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霍桑童话集之喷火女魔

喷火女魔

很久很久以前,美丽的希腊国土上,有一口现在喷泉从山旁喷涌而出。据我所知,经过几千年之后,那泉水现在仍在原地。这口泉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是口快乐泉,在金黄色落日的映照下,静谧而清新地流淌在山涧。此时一位英俊的名叫柏勒洛丰的小伙子走到了溪边,他手持用闪亮宝石镶嵌的马笼头,看见泉边有一位老头、一位中年汉子、一个小孩儿和一位少女在用罐子打水,便停下脚步,恳求他们赐他点水喝。“这泉水真好,” 小伙子喝完水,洗了把脸并替少女灌满水,然后问道,“ 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口泉叫什么名字?”

“这口泉叫比瑞丽泉。” 少女回答,接着又补充道,“我祖母告诉我说,曾经有一位美丽的少妇,当她的儿子被女猎手戴安娜的箭射死后,她的泪水变成了这口清泉,你尝到的这清凉又甜美的泉水是这可怜母亲的心酸泪啊!”

“我真难以相信如此一潭清泉却只是一滴伤心泪!” 年轻的过路客感慨道,“ 这么说,这就是比瑞丽泉了?我感谢你,可爱的少女,谢谢你告诉我它的名字。因为我从遥远的异国他乡来,就是为了寻找这个地方。”

那位中年农村汉子牵着一头牛在泉边饮水,冷漠地望着年轻的柏勒洛丰和他手中拿着的漂亮笼头说:“朋友,如果你打大老远来仅为了寻找比瑞丽泉的话,”他说,“ 想必你们的国度里,河道一定已变得很浅了。然而,请告诉我,你是不是丢了一匹马?因为我看你手中拿着一个笼头,而且很漂亮,上面镶嵌着一排发光的宝石。如果那匹马跟这笼头一样精良的话,那你丢了这匹马真是太可惜了。”

“我没丢什么马呀,” 柏勒洛丰微笑着说,“ 不过我恰好在找一匹名驹,很多聪明人跟我说,如果要是有的话,一定在这附近能找着。您知道吗,飞马珀伽索斯是不是仍像你们父辈时的飞马那样经常出入比瑞丽泉呢?”

乡下汉子只是一个劲儿地大笑。

也许有些人曾听说过珀伽索斯是一匹雪白的而且长着一对银色翅膀的飞马,在赫利孔山上度过它的大部分时光。它脾性温顺,行如风,飞如电,能像任何一只雄鹰那样直插云霄,翱翔天空。在这世界上,它可算得上独一无二。它没有伙伴,也没有主人将他套牢,强迫它背负重担,有很长一段时间,它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哦,做一匹飞马真是太幸福了!飞马珀伽索斯大多数时间都在天空中飞翔,夜晚在巍峨的高山就寝,它似乎感到自己不

是地球上的生灵。无论什么时候,人们看见它从头上飞过时,可以见到它的银色翅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就会觉得它是属于上苍的;当它在迷雾中迷失方向,便飞得很低,以便寻找回去的路。如果能亲眼看见它从闪闪的云端跳入,片刻又从另一边跳出的话,那该是最值得庆幸的事了。或者,在一场昏黑而猛烈的暴风雨来临之前,天空被灰暗的乌云遮住,人们有时可以看见飞马在乌云中穿行,身后划过一道轻快的闪电。这是千真万确的,飞马珀伽索斯和轻快的闪电会立刻一同烟消云散。当然,任何一位有幸看到这一奇观的人都会感到接下来的一整天都无比兴奋快乐。

夏日,飞马珀伽索斯经常来到人间,合拢它那银色的翅膀,像风一样在山谷之间飞驰以消磨时光。人们最最常见它出没于比瑞丽泉,喝着那甘甜的泉水,并在柔软而油绿的草地上打滚儿。

于是,住在比瑞丽之泉附近的人们从祖先开始就一直盼望着能看上一眼漂亮的飞马珀伽索斯。然而,这些年来,人们已很少看见它,甚至很多住在离泉不远的村民都从没见过它,更不要说相信这世上真的有这么个动物了。那位与柏勒洛丰说话的人恰巧也属于不相信的人之列。而这也正是那村夫嗤笑的原因。

“飞马,是吗?”高鼻梁不挺也高,塌鼻梁再挺也是塌的,“飞马珀伽索斯,真的吗?长翅膀的马,真的有这样的事吗?怎么了,朋友,你没犯糊涂吧?你觉得它能拉好犁吗?如果可以的话,那一定能为你省一笔鞋钱呢,不过,一个正常人又怎么能看得见一匹马从窗户飞出去?或者看它飞入云中?哪怕它仅仅在村子里溜达溜达呢?不,绝不!我根本不信有什么飞马珀伽索斯。世上绝不可能有这种荒唐的非鸟非马的怪物!”

