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希腊神话] 奥德修斯和淮阿喀亚人

瑙西卡回到父亲的宫殿时,奥德修斯离开了圣林,雅典娜一路上帮助他。为了防止自负
的淮阿喀亚人伤害他,她用浓雾罩住他,而他自己却毫无察觉。当临近城门的时候,她不得
不变形为一个淮阿喀亚姑娘,手里提着一只水罐,走到奥德修斯面前。“小姑娘,”大英雄
招呼她说,“你愿意给我指点去国王阿尔喀诺俄斯的宫殿的路吗?我是外乡人,在这里不认
识一个人!”
“我很愿意为你指路,因为你是一个好人,”女神回答说。“我的父亲就住在附近,你
可以放心地跟着我走。这里的人不太喜欢外乡人。艰难的海洋生活使他们的心肠也变硬
了!”说着,雅典娜就在前面引路,奥德修斯跟在她后面,淮阿喀亚人却看不见他的身影。
一路上,他高兴地欣赏着码头、船只、高大的城墙。最后,他们到了一个地方,雅典娜说:
“这里就是阿尔喀诺俄斯的宫殿,你放心地进去吧。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你必须先找王
后!她的名字叫阿瑞忒,她是她丈夫的侄女。阿尔喀诺俄斯非常敬重她,淮阿喀亚人也非常
尊敬她。她聪明,贤淑,善于用智慧调解人民的争端。你要是能得到她的同情,就用不着担
心了。”
女神说完就匆匆离开了。奥德修斯沉思地站在门前,注视着这座华丽的宫殿。高大的殿
堂金光灿烂,如同太阳放射着光芒。宫门两边是镶铜的宫墙。内廷有黄金大门,银制的门
柱,门楣也是银铸的,底座则是黄铜的,门扣是金的。门的两旁立着由赫淮斯托斯铸造的金
狗银狗,好像守卫王宫的武士一样。奥德修斯走入大厅,他看到一排软椅,椅上铺着富丽而
精致的坐垫。王侯和贵族坐在这里饮宴。在高高的托架上立着金童像,他们手中举着火把,
饮宴时照得如同白昼。宫中有五十个女仆,有的磨面,有的织布,有的纺线。这里的妇女善
于纺织,就像淮阿喀亚男人长于航海一样。宫廷外是一个果园,砌有围墙,园内种着梨树、
无花果、石榴、橄榄和苹果树。淮阿喀亚国一年四季吹着温暖的西风,不管冬天还是夏天都
有水果。在同一季节,有些树木在开花,而有些树木则已结果。果园旁边是葡萄园。在阳光
下,晶莹的葡萄闪闪发光。有的葡萄已经采摘了,有的则刚刚绽出花蕾。花园的另一边花团
锦簇,芳香沁人心脾。一道泉水蜿蜒流经花园,另一道泉水则从宫门旁流过。
居民们都在这里汲水。
奥德修斯尽情观赏了好一会,就径直走进国王的大厅。淮阿喀亚的显贵正在欢宴。因为
天色已晚,大家都准备结束宴会,并向神旋赫耳墨斯举行祭礼。奥德修斯在浓雾的包围中穿
过人群,来到国王和王后面前。雅典娜一举手,在他周围的浓雾顿时消失,他上前跪在王后
阿瑞忒的脚下,抱住她的双膝,哀怜地恳求说:“啊,克塞诺耳的女儿阿瑞忒哟,我作为一
个哀求者,匍伏在你和你的丈夫面前,愿神旋赐予你们幸福和欢乐,请你们帮助我,这个流
亡在外的可怜人重返家乡!我已经在外流浪很久了。”
淮阿喀亚人看到他都惊住了。最后,宾客中阅历丰富的长老厄刻纳俄斯打破了沉默,对
国王说;“天哪,阿尔喀诺俄斯,让这位外乡人伏在地上是不礼貌的,应请他就坐,并命传
令官调制美酒,让我们给保护神宙斯举行浇祭礼。同时,女仆要给新来的客人端上酒食!”
国王听到这话很满意,他扶起奥德修斯,让他坐在自己身边的椅子上。这里原来坐着国
王的爱子拉俄达马斯,他给客人让出了位置。在向宙斯举行了祭礼后,宴会散了。国王邀请
宾客第二天再来饮宴。他没有问外乡人是谁,从哪儿来,就允许他住在宫中,并保证让他平
安地返回自己的家乡。说完,他又仔细地端量这位外乡人。雅典娜使他更具神旋般的仪态和
光彩。国王不禁对他说:“如果你是一位不朽的神旋,变形为凡人来参加饮宴,那么你就用
不着我们的帮助。相反,我们应该请求你的保护!”
“啊,国王哟,请别这样想!”奥德修斯连忙起身回答说,“我跟你们一样,是一个凡
人!而且,是人间饱受苦难的最不幸的人。”
当客人们都离去,只剩下国王、王后和外乡人时,阿瑞忒望着他身上漂亮的衣服,突然
认出了这是她织造的。她非常奇怪,问道:“外乡人,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请告诉我,你从
哪儿来,是谁送给你这件漂亮的衣服的?”奥德修斯如实叙述了他被仙女卡吕普索留在俄奇
