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卡尔松就是卡尔松


                     卡尔松就是卡尔松,不是什么鬼怪
    这是一个卡尔松永远不会忘记的夜晚。包克小姐坐在椅子上哭,卡尔松站在离
她不远的地方,样子有些惭愧。没有人说话,事事显得不痛快。
    “这类事情让人前额起皱纹,”小家伙想,因为有时候妈蚂爱这样说。布赛放
学回家,一次就有三门功课不及格,爸爸刚买了电视机碧丹就吵着要买短皮衣,小
家伙在学校扔石头,砸坏了玻璃,这时候妈妈便叹气说:“这类事让人前额起皱纹!”
    小家伙感到此时此刻正是这样。啊,事事让人心烦!包克小姐哭得一把鼻涕一
把眼泪。为什么呢?只是因为卡尔松不是什么鬼怪。
    她双手捂着脸哭,所以谁也听不清她到底对弗丽达说了些什么。
    “但是我是一个英俊、绝顶聪明、不胖不瘦、风华正茂的人,”卡尔松试图安
慰她。“我可以钻到那个电视箱里……大概和一个小美人之类的在一起!”
    包克小姐把手从脸上放下来,看着卡尔松冷笑。
    “英俊、绝顶聪明和不胖不瘦,这些正是上电视的条件,电视节目里挤满了这
类人!”
    她用愤怒和怀疑的目光看着卡尔松……这个小胖子,他肯定不是个孩子,怎么
看起来像个小大人?她问小家伙:
    “他到底是什么人?”
    小家伙实,话实说:
    “他是我的伙伴。”
    “这我相信,”包克小姐说。
    随后她又哭起来,小家伙觉得很奇怪。妈妈和爸爸离开家之前曾经猜想,只要
有人看见卡尔松,他们的日子会变得不安宁,大家都会蜂拥而来,让他在电视里曝
光。但是现在惟一真正看到他的人却哭个没完没了,认为卡尔松毫无价值,因为他
不是什么鬼怪。他有螺旋桨、会飞的特征并没有感动她。卡尔松飞到空中去摘挂在
顶灯上的鬼怪衣服,但是包克小姐瞪着他,比什么时候都愤怒,她说:
    “螺旋桨这类玩意儿,我不知道眼下小孩子拿它有什
    么用!难道还没有上学就想飞到月球上去吗!“
    她坐在那里越来越生气,因为她现在知道谁偷了丸子、在窗子外面装牛叫和往
厨房的墙上写鬼话。想想看,怎么能给小孩子机器,让他们到处飞和惹老年人生气
呢!她写给瑞典电视台的所有的鬼怪经历都是一个孩子的恶作剧,她再也看不下去
这个胖胖的小恶棍了。
    “你回家吧,你……你叫什么名字!”
    “卡尔松,”卡尔松说。
    “我知道你姓卡尔松,”包克小姐生气地说,“不过你大概也有名字吧?”
    “我名字叫卡尔松,也姓卡尔松,”卡尔松说。
    “别再惹我生气,因为我已经生气了,”包克小姐说。“名是被人称呼的,,
难道这一点你也不知道?你爸爸喊你的时候叫你什么?”
    “淘气包,”卡尔松满意地说。
    包克小姐点头,表示赞同。
    “你爸爸总算说了一句真话!”
    卡尔松赞成她的说法。
    “对对,人小的时候,总是很淘气!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现在我是世界上
最听话的!”
    但是包克小姐不愿意再听他说下去。她默默地坐在那里想事,她稍微平静了一
些。
    “好啦,”最后她说,“我知道有一个人对这一切会感到高兴!”
    “谁呀?”小家伙问。
    “弗丽达,”包克小姐刻薄地说。她叹了口气,走到厕房去擦地板上的水,拿
走水盆。
    卡尔松和小家伙认为,他们俩单独呆在一起很舒服。
    “人怎么老是吵这类小事,”卡尔松一边说一边耸了耸肩膀。“我又没有得罪
她什么!”
    “没有”,小家伙说,“可能是惹她生了点儿气。不过我们现在都很听话了。”
    卡尔松也这样认为。
    “我们当然很听话!我真是世界上最听话的。但是我希望有点儿乐子,不然我
就不玩了。”
    小家伙思索着,试图为卡尔松找点儿高兴的事,但是不需要,因为卡尔松自己
在找。他跑进小家伙的衣帽间。
    “等一等,在我装鬼的时候,看见里边有一个有趣的东西。”
    他从里边拿出一个小老鼠夹子,这是小家伙在乡下外祖母家找到的,后来他带
