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瓦萨区里的小鬼怪


                            瓦萨区里的小鬼怪
    小家伙度过了一个漫长、孤单的白天,他盼望着夜晚的到来。他觉得好像在盼
圣诞节之夜。他与比姆卜玩,看自己的邮票,为了不落在同班同学的后边,他也做
了些算术题。当他觉得克里斯特已经放学回家的时候,就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关于
猩红热的事。
    “我不能去学习了,因为我被隔离了,你明白了吧!”
    他认为隔离相当不错,克里斯特肯定也认为不错,因为他什么也没说。
    “你可以把这件事告诉古尼拉,”小家伙说。
    “你不觉得在家无聊吗?”当克里斯特开口讲话的时候问。
    “没有,没有,”小家伙说,“因为我有……”
    他后来没有说下去。他本来想说“卡尔松”,但是因为爸爸的原因没有说。诚
然去年春天克里斯特和古尼拉多次见过卡尔松,但那是在爸爸说不能与任何人讲关
于卡尔松的事情之前。如今克里斯特和古尼拉可能把卡尔松已经忘了,小家伙觉得
忘了更好。
    “因为这样,他就变成了我个人的秘密卡尔松,”他想。他匆匆忙忙地对克里
斯特说再见。
    “再见吧,我没有更多的时间了。”
    跟包克小姐一起吃饭很沉闷,但是她做的肉丸子很好吃。甜点他吃了有香草冻
的苹果饼,这时候他觉得包克小姐不是特别不可救药。
    “长角甲虫最好的东西是苹果饼,”小家伙想,“而苹果饼里最好的东西是香
草冻,而香草冻最好的东西是让我吃它。”
    当餐桌旁很多位子都空着的时候,晚饭吃得还是很没有意思。小家伙想念妈妈、
爸爸、布赛和碧丹,他想念他们每一个人。啊,确实没有什么意思,此外,包克小
姐不停地讲弗丽达,小家伙早已经厌烦她了。
    但是夜晚总算来了。当时已经是秋天,天黑得很早。小家伙站在窗子旁边,紧
张得脸色发白,看着屋顶上闪闪发亮的星星。他等待着,比等待圣诞之夜还难受。
圣诞节之夜只等圣诞老人,与等待瓦萨区里的小鬼怪相比……不算什么!小家伙紧
张地咬着指甲。他知道,卡尔松也在屋顶上的某个地方等。包克小姐坐在厨房里,
在热水盆里洗脚。她每天都要洗脚,然后她过来跟小家伙道晚安,她每天这样做。
这时候该拉通话铃了。尔后……仁慈的上帝,包克小姐经常说……仁慈的上帝,多
么紧张有趣啊!
    “她再不快来,我就要急死了,”小家伙小声说。
    这时候她来了。包克小姐光着刚洗过的大脚丫从门外走了进来,小家伙吓了一
跳,就像受惊的鱼,然而他在等待,知道她会进来。
    包克小姐不满地看着他。
    “你为什么开着窗子只穿睡衣站在那里y 你赶快去睡觉!”
    “我……我只想看看星星,”小家伙结结巴巴地说。“包克小姐不想看看吗?”
    他故意这样说,想把她引到窗前。同时他把手偷偷地伸到窗帘后边,用力地拉
那里的通话绳。他听到屋顶上的铃响了,包克小姐也听到了。
    “我听见空中有铃响,”她说,“奇怪。”
    “对,是很奇怪,”小家伙说。
    随后他就屏住呼吸。因为这时候从屋顶上飘下来一个白色的,有点儿圆的小鬼
怪,还伴有音乐。声音很轻、很悲哀,但这是秋季夜晚人们听到的“小鬼怪的哀怨”,
人们不会听错。
    “那是……噢,看呀……噢,我的上帝,”包克小姐说。她脸色苍白,一下子
瘫在椅子上。是她曾经说过,她不怕鬼。
    小家伙竭力安慰她。
    “啊,我现在也开始相信闹鬼了、”他说,“不过像这样的一个小鬼,大概没
什么可怕的。”
    包克小姐根本不听他说话。她直愣愣地朝窗外看着,鬼怪在空中做着高超的飞
行表演。
    “赶跑它!赶跑它!”她喘着粗气说。
    但是谁也无法赶走瓦萨区里的小鬼怪。它飞来飞去,飞上飞下,还不时地在空
中翻着跟头,翻跟头的时候哀乐也响个不停。
    小家伙认为,这情景非常好看和富有情调:白色的小鬼怪,黑色的星空和悲凉
