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卡尔松变魔术


                              卡尔松变魔术
    第二天早晨,一个睡眼惺忪、头发蓬乱的小人穿着蓝条睡衣、光着双脚到厨房
里去找妈妈。布赛、碧丹已经上学了,爸爸也到办公室去了,但是小家伙每天要晚
一点儿才上学,这不错,因为他很愿意早晨单独和妈妈呆一会儿。尽管他是已经上
学的大孩子,但是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他还是喜欢坐在妈妈的腿上。这时候说一
说话是很好的,如果有时间,妈妈和小家伙还经常互相给对方唱歌和讲故事听。
    妈妈坐在餐桌旁,读报纸、喝咖啡,小家伙不声不响地趴在妈妈怀里,妈妈静
静地搂着他,直到他完全醒来。
    昨天晚上散步时间比原来长了一点儿,妈妈和爸爸回家的时候,他早已经在床
上睡着了。他踢了被子,当妈妈要给他把被子盖好时,她发现,被子上有两个洞,
而且很脏,有谁在上面用黑粉笔画过。妈妈想,小家伙这么早就睡了一点儿也不奇
怪,但是此时罪魁祸首就在自己膝盖上,她想不说清楚可
    不能旨放掉他。
    “你听着小家伙,”她说,“我很想知道是谁把你被套弄了两个洞,别再说是
屋顶上的卡尔松!”
    小家伙一言不发,可脑子使劲在转。本来是屋顶上的卡尔松弄的,但是不能说。
    在这种情况下最好保持沉默,连小偷的事也不能说,说了妈妈也不会相信。
    “怎么啦?”当她得不到回答时说。
    “你怎么不去问问古尼拉呢?”小家伙狡猾地说。古尼拉可以告诉妈妈事情的
来龙去脉。妈妈一定会相信她说的话。
    “啊呀,是古尼拉把被套剪坏了,”妈妈想。她认为小家伙是个好孩子,不愿
意背后说别人坏话,而是让古尼拉自己说。妈妈拥抱了一下小家伙。她决定现在不
再追问此事,当她找到古尼拉时一定要跟她理论一番。
    “你特别喜欢古尼拉,对吗?”妈妈说。
    “对,完全正确……”小家伙说。
    妈妈又去翻她的报纸,小家伙静静地坐在她的腿上想事。他到底喜欢谁呢?首
先是妈妈……还有爸爸。布赛和碧丹他有时候也喜欢,对,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喜
欢他们……特别是布赛……但有时候他生他们的气,就不喜欢了!屋顶上的卡尔松
他喜欢。古尼拉他喜欢……完全正确。他长大了可能要跟她结婚,因为不管愿意不
愿意,人总是得有妻子。尽管他更愿意跟妈妈结婚……不过可能不行。
    他想呀想呀,突然想到有一件事使他不安起来。
    “听我说,妈妈,如果布赛老死了,我一定要和他的妻子结婚吗?”
    妈妈笑得放下了手里的咖啡杯。
    “我的天啊,你怎么会想这种事?”她说。
    听口气妈妈可能觉得他问得可笑,所以他担心再说蠢话,不想再说下去,但是
妈妈抓住不放。
    “你怎么会想这种事?”
    “布赛把他的旧自行车已经给我了,”小家伙不情愿地说。“还有他像我这么
大时穿的旧冰鞋、旧滑雪板……旧睡衣、旧运动鞋和一切东西。”
    “但是我想,他的旧妻子你就免了吧,”妈妈说。真运气,她没有笑话他。
    “那我可以和你结婚了吧?”小家伙建议说。
    “我不知道怎么个结法,”妈妈说。“我已经和你爸爸结婚了。”
    对,这是真的……
    “多么不走运,我和爸爸爱上了同一个人,”小家伙沮丧地说。
    但是这时候妈妈忍不住笑了,她说:
    “不,你知道吗,我觉得这确实不错。”
    “你这样认为?好吧,”小家伙说。“那我就要古尼拉吧,”他补充说。“因
为总得有一个。”
    他继续思索着,他觉得总跟古尼拉住在一起不是特别有意思。她有时候很烦人。
    此外他愿意跟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住在一起。妻子不是他特别想要的。
    “我更愿意要的是一只狗而不是妻子,”他说“妈妈,难道不能有一只狗吗?”
    妈妈长叹一声。小家伙又开始吵着要讨厌的狗!这件事与屋顶上的卡尔松同样
让人烦恼。
    “知道吗,小家伙,我觉得你现在必须去穿衣服,”妈妈说。“不然你上学要
迟到了。”