吉亚岛,后来,在海上遭到风浪,漂到这儿,遇上了瑙西卡。
“我的女儿应该这样做。”国王阿尔喀诺俄斯微笑着说,“但她却没有完全尽到义务。
她应该马上把你带来见我!”“国王哟,请别责怪她,”奥德修斯说,“她本来准备这样做
的,但我拒绝了。因为我怕引起你的怀疑!”
“我绝不会多疑的,”国王说,“但做一切事有个规矩总是好事。现在,如果神意要求
像你这样的人娶我的女儿为妻,我是多么愿意啊!我愿意给你宫殿和财产!但我不会强迫你
留在这里。明天,我将给你海船和水手,使你可以回到家乡去。我尽力帮助你。”
奥德修斯非常感谢他的盛情。他告辞出来,睡在一张柔软的床上,消除了疲劳和困乏。
第二天清晨,国王召集人民在市场上举行会议。他把客人也带到会上。大家都惊奇地打
量着拉厄耳忒斯的儿子,雅典娜已给予他非凡的品貌和威严。国王郑重地把外乡人介绍给他
的人民。他要求市民们准备一艘大海船和五十二名淮阿喀亚年轻的水手。同时,他还邀请在
场的贵族共赴招待外乡人的宴会,并命令阿罗波曾赋予音乐天才的歌手特摩多科斯在席间献
艺。
集会结束后,年轻的水手们准备了一艘坚固的大船。他们竖上桅杆,挂上船帆,用皮带
缚紧船桨。一切准备停当后,他们来到国王的宫殿。宫殿的大厅和庭院里挤满了应邀的贵
宾。仆人们杀了十二只羊,八只猪和两头公牛。宴会结束后,盲歌手以嘹亮的歌喉歌唱扬名
四海的特洛伊英雄。其中最著名的两位英雄是人所皆知的阿喀琉斯和奥德修斯。
奥德修斯听到他的名字在歌中被人赞颂时,不由得用披风遮住脸,以免别人看到他在流
泪。坐在一旁的国王注意到了,便命歌手停止唱歌,同时宣布进行竞赛,以此向外乡人致
敬。“我们的客人,”国王说,“回国以后你不要忘记告诉家乡人,我们淮阿喀亚人善于拳
击、角力、跳远和赛跑。”随着国王一声令下,大家都涌到市场上。许多贵族青年竞相参
赛,其中有国王阿尔喀诺俄斯的三个儿子,即拉俄达马斯,哈利俄斯和克吕托尼奥斯。他们
以赛跑开场。克吕托尼奥斯一路领先,第一个到达终点。接着进行角力竞赛,淮阿喀亚人阿
姆菲亚洛斯获胜。厄拉特柔斯取得掷铁饼的桂冠。国王的儿子拉俄达马斯在拳击比赛中获胜。
现在,拉俄达马斯站起来对比赛的年轻人说:“朋友们,我们都希望看看外乡人有什么
竞赛技能!”
“对,你说得对,”欧律阿罗斯说,“你应该亲自问问他,邀请他比赛!”拉俄达马斯
有礼貌地走到外乡人面前,邀请他参赛。
奥德修斯推辞说:“年轻人,你们该不是想看我的笑话吧?我很悲伤,根本没有兴趣参
加比赛。我饱受了折磨,现在只想早日回到我的祖国,我的故乡!”
欧律阿罗斯不高兴地说:“外乡人,你的讲话不像出于一个战士之口。你也许是一个优
秀的船长或者聪明的商人。你不是一位英雄。”
奥德修斯听到这话皱起了眉头,对他说:“我的朋友,这可不是一句好听的话。我并不
是竞技场上的无能之辈。在年轻时,我总是跟最强的对手较量。现在不同了,多年的战斗和
海上的风浪已使我疲惫不堪。但你既然向我挑战,我只好试试了!”
说着,奥德修斯从坐位上站起来,连披风都没脱下,伸手抓起一只又大又厚的铁饼,用
力将它掷了出去。铁饼呼呼地响着在空中飞过。附近的人忙弯下腰,朝后退,铁饼远远地超
过了标志线。雅典娜变形为一个淮阿喀亚人,在铁饼落地的地方做了个标记,然后大声说:
“连盲人也看得出,你比任何人都要掷得远。在这项比赛中,谁也不会超过你!”
奥德修斯想到在淮阿喀亚人中能有这样一个好朋友非常高兴,他愉快地对他说:“行
了,年轻人,你掷的话,也能掷这么远!而你,刚才讥讽我的那位青年,请到这里来,你还
想举行哪些比赛呢?我愿奉陪,决不退缩!不过,我是不会跟拉俄达马斯比赛的。客人怎能
和款待他的主人竞赛呢?”
年轻的淮阿喀亚人听了都默默无言。这时国王说道:“外乡人,你对我们显示了你的力
量。从现在起,没有人不佩服你。当你回到家里跟妻儿团聚时,请别忘了对他们讲起我们的
风范和道德。我们在拳击和角力方面也许并不出色,但在航海和奔跑方面还是相当出色的。
至于弹琴、跳舞,我们都有这方面的行家。我们有最美丽的首饰,最舒适的浴池,最柔软的
床榻,这些你都看到了。现在,唱歌、跳舞的人走出来吧,给外乡人表演一下,献出你们的
技艺!别忘了把特摩多科斯的竖琴也带来。”
一个使者取来了竖琴。九个年轻人收拾好场地,准备表演舞蹈。琴手走到中间。舞蹈表
