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鹅黄色雪花



  转眼又是一个雪季,晶莹剔透的雪花悠悠飘下。路旁的两棵原本魁梧的白杨树,却因白雪而垂枝无力;粉红色的天空,显得如此沉重,仿佛下一刻就要崩塌。突然一阵寒冷刺骨的北风毫无征兆的袭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收了收肥大夹袄,加紧了回家的步伐。其实很多事,都发生在你不经意间的回头。我顿住了脚步,目光便不再离开衣橱里的那片单薄的雪花,鹅黄色的灯光下仿佛就要融化,不复存在。
  那是在我儿童时代,她送给我的最后思念。
  我每几周都要回一次老家,每到那个时候,我只想着怎样摆脱傻妞,那个傻乎乎的女孩。不过我听大人们说傻妞天生脑袋就是那样傻,家里哪能支付起高额的医疗费,就只好拖到现在了。十五岁,正是花季之时,她却……不过当时我并不同情她,因为她总是跟着我,乱说一气,我真准备骂她时,她便给我做个鬼脸,让我来追她。只有这时我才会细细打量她,浅浅的酒窝,透着农村红,厚重的嘴唇,一对修长的柳眉,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傻气中透着几丝精明,挺清秀的女孩,但斜阳中日渐消瘦的身体,却显得如此单薄。就这样,我们度过了多少个春夏秋冬。可命运总是爱和我开玩笑,时间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天。
  我的生日将至,她是第一个提醒我的,还说什么要给我个礼物,全世界最好的。但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她能送我什么啊。后来在我生日已经过去一周时,我才回来。离老远就看见她在村口等着我,直到我下车。只见她从衣服里掏出一张崭新的的淡黄色雪花纸,明显是她剪的,仔细一看上面还歪歪扭扭写了‘傻妞’俩字。还真是全世界最“好”的礼物啊。她看我不说话,以为我不高兴了,便告诉我因为她是冬天生的,是雪花带她来的,所以她视雪花如生命,她把生命给我,还让我别忘记她。
  那时我还真是蠢,竟没看出什莫端倪。就算看出什么,我也会把这个念头瞬间打消,因为我知道傻妞是永远不会离开我的,永远不会。但当我再回到老家时,眼神中竟在也没有我想要的身影——她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没有人再像她那样傻了,心脏好像被人残忍地割下。我开始疯狂地寻找,从鸭子塘,再到大桑树;从玉米地,再到我们栖息的小花园;村里的每个角落都被我翻个底朝天,却不知她躲到哪个角落。从此我便知道她留给了我她的“生命”,却带走了我的整颗心。
  在这个物欲的世界里,纯真的感情已经寥寥无几。那片雪花,依旧在鹅黄色的灯光下静静的躺着,并没有融化,反而被这样照着好像很温暖。在我的书桌上也有一个这样温暖的雪花,一直伴随着我。我不再看它,转身继续走,缓缓地。慢慢眼前一片模糊,忽然眼前清晰地浮现出一张鬼脸,让我去追它,我不禁放快了脚步,去追逐,但我知道,它永远不会停下来了。
  初二:胡星奕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