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他有生日


                          卡尔松记住,他有生日
    卡尔松真运气,妈妈从旅行社回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因为她真地生气了,
一方面是因为天竺葵,另一方面是满屋的水,虽然小家伙已经把大部分水拖干了。
    妈妈很快就明白了是谁来过了,爸爸回家吃晚饭的时候,听到了一切。
    “我知道这有点儿不光彩,”妈妈说,“因为我多多少少开始适应卡尔松的所
作所为,但是有时候似乎觉得,为了摆脱他,我自己宁愿拿出一万元钱。”
    “啊,讨厌,”小家伙说。
    “好,我们不再说这件事了,”妈妈说。“因为吃饭的时候要心情愉快。”
    妈妈总是这样说:“吃饭的时候要心情愉快。”小家伙也这样认为。大家坐在
桌子周围吃饭,无活不谈,心情确实很愉快。小家伙说话比吃饭多得多,至少吃炖
鳕鱼、蔬菜汤和青鱼丸子是这样。但是今天他们吃牛排和草莓,因为暑假开始了,
布赛和碧丹要出去度假,布赛要去航海学校,碧丹要去一个农庄学骑马,所以他们
举行了一次小型欢送宴会,妈妈有时候喜欢办小型宴会。
    “不过小家伙你不必伤心,”爸爸说,“我们也去旅行,妈妈、你和我。”
    他透露出一个大新闻,妈妈已经去过旅行社,订了一条游船的票,就是小家伙
报纸上看到的那种游船,一星期后起程。他们将乘那条白色游船航行十四天,游览
所有的港口和城市,妈妈问好不好,爸爸也这样问。布赛和碧丹也这样问……“是
不是美极了,小家伙?”
    “好,”小家伙说,他感到可能很有意思,但是他也感到可能也有不好的地方,
他很快就知道是什么了――卡尔松!当卡尔松很需要他的时候,他怎么能把他一个
人单独丢下不管呢?在他拖地板上的水时,他确实仔细想过,尽管卡尔松不是什么
间谍,就是卡尔松,但是当人们为了获得一万元钱悬赏,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都可能
发生。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他们可能把卡尔松关在斯康森公园里的一个笼
子里或者想出别的什么可怕的办法。在任何情况下他们大概都不会再让他住在屋顶
上的小房子里,这是肯定无疑的。
    所以小家伙决定留下来,关照卡尔松。当他坐在餐桌旁吃牛排时,他把这件事
解释得非常清楚。
    布赛开始笑。
    “卡尔松关在斯康森公园的一个笼子里……噢呀!想想看,多好啊,小家伙,
你和你们班的同学去那里,逛公园,看动物,读各类动物简介,你会读到白熊、长
颈鹿、狼、海狸和卡尔松。”
    “呸呸,”小家伙说。
    布赛冷笑。
    “卡尔松:不得对此动物投食――想想看,如果有这样说明,卡尔松会多生气!”
    “你很愚蠢,”小家伙说。“确实很愚蠢!”
    “不过小家伙,”妈妈说,“如果你不跟着去,我们也不能去了,这一点你应
该明白。”
    “你们当然应该知道这一点,”小家伙说。“卡尔松和我可以生活在一起。”
    “哈哈,”碧丹说。“把整个楼都灌上水,对吗?把所有的家具都从窗子扔出
去?”
    “你很愚蠢,”小家伙说。
    晚饭桌上一点儿也没有平时那种欢乐气氛。尽管小家伙是一个懂事、甜蜜的小
男孩,但是有时候也有某种固执。此时此刻他就很倔,什么劝告都听不进。
    “不过,我的小宝贝……”爸爸开始发话了。但是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正在
这时候信筒咚的响了一声。碧丹迅速离开桌子,连对不起也没说,她在等一个留着
长头发的男孩的信,所以她第一个匆匆忙忙地来到前厅。门旁边的地毯上确实有一
封信,但不是某个留长头发男孩写给碧丹的……正好相反,是一点儿头发都没有的
朱利尤斯叔叔写给爸爸的。
    “吃饭的时候要心情愉快,”布赛说。“朱利尤斯叔叔的信不应该这时候来。”
    朱利尤斯叔叔是爸爸的一位远亲,每年来斯德哥尔摩一次,一方面为了看病,
另一方面也为了看望斯万德松家。朱利尤斯叔叔不愿意住在旅馆里,他认为住旅馆
太贵了,尽管他很有钱,但是他花钱还是很仔细。
    他来的时候,斯万德松家没有一个人特别高兴,特别是爸爸。不过妈妈总是说:
    “你是他唯一的亲戚,他很可怜。我们一定要对可怜的朱利尤斯叔叔客客气气
的。”
    但是朱利尤斯叔叔来了几天以后,妈妈也经常皱眉头,完全像朱利尤斯叔叔呆
在家里时爸爸的表情,沉默、奇怪,因为朱利尤斯叔叔整天不是指责她的孩子,就
是挑剔她的饭不好吃,对什么都抱怨。而布赛和碧丹不露面,只要朱利尤斯叔叔在,
他们几乎整天呆在外边。
    “小家伙是唯一对他有点儿客气的人,”妈妈总是这样说。但是连小家伙也烦
他了,朱利尤斯叔叔最后一次来的时候,他在自己的石板上画了他的像,在下边写
上:他很愚蠢。
    朱利尤斯叔叔无意间看到了,这时候他说:
    “那不是一匹特别好的马!”