“我有理由不这么认为。” 柏勒洛丰坦然自若地回答说。然后他转向那个斜靠在树干上的灰发老头,他脖子伸得老长,正听得入神,一手还搭在耳后,因为他二十年前就聋了。

“你在说什么听,尊敬的先生?”他问。

“你年轻的时候,我猜,一定常常看见那匹飞马!”

“啊!年轻的异乡人,我的记性可不好唷!”老头说道,“当我还是个小伙子的时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一直坚信有这么匹马,其他人也都这么认为。可是,现在我几乎不知道该从哪儿想起,压根就不再想那匹马了。即使我见过这牲口,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跟你说实话吧,我还真怀疑我是不是亲眼见过它。这么说吧,我记得我还很年轻时,有一天看见泉水边有一串蹄印,飞马珀伽索斯很可能留下这样的蹄印,也可能是其他马留下的。”

 “那你可曾见过飞马,我的好姑娘?”柏勒洛丰一边问边上那位头顶水罐的少女,一边继续说,“ 如果有谁见过那飞马的话,那一定是你,因为你的眼睛非常明亮。”

“曾有一次,我以为我看见了,” 少女微笑着,脸上泛起了红润,“ 既像飞马,又像一只大白鸟,很高很高地在天空飞翔。还有一次,我提着罐子,来到泉边,听到一声马嘶,听到这嘶叫声,我的心欢快地猛跳起来,可是,它也着实吓了我一跳,我没灌完水便逃回家了。”

“那真可惜!” 柏勒洛丰叹息道。随后,柏勒洛丰又转向那个孩子。我在故事开头曾提到过的那个,就像所有的孩子望着生人时一样,他的嘴巴张得大大的。

“咳,我的小朋友,” 柏勒洛丰欢喜地扯着小孩的鬈发,

“我猜你以前常常看见那飞马。”

“是呀,我见过。” 小孩子轻松地回答说,“ 我昨天还见过呢,以前也见过好多次。”

“你真是个好孩子!” 柏勒洛丰把小孩搂近自己,“ 来,告诉我一切。”

“这很容易,” 小孩子回答,“ 我常来泉里划小船,还捡些漂亮的石头。有时候,我望着湖里,会看见湖里倒映着天空中的那匹飞马。我真希望它能下来,把我扶上马背,和它一起飞到月亮上!要是我能划过去,多看它一眼多好!可是这样的话,它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柏勒洛丰只得把宝押在孩子和少女身上,因为孩子曾见过水中飞马的倒影,少女曾听见过马嘶声。他没有指望只相信马会拉犁的中年汉子,或已全然忘却年轻时代美好一切的老头。

于是,以后的许多天里,柏勒洛丰每天都来比瑞丽泉。他一直守着,时而仰望苍天,时而俯视水底,一直希望自己会看见那倒影或飞马本身。他时刻手持着那镶嵌着宝石的马笼头。

住在附近,赶着牛来泉边饮水的村民们,常常嗤笑可怜的柏勒洛丰,有时还欺负他。他们教训他说像他这样壮实的青年应该做更有意义的事而不是浪费时间在这里东游西荡,如果他需要的话,他们可以把马卖给他,当柏勒洛丰拒绝时,他们却要他出让他那精美的笼头。

现在,心急的读者,你也许想快点知道柏勒洛丰为什么企图抓到这飞马。

在亚洲的某个国家里,有个叫喀迈拉的可怕的喷火妖魔,这妖魔来到世上,做了数不清的害人事儿,就算从日出到日落也说不完。根据我所收集到的最全的资料,这喷火女妖几乎是

最丑最毒的妖魔,也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最难对付也最难从它手中逃脱的怪物。它长着一条大蟒似的尾巴;别管它身子如何,反正它有三个头,一个是狮子头,一个是山羊头,而第三个则是可怕的蛇头。一团团烈火从三张嘴巴一齐喷出!作为一个活在这世上的妖魔,我搞不清它有没有翅膀,不过,无论有翅膀没翅膀,它能像山羊和狮子那样奔跑,能像蛇那般蜷曲身体,还能合三位于一体,以加速度飞奔。

咳,祸害,祸害还是祸害,这就是这害人妖魔的所作所为!它只需吐一口火焰,便可使森林起火,烧毁粮田,更糟的是,烧毁篱笆、房子甚至整个村庄。它能让四周乡村一刹时整个毁为废墟,将人和牲畜活吞,然后在它滚烫的肚子里烧煮。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希望自己可不要碰上一位喷火女魔!