    “老一套,”小家伙恶狠狠地说。“我一说到狗,你就打岔说学校!”
    不过今天去学校,还是很有意思的,因为他有很多话要跟克里斯特和古尼拉讲。
    像往常一样,他们放学后一起回来,小家伙认为,古尼拉和克里斯特认识了屋
顶上的卡尔松以后比过去更有意思了。
    “我觉得他特别有意思,”古尼拉说。“你相信他今天还来吗?”
    “我不知道,”小家伙说。“他只是说他大概会来,什么时候说不定。”
    “我希望他今天大概能来,”克里斯特说。“古尼拉和我想跟你回家,我们能
去吗?”
    “我当然愿意,”小家伙说。
    还有一位也想跟着。正当孩子们要横过马路的时候,一只黑色卷毛狮子狗朝小
家伙跑来。它用鼻子闻小家伙的膝盖,小声叫了叫,好像说要与他结伴。
    “看呀,一只多么可爱的小狗,”小家伙极为高兴地说。“看呀,它怕路上的
汽车,所以想跟我一起穿过马路!”
    小家伙很高兴带它过马路,过多少马路都行。狮子狗可能也这样想,因为它过
马路时紧贴着小家伙的腿走。
    “它多么可爱,”古尼拉说。“过来,小狗!”
    “不,它想挨着我,”小家伙说,并紧紧地抓住狗,“它喜欢我。”
    “它也喜欢我,是真的,”古尼拉说。
    这只小狮子狗似乎喜欢世界上所有的人,只要大家喜欢它。他太喜欢它了!他
弯下身抚摸着它,逗它玩,对它小声说话:这一切只有一个意思,这只狮子狗是世
界上最可爱、最可爱、最可爱的狗。狮子狗摇着尾巴,似乎在表示,它也这样认为。
    当孩子们拐到自己住的那条街时,它高兴地叫着,跑着跟过去。小家伙被一种
非理智的想法驱使着。
    “它可能没有地方住,”他说。“它可能没有主人。”
    “不对,它肯定有主人,”克里斯特说。
    “住嘴,你,”小家伙气愤地说,“你知道什么!”
    有狗的克里斯特怎么能理解没有狗是什么滋味呢!
    “你过来,小狗,”小家伙逗着狗说,他越来越确信,这只狮子狗无处可住。
    “你要注意,别让它跟你回家,”克里斯特说。
    “啊,不过它可以跟我回家,”小家伙说。“我希望,它能跟我回家。”
    狮子狗跟着。它一直跟小家伙到家门口。然后小家伙把它抱在怀里,走上楼梯。
    “我要问问妈妈,能不能要这只小狗,”小家伙说。但是妈妈不在家。餐桌上
放着一张纸条,说她在洗衣房里,如果小家伙有什么事可以到那里去找她。
    但是狮子狗箭似地跑进小家伙的房间,小家伙、古尼拉和克里斯特跟在后面。
    小家伙高兴得快疯了。
    “它肯定想住在我这里,”他说。
    恰好这时候屋顶上的卡尔松嗡嗡地从窗子飞了进来。
    “你们好,”他高声喊叫着。“它在地上趴过,你们给,它洗过澡了吗?
    “这狗不是约伐,请你看好,”小家伙说。“这是我的狗。”
    “不是他的,”克里斯特说。
    “你大概没有狗,”古尼拉说。
    “我,我在屋顶上有几千只狗,”卡尔松说。“世界上最好的狗的饲养者……”
    “我去你屋顶上的时候,没有看到任何狗,”小家伙说。
    “它们都在外边飞呢,”卡尔松解释说。“我的狗是飞狗。”
    小家伙不愿意听卡尔松瞎说。一千只会飞的狗也抵不上这只狮子狗。
    “我不相信,这只狗会有主人,”他又说了一遍。
    古尼拉朝小狗弯下身来。
    “它的颈圈上写着阿尔贝里,”她说。
    “这回你总算明白了,谁拥有它,”克里斯特说。
    “阿尔贝里可能已经死了,”小家伙说。
    不管阿尔贝里是谁,小家伙都讨厌他,但是他想起了某种好事。
    “可能这只狗叫阿尔贝里,”他一边说一边用企求的目光看着克里斯特和古尼
拉。他们幸灾乐祸地笑着。
    “我有很多只狗叫阿尔贝里,”卡尔松说。“你好,阿尔贝里!”
    狮子狗朝卡尔松跳了跳,高兴地叫了起来。
    “你们看,”小家伙高声说。“它知道自己叫阿尔贝里。过来,小阿尔贝里!”
    古尼拉抓住狮子狗。
    “它的颈圈上还写着电话号码,”她不管不顾地说。
    “狗还有自己的电话号码,”卡尔松说。“告诉它,给家里的女主人打电话,
说它跑丢了。我的狗跑丢了的时候,都是自己打电话。”
    他用自己的小胖手抚摸着狮子狗。
    “我有一只狗也叫阿尔贝里,它前天跑丢了,”卡尔松说。“这时候它想打电
