很沮丧。但是当他看到妈妈
放在小家伙房间角落里的吸尘器时露出了惊喜,妈妈刚才曾在那里打扫卫生。他高
兴地叫了一声,跑过去拧开关。
    “世界上最优秀的吸尘器操作手,猜一猜是谁?”
    他把开关拧到最大功率。
    “如果不让我周围清洁一点儿的话,我就不玩了,”他说。“这里太脏,很需
要打扫一下。你们多幸运,找来了世界上最好的吸尘器操作手打扫卫生。”
    小家伙很明白,妈妈把整个房间都已经吸过了。他把这话告诉卡尔松,但是卡
尔松冷笑起来。
    “女人是不善于操作这类机器的,这一点每个人都知道。不行啊,必须得这样,”
卡尔松一边说一边动手吸一块洁白的窗帘,卡到吸尘器吸管里的窗帘兹兹地响着。
    “不行,别吸了,”小家伙喊起来。“窗帘太薄,你没看见它堵在里边,……
别吸了!”
    卡尔松耸了耸肩膀。
    “啊,如果你想活在垃圾堆里的话,我无所谓,”他说。
    他没关吸尘器,就往外拽窗帘,但是窗帘卡得很紧,吸尘器怎么也不肯松口。
    “别来劲啊,”卡尔松对吸尘器说。“屋顶上的卡尔松在此,世界上最好的拔
河运动员。”
    他用力一拽,窗帘出来了,但是已经变得黑乎乎的,此外还裂了个口子。
    “噢,看看,窗帘成了什么样子,”小家伙伤心地说。“看看,窗帘多黑了!”
    “对对,你认为这样的窗帘不需要用吸尘器吸,臭小子,”卡尔松说。
    他抚摸着小家伙的头。
    “不过别气馁,你肯定能成为一个好小伙子,尽管你现在很脏。现在我要用吸
尘器吸一吸你……还是你妈妈已经吸过你了?”
    “没有,她确实没有吸过我,”小家伙说。
    卡尔松立即拿来吸尘器。
    “啊,看这女人,”他说。“满屋子都吸过了,偏偏把这个最脏的东西忘了!
请过来,我们从耳朵开始!”
    小家伙过去从来没被吸尘器吸过,但是现在可尝到了,他浑身痒得又笑又叫。
卡尔松吸得很认真。他吸小家伙的耳朵、头发、脖子周围、胳肢窝、后背、肚子,
直到双脚。
    “这叫秋季大扫除,”卡尔松说。
    “你可不知道有多痒痒,”小家伙说。
    “对,所以我还得另加钱,”卡尔松说。
    随后小家伙也想给卡尔松做秋季大扫除。
    “现在轮到你啦。快来,我用吸尘器吸你的耳朵!”
    “不用啦,”卡尔松说。“我去年九月就洗过它们了。这里还有更急的事要做。”
    他朝屋子四周看了看,发现小家伙的邮票放在桌子上。
    “到处都是令人讨厌的小纸片,赶快当垃圾扔掉,”他说。小家伙还没来得及
阻止,他早把那张“小红帽”邮票吸进吸尘器。
    这时候小家伙可生气了。
    “我的邮票,”他高喊着。“你把我?的‘小红帽’吸进去了,我永远不会原
谅你。”
    卡尔松关上吸尘器,双手放在胸前。
    “请原谅,”:他说:“请原谅一位听话、助人、干净的小人,我是弄巧成拙
了,请原谅!”
    听起来他真的想哭了。
    “做什么也投救了,”他说,声音有些颤抖。“好心总是没好报……只有责怪!”
    “好啦,”小家伙说,“好啦,别难过了,但是你知道,‘小红帽’……”
    “你吵的就是那个古老的小红帽吧?”他问,这时候他不再哭了。
    “她是我邮票上的小红帽,”小家伙说。“是我最好的邮票之―。”
    卡尔松静静地站在那里思索。他的眼睛渐渐亮起来,露出诡秘的微笑。
    “世界上最好的编造游戏大王,猜一猜是谁?猜一猜我们玩什么游戏……‘小
红帽与狼’!我们这样玩:吸尘器是狼,我是猎人,我划开它的肚子,小红帽就出
来了。”
    他急切地朝四周看了看。
    “你什么地方有斧子?这类吸尘器坚硬如铁。”
    小家伙没有斧子,对此他感到很庆幸。
    “你可以打开吸尘器,假装划开狼的肚子。”
    “如果弄虚作假的话,可以,”卡尔松说。“当我划开狼的肚子时,我通常不
这样做。但是因为这栋可怜的房子里没有这类器物,那我只好假装了!”
    他趴到吸尘器上,使劲咬吸尘器的把手。
    “蠢家伙,”他高声喊叫着。“你怎么可以吞进去小红帽呢?”
    小家伙认为卡尔松玩的游戏太小儿科了,但是看起来还是很有意思的。
    “别着急,沉住气,小红帽,”卡尔松喊叫着。“戴上你的帽子,穿上你的拖
鞋,因为你很快就会出来!”
    卡尔松打开吸尘器,里边所有的东西都撒到地毯上,一大堆脏东西。
    “噢呀,你应该把里边的东西倒在一个纸袋里,”小家伙说。
    “纸袋……故事里有吗?”卡尔松说。“故事里边有猎人划开狼的肚子,把小
红帽倒在一个纸袋上,里边有吗?”
    “没有,”小家伙说,“里边当然没有……”