的哀乐。但是包克小姐可不这样认为,她紧紧地拉住小家伙。
    “我们赶紧跑进卧室藏起来!”
    斯万德松家住的那层楼有五个房间、一个厨房、一个大厅和一个洗澡间。布赛、
碧丹和小家伙每个人有一个小房间,妈妈和爸爸有自己的卧室,还有一个大的起居
室。如今妈妈、爸爸不在家,包克小姐住在他们的卧室。这个卧室对着院子,小家
伙的房间对着大街。
    “过来,”包克小姐喘着粗气说,“过来,我们藏到卧室去!”
    小家伙死活不去。闹鬼刚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绝不能溜之大吉!但是包克小姐
很固执。
    “你快一点儿,不然我就被吓死了!”
    尽管小家伙不愿意,他还是被拉进卧室。卧室的窗子也开着,但是包克小姐跑
过去咚的一声关上窗子。她放下百叶窗,把窗帘严严实实地拉上。然后她用家具死
死地堵住门。很明显,她害怕看到更多的鬼怪。小家伙对此不明白。因为她过去热
衷于鬼怪之类的事。他坐在爸爸的床上,看着她惊恐的样子,不住地摇头。
    “像这样惊恐大概弗丽达不会,”他说。
    但是此时此刻包克小姐不想听弗丽达的事。她继续拉出家具,柜子、桌子和所
有的椅子,还有小家伙的书架。在门前筑起了一道坚固的路障。
    “好啦,”包克小姐满意地说。“现在我们可以高枕无忧了。”
    这时候从爸爸的床底下传出沉闷的说话声,语气更为满意。
    “说得对!现在我们可以高枕无忧了!现在我们可以关门过夜了!”
    小鬼怪飞起来,发出呼呼的响声。
    “救命啊!”包克小姐喊叫着。“救命啊!”
    “怎么个救法!”鬼怪说。“搬掉家具,对吗?可是我也不是搬家公司的。”
    鬼怪对此大笑起来,笑得没完没了。包克小姐可没笑,她跑到门前,推开家具,
弄得椅子乱飞。她很快推倒路障,高喊着冲进大厅。
    鬼怪紧随其后,小家伙也跟着,比姆卜跑在最后。它大声地叫着。它从气味上
认出鬼怪是谁,大概也觉得很有意思。当然鬼怪也有同感。
    “好呀,好呀,”他高喊着,在包克小姐耳边飞来飞去。但是有时候他让她跑
得稍微远一点儿。这样会更加紧张有趣。他们跑过整个一层楼,包克小姐在前,小
鬼怪跟在后边,跑进厨房,跑出厨房,跑进起居室,跑出起居室,
    转呀,转呀!
    包克小姐吓得始终喊叫着,最后小鬼怪只得安慰她。
    “好啦好啦,别再叫啦!我们现在玩得多么高兴啊!”
    但是无济于事。包克小姐继续一边叫一边又跑进厨房。那里的地板上放着一盆
水,包克小姐洗完脚还没有倒掉,小鬼怪跟着她的脚后跟。
    “好呀,好呀,”小鬼怪在她的耳边喊叫着。包克小姐扑通一声摔倒在水盆上。
这时候她哇地叫了  一声,好像轮船上的汽笛发出的,小鬼怪说:
    “噢呀!你真吓死我和邻居们了。如果你不小心,警察很快就会来。”
    地板上洒满了水,包克小姐坐在水当中,但是她奇迹般地站起来,拖着湿乎乎
的裙子跑出厨房。
    鬼怪情不自禁地在水盆里用力跳了几下,盆里边还剩下一些水。
    “把水溅到周围墙上很好玩,”鬼怪对小家伙说。“大家都喜欢在水盆里踩水
玩,她为什么要吵吵嚷嚷的?”
    鬼怪跳了最后一下以后,本来可以抓住包克小姐了。她不见了。但是大厅里有
着长方形图案的地板上留下她湿乎乎的脚印。
    “这只四处窜的长角甲虫,”鬼怪说。“这里有新鲜脚印。脚印通到这里,我
们一定会找到它。因为猜猜看,谁是世界上最好的追踪猎犬?”
    脚印通到洗澡间。包克小姐把自己锁在里面,老远就能听见她在里面庆幸地笑。
    小鬼怪敲门。
    “请开门,听见了吗!”
    洗澡间里传出一阵新的高傲的笑声。
    “请开门……不开我就不玩了,”小鬼怪高声地说。
    包克小姐在里边不吭声了,但并没有开门。这时候鬼怪转向站在他身边正喘着
粗气的小家伙。
    “你告诉她开门,不开门就没有意思了!”
    小家伙小心地敲门。
    “是我,”他说。“包克小姐想在洗澡间里呆多长时间?”