回城里的家。
    “因为我非常想捉到一只老鼠,把它驯养成我自己的,”小家伙曾经对妈妈说。
但是妈妈说,谢天谢地,城里的房子没有老鼠,起码他们家里没有。小家伙把这些
话讲给卡尔松听,但是卡尔松说:
    “可能会来一只谁也不知道的老鼠。一只让人大吃一惊的小老鼠走到这里来,
让你妈妈高兴高兴。”
    他向小家伙解释说,如果能捉到那只让人大吃一惊的老鼠会有多好,因为那时
候卡尔松就可以把它养在屋顶上,如果它再生小老鼠,就可以逐渐发展成一个完整
的老鼠场。
    “那时候我就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卡尔松说。“如果您需要老鼠,请立即给
卡尔松老鼠场打电话!”
    “对,那时候城里的房子也有老鼠了,”小家伙满意地说。他教给卡尔松,怎
样支老鼠夹子。
    “但是一定要有一小块干奶酪或者猪皮,不然老鼠不会来。”
    卡尔松把手伸进裤兜里,掏出一小块猪皮。
    “真不错,我晚饭时省下来的。尽管我一开始想把它扔进垃圾箱里。”
    他夹上猪皮,然后把老鼠夹放到小家伙的床底下。
    “好啦!老鼠高兴的话,它现在可以来啦。”
    他们几乎把包克小姐忘了,但是这时候他们听到厨房里有做饭的声音。
    “看样子她在做饭,”卡尔松说。“她在用炒勺。”
    非常正确,从厨房里飘出肉丸子扑鼻香味儿。
    “她在热晚饭剩下的肉丸子,”小家伙说。“啊,我已经很饿了!”
    卡尔松冲到门口。
    “快到厨房去,”他高声说。
    小家伙认为,卡尔松确实很勇敢,他敢到厨房去,不过他不甘心落后,他小心
翼翼地跟在后面。
    卡尔松转眼就进了厨房。
    “噢呀,噢呀,我觉得我们正好吃一顿夜宵,我觉得真不错。”
    包克小姐站在炉子旁边,手里端着炒勺,但是这时她放下炒勺,朝卡尔松走去,
她显得非常生气和可怕。
    “滚蛋,”她高喊着,“离开这里,滚蛋!”
    这时候卡尔松撅起大嘴生气了。
    “如果你这么生气我就不玩了。我也应该吃几个肉丸子,你难道不知道,装神
弄鬼跑了一晚上我已经很饿了。”
    他跳到炉子跟前,想从炒勺里拿了一个肉丸子。但是他没拿着。包克小姐叫了
一声,朝他冲过去。她抓起他,把他从厨房里扔了出去。
    “滚蛋,”她高喊着,“滚蛋,以后再不准到这里来!‘,
    小家伙被气疯了,他不明白,他不明白……她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可爱的卡尔
松呢?
    “讨厌,包克小姐多么可恶,”他哽咽着说。“卡尔松是我的伙伴,他当然可
以呆在这里。”
    他刚走过来厨房门就开了。卡尔松走进来,他也很生气,愤怒得像只蜜蜂。
    “我不玩了,”他高声说。“如果这样的话,我就不玩了!把我从厨房里赶出
来……那我真的不玩了!”
    他跑到包克小姐面前,使劲用脚跺地板。
    “厨房门,啊,讨厌……我想像其他高贵的人一样,从衣帽间走出去!”
    包克小姐重新抓住卡尔松。
    “我成全你,”她说,尽管小家伙跑在后边又哭又抗议,她还是把卡尔松拖过
整个楼层,把他从衣帽间的门扔出去,满足了他的心愿。
    “好了吧,”她说。“现在心满意足了?”
    “对,很不错,”卡尔松说,这时候包克小姐又把他关在门外,满楼都能听到
关门声。
    “总算把他赶走了,”她一边说一边回到厨房。小家伙跟在她身后与她吵闹。
    “讨厌,包克小姐是多么蛮横无理!卡尔松当然可以呆在厨房!”
    他是在厨房!当包克小姐和小家伙来到厨房时,卡尔松已经站在炉子边吃肉丸
子了。
    “不错,我所以希望从衣帽间的门被赶出去,”他解释说,“是因为我可以从
厨房的门走进去,吃香喷喷的肉丸子。”
    这时候包克小姐抓住他,第三次把他推出去,这次是从厨房的门。
    “真奇怪,”她说,“一个这样的坏蛋……不过我如果锁上门,大概就可以赶
走你了。”
    “那就等着瞧吧,”卡尔松温和地说。
    他又被关在门外边了,包克小姐认认真真地把门锁好。