这可憎的畜牲(全当我们这么称它)正在干这些恐怖的事情时,恰好柏勒洛丰来到这个地方拜见一位国王。国王叫伊俄巴忒斯,他统治着一个叫利西亚的王国。柏勒洛丰是世上最最勇敢的青年,不求别的,只求做出一番有益而勇敢的事业,让所有人都羡慕和爱戴他的丰功伟迹。那个时代,唯一能使年轻人获得荣耀的途径便是战斗,跟自己国家的敌人斗,跟邪恶的巨人斗,跟难缠的恶龙斗,当他找不到更危险的鬼怪时,便跟野兽斗。伊俄巴忒斯国王,看到这年轻的客人如此勇敢,便提议他去会会喷火女魔,其他人谁都不敢去碰它,因为,除非你立刻杀死它,否则那妖魔很可能会把利西亚王国一下变为一片荒漠。柏勒洛丰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国王,声称他一定能把喷火女魔死死,否则情愿被唾沫淹死。可是,因为这妖魔行动特别迅速,柏勒洛丰认为,如果徒步与她搏斗的话,很难获胜。最聪明的做法是不惜踏破铁鞋,找到一匹最快最好的马。世界上难道还有什么马能比得上神奇的珀伽索斯飞马跑得快吗?这珀伽索斯飞马的腿和翅膀在空中飞舞起来比在地上更灵巧。

这也正是柏勒洛丰为什么带着一个漂亮的笼头,从利西亚王国到希腊来的真正原因。这是一只魔笼。一旦他能一次成功地将金笼头塞入飞马珀伽索斯口里,飞马便变得柔顺而任主人摆布了,只需他扯动一下缰绳,想要它飞到哪儿,就能飞到哪儿。

可是,这的确是令人焦虑而憔恐的时刻,柏勒洛丰等呀等呀,一直等着飞马珀伽索斯的到来,希望它会来比瑞丽泉边饮水。

值得柏勒洛丰庆幸的是前面曾提到的那个孩子已经越来越喜欢他了,而且不知疲倦地陪伴着他。每天早晨,这孩子给他带来一个新的希望,放在他的心中,以代替昨天破灭的期待。

“亲爱的柏勒洛丰,” 他叫着,充满希望地仰望着他的脸,“ 我想我们今天应该会见着飞马珀伽索斯!”

于是,如果没有这小男孩坚定不移的信念支撑着他的话,柏勒洛丰早就放弃所有的期待,回到利西亚国,在没有飞马帮助的情况下,拼死去杀喷火女魔了。如果那样的话,可怜的柏勒洛丰轻则可能被可怕的怪物喷火烧焦,重则很可能被杀死吃掉。

有一天,这男孩甚至比往常更充满希望地对柏勒洛丰说:“亲爱的柏勒洛丰,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我感觉到好像今天我们一定可以见到飞马珀伽索斯!”那一整天,他没离开柏勒洛丰半步,他们同吃一块面包,共饮一口甘泉。下午,他俩坐在那儿,孩子把小手放在了柏勒洛丰身上,他便将孩子搂了过来。孩子在他怀中神思起来,目光一会儿停留在树荫遮掩的泉边的那棵树干上,和那树枝上缠绕的葡萄藤上;一会儿又凝视水面。他觉得对不起柏勒洛丰,怕象前几天一样一天就这样白白过去,又一日希望就此破灭,于是几滴泪珠静静地从孩子的眼中滑落。

然而,当柏勒洛丰正在思索什么的时候,他感到孩子的小手按了他一下,又听见一声轻柔而近似耳语的声音。“瞧,那儿!亲爱的柏勒洛丰,泉水中有一个倒影!”年轻人朝泉中望去,只见泉中好像折映出一只在高空飞翔的鸟儿,它那翅膀闪烁着银灰或雪白色的光芒。

“那是只多么漂亮的鸟啊!” 他赞叹道,“ 虽然它在云屋上飞翔,但看上去仍是那么的大!”