    “整个一夜,这你是知道的,”包克小姐说。“我要在这个浴缸里睡觉,盖上
所有毛巾。”
    这时候鬼怪严厉地说:
    “好吧,没关系!只是你泼了冷水,扫大家的兴!不过猜猜看;谁想去找弗丽
达闹鬼?”
    洗澡间里很长时间没有动静。包克小姐大概坐在里边正在思考她听到的这句话,
但是最后她带着一种祈求的语调说:
    “不,不能这样,对吗?我不认为……这样做好!”
    “对,那就请你出来吧,”鬼怪说。“不然我们就直接去弗列伊大街。随后我
们就会在电视里再次看到弗丽达,肯定无疑。”
    人们可以听见包克小姐在里边叹了好几次气,最后她高声说:
    “你,小家伙,把耳朵贴在锁孔上,我有话告诉你。”
    小家伙照她的话去做,把耳朵贴在锁孔上,包克小姐小声告诉他:
    “我觉得,你明白吗?我已经不怕鬼怪了,我真是这样。你很勇敢,你能请这
个可怕的造物主先走,等我稍微适应一点再让它来,行吗?但是在这期间它不能去
找弗丽达,这一点他无论如何要保证!”
    “我试试看吧,”小家伙说。他转过身去与鬼怪讲话,但是那里已经没有什么
鬼怪了。
    “他走了,”小家伙高声说。“他大概回家了。快出来吧!”
    但是直到小家伙查看了整个一层楼,确实没有鬼怪了包克小姐才走出来。
    然后包克小姐在小家伙的房间里坐了很长时间,浑身抖个不停,但是她慢慢恢
复了正常。
    “噢呀,这一切太可怕了,”她说。“但是想想看,想想看,它变成多好的电
视节日!弗丽达肯定不会有与此相似的经历。”
    她坐在那里,高兴得像个孩子,只是想到刚才鬼怪追她时,还心有余悸。
    “说真心话,闹这么多鬼已经足够了,”她说。“别让我再看见那个鬼怪了!”
    话音刚落,就从小家伙的衣柜里传出一声沉闷的牛叫声“哞”,就这么一声足
以使包克小姐吓得又叫起来。
    “你听!我说的是真话,我们的柜子里闹鬼了……啊,我觉得我要吓死了。”
    小家伙很可怜她,但是又找不出安慰她的话。
    “啊,不,”他最后说。“这大概不是什么鬼怪……想想看,如果是一头小奶
牛就好了……啊,我们多么希望是一头小奶牛。”
    但是这时候从柜子里传出一个声音:
    “小奶牛!要不是该多好啊!”
    衣柜门开了,走出来瓦萨区里的小鬼怪,身穿小家伙刚才缝的白色衣服,带着
沉闷的鬼怪叹息,升到空中,沿着顶灯开始盘旋。
    “噢呀,噢呀,世界上最可怕的鬼怪,不是小奶牛!”
    包克小姐吓得惊叫着。鬼怪盘旋,越来越快,包克小姐越叫越厉害,鬼怪越来
越野蛮可怕。
    就在这时候出了事。鬼怪转的圈子太小了,衣服正好挂在顶灯伸出的一个钉子
上。
    “哧”,很不结实的旧被罩响了一声,鬼怪衣服被挂在钉子上,围着顶灯盘旋
的卡尔松露出自己的衣服:蓝裤子、花格衬衣、红道儿袜子。他是那么聚精会神,
根本没有注意所发生的事情。他只顾飞呀飞呀,不停地哀怨,装神弄鬼比什么时候
都起劲。但是飞到第四圈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顶灯上挂的东西在空中飘扬。
    “你们把什么东西挂到顶灯上去了?”他说。“是捕蝇网吗?”
    小家伙只能叹息。
    这时候他低下头,看见了自己圆圆的身体和破绽,看见了自己的蓝裤子,他看
见自己已不再是瓦萨区里的小鬼怪,而仅仅是卡尔松。
    他急忙降落到小家伙跟前。
    “没关系,”他说,“有时候会发生事故,我们现在就有一个例子……没关系,
不过是小事一桩!”
    包克小姐脸色苍白,看着他。她张大嘴喘气,就像落到地上的一条大鱼,但是
最后她总算挤出了几个字。
    “谁……谁……我的上帝,那是谁?”
    小家伙小声地说:
    “他是屋顶上的卡尔松。”
    “谁?”包克小姐喘着粗气问,“谁是屋顶上的卡尔松?”
    卡尔松鞠了个躬。
    “一个英俊、绝顶聪明、不胖不瘦、风华正茂……想想看,多好啊,就是我!”
   