    “讨厌,包克小姐真蛮横,”小家伙说。但是她不理他。她径直走向炉子,肉
丸子在炒勺里兹兹地响着。
    “忙活了一晚上,我自己大概总该吃一个肉丸子了,”她说。
    这时候从敞开的窗子传来一个声音。
    “屋里的人晚上好,家里有人吗?还剩下肉丸子了吗?”
    卡尔松满意地坐在窗台上。小家伙笑了起来。
    “你是从阳台上飞进来的?”
    卡尔松点点头。
    “正是,我又来了,你们大概高兴吧……特别是站在炉子旁边的那个人!”
    包克小姐手里拿着一个肉丸子站在那里。她本来想把肉丸子放在嘴里,但是当
她看见他的时候,她就惊呆了。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嘴馋的姑娘,”卡尔松说,并且在她头顶上空翻了个跟斗。
他顺势夹了一个丸子,然后又迅速向屋顶飞去。
    但是这时候包克小姐又清醒过来,她尖叫一声,抓起敲打地毯的棍子就去追赶
卡尔松。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东西,我要是赶不上你才怪呢!”
    卡尔松凯旋般地围着顶灯飞翔。
    “好呀,好呀,我们再加油,”他高声说。“从来没有这样开心过,除了小时
候我的小爸爸拿着苍蝇拍围着麦拉伦湖追赶我,那次最有意思。”
    这时候他们跟着卡尔松跑进大厅,包克小姐开始满楼层追赶。卡尔松在前面高
高兴兴地飞着,包克小姐手拿着棍子紧随其后,再后边是小家伙和狂吠的比姆卜。
    “好呀,好呀,”卡尔松高声说。
    包克小姐跟着他的脚后跟,但是她刚一靠近,卡尔松就加快速度,飞向屋顶。
不管包克小姐怎么样抡棍子,最多也就碰一下他的脚心。
    “好呀,好呀,”卡尔松喊着,“好痒痒,别挠我的脚心,我不愿意,再挠我
就不玩了!”
    包克小姐喘着粗气追赶,她的两只又大又宽的脚巴哒巴哒地踩在地板上,真可
怜,她一直没找出穿鞋和袜子的时间,因为整个晚上她都在对付鬼怪和追卡尔松,
这时候她已经很累了,但是她不想善罢甘休。
    “你等着瞧吧,”她一边喊一边继续追赶卡尔松。她不时地跳起来,想用棍子
够着卡尔松,但是卡尔松只是开怀大笑,一下子又飞走了。小家伙在旁边也笑,他
实在忍不住。他笑得肚子直疼。当第三次追赶穿过他的房间时,他倒在床上想休息
一会儿。精疲力尽地躺在那里,但当他看见包克小姐围着墙追赶卡尔松时,他禁不
住又笑起来。
    “好呀,好呀,”卡尔松高声说。
    “我让你好呀,”包克小姐喘着粗气说。她挥舞着棍子,成功地把卡尔松堵在
小家伙床旁边的一个墙角里。
    “让你再跑,”她高声说。“现在可抓住你了!”
    随后她尖叫一声,小家伙赶紧捂住耳朵。这次他没有笑。
    “哎呀,”他想,“卡尔松这下子被抓住了!”
    但是被抓住的不是卡尔松,是包克小姐。她的大脚趾头伸到老鼠夹子里去了。
    “哎哟哟,”包克小姐喊叫着,“哎哟哟!”
    她伸出脚,呆呆地看着夹住她大脚趾头的那个奇怪的东西。
    “噢呀,噢呀,噢呀,”小家伙说,“等一等,我给你拿掉,噢,真对不起,
不是有意的!”
    “哎哟哟,”她喊叫着,当小家伙帮助她从老鼠夹子上松开大脚趾的时候,她
总算能讲话了,“你为什么要在床底下放一个老鼠夹子?”
    小家伙确实很可怜她,他结结巴巴地说:“因为……因为……我们想捉一只老
鼠。”
    “不过不是像你这么大,”卡尔松说,“而是一只长着长尾巴的可爱的小老鼠。”
    包克小姐看着卡尔松,长叹一声。
    “你……你……你一定要马上离开这里!”
    她又用棍子赶卡尔松。
    “好呀,好呀,”卡尔松喊叫着。他飞到大厅,又飞进起居室,出了起居室,
又飞人厨房,出了厨房,又飞人卧室……包克小姐穷追不舍。
    “好呀,好呀,”卡尔松喊叫着。
    “我让你好呀,”包克小姐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又跳了一下,这次比哪次都高,
想用棍子拍着他,但是她忘记了自己碰倒了卧室门前的家具,所以当她用力往高跳