    “没有,那就闭上你的嘴,”卡尔松说。“别存心找那些故事里没有的东西烦
我,那样我就不玩了!”
    然后他就没再说,因为这时候从窗子外面刮来一阵风,一大堆灰尘都刮进他的
鼻子里去了。他不停地打喷嚏。喷嚏正对着灰尘堆,把一张小纸片吹起来,正好落
到小家伙眼前。
    “看呀,那就是小红帽,”小家伙一边喊一边赶紧跑过去,捡起那张沾满灰尘
的小邮票。
    卡尔松露出满意的神色。
    “够意思吧,”他说。“我只打了一个喷嚏就把事情解决了。这回你大概不再
唠叨小红帽了吧!”
    小家伙把邮票弄干,他显得相当高兴。
    这时候卡尔松又打了个喷嚏,一股灰尘又从地板上飞起。
    “世界上最好的喷嚏大王,猜一猜是谁?”卡尔松说,“我可以把所有的灰尘
都喷回原处,你等着瞧!”
    “蠢家伙,”他高声喊叫着。“你怎么可以吞进去小红帽呢?”
    小家伙认为卡尔松玩的游戏太小儿科了,但是看起来还是很有意思的。
    “别着急,沉住气,小红帽,”卡尔松喊叫着。“戴上你的帽子,穿上你的拖
鞋,因为你很快就会出来!”
    卡尔松打开吸尘器,里边所有的东西都撒到地毯上,一大堆脏东西。
    “噢呀,你应该把里边的东西倒在一个纸袋里,”小家伙说。
    “纸袋……故事里有吗?”卡尔松说。“故事里边有猎人划开狼的肚子,把小
红帽倒在一个纸袋上,里边有吗?”
    “没有,”小家伙说,“里边当然没有……”
    “没有,那就闭上你的嘴,”卡尔松说。“别存心找那些故事里没有的东西烦
我,那样我就不玩了!”
    然后他就没再说,因为这时候从窗子外面刮来一阵风,一大堆灰尘都刮进他的
鼻子里去了。他不停地打喷嚏。喷嚏正对着灰尘堆,把一张小纸片吹起来,正好落
到小家伙眼前。
    “看呀,那就是小红帽,”小家伙一边喊一边赶紧跑过去,捡起那张沾满灰尘
的小邮票。
    卡尔松露出满意的神色。
    “够意思吧,”他说。“我只打了一个喷嚏就把事情解决了。这回你大概不再
唠叨小红帽了吧!”
    小家伙把邮票弄干,他显得相当高兴。
    这时候卡尔松又打了个喷嚏,一股灰尘又从地板上飞起。
    “世界上最好的喷嚏大王,猜一猜是谁?”卡尔松说,“我可以把所有的灰尘
都喷回原处,你等着瞧!”
    小家伙没听见他说的话,此时他只想把自己的邮票贴好。
    但是卡尔松站在尘雾中打着喷嚏。他打呀,打呀,几乎所有的灰尘都从地板上
飞走了。
    “他看到了吧,不需要什么纸袋,”卡尔松说。“现在一切灰尘又都复归原位。
一切又都井井有条,这正是我希望的。如果我周围不漂亮一点儿,我就不玩了!”
    但是小家伙只顾得看自己的邮票?,现在邮票都贴好了,多漂亮呀!
    “我是不是再把你的耳朵吸一遍?”卡尔松说。“你耳朵聋了。”
    “你说什么?”小家伙问。
    “啊,我说你是不是成心让我一个人又拉又拽,弄得我的手都起泡了。我还给
你浑身都打扫了卫生,现在你该跟我上去,给我打扫一下卫生。”
    小家伙放下集邮册,跟卡尔松到屋顶上去……那里没有他更想要的东西。他只
有一次到过卡尔松在屋顶上的小房子,那次差点儿把妈妈吓死,她叫来了消防队,
把他从楼顶上抱下来。
    小家伙思索着。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大孩子,什么屋顶都能
爬。但是妈妈知道这一点吗?他很想知道这一点。她没有在家,所以他不能问她,
可能最好的方法是不问。
    “啊,你去吗?”卡尔松说。
    小家伙又考虑了一次。
    “但是我们飞的时候,你把我掉下去怎么办呀?”小家伙不安地问。
    卡尔松显得满不在乎。
    “啊啊,”他说,“世界上有的是小孩子,多一个或者少一个,小事一桩。”
    小家伙真地生卡尔松的气了。
    “我不是什么小事一桩,如果我出溜下去……”
    “别着急,沉住气,”卡尔松一边说一边抚摸他的头。“你不会出溜下去。我
会使劲抱住你,就像我外祖母抱我一样,因为虽然你是个小脏鬼,我还是很喜欢你
的。特别是此时此刻,当你彻底做了秋季大扫除以后我就更喜欢你了。”
    他又抚摸了小家伙一下。
    “啊,是有点儿奇怪,但是我还是喜欢你,一个愚蠢的小不点儿。等着吧,我
们到屋顶上时,我会用力拥抱你,让你满脸发紫,就像我的外祖母拥抱我一样。”
    他打开肚子上的开关,螺旋桨转动起来,卡尔松紧紧地抱住小家伙,他们飞出
窗子,升入蓝天。那块被撕破的窗帘慢慢地飘动着,好像在说再见。
    --------
    文学视界
    