“它令人颤抖!” 小孩低语,我不敢朝天看!它太美了,可是我只敢看水中的倒影。亲爱的柏勒洛丰,你知道吗,那不是只鸟,那是飞马珀伽索斯!”柏勒洛丰的心开始猛跳起来!他仰视天空,却看不见任何鸟或飞马的飞行怪物,因为那飞马刹时飞进夏日厚厚的白云中去了。尽管离地面很高,但仍有一瞬间,它从厚厚的云层钻出一点,随后全部显现出来。柏勒洛丰用胳臂紧紧按住孩子,将他拖后了一点儿,以便他俩能掩藏在泉旁浓密的灌木丛中。他并不怕危险,而是担心万一飞马珀伽索斯看到他们,便会远走高飞,去那高山之巅,飞到他们所爬不到的地方,因为它的确是匹飞马。在等了它这么久之后,它终于来到比瑞丽泉边,饮几口甘露来解渴了。

飞马在空中作环状飞行,越飞越近,就像大家可能见过的鸽子落地前一样。飞马珀伽索斯开始由大圈渐渐缩为小圈飞落下来,最后它落地了。如果大家凑近看的话,它比想象中还要帅气,它的银色翅膀拍打得真是绝妙无比。它终于非常轻盈地下来了,轻得踩不倒一棵青草,也不曾在岸边沙土上留下任何蹄印。低下它那不羁的头,开始饮水。它畅饮着泉水,偶尔发出长长的满足的嘶鸣声,沉浸在无限的幸福中。它一口接一口地喝着,因为无论是天上还是人间,飞马珀伽索斯都没有像爱比瑞丽泉那样爱过其它泉水。喝完水之后,它就摘了几朵蜜蜂花尝尝。

珀伽索斯喝足之后,吃了点食物,便东蹦西跳起来,好像难得偷闲和运动似的。造物主再没有创造过比珀伽索斯飞马更快活的牲口了,只见它跳呀、跳呀,扇动着大翅膀,忽而落在地上忽而飞到空中。同时,柏勒洛丰握着孩子的手,从灌木丛中往外瞧,心想自己可从没见过别的马像珀伽索斯的目光那样不羁而炯炯有神,仿佛想套住它而又骑在它背上的念头都不该有似的。

有几次,飞马珀伽索斯停下脚步,呼吸着新鲜空气,它忽地抬起头,竖起耳朵,转身凝望四周,好像害怕有什么危险似的。然而,没有发现、听见和看到什么之后,它又接着蹦蹦跳跳起来。

最后,珀伽索斯总算张开翅膀,躺在了柔软的草地上。然而,也许是平日太劳碌而没有过如此宁静从容的生活,它干脆将自己翻了个个儿,来了个四脚朝天。亲眼看到飞马的这一举

动真不失为一件快乐的事。它越是像普通马一样摆姿势,就越显得超凡脱俗。柏勒洛丰和孩子屏住了呼吸,因为他们担心万一有个风吹草动它就会像飞箭一般直射蓝天。终于,珀伽索斯在地上打够滚,翻了个身,然后像普通的马那样,伸出前蹄准备起身,说时迟那时快,柏勒洛丰从灌木后飞身跃到了马背上。没错,他恰好骑在飞马的背上!飞马珀伽索斯平生第一次感到背上骑着一个大活人,它着实吓得一跳老高!那的的确确是一次令人吃惊的飞跃哩!柏勒洛丰来不及喘口气,就发现自己已在五百英尺的高空了,飞马珀伽索斯因恐惧和恼怒不停地颤抖着,不停向上空飞去。它飞呀,飞呀,刚才柏勒洛丰还在幻想和观察那是怎样美丽的仙境呢,这时候却飞入一团寒冷的迷雾之中。紧接着,飞马珀伽索斯又钻出云雾,像闪电般劈下,仿佛要将它和它的骑士一块儿撞向一块岩石。

我很难形容它的所作所为。它一会儿正面朝前飞,一会儿侧身,一会儿又倒个个儿。它时而后腿腾空前腿踩着云朵直立,时而又把蹄子向后猛蹬,把头夹在两腿间,翅膀直冲天空。在两英里的高空,它翻了个身,为的是让柏勒洛丰头朝下,腿朝上,它只能仰视天空,而不能俯视大地了。它扭过头,瞪着柏勒洛丰的脸,眼中闪出一道火光,做出要咬他的可怕样子。它疯狂地扇着翅膀,扇得过猛以致一根羽毛被抖落,向东漂去,恰巧被那孩子捡到。他一直保存到老,用来纪念柏勒洛丰和飞马珀伽索斯。