的时候,头碰到一个小书架上,咚的一声摔在地板上。
    “噢呀,北部的诺尔兰地区又发生地震了,”卡尔松说。
    但是小家伙急忙跑到包克小姐跟前。
    “啊,怎么样?”,他说,“啊,可怜的包克小姐!”
    “把我扶到床上,乖孩子,”包克小姐说。
    小家伙去扶她,至少他做了努力。但是包克小姐那么大那么重而小家伙是那么
小,他扶不起来。这肘卡尔松赶紧降落下来。
    “哎哟,不行,”他对小家伙说。“我也想参加搬运。因为世界上最懂事的是
我而不是你!”
    他也们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卡尔松和小家伙,最后他们确实把包克小姐扶上了
床。
    “可怜的包克小姐,”小家伙说。“怎么办,哪里疼?‘,
    包克小姐静静地躺了一会儿,好像在找疼的地方。
    “我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她最后说。“疼倒是不疼……只是笑的
时候!”
    这时候她又笑起来,床都直摇晃。
    小家伙惊恐地看着她,她怎么啦?
    “说真心话,”包克小姐说。“今天晚上我足足跑了几圈以后,上帝保佑,真
精神多了!”
    她飒爽地点头。
    “等着瞧吧!弗丽达和我都参加主妇健身,等到下次再说,那时候让弗丽达看
着谁跑得最好!”
    “好呀,”卡尔松说,“带着你的棍子,你可以满训练大厅追赶弗丽达,让她
也精神起来。”
    包克小姐瞪了他一眼。
    “少跟我多嘴多舌的!闭上嘴,去给我拿几个肉丸子来!”
    小家伙高兴得笑起来。
    “好,因为一跑步就有胃口了,”他说。
    “猜猜看,谁是世界上最好的取肉丸子的人?”卡尔松说。说完他就去了厨房。
    然后,卡尔松、小家伙和包克小姐坐在床边吃了一顿小小的美餐。卡尔松端回
来满满的一盒吃的东西。
    “我看见那里有香草冻苹果饼,我顺带也拿来了。还有一点儿火腿、干奶酪、
香肠、酸黄瓜、几条沙丁鱼和一点儿猪肝酱,但是你把蛋糕藏到哪儿去啦,我的上
帝?”
    “没有蛋糕了,”包克小姐说。
    卡尔松撅起了大嘴。
    “一点儿肉丸子、苹果饼、香草冻、火腿、干奶酪、香肠、酸黄瓜和几条可怜
的小沙丁鱼就把人打发了?”
    包克小姐瞪了他一眼。
    “不对,”她加重语气说。“不是还有猪肝酱吗?”
    在小家伙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像这次吃得这么香。他、卡尔松和包克小姐坐在
那里津津有味地吃着,他们是那么开心,但是就在这时候包克小姐喊叫起来:
    “上帝保佑,小家伙正在隔离,我们怎么把他放出来了!”
    她用手指着卡尔松。
    “不对,我们没放他出来。是他自己来的,”小家伙说。但是他还是不安起来。
    “想想看,卡尔松,如果你得了猩红热怎么办!”
    “入(如)果……入(如)果……”卡尔松说,因为他嘴里塞满了苹果饼,所
以迟迟说不出话。
    “猩红热……噢呀!曾经得过世界上肉丸子热又没有去掉根的人刀枪不入。”
    “那也不行,”包克小姐叹口气说。
    卡尔松把最后一个肉丸子吃下去,然后舔了舔手指说:
    “这家提供的饭确实有点儿糟糕,但是我呆在这里很舒眼。所以我大概也应该
在这里隔离。”
    “上帝保佑,”包克小姐说。
    她看了看卡尔松,又看了看空空的餐盒。
    “餐盒里的东西已经被你一扫而光,”她说。
    卡尔松从床边站起来。他拍了拍肚子。
    “我吃完饭就要离开桌子,”他说。“但是它是我惟一要离开的。”
    然后他拧动开关,螺旋桨旋转起来,他沉甸甸地从开着的窗子飞走。
    “再见,”他高声说。“现在你们自己玩吧,我无论如何要走一会儿,因为我
太忙了!”
    “再见,卡尔松,”小家伙说。“你真地一定要走吗?”
    “早就该走了,”包克小姐刻薄地说:
    “对,现在我必须快一点儿,”卡尔松高声说。“不然我就赶不上回家吃晚饭
了。好呀,好呀!”
    他走了。
   