话告诉家里人,但是它颈圈上电话号码出了点问题,把电话打到国王岛上的老少校
夫人那里去了,她一听电话里是只狗,就说:”电话号码错了‘。’错了您怎么还
接呢?‘阿尔贝里说,因为它是一只非常聪明的狗。“
    小家伙不愿意听卡尔松神侃,此时此刻除了那只小狮子狗以外,他对什么都不
感兴趣,当卡尔松说他想找点儿乐子的时候,小家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这时
候卡尔松撅起了大嘴说:
    “如果你说来说去就是这只狗的话,我就不玩了。应该找点儿有意思的事情做。”
    古尼拉和克里斯特也赞同卡尔松的意思。
    “我们应该玩变魔术,”卡尔松不再生气以后说。“世界上最好的魔术师猜猜
看是谁?”
    小家伙、古尼拉和克里斯特马上猜到,肯定是卡尔松。
    “那我们就决定玩变魔术,”卡尔松说。
    “好,”孩子们说。
    “我们决定,入场卷是一块太妃糖,”卡尔松说。
    “好,”孩子们说。
    “我们决定,所有的太妃糖都用于公益事业,”卡尔松说。
    “啊,”孩子们想了想以后说。
    “而且只有一项真正的公益事业,那就是屋顶上的卡尔松,”卡尔松说。
    孩子们互相看了看。
    “我不怎么明白……”克里斯特刚开口说。
    “我们就这样定了,”卡尔松高声说。“不然我就不玩了。”
    事情就这样定了,所有的太妃糖都归屋顶上的卡尔松。
    古尼拉和克里斯特到大街上,告诉所有的孩子,在小家伙家里有一场大型魔术
表演,周零用钱至少还有五分钱的孩子都到水果店买一块太妃糖作为入场券。
    古尼拉站在小家伙房间的门口,接收孩子们交来的太妃糖,然后投入上面写着
“为了公益事业”的箱子里。
    克里斯特找出椅子,在地板上摆成一排,让观众们坐。墙角挂着一块毯子,毯
子后面有叽叽喳喳的声音,还有一只狗不时地叫。
    “我们能看到什么?”一个叫凯利的男孩问。“很可能是俗套,那样的话我就
把太妃糖要回来。”
    不管是小家伙,还是古尼拉、克里斯特都不喜欢凯利,因为他太烦人。
    藏在毯子后面的小家伙这时候走了出来,他怀里抱着小狮子狗。
    “你们将看到世界上最好的魔术师和会开玩笑的狗阿尔贝里,”他说。
    “像刚才说的……世界上最好的魔术师,”一个声音从毯子后边传出,卡尔松
走出来。他头上戴着小家伙爸爸的高帽子,肩上披着小家伙妈妈的花条围裙,下巴
底下系着一个小领结。围裙当作魔术师一般用的黑斗篷。
    大家鼓掌欢迎,只有凯利例外。卡尔松转了一圈,自我感觉良好。他摘掉帽子,
让大家看帽子里是空的,跟魔术师平时的动作一模一样。
    “请看,先生们,”他说,“这里什么也没有,绝对没有!”
    “他现在应该从帽子里变出来一只兔子,”小家伙想,因为他曾经看到过一个
魔术师就是这样变的。“如果能看到卡尔松变出一只兔子会非常有意思的,”他想。
    “像刚才说的……这里什么也没有,”卡尔松忧郁地说。“如果你们不往里放
点东西,里边永远也不会有,”他继续说。“我看到这里坐着一大堆馋嘴巴的小孩
子在吃太妃糖。我们现在拿帽子转一圈,大家每人往里放一块糖,这是一件非常重
要的公益事业。”
    小家伙拿着帽子转一圈,里边很快有了一大堆太妃糖,他把帽子递给卡尔松。
    、  “摇起来有点儿响,”他一边说一边抽打帽子。“如果里边装满了太妃糖,
一点儿都不会响。”
    他把一块太妃糖放到嘴里嚼了起来。
    “确实显得非常公益,”他一边说一边满意地嚼着糖。
    凯利没有往帽子里放太妃糖,尽管他手里有一大袋。
    “好,亲爱的朋友……和凯利,”卡尔松说。“这里是开玩笑的狗阿尔贝里。
    这只狗无所不能。打电话、飞翔、烤面包、谈话、抬腿……什么都会!“
    这时候小狮子狗确实对着凯利坐的椅子抬起一条腿,地板上立即出现一泡尿。
    “你们看到了,我绝对没有夸张,”卡尔松说,“这狗确实无所不能。”
    “哎哟,”凯利一边说一边把椅子从尿里移开。“这种事每只狗都会。还是让
它讲一讲话吧,讲话是比较困难的,哈哈!”
    卡尔松转过身来对狮子狗说:
    “你觉得讲话困难吗,阿尔贝里?”
    “当然不困难,”阿尔贝里说。“只有我抽雪茄时讲话才困难。”
    小家伙、古尼拉和克里斯特确实吓了一跳,因为听起来跟阿尔贝里讲话完全一