柏勒洛丰一直在观察、等待着机会,最后终于把金笼头套在了飞马的下巴上。飞马刚被套住,便变立即得特别驯服,仿佛在求柏勒洛丰以后照顾它点儿,给点食物吃似的。它转过身望着柏勒洛丰,一改刚才眼里的怒火,漂亮的大眼睛中含着泪花。可是,当柏勒洛丰拍拍它的头,说了几句坚定然而善良、宽慰的话之后,珀伽索斯眼中便流露出另一种目光,因为在几百年的孤单之后,它打心眼里高兴,终于找到一位好主人和伙伴。

再说当飞马珀伽索斯竭力想把柏勒洛丰掀下马背的那会儿功夫,他们已经飞出很远的距离。飞马被套住时,他们已来到了一座巍峨的名叫赫利孔的高山。柏勒洛丰以前见过这座山,飞马就住在山顶上。他们快要到达了,飞马温顺地望了望主人,仿佛在请求同意,然而马开始往下降落,平稳着了地,并且耐心等待着柏勒洛丰下马。年轻人于是跳下马来,却始终紧紧握住马的笼头。可是,柏勒洛丰一触到它的目光,就被它温顺的外表所感染。它的美,以及它曾自由自在生活得那么无牵无挂,都使他不忍心把它囚禁起来,也许它真的渴望自由哩。在这慷慨大度的情感驱使之下,柏勒洛丰稍稍松了一下珀伽索斯头上的笼头,从它嘴角取出了笼头。

“离开我吧,珀伽索斯!”柏勒洛丰说,“ 要么离开我,要么爱护我。”

刹时间,珀伽索斯从赫利孔山直插云霄,一下子飞得无影无踪。此时早已落日,天边还露着一丝丝微光,而整个乡间已被夜幕笼罩了。然而,珀伽索斯飞得已很高了,它飞到云层上,沐浴在云层上的灿烂阳光之中了。它越飞越高,看上去像一点亮斑,终于消失在空空荡荡的天空中。柏勒洛丰有些害怕,怕他再也没有可能找到它了。可是,没多久,那亮斑又出现了,而且越来越近,终于钻出云层,瞧!它又回来了!经过这次考验,柏勒洛丰再也不必担心飞马会逃跑了。飞马和柏勒洛丰终于成了好朋友,并且相互发了誓。那天晚上,他们躺下睡在一起,柏勒洛丰的胳臂搂着珀伽索斯的脖子,这并不是警告它别再逃跑,而是出于一种关怀。天刚朦朦亮,他们就起来了,用各自的语言互道早安。

就这样,柏勒洛丰和飞马过了好几天,随着时光的流逝,他们之间的关怀爱护也与日俱增。他们开始了漫长的旅行,有时飞得太高以致地球看上去比月亮还小。他们来到遥远的国家,也让那儿的人民吃惊不小,都以为这骑在飞马上的漂亮年轻人来自天国。一天飞一千英里对珀伽索斯来说是可真小菜一碟,柏勒洛丰对这类美差津津乐道,地上生活因为下雨而显得沉闷,因此他希望永远能在高高的蔚蓝的清澈的天空中这样生活。虽然他一直这样思索着,他仍没忘记那可恶的喷火女魔,他答应过伊俄巴忒斯国王除掉它。于是,当柏勒洛丰习惯于空中飞行之后,他终于能用手轻轻挥动给飞马珀伽索斯指方向了。他还教它怎样辨别他的声音,并告诉它,他已下定决心去执行这次危险的行动。

于是,第二天破晓时分,柏勒洛丰睁开眼睛,轻轻拍了一下飞马的耳朵唤它起来。珀伽索斯立刻从地上跳起来,蹦出差不多有四分之一英里高,在山顶飞了一大圈以示它是绝对清醒的而且作好了充分的旅行准备。在向上飞的时候,它还发出一阵洪亮清脆而和谐的嘶鸣,最后落下时轻得就像大家见过的燕子在枝头上的轻轻一跃那样,它落在了柏勒洛丰身边。

“干得漂亮,亲爱的珀伽索斯!干得好,我的天鸟!”柏勒洛丰轻轻拍着飞马的脖子,“ 好了,我漂亮而神速的朋友,现在我们该吃早餐了。今天我们要去和可怕的喷火女魔战斗。”

他俩吃了早餐,喝了些从赫利孔灵泉取来的泉水,珀伽索斯痛快地甩了甩头,好让主人套上马笼头。然后,它欢快地跳了几次,暗示准备出发,而此时柏勒洛丰正在腰间束紧佩剑,脖子上挂好盾牌准备投入战斗。一切准备就绪,他像以往要出远门一样骑上马,飞马便“嗖”地直上云霄五英里,以便更好看清他们要去的方向。随后,他们转向东边,向利西亚王国进发。他俩紧赶慢赶,大约还是黎明的时候,便望见了利西亚的群山,还有群山之间深深的石头峡谷。这是喷火女魔居住的黑喑峡谷之一。