    对,朱利尤斯叔叔认为没有任何东西特别好,他不是一个很好招待的客人,这
是肯定无疑的。当他收拾行李、准备返回西哥特兰的时候,小家伙觉得好像整个房
子突然开了花,开始哼某种快乐的小调。大家都欢呼雀跃,好像发生了什么非常有
趣的事情,其实就是朱利尤斯叔叔走了。
    但是现在他要来子,这是信上说的,至少要呆十四天。他在信上说,此行一定
会非常有意思,医生还告诉他,他需要医治和按摩,因为他早上身体发僵。
    “这下好啦,订的船票怎么办呢?”妈妈说。“小家伙不想跟着去,朱利尤斯
叔叔要来!”
    但是爸爸用拳头捶着桌子说,他想乘船去旅行,还想带着妈妈,如果他能首先
说服她的话,小家伙是跟着还是呆在家里,由他的便,请他选择,朱利尤斯叔叔可
以住在家里医治,或者呆在西哥特兰,如果他愿意的话,但就是十个朱利尤斯叔叔
来,他也想乘游船旅行去!
    “好啊,”妈妈说,“那我们考虑考虑吧。”
    当她考虑好了的时候,她说她要问一问包克小姐,她是否愿意来家里操持家务
……帮助一下两个光棍汉,即小家伙和朱利尤斯叔叔,去年她有病时,她曾经帮助
过他们家。
    “再加上第三个光棍汉,名字叫屋顶上的卡尔松,”爸爸说:“不要忘记卡尔
松,因为他整天在这里出出进进。”
    布赛笑得几乎从椅子上掉下来。
    “长角甲虫、朱利尤斯叔叔、屋顶上的卡尔松,空前绝后的一家人!”
    “以小家伙为核心,别忘了他,”碧丹说。
    她抓住小家伙,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眼睛。
    “想想看,哪里有像我的小家伙这等人”,她说。“宁愿呆在家里,跟长角甲
虫、朱利尤斯叔叔和屋顶上的卡尔松在一起,也不愿跟妈妈和爸爸  ?起乘坐有趣
的游船去旅行。”
    小家伙挣脱开。
    “如果人们有一个最好的朋友,那就要照顾好他,”他生硬地说。
    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会有多难!跟在朱利尤斯叔叔和包克小姐耳边飞来飞去的卡
尔松一起确实非常困难,啊,这就确实要有人留下,完成这件麻烦事。
    “非我莫属,你知道吧,比姆卜,”小家伙说。这是他上床睡觉、小狗比姆卜、
在他床边的篮子里打呼噜时他说的。
    小家伙伸出食指,在比姆卜的脖套下边挠了挠。
    “我们最好现在就睡觉,”他说,“以便我们有精力处理一切事情。”
    但是这时候突然传来马达声,卡尔松飞来了。
    “啊,这真是一个美丽的故事,”他说。“一切都得自己想着。确实没有人帮
助我记住这件事!”
    小家伙从床上坐起来。
    “记住什么事?”
    “记住今天是我生日!跟仲夏节完全是一天,我没有记住,因为没有人对我说
祝你生日快乐。”
    “对是对,”小家伙说,“你的生日怎么会是六月八日呢?你的生日不是复活
节前吗?”
    “对,那个时候是,”卡尔松说。“不过,有很多日子可做选择的时候,人们
没有必要自始至终抓住一个相同的老生日不放。六月八日是一个很好的生日,你有
必要跟它过意不去吗?”
    小家伙笑了。
    “没有,对我来说你愿意哪一天过就哪一天过。”
    “那好吧,”卡尔松说,他歪着头,露出企盼的目光。
    “过生日我就可以请求得到你的礼物。”
    小家伙从床上跳下来,思索着。马上就找出适合给卡尔松的礼物不那么容易,
但是他还是想找找看。
    “我看看我的箱子,”他说。
    “好,看吧,”卡尔松一边说一边站在旁边等。
    但是这时候,他看到了已经种上桃树的花盆,他立即走过去,伸出食指,把桃
核一下子挖了出来。
    “我一定要看它到底长多大了,”他说。“噢呀,它长了很多,我真地相信。”
    然后他又很快把桃核种下,把满手的泥在小家伙的睡衣上擦干净。
    “过十年二十年你就该美了,”他说。
    “怎么美?”小家伙问。
    “那时候你就可以躺在桃树的树阴下睡觉,多美呀,对吧?因为你总可以把床
搬走。有了桃树就不能要占地多的家具……好啦,你找到礼物了吗?”