    --------
    文学视界
    


 
                  
     

              

关键词: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阿南西的故事

    ...

  • [希腊神话] 预言家的建议

    俄墨得斯没有看穿他的计谋,气冲冲地从座位上站起身,讥笑地说:“你 是个多么可耻的胆小鬼!希腊人勇敢的子孙们是不愿跟你回去的,他们不冲上特洛伊城头是 不会罢休的1 狄俄墨得斯刚...

  • 白摇了一个多小时

    ,他又回家晚了,而且比平时更 晚,他担心妻子发火,于是,他在门口把鞋脱下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孩子的摇篮前,开 始轻轻哼着催眠曲,轻轻摇着摇篮。 妻子听到他的声音后,问道:“喂,...

  • 不忠于主人的鞋

    阿凡提从一条小河上跳过,不想一只鞋掉进河里被水冲走了。这时一个人惋惜道: “哎呀呀,阿凡提,你可失去了一只很好的鞋子。” 阿凡提掩饰着自己的心痛,说道:“那只鞋子倒是一只不...

  • 让他耐心等一等

    什么样的计算都难不倒我。”阿凡提说。 “如果我有四个迪纳尔,分给三个人,该怎么分配呢?”那人间。 “他们其中二人每人给两个迪纳尔,第三个人就耐心地等等,等什么时候又有了两...

  • 真假白塔

    ...

  • [希腊神话] 希腊人进攻密西埃

    世后,继承了王位,统治密西埃。 希腊士兵根本不问这里的国王是谁,便拿起武器进攻守卫沿岸的士兵。另有几个守兵逃 脱了,他们向国王忒勒福斯报告有几千名外来的敌人侵入国土,杀死岗...

  • 瓦皮湖的传说

    在远古年代,神秘的巴塔哥尼亚地区住着泰乌尔切和波亚斯两个部落。 它们分别盘踞在这个地区,每个部落各有一部分人在瓦皮湖畔定居。 波亚斯部落的酋长有个女儿,名叫梅丹。她长得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