    --------
    文学视界
    


 
                  
     

              

关键词: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勇士海森

    ...

  • 就像父亲一样

    阿凡提的儿子刚满五岁。一天,他在门口玩,父亲问他:“孩子,什么是茄子?” “还没有睁开眼睛的紫红色的小牛犊。”儿子回答说。 阿凡提狂喜地把儿子抱在怀里,吻着他的额头说道:“...

  • 孔雀公主

    孔雀公主,女孩 子们看见了他,张着嘴闭不下去,睁大的眼睛眨不下来。召勐海越来越关心 儿子的婚事,三番两次地劝他和体面人家的女儿成亲,都被召树屯婉言回绝 了。召树屯有自己的理想...

  • 烹饪方法在我这儿

    住,请您把烹饪方法记在这 张纸上吧。”邻居拿过纸,把如何烹饪全写在纸上,交给了阿凡提。 阿凡提一手拿着纸,一手拿着羊肝若有所思地往家走。突然,一只老鹰俯冲下来, 把阿凡提手里...

  • 面包、酒和盐

    ...

  • 要听谎言的公主

    从前有一个公主,她有一个很怪的想法,谁能用谎言使她生气,并且使她说出这是在撒谎,谁就将是她的丈夫。 为此,国王让在全国宣布公主的决定,从那以后来到王宫编造谎言的人数之多就...

  • [希腊神话] 乞丐奥德修斯来到大厅

    一把椅子,坐在他的对面。这椅子是给求婚者切肉的人在餐前坐的。使 者看到牧猪人坐下了,便给他端上烤肉和面包。不一会儿,乞丐奥德修斯也拄着棍子,踉踉 跄跄地走进来,坐在门槛上。...

  • 生人吃生馕

    袋里的钱,剩下的钱还不够买一个馕,便 对阿凡提说:“阿凡提,你看我这个人比较生,老是丢三落四的不成熟,来的时候把买 馕的钱丢了一半,你看怎么办呢?” 阿凡提听了,从馕坑里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