样,但是小家伙知道,是卡尔松自己搞的鬼名堂。不过没关系,他自己想要一只普
通的狗,不是要会讲话的狗。
    “亲爱的阿尔贝里,”卡尔松说,“你能不能为我们的朋友……和凯利讲一点
儿你的生活情况?”
    “很愿意,”阿尔贝里说。
    就这样它开始讲。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我看了场电影,”它一边说一边高兴地围着卡尔松蹦蹦跳
跳。
    “啊呀,你去看电影了?”卡尔松说。
    “对,跟我坐在同一张靠背椅上还有两个狗蝇,”阿尔贝里说。
    “真的?”卡尔松说。
    “当我们看完电影来到大街上的时候,我听到一个狗蝇对另一个狗蝇说:”我
们是走路回家,还是趴在狗身上回家?“
    所有的孩子都认为,这是一场非常精彩的表演,尽管没有多少魔术。只有凯利
坐在那里显得很不高兴。
    “告诉它,也让它烤点儿面包,”他用讽刺的口气说。
    “你想烤几块点心吗,阿尔贝里?”卡尔松问。阿尔贝里打了个哈欠,坐在地
板上了。
    “不,我烤不了,”它说。
    “哈哈,我就知道你烤不了,”凯利说。
    “是不能,因为我家里没有发酵粉了,”阿尔贝里说。
    所有的孩子都非常喜欢阿尔贝里,只有凯利还是那么愚蠢。
    “那就让它飞一飞吧,”他说。“飞一飞不需要发酵粉吧。”
    “你想飞吗,阿尔贝里?”卡尔松问。
    阿尔贝里好像在睡觉,但是当卡尔松问它时,它还是回答了。
    “我当然可以飞,”它说。“不过你也得飞,因为我答应过妈妈,一个人不能
在外边疯玩。”
    “那就过来吧,小阿尔贝里,”卡尔松一边说一边把阿尔贝里抱在怀里腾空而
起。
    转眼间他们就飞起来了,卡尔松和阿尔贝里。他们先飞向屋顶,围着屋顶转了
几圈,然后径直地从窗子飞出去了,这时候连凯利都惊奇得脸刷白。
    所有的孩子都冲到窗子跟前,站在那里看卡尔松和阿尔贝里在各家的屋顶上空
飞翔,但是小家伙急切地高喊:
    “卡尔松,卡尔松,快把我的狗带回来!”
    卡尔松照他的话做了。他很快飞了回来,把阿尔贝里放到地板上。阿尔贝里抖
抖毛,样子显得很惊喜,大家确信,这是它第一次飞行。
    “好,今天到此结束,我们已经没有什么节目再给大家表演,但是你有一个。”
    他一边说一边轻轻推了凯利一下。
    凯利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太妃糖,”卡尔松说。
    凯利掏出糖袋,把整袋糖都给了卡尔松,不过他首先拿出一块自己吃了。
    “没有这么馋的孩子,”卡尔松说,然后他兴致勃勃地朝四周看了看。
    “公益箱在哪里?”他问。
    古尼拉拿来箱子。她想,卡尔松有这么多太妃糖了,这回他应该分给大家每人
一块了,但是卡尔松没有分。他拿过箱子,贪婪地数着糖。
    “十五块,”他说。“够晚饭吃了!再见吧,我要回家吃晚饭了!”
    就这样卡尔松从窗子后消失了。
    所有的孩子都回家了,古尼拉和克里斯特也走了,就剩下小家伙和阿尔贝里,
小家伙觉得真好。他抱起狮子狗,坐下来和它说话。狮子狗舔他的脸,然后就睡着
了。狗睡着的时候发出轻轻的呼噜声。
    但是后来妈妈从洗衣房出来了,一切都变得令人烦恼。妈妈绝对不相信阿尔贝
里没有住处。她按狗颈圈上的电话号码打电话,对人家说,她的孩子捡了一只黑色
的卷毛狮子小狗。
    小家伙站在她的身边,怀里抱着阿尔贝里,他自始至终小声叨吟着:
    “亲爱的上帝,请让他们说,这不是他们的狗!”
    但这是他们的狗。
    “亲爱的,”当妈妈放下电话时说。“这是一个叫斯塔方?阿尔贝里的男孩子
的狗,狗的名字叫伯比。”
    “伯比?”小家伙问。
    “对,是这个名字,一个狮子狗。斯塔方已经哭了整整一个下午。七点钟他来
领伯比。”
    小家伙什么也没说,但是他的脸色有点儿苍白,他的眼睛显得很亮。他用手抚
摸着狮子狗,并在它耳边小声说着,但是妈妈听不见:
    “小阿尔贝里,我希望你是我的狗。”
    但是在七点钟的时候,斯塔方来了,他领走了自己的狮子狗。这时候小家伙躺
在床上,哭得心都要碎了。
    --------
    文学视界
    


