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在卡尔松家


                               在卡尔松家
    坐落在屋顶上的小房子确实很温馨,特别像卡尔松的这类房子。卡尔松的房子
有着绿色的窗子,一个小台阶或者叫游廊台阶,坐在那里非常舒服。晚上人们坐在
那里看星星,白天坐在那里喝咖啡,吃小面包,当然要有小面包才行。夜里可以睡
在那里,如果屋子太热的话;早晨醒来时可以看太阳从东马尔姆区的屋顶上升起。
    啊,这确实是一栋非常温馨的房子,它正好夹在一座烟囱和一堵火墙之间,很
不容易被人看见,如果不是人们偶尔到屋顶上去,正好走到烟囱后边的话。但是很
少有人到那里去。
    “这里一切都跟下边不一样,”当卡尔松把小家伙放在他房子的台阶上时,小
家伙这样说。
    “啊,谢天谢地,总算没出事,”卡尔松说。
    小家伙朝四周看了看。
    “这么多屋顶,”他说。
    “屋顶有几公里长,”卡尔松说,“我们可以沿着屋顶走,要找多少乐子都行。”
    “你觉得我们是不是找点儿乐子?”小家伙急切地问。他还记得上次他和卡尔
松在屋顶上玩得有多么开心。
    但是卡尔松严厉地看着他。
    “想逃避打扫卫生,对吗?为了使你们家变得干净一点儿,我差点儿累死,而
你现在想到处溜达,找乐子。这是不是你的如意算盘?”
    小家伙一点儿也没有什么如意算盘。
    “我很愿意帮助打扫,如果需要的话,”他说。
    “好,那好,”卡尔松说。
    他打开房门,小家伙走进了世界上最好的卡尔松的家。
    “噢,没什么,”小家伙说,“如果需要的话……”
    然后他沉默了很长时间,眼睛睁得大大的。
    “看来需要,”他最后说。
    卡尔松的房子里只有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一个工作台,他在上面刨木头、吃饭
和放东西。有一个沙发,他在上面睡觉,跳着玩和藏东西。有两把椅子,可以坐,
可以放东西,往柜子里塞东西时还可以蹬着。但是柜子里已经放了很多其他东西,
无法再放,放在地上不行,挂在墙壁的钉子上也不行,因为那里已经有其他的东西
……相当多。卡尔松有一个开口的炉子,炉子上放着很多物件,有一个锅,他可以
做饭。炉架上放着的东西也不少,但是屋顶上几乎什么也没有挂,只有一个铁钻,
一包核桃,一把玩具手枪,一把钳子,一双拖鞋,一把刨子,还有卡尔松的睡衣、
洗碗布、火钩子、一个背包、一包樱桃干儿,其他的就没有了。
    小家伙在门槛附近静静地站了很长时间,不停地朝四周看。
    “我相信你会目瞪口呆,”卡尔松说。“这儿的东西跟楼下边你们家的不一样,
你们几乎没有什么东西。”
    “对,确实是这样,这里有很多东西,”小家伙说。“我知道你想打扫卫生。”
    卡尔松扑到沙发上,舒舒服服地躺在上面。
    “你误解了,”他说。“我不想打扫。你应该打扫……因为我已经在你那里辛
辛苦苦地干过了,对不对?”
    “你一点儿也不想再帮助一下?”小家伙不安地问。
    卡尔松躺在枕头上打起了小呼噜,人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很容易这样。
    “想,我当然想帮助,”当他打完呼噜以后说。
    “那就好,”小家伙说。“我担心你想……”
    “啊,我当然要帮助,”卡尔松说。“我会自始至终为你唱歌,为你加油。加
油,加油,听起来就像是伴舞。”
    小家伙有点儿不敢相信。他在家里从来没有打扫过多少卫生,当然他经常把玩
具收拾起来,妈妈要说上三次四次五次他才肯收拾,尽管他心里觉得太麻烦、没必
要,但是为卡尔松打扫卫生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从什么地方开始呢?”小家伙问。
    “笨蛋,你先捡核桃皮,”卡尔松说。“挖地三尺大可不必,因为我一向很注
意,从来不让任何东西脏得无法收拾。你只需要稍微动一下。”
    地板上有很多东西,除了核桃皮以外,还有很多橘子皮、樱桃核、香肠皮、纸
团、火柴棍等等。人们几乎看不见地板。