此刻,他们的旅行已接近目的地,骑士和飞马便开始慢慢地降落。只见飘浮在山巅的白云将他们藏起。从天空边缘俯视,柏勒洛丰一眼就清楚地看到了利西亚的山地和峡谷的各个部位。乍看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荒野的,原始的多岩石的高耸而陡峭的山脉。在低洼的乡村,到处是烧焦了的房屋,遍野横躺着被火吞噬过的曾经在牧场上饲养的死牛尸体。

“这一定是喷火女魔干的,” 柏勒洛丰暗想,“ 可是它会在哪儿呢?”

此时柏勒洛丰恰好看见三缕黑烟从一个山洞口喷出,慢慢地升上天空。在到达山顶之前,这三缕黑烟会成了一股。这洞穴恰在离飞马和骑士一千尺的正下方。这滚滚上升的黑烟,有一种令人窒息的可恶气味,使珀伽索斯直咳嗽,柏勒洛丰直打喷嚏。

柏勒洛丰朝后一望,看见了一样东西,便迅速拉了一下笼头,随后令飞马立刻转头。他轻叹一声,飞马便很快心领神会,慢慢从空中冲下,一直到离岩石山谷不到一人高处刹住。近在咫尺的,便是洞口,烟就是从那儿冒出来的。接着柏勒洛丰看见了什么呢?

山洞里似乎是一堆奇异而可怕的生物蜷缩在那里。它们的躯体贴得太紧,以致柏勒洛丰搞不明白它们是否可以分开。但是,从头部判断,其中一是条蛇,第二个是头猛狮,而第三个是丑陋的山羊。山羊和狮子在睡觉,蛇却完全醒着,用它那大而凶的眼睛守护着周围。可是这正是事情的奇妙所在,那三缕轻烟就是从这三个怪物的鼻孔里冒出来的!尽管柏勒洛丰一直都在琢磨这事儿,面前的景象如此奇怪,以致他没立刻反应过来,这就是可怕的三头喷火女魔。他终于发现了喷火女魔的洞穴,蛇、狮子、山羊并不是独立的动物,而是三体合一的怪胎。这邪恶可憎的妖魔!虽然其中两个在睡觉,那可恶的魔爪却仍紧紧抓着一个倒霉羊羔的残肢,也许还有个小男孩,在那两个怪胎睡觉之前,被三张血口咬过呢!柏勒洛丰忽然从梦中惊醒,意识到就是喷火女魔。珀伽索斯似乎同时也意识到这点,嘶叫了一声,这叫声仿佛是战斗的号角,听见嘶叫声,三颗头便同时抬起,立刻喷射出巨大的火焰。没等柏勒洛丰反应下一步该怎样对付,那妖魔便从山洞一跃而出,伸出巨大的魔爪,蛇尾恶狠狠地扭动着直逼他们。如果飞马不是像鸟一样飞得快的话,他们早被喷火女魔的顶头冲撞撞得人仰马翻了,因此,这战斗也许还未开始就会宣告结束了。但是飞马却不会如此轻易地束手被擒的。一眨眼工夫,它便腾上半空,愤怒使它的嘴都气歪了。它并非因恐惧而打了个冷颤,而完全是被那三个头吐出的剧毒之物熏的。

话说两头,那喷火女魔高高立起,以尾尖支着身体,在空中乱舞着爪子,三只头同时向飞马和柏勒洛丰喷火。它发狂般地怒吼和嘶叫着!与此同时,柏勒洛丰拔剑张弩。

“现在,我亲爱的珀伽索斯,” 柏勒洛丰在飞马的耳边低语,“ 你一定要帮助我杀死这可怕又可憎的妖魔,否则你将飞回孤独的没有任何朋友作伴的山顶上去。因为不是喷火女魔死,就是我去喂那三张嘴巴!”珀伽索斯嘶鸣一声,转过头,用鼻子轻抚着骑士的脸颊。这是它与柏勒洛丰特殊的交流方式,似乎在说,尽管它是匹有翅膀的不会死的马,然而终究是要死的,即使这样,它也不会抛下柏勒洛丰不管。