    小家伙拿出一辆小汽车,但是卡尔松摇了摇头,小汽车不行。随后小家伙又拿
出积木、色子和一包石头球,但是卡尔松对每件东西都摇头。这时候小家伙明白了
卡尔松想要什么――手枪!手枪放在写字台右边抽屉里的一个火柴盒里,这是世界
上最小的玩具手枪,也是最好的。是爸爸有一次出国给小家伙带回来的,克里斯特
和古尼拉为此嫉妒了很多天,因为这种小手枪举世无双。它的样子跟真手枪一模一
样,尽管很小,用它射击时,声音跟真手枪一样大。爸爸说真是难以理解,它怎么
会发出如此大的声音呢!
    “你一定要小心,”当小家伙把手枪放到卡尔松手里时说,“你不能拿着它到
处吓唬人。”
    由于某些原因,小家伙过去没有拿这把小手枪给卡尔松看,他自己认为这样做
不礼貌,不过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因为昨天,当卡尔松翻腾他抽屉时还是找到了
这把手枪。
    卡尔松也认为这是一把非常好的手枪。小家伙想,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卡尔
松今天要过生日,他轻轻叹了口气,拿出了这把手枪。
    “祝你生日快乐,”他说。
    卡尔松先是叫了一声,随后就跑过去,用力吻了小家伙双颊,然后打开火柴盒,
喊叫着拿出手枪。
    “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就是你,小家伙,”他说,这时候小家伙突然感到非常
高兴和满足,就是给一万把手枪也值得,他心甘情愿地把手枪给卡尔松――他特别
喜欢的唯一的小可怜。
    “你知道,”卡尔松说,“我确实需要它。我晚上需要它。”
    “干什么用呢?”小家伙不安地问。
    “当我躺在床上数羊的时候,”卡尔松说。
    卡尔松有时向小家伙抱怨他睡得很不好。
    “夜里的时候我睡得很死,像块石头,”他说,“上午也睡得很好。但是下午
我就躺在那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有时候晚上也睡不好。”
    因此小家伙教他一个妙法。睡不着觉的时候,可以闭上眼,假装看见一大群绵
羊在跳围栏。它们跳的时候,你就一个一个数它们,数数就困了,这时候就只想睡
觉了。
    “你知道我今天晚上不能睡觉,”卡尔松说。“我得躺在床上数绵羊,可是有
一只调皮的小绵羊不想跳,死活不愿意跳,”卡尔松说。
    小家伙笑了起来。
    “存心想逗气,”卡尔松说。“它站在围栏旁边耍脾气,就是不跳。这时候我
想,假如我有一只手枪,我肯定能让它清醒清醒,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今天是我生
日,”卡尔松一边说一边兴奋地摸着手枪。
    然后他想试射一下自己的生日礼物。
    “亲爱的,我一定得做点儿有意思的事,不然我就不玩了。”
    但是小家伙坚决不同意。
    “绝对不行!我们会惊动整个楼里的人家。”
    卡尔松耸了耸肩膀。
    “不会,小事一桩!他们大概都困了,知道吧!如果他们自己没有绵羊可数,
他们可以借我的。”
    小家伙无论如何不同意试射,这时候卡尔松想出了一个主意。
    “我们飞到我那里,”他说。“另外,我无论如何要举行一个生日宴会……有
蛋糕吗?”
    小家伙只得承认家里没有蛋糕,当卡尔松对此抱怨的时候,小家伙说这不过是
小事一桩。
    “蛋糕可不是小事,”卡尔松严厉地说。“不过有肉丸子也可以。走,我们把
所有的肉丸子都拿走!”