    “你有吸尘器吗?”小家伙想了一会儿以后问。
    卡尔松非常不喜欢这个问题,看得出来,他不满地看着小家伙。
    “有些人很懒,我必须这样说!我有世界上最好的扫帚、最好的簸箕,但是对
某些懒虫来说没有用处,啊啊,他们想用吸尘器,这样有些人就可以当甩手掌柜的。”
    卡尔松哼了一声。
    “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可以有几千台吸尘器。但是我不想像某些人那样图舒服。
我想锻炼身体。”
    “我同意你的观点,”小家伙歉意地说。“但是……啊,再说你也没有供吸尘
器用的电。”
    这时候他想起来了,卡尔松的房子非常不现代化。既没有电,也没有自来水。
晚上他用一盏煤油灯照明,他从墙角下接雨水的桶里取水用。
    “你的房子也没有垃圾管道,”小家伙说。“你确实需要有。”
    “我没有吗?”卡尔松问。“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快扫吧,我会把世界上最好
的垃圾管道给你看。”
    小家伙叹了口气。他拿起扫把开始扫地。卡尔松双手抱着后脑勺躺在那里看着,
非常得意。他为小家伙唱歌,就像他说过的那样:
    “白天的时刻就要过去,
    休息只有对勤劳者
    在结束劳作之后
    才会感受到舒服和惬意。“
    “正是,正是这样,”卡尔松一边说一边把头更深地扎在枕头里,以便更舒服
一些。然后他又唱起来,而小家伙扫呀,扫呀。正在这个时候卡尔松说:
    “在你继续扫地的时候,你给我拿点儿咖啡来。”
    “我?”小家伙说。
    “对,谢谢,”卡尔松说。“尽管我不愿意因为我增加你  的麻烦。你只需要
生起炉子,取一点儿水,煮上咖啡粉。咖啡我可以自己喝。”
    小家伙沮丧地看着一点儿也没有打扫干净的地板。
    “我正在扫地,你难道不能准备咖啡吗?”他建议说。
    卡尔松深深地叹了口气。
    “整个北欧能找到像你这样懒的人吗?”他问。“当你扫地的时候……抽空儿
煮点儿咖啡困难吗?”
    “啊,当然不困难,”小家伙说,“不过,如果我说出我的看法……”
    “但是你不能,”卡尔松说。“别强词夺理了;相反,你应该对为了你拼死拼
活、给你用吸尘器把耳朵吸干净的人助一臂之力,我不知道别的还帮你什么。”
    小家伙放下扫把,他提起水桶去取水。他从劈柴堆里掏出劈柴填在炉子里,费
了九牛二虎之力点火,但是没有成功。
    “我不会生火,”他不好意思地说,“你能不能……我的意思是,帮我点着火
就行?”
    “别来这套,”卡尔松说。“当然,如果我没有躺着,那是另外一回事,我会
告诉你应该怎么做,但是我现在正好躺着,你怎么可以要求我什么事都要为你做好
呢。”
    小家伙理解他。他又做了一次尝试,这时候突然啪地响了一声,火在炉子里燃
烧起来。
    “点着了,”小家伙满意地说。
    “你看怎么样!你需要一点儿冲劲,别的都不需要,”卡尔松说。“把咖啡坐
在炉子上,准备好一个美丽的小托盘,找来几块小面包。煮咖啡的时候,你把地板
扫完。”
    “那咖啡……你真的要一个人喝吗?”小家伙说。他有时候确实很俏皮。
    “不错,咖啡我自己能喝,”卡尔松说。“但是你也可以喝一点儿,因为我无
比盛情好客。”
    当小家伙扫完地,把所有的核桃皮、樱桃核和纸团都撮进卡尔松的大垃圾桶时,
他和卡尔松坐在床边喝起了咖啡。他们吃了很多小面包。小家伙坐在那里,他感到
呆在卡尔松那里特别自在,尽管为他打扫卫生有点儿劳累。
    “你那个垃圾管道在什么地方?”当小家伙咽下去最后一块小面包的时候问。
    “让我告诉你,”卡尔松说。“提着垃圾桶跟我走!”
    他在小家伙前边大步流星地走到游廊的台阶上。
    “那里,”他指着雨水管道说。
    “怎么可以……你是什么意思?”小家伙说。
    “走过去,”卡尔松说。“你会看到世界上最好的垃圾管道。”
    “要我把垃圾倒在街上?”小家伙说。“人们不可以这样做。”
    卡尔松抢过垃圾桶。
    “你会看明白的。过来!”
    他提着桶沿着屋顶飞快地走着。小家伙有些害怕,想想看,如果卡尔松走到屋