演开始了。奥德修斯惊叹不已,他还从来没有看过如此美妙的舞蹈。接着,歌手唱起一首动
人的歌,歌颂神旋欢乐的生活。跳过轮舞后,国王命令他的儿子拉俄达马斯和伶俐的哈利俄
斯跳对舞。一个人手上捧了一只小球,仰身把球往空中掷去,另一人跳起来在空中把球接
住。他们敏捷地换着舞步,轻快地跳跃。一旁观看的人有节奏地拍着手,为他们助兴。
奥德修斯由衷地钦佩,转身对国王说:“国王阿尔喀诺俄斯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你
们拥有世界上最优秀的舞蹈家!”阿尔喀诺俄斯听了他的赞誉非常高兴。他对淮阿喀亚人
说:“你们都听到了吗?你们听到这位外乡人对你们的赞美吗?他是一个有眼力的人,值得
我们送给他丰富的礼物。我们国内共有十二位王子,连我在一起共有十三人,每人应带来一
件披风,一件紧身衣和一泰伦特黄金。然后我们把这些礼物全送给他,作为临别的赠品,他
一定会感到高兴的。此外,欧律阿罗斯应该向外乡人道歉,别让他对我们有丝毫的不满。”
淮阿喀亚人听到国王的讲话都齐声欢呼。于是,一个使者站起来去收集礼物。欧律阿罗斯还
把那柄象牙剑鞘和银柄宝剑赠给外乡人。他说:“如果我的话冒犯了你,那就让它随风飘散
吧。愿神旋保佑你平安地回到家乡!淮阿喀亚人祝愿你幸福快乐!”“但愿你不会懊悔送给
我贵重的礼物!”奥德修斯一面说,一面将宝剑佩在身上。日落时,所有的礼物都已收齐,
放在王后的面前。国王阿尔喀诺俄斯向王后要了一只精致的箱子,把衣服和黄金装在箱内,
然后把箱子送到奥德修斯的住处。国王还送了他许多衣袍和一只贵重的金杯。奥德修斯小心
地关上箱盖,用绳结将箱子捆结实,最后又用温水沐浴。然后,准备到大厅和宾客们欢饮。
这时他突然看到瑙西卡在大厅的门口。奥德修斯进宫后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公主为人庄重,
深居内廷,不参加男子们的宴饮。现在,她想跟高贵的客人告别。公主赞叹地望着他的魁梧
的身材和俊美的面庞,温柔地说:“高贵的客人,愿你健康幸福!希望你归国后也能时常想
起我!”奥德修斯深受感动,回答说:“尊敬的瑙西卡,如果神旋给我赐福,让我平安地回
到故乡,我一定把你当作神旋一样,向你祈祷,因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说着,他进入大厅,在国王身边坐下。仆人们正忙着倒酒,分肉。盲人歌手特摩多科斯
被带进来,坐在中间。奥德修斯把使者唤来,将面前的烤猪肉亲自割下最好的一块,放在盘
内,对使者说:“朋友,请把这块肉送给歌手,我应该向他表示敬意。歌手应该处处受到尊
重,因为他们是缪斯的学生。缪斯教给他们歌唱,并到处照顾他们。”盲人歌手十分感激地
收下他赠送的食物。
饮宴完毕,奥德修斯又转身对特摩多科斯说:“我在世人面前赞美你,亲爱的歌手。你
美妙地歌唱了希腊英雄的命运,好像你身临其境,亲眼看到,亲耳听见了这一切事情一样。
来吧,继续唱下去吧,唱一唱木马计的故事和奥德修斯的业绩吧!”
歌手愉快地听从了他的吩咐,所有的人都静静地听他歌唱。当奥德修斯听到歌颂他的事
迹时,他又禁不住暗暗地流下泪来。国王阿尔喀诺俄斯注意到了,止住了歌手的歌唱,并
说:“我们最好还是让竖琴休息吧。自从歌声响起时,我们的客人更加忧伤,更加悲哀。我
们无法使他欢乐。外乡人哟,请告诉我们,你的父母亲是谁,你从什么地方来?我并非出于
好奇而问你,我们必须先知道你的祖国,知道你的家乡,我们淮阿喀亚水手才能把你送回
去。除此以外,他们什么也不想知道。他们不需要向导。他们只要知道地名,就能穿过浓雾
或黑夜,驾船向目的地航行!”
奥德修斯听到这友好的要求,回答说:“尊敬的国王,你不要以为歌手并没有给我带来
欢乐!正好相反,听到美妙的歌喉,真是一件乐事。瞧,一个民族英雄的事迹由歌手歌唱,
客人们在美食面前,一边品尝,饮酒,一边倾听,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事了。亲爱的
主人,如果你真想知道我的身世,我也愿意趁着酒兴说给朋友们听听,以此感谢朋友们对我
深厚的情意!”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还会洒你一身血

