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希腊神话] 奥德修斯对儿子表明身份

    女神帕拉斯·雅典娜正等着欧迈俄斯离开草屋。他刚走,她便变为一个美丽的女人站在
门口,不过她只让奥德修斯和猛狗看到她。猛狗并不吠叫,只是低声叫着跑到一边去了。女
神向奥德修斯使了个眼色,他立即会意并走到门外。雅典娜站在墙边,对他说:“奥德修
斯,你现在不必向儿子隐瞒自己了。你应该和他一起进城去,我随后就来;因为我在心里也
燃烧着一股怒火,很想惩罚这帮求婚人!”说着,女神用金杖在他身上点了点,即刻奇迹出
现了,奥德修斯顿时变得年轻高大,像以前一样。他面色光润,双颊饱满,头发和胡须浓
密。随后女神消失了。
    奥德修斯又回到草屋,他的儿子惊讶地注视着他,以为遇到了神旋,便虔诚地垂下头,
说道:“外乡人,你的模样突然变了。你一定是天上的神旋!让我向你献祭,请你保护我
们!”“不,我不是神旋,”奥德修斯说,“你该认出我来,儿子,我是你的父亲!”说
着,奥德修斯流着泪跑上前去,拥抱儿子,吻着他。忒勒玛科斯仍然不敢相信。“不,
不,”他连连喊着,“你不是我的父亲奥德修斯!一定是凶恶的魔鬼在欺骗我,只是为了使
我感到更失望。一个凡人怎么能以自己的力量改变面貌呢?”
    “我真的是你的父亲,”奥德修斯说,“我离家整整二十年,现在回到了故乡。我就是
奥德修斯。是女神雅典娜先将我变为乞丐,然后又恢复了我的原形。对神旋来说,这是很容
易的事。”
    现在儿子鼓起勇气含着热泪,拥抱父亲。后来,忒勒玛科斯问父亲是怎样回到家乡的。
奥德修斯长叹一声,把途中的险遇都告诉了儿子。最后,他说:“现在我到了这里,我的儿
子。女神雅典娜要我们商量一个办法,杀死那些无耻的求婚人。你先把他们的名字告诉我,
看看我们两人的力量是否可以对付他们,或者是不是该到附近去寻求援兵。”
    “父亲,你光荣的伟业我早就听说过,”忒勒玛科斯回答说,“我知道你有勇有谋,可
是,我们两个人是无法对付这么多的求婚人的。他们不是一二十人,他们的人比这多得多,
光从杜里其翁就来了五十二个勇敢的青年,他们带了六个仆人。从萨墨岛来了二十四个人;
查契斯二十人;伊塔刻十二人;此外,还有使者墨冬,一个歌手,两个厨师。因此,我们必
须尽可能地请求援兵。”
    “你别忘记,”奥德修斯说,“雅典娜和宙斯在援助我们。我的计划是这样的:你明天
进城去,跟求婚人在一起,装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样子。我仍然会变为一个老乞丐,由牧
猪人领我进宫。不管他们在大厅里怎样侮辱我,即使他们朝我掷东西,或者把我拖到门外,
你都得竭力忍住。到关键的时候,我给你使一个眼色,你就把大厅里的各种武器都搬走,藏
到内廷去。如果求婚人发现了,问起他们的武器和盔甲,你就告诉他们,武器都搬到外面去
了,因为武器离炉子太近,被烟熏黑了。不过,你要给我们两个留下两把利剑,两根长矛和
两面牛皮盾。别让任何人知道奥德修斯回来了,包括祖父拉厄耳忒斯和牧猪人,甚至包括你
的母亲珀涅罗珀。同时,我们要试探一下,看仆人中有谁还能忠诚地站在我们这一边。”
    “亲爱的父亲,”忒勒玛科斯回答说,“我一定照你吩咐的去做。可是我想,你要求试
探仆人,这要化很多时间。宫中的女仆由我去考验她们,其余散居在各处的男仆,等你重登
王位后再去考验他们吧。”
    奥德修斯认为儿子说得有理,很赞成他的意见,并为他有主见而感到高兴。
                      
   
 
                  
     

              

关键词: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着了魔的奶油

    ...

  • 不贪污他人的委托

    挨了别人一拳,使他差一点摔倒。他转身一看, 是一位高个子陌生人。 “喂,朋友,你这是干什么?”阿凡提问。 “对不起,从您的背后看上去真像是我那位毛拉朋友,我还以为您是他呢……...

  • 瓦皮湖的传说

    在远古年代,神秘的巴塔哥尼亚地区住着泰乌尔切和波亚斯两个部落。 它们分别盘踞在这个地区,每个部落各有一部分人在瓦皮湖畔定居。 波亚斯部落的酋长有个女儿,名叫梅丹。她长得漂亮...

  • 长鼻公主

    一三兄弟 从前有三兄弟,住在乡下,他们三个人从不曾离开过村庄,一向很欢乐地生活着。忽然,祖母死了,遗下三样宝贝,每人给一样。他们三个人于是到祖母家里领取遗物,但是他们不知...

  • 面包、酒和盐

    ...

  • 我们的猫到哪儿去了?

    呢?”妻子 怕阿凡提生气,无可奈何地回答说:“肉让咱们家的猫吃了。”阿凡提有些奇怪地望了 望缩在屋角的那只瘦得皮包骨的猫,愤愤的拿过来秤,一把抓过那只猫称了起来。那只 瘦猫不...

  • 女妖怪和小不点儿

    ...

  • [希腊神话] 阿波罗激励赫克托耳

    色顿时阴沉下来。“奸诈的女骗子,” 宙斯威胁地说,“你干了什么事呀?你难道不害怕吗?你难道忘了当年唆使风神反对我的儿 子赫拉克勒斯受到的惩罚吗?你的双脚缚在铁砧上,双手用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