 
                  
     

              

关键词: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希腊神话] 向求婚人复仇

    滑落。他倒下时,把桌子撞翻 了,菜肴和杯盘都洒在地上。求婚人见他倒下了,都从椅子上跳起来,奔到墙边找武器,可 是矛和盾都不见了。于是他们破口大骂:“该死的外乡人,你为什么瞄...

  • 七星街

    ...

  • 火鸟和华西丽莎公主

    古时候,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强大的王国。国王有一个能干的猎手,猎手有一匹好马。有一次,猎手骑马去打猎,路上他发现了一根火鸟的金色羽毛,像火一样闪闪发光。 马对猎手说:...

  • 精算

    “阿凡提,您真有趣,您娶了我已经三个月了对吗,那么我嫁给您呢?”妻子问。 “也是三个月呀1阿凡提立即回答。 “那就对了,三个月加上三个月是六个月,再把我怀孕的三个月加上不就...

  • 我没有钱请客怎么办?

    他们端来馕、酸奶、红枣、干酪。葡萄等简单的食品,说道:“各位请吃, 不必客气,这全是给你们准备的1 阿凡提的热情招待使朋友们很高兴,痛快地玩了一天。出门告辞时,他们发现自己...

  • 卡尔松建塔

    爸爸说,“不能把责任推到根本不存在 的名为卡尔松的这类人身上。” “他当然存在。”小家伙说。 “他也能飞?”布赛用嘲讽的口气说。 “能,棒极了,”小家伙说。“我希望他能回来,...

  • 傻柱子做工

    ...

  • 蝴蝶泉的传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