“我感谢你,飞马。” 柏勒洛丰对珀伽索斯说,“ 那么现在,就让我们冲向那妖魔吧!”说完,他抖一抖马笼头,珀伽索斯就像飞箭般迅猛地撞向喷火女魔三个高扬在空中张开的头。当他们近到一尺左右的时候,柏勒洛丰向怪兽猛砍一刀,在还来不及看清他是否砍中时,便被飞马带出很远。珀伽索斯继续向前飞,在刚才与喷火女魔相隔差不多远的距离,转过头来。

此时,柏勒洛丰才看清了他已几乎将那山羊头砍落,只连着点皮在那儿,那山羊已经奄奄一息了。

然而,现在,蛇和狮子的头带着死去山羊的无比愤怒,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凶猛地喷火、怒吼和嘶叫。“别怕,我勇敢的珀伽索斯!” 柏勒洛丰喊着,“ 再砍一下,我们就能止住不是那蛇头的嘶叫就是狮子的怒吼。”

飞马再次向喷火女魔闪电般飞去,柏勒洛丰准备在与妖魔擦身而过时,瞄准剩下的两个头中的一个再砍。可是,这次没有第一次那么顺利,柏勒洛丰和飞马都没能及时逃脱。年轻人的肩被喷火女魔的一只爪子抓伤也伤了飞马的左翼。就柏勒洛丰这方而言,他致命地砍中了狮子头,现在那狮头也耷拉下来,火焰也已快要熄灭。然而,这蛇头比前两个更加凶猛。它吐出的火焰有五百尺高,发出如此刺耳而震耳欲聋的嘶嘶声,以致于伊俄巴忒斯国王在五十英里外都听得清清楚楚,连他的王位宝座也给震得发抖了。“老天啊!” 可怜的国王心想,“ 喷火女魔一定要来吃我了!”

与此同时,飞马再次停在空中,愤怒地嘶吼着,眼里冒着金星。它的斗志被完完全全地激起,柏勒洛丰也一样。

“你在流血?”年轻的英雄关心他那匹英勇的飞马的伤痛胜过他自己,因为飞马从没尝过疼痛,“一定要喷火女魔用它最后的那个头付出惨重代价!”然后,他抖动着马笼头,大声吼叫着,骑着飞马直奔罪恶的妖魔。这次出击,似乎就像闪电来临一般,妖魔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当飞马同柏勒洛丰一道飞近离喷火女魔百码左右时,蛇头忽然弹起,将它巨大、可憎又可怕的躯体扑向飞驰的珀伽索斯,拼命把蛇尾扭成结,用尽全力缠住了飞马!珀伽索斯想向上高飞,飞过山巅、飞过云端,甚至几乎飞出地球。但是,这该死的喷火妖魔就是缠住他俩不放,也同闪电似的飞马一起向高空飞去。同时,柏勒洛丰转身,发现自己正对着喷火女魔丑陋的脸,赶紧用盾牌挡着以免被火喷死,或被咬成两半。他从盾牌的上沿窥视到妖魔那野兽般的目光。

可是,喷火女魔因痛得发野,发狂,所以没能保护好自己。它只顾忙着把可怕的爪子刺向敌人,结果将它的胸口暴露无遗。柏勒洛丰看到了这一点,立刻拔剑直刺那颗冷酷的心。毒蛇缠绕的尾巴立刻松开了。妖魔松开了飞马珀伽索斯,从高空摔了下去,然而它胸前的烈火还没有熄灭,而且比从前烧得更猛烈。不一会儿,它那可怕的残骸也开始烧了起来。那熊熊燃烧的妖魔从天而降,人们误以为是颗流星或彗星飞落。可是第二天一早,一些村民离开家开始一天的劳作时,惊奇地发现好多田里散落着黑灰。在田中间,还有一堆白骨,比一匹马还要高。想必没有人见过比喷火妖魔更为可怕的妖魔残骸了!柏勒洛丰胜利了,他弯下腰,亲了亲飞马珀伽索斯,眼中却含着热泪。

“回去吧,我亲爱的珀伽索斯!飞回比瑞丽泉去吧!”这次,飞马珀伽索斯在天空中比以往任何时候飞得都要快,很快就飞回了比瑞丽泉。在那儿,他看见老头仍倚在那棵树旁,村夫们仍在给牛饮水,而漂亮的姑娘们仍在那里灌水。

“我现在想起来了,” 老人说,“ 我以前还很年轻时曾经见过这匹飞马。这些年来,它变得更加帅气了。”

“我有一辆值三倍于它的马车!” 农夫说,“ 如果这匹马是我的,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砍掉它的翅膀!”