    中他们发现了一个狼窝,朋友爬进狼 窝想把狼崽子抓住; 这时,恰好母狼回来了。阿凡提敏捷地一把抓住了狼的尾巴,母狼发起狂来,东冲 西撞,尘土撒了朋友一身。朋友还没弄清楚怎么一回...

  • 白摇了一个多小时

    ,他又回家晚了,而且比平时更 晚,他担心妻子发火,于是,他在门口把鞋脱下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孩子的摇篮前,开 始轻轻哼着催眠曲,轻轻摇着摇篮。 妻子听到他的声音后,问道:“喂,...

  • 愚蠢

    阿凡提在街上故意向人们夸耀自己说:“昨天国王把我唤去封我为他的右丞相。” 听见此话的一人问他:“阿凡提,你这个愚蠢的家伙,胡说些什么呀1 “对,如果我不愚蠢国王能让我当他的...

  • 聪明的士兵

    ...

  • 乐师

    在乐师们的谈话中,有人问阿凡提:“您最擅长演奏哪种乐器?” “我父亲曾是一个大乐师,我会演奏所有的乐器,可我演奏时最讨厌按乐器上的音 位。”阿凡提回答说。...

  • 宙斯的礼物

    世界刚刚形成时,和今天的样子截然不同。那时的人们根本不知道有什么疾病、严寒、饥饿和忧患,对于长生不老、安享幸福的人和植物而言,冬天是不存在的。当时的人是那样的强大、聪明...

  • 何仙姑得道成仙

    ...

  • 红星星

    在月色明亮的夜晚,星星在巴塔哥尼亚上空闪烁,把它那奇异的光芒洒向大地。对这个地区的印第安人来说,这颗星星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是他们酋长的眼睛。千百年来,那眼睛一直注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