顶上的雨水管前停不住脚怎么办呢!
    “慢一点儿,”小家伙喊叫着,“慢一点儿!”
    卡尔松放慢了速度。但是他已经到了屋顶的最边上。
    “你在等什么?”卡尔松高声说。“过来!”
    小家伙坐下来,小心翼翼地挪到雨水管前。
    “世界上最好的垃圾管道……落差二十米,”卡尔松一边说一边把垃圾桶弄了
个底朝下。樱桃核、核桃皮和纸团像瀑布一样流向大街,正好掉在一位走在林荫道
上抽烟的绅士头上。
    “哎呀,”小家伙说。“哎呀,哎呀,哎呀,看啊,掉在他头上了!”
    卡尔松耸了耸肩膀。
    “谁让他走在垃圾道的下边呢?我正在做秋季大扫除呢!”
    小家伙显得很不安。
    “啊,不过核桃皮正掉在他的衬衣上,樱桃核掉在他的头发上,让人觉得很不
舒服。”    .
    “小事一桩,”卡尔松说。“他在生活中肯定有比几块核桃皮掉在衬衣上更烦
恼的事,对此他应该感到高兴。”
    但是抽烟的绅士并没有显出高兴的样子。人们可以看到,他气得发抖,随后人
们听到他呼叫警察。
    “有些人就是为了区区小事吵个没完没了,”卡尔松说。“相反,他应该感到
高兴。因为如果樱桃核在他头发里生根发芽,长出一棵美丽的小樱桃树,他就可以
整天四处漫步,采摘樱桃,到处吐核。”
    街上没有来任何警察。吸烟的绅士只得带着核桃皮和樱桃核回家。
    卡尔松和小家伙爬回卡尔松房子的屋顶。
    “我也想吐一吐樱桃核,”卡尔松说。“趁你还在的时候,你去把挂在屋顶上
的那袋樱桃拿来。”
    “你相信我能够着吗?”小家伙问。
    “爬到工作台上去够,”卡尔松说。
    小家伙照办了,然后卡尔松和小家伙坐在游廊前边的台阶上,一边吃干樱桃一
边四处吐核,樱桃核沿着屋顶轻轻地滚下去,发出的声音特别动听。
    夜幕降临,柔和、温暖的秋季暮色笼罩着所有的房子和屋顶。小家伙又朝卡尔
松的身边靠了靠。天渐渐变黑,坐在游廊前边的台阶上吐樱桃核快活极了。房子的
形象突然改变了,变得朦胧、神秘,最后变得漆黑,好像有人用一把大剪刀把它们
从黑纸上剪下来的,只有在窗子周围贴上四方金边纸。黑暗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明
亮的四方框,因为此时人们在家里已经开灯了。小家伙试图数一数有多少,开始只
有三个,后来变成十个,再后来就很多很多了。人们可以看到窗子里有人在动,干
着这样那样的事情,人们可能会想,他们在干什么,他们是谁,为什么住在那里而
不是别的地方。
    是小家伙在想这些事情。卡尔松没有想。
    “他们一定要有住处,可怜的人,”卡尔松说。“所有的人都不可能在屋顶上
有房子。所有的人都不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卡尔松。”
    --------
    文学视界
    


 
                  
     

              

关键词: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死神与老太婆

    ...

  • 蛙背上的骑手

    ...

  • 何仙姑得道成仙

    ...

  • [希腊神话] 阿波罗激励赫克托耳

    色顿时阴沉下来。“奸诈的女骗子,” 宙斯威胁地说,“你干了什么事呀?你难道不害怕吗?你难道忘了当年唆使风神反对我的儿 子赫拉克勒斯受到的惩罚吗?你的双脚缚在铁砧上,双手用金...

  • 有下就有上

    奶好吗?”邻居说。 “好吧,请跟我来1阿凡提说完,把邻居带到了房顶。然后说道。 “今天我们家母牛的奶,全让小牛犊吃光了,真对不起。” “喂,阿凡提,如果是这样为何不在下边说,...

  • 生人吃生馕

    袋里的钱,剩下的钱还不够买一个馕,便 对阿凡提说:“阿凡提,你看我这个人比较生,老是丢三落四的不成熟,来的时候把买 馕的钱丢了一半,你看怎么办呢?” 阿凡提听了,从馕坑里揭下...

  • 面包、酒和盐

    ...

  • 百鸟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