可是,那可怜的姑娘什么也没说,因为她总是运气不好,受了惊。于是她悄悄地走了,手中的罐子掉在地上,摔碎了。

“那温柔的孩子在哪儿?”柏勒洛丰问,“ 以前常来陪伴我,而且从没失去信念,从来没有恐惧地朝泉中看的那个孩子呢?”

“我在这儿呢,亲爱的柏勒洛丰!” 孩子轻声回答。

说到小男孩,他在比瑞丽泉边过了一天又一天,等着他的朋友归来。然而,当他看见柏勒洛丰骑着飞马从云端降落时,却躲进了灌木丛中。他是个听话的孩子,他不想让老人和农夫看到他唰唰落泪。

“你赢了。” 孩子欢快地朝柏勒洛丰的膝下奔去,凯旋而归的勇士仍骑在马上,“ 我相信你一定会赢的。”

“是的,我的孩子!” 柏勒洛丰跳下飞马,“ 可是如果没有你的信念支撑着我的话,我也等不到珀伽索斯飞马,飞马也绝不会冲上云霄,也绝不会征服可怕的喷火女魔。我亲爱的孩子,是你做了这一切。那么,现在,让我们还珀伽索斯自由吧。”

于是柏勒洛丰松开了飞马头上的魔笼。

“我的珀伽索斯,永远自由地飞吧!” 柏勒洛丰的声音中略略带着些伤感,“ 像风一样自由地飞吧!”

可是,珀伽索斯把头倚在柏勒洛丰的肩上,久久不愿离去。

“那好吧,”柏勒洛丰说,轻轻拍拍腾空而起的飞马,“只要你乐意,你可以永远和我呆在一起,我们立刻出发去告诉伊俄巴忒斯国王,我们已把喷火女魔消灭了。”

随后,柏勒洛丰亲了亲那位温柔的孩子,答应会回来看他的,就和飞马出发了。

多年以后,那孩子经历了一次比柏勒洛丰与珀伽索斯更伟大更刺激的历险,并且赢得了比柏勒洛丰战胜喷火女魔的更高的荣耀。这孩子既驯顺又很温柔,后来他成了一名伟大的诗人!

 

(责任编辑:qiqi)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童话故事] 《笨狼的故事》之五:孵太阳

    ?笨狼进屋找来浆糊和画笔,把地上的叶子捡起来,细心地涂上绿色,用浆糊粘回到树上。 大树又像从前一样翠绿了。 笨狼走进森林,发现在一夜之间,森林里许多树都变得光秃秃的了...

  • 青蛙救小螃蟹

    青蛙救小螃蟹,蟹少了一只夹,非常着急,连忙去请医生.路上碰见一条蚯蚓,青蛙忙说:快去救救小螃蟹吧,它的夹掉了一只。 蚯蚓扭了身子,不慌不忙的说:别怕,小螃蟹还能长出夹来。看,我这半截身子...

  • 老虎模型

    嫁。于是,楚人又将老虎模型预先埋伏在草丛之中,同时派自己的儿子手执利戈,守候在大路上。一切安排就绪以后,他就让那些在地里干活的人齐声大喊,吓得那头野猪赶紧往草丛中...

  • 好交易

    银币,然而青蛙们根本不管他数出来的钱是多少,只管一个劲地叫着:呱,呱,呱,呱。什么?农夫生气地喊道,要是你们自以为懂得比我还多,那你们就自己去数吧。他说着把钱全部...

  • 虱子和跳蚤

    ?我难道不应该燃烧吗?小虱子烫伤了自己,小跳蚤在伤心地哭泣,小房门在拼命地嘎吱嘎吱,小扫把在一个劲地扫地,小拖车也在奔跑不息。 小树于是说:我看我该摇晃自己才是。说...

  • 奔向未来市

    爷爷的喊声。 这是一个塑料做的盒子,盒子上有一块火柴盒那么大小的荧光屏。我从荧光屏上看到爷爷一边在看报,一边在讲话呢。 原来,这是一个微型的半导体电视...

  • 地下禁区

    一束束鲜花绽放。 尽管在地下,清风习习,空气新鲜,一点也没有沉闷的感觉。 地下城又大又深,一层又一层。环城公路是螺旋形的,像盘山公路一般。 五用车沿着环城公路向地下深...

  • 魔鬼和他的祖母

    在,呆在这里我们只会饿死,就是出去也会被绞死。假如你们甘愿为我当七年的奴仆,龙说,我保证能把你们带出去,根本不会被抓祝既然如此,我们还有什么法子呢?他们回答说。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