 
                  
     

              

关键词: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过年的来历

    ...

  • 装腔作势的公主

    相传,从前一位国王有个长得非常可爱的已成年的女儿。一天,国王把女儿叫到跟前,说:孩子啊,你已到了出嫁的年龄。我打算不久就举行个盛大宴会,邀请邻邦君主和我的朋友来赴宴,那...

  • 绰尔斯沟

    包尔索德省和海维斯省的交界处有一条又深又宽的运河。这条运河从蒂萨河开始,笔直地穿过平原流向多瑙河,但是它没能汇入多瑙河,而是在一个名叫潘诺尼亚的小村子附近中断了。这个村...

  • 宿舍楼趣闻

    宿舍楼趣闻,quo;他妈的,晦气!小偷逛荡在大街上,正暗自叹气,突然一想:不对!如果大人在家,怎么会让小孩哭成那个样子,而且还睡在地板上?哼,差点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吓破了胆。...

  • 小牧童和狼

    ...

  • 蔷薇公主

    朋友!我是中国的王子。我也和你一一样是从小娇生惯养的。 正当我十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害了重病。父亲或许自知已将不治了。有一天,他把自己的弟弟喊到病床前,把我托付给他说:我这...

  • 忘了掺牛奶了

    阿凡提每天给一人家送牛奶。一天,订奶人打开桶一看,里面全是清水。问道: “你怎么送清水来了?” “对不起,”阿凡提回答说:“今天夫人忘了在情水里掺牛奶啦。我拿回去掺些牛 奶...

  • 天鹅之歌

    从前有一个王子,早到了该结婚的年龄,却没有一个称心如意的姑娘陪伴在他身边。要说起他的优点,还真不少呢:第一,他长得很英俊;第二,他很有音乐才能,许多音乐家都要来向他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