    小家伙偷偷地跑到厨房,拿回很多很多丸子。妈妈曾经答应,需要的时候,可
以给卡尔松丸子吃。现在就正是需要的时候。
    相反,妈妈从来没有答应他可以飞到屋顶上的卡尔松那里,但是这一点他确实
忘了,如果有人向他指出这一点,他肯定会大吃一惊。小家伙已经习惯跟卡尔松一
起飞,他感到乎稳、安全,当他双手抱住卡尔松通过窗子迅速飞向卡尔松在屋顶上
的小房子时,一点儿也不感到心惊肉跳。
    六月的斯德哥尔摩夜晚不同于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没有哪一个地方像这里的暮
色那样静谧、富有魔力和蔚蓝,位于明亮水中的这座城市笼罩在蔚蓝的暮色里,就
像从某个古老的童话里飞出的,没有任何现实的气氛。
    这样的夜晚好像专为卡尔松在房前的台阶上举行的肉丸子宴会而出现的。过去
小家伙从来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既没有发现天空的明亮,也没有发现什么富有魔
力的暮色,而卡尔松对亮与不亮根本不屑一顾。但是当他们现在坐在一起喝果汁、
吃肉丸子时,至少小家伙感到这个夜晚不同于其他夜晚。而卡尔松感到,小家伙妈
妈的肉丸子不同于其他肉丸子。
    小家伙想,卡尔松的小房子也不同于地球上其他的房子,没有任何地方的房子
有这么好的位置,周围有这么好的风景可看,没有任何地方仅在一处就存放了那么
多大小东西。卡尔松像松鼠一样,用东西把自己的窝装得满满的,小家伙不知道他
是从什么地方找来这么多东西,而且新的东西还源源不断而来。多数东西挂在墙上,
用的时候很方便。
    “大的东西挂在左边,小的东西挂在右边,”卡尔松曾经这样对小家伙解释。
在大东西和小东西之间卡尔松挂了两幅画,小家伙非常喜欢看。这两幅画都是卡尔
松画的。其中一幅画画的是一只公鸡,名为“一只非常孤单的小红公鸡肖像”,另
外一幅画的是一只狐狸,名为“我的家兔肖像”。诚然人们看不见家兔,但是卡尔
松说,这是因为狐狸把家兔都吃进肚子里去了。
    “我有时间的时候,给那只不愿意跳围栏的调皮的小绵羊画一张肖像,”卡尔
松信誓旦旦地说,嘴里塞满肉丸子。
    但是小家伙无心听,夏季夜晚的各种声音和香味儿一齐向他袭来,他陶醉了。
他闻到了大街上盛开的椴树香味儿,听到了人们夏季夜晚在街上散步时高跟鞋踏在
路石上的声音,小家伙认为这声音具有夏季的色彩。从周围的房子里传来各种声音,
夜晚是那么静,一切声响都听得很清楚。人们谈话、唱歌、争吵、喊叫,有的哭有
的笑,他们不知道在房顶上坐着一个男孩在倾听着一切,就像听某种音乐。
    “啊,他们不知道我和卡尔松坐在这里,高高兴兴地吃丸子,”小家伙满意地
想着:
    从不远的一个储藏室里传来大喊大叫的声音。
    “听我的那些捣蛋小偷在吵架,”卡尔松说。
    “是谁呀……你是指飞勒和鲁勒,”小家伙问。
    “对,别的小偷我可不知道,”卡尔松说。
    小家伙也认识飞勒和鲁勒。他们是整个瓦萨区最可怕的小偷,像喜鹊一样贪婪。
所以卡尔松把他们称作捣蛋小偷。去年的一天夜晚他们破门而入,到斯万德松家偷
东西,正赶上卡尔松玩魔鬼的游戏,可把他们吓坏了,他们肯定还记得这件事。那
次他们连一把银勺子也没带走。
    但是当此时此刻卡尔松听说飞勒和鲁勒正在自己储藏室里行盗时,立刻站起来,
抖掉身上的丸子渣儿。
    “我觉得最好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他说。“不然他们只会到处去拿人家的
东西。”
    他像离弦的箭朝屋顶上的储藏室跑去,小家伙从来没看到过有谁长着那么短的
小圆腿跑得如此之快。谁要跟上这个速度都很难,小家伙也不习惯在屋顶上跑,但
是他尽可能快地跟着跑。
    “捣蛋小偷特别可怕,”卡尔松一边说一边跑。
    “当我拿什么东西的时候,我马上就付五分钱,因为我是世界上最诚实的人。
但是现在我的五分钱硬币快用完了,我不知道我到什么地方去拿新的。”
    飞勒和鲁勒开着窗子,但是拉着窗帘,人们可以听见也们在窗帘后边大声喧哗。
    “这回可有热闹看了,”卡尔松一边说一边用手在窗帘之间撩开一道缝往里看。
小家伙也往里看,他看到飞勒和鲁勒正在那间乱七八糟的房子里。他们趴在地板上,
旁边放一张报纸,他们似乎正在读一条令他们十分兴奋的消息。
    “一万元钱,啊,真他妈过瘾啦,”鲁勒高声说。
    “他在瓦萨区上空飞来飞去,啊,你就等着吻我的屁股吧,”飞勒高声说,这
真是让他喜出望外。
    “你,飞勒,”鲁勒说,“我知道有一个人想马上挣到一万元钱,哈哈哈!”
    “你,鲁勒,”飞勒说,“这样一个人我也知道,他想捉住那个可怕的小间谍,
哈哈哈!”
    小家伙听到他们的话脸吓得煞白,但是卡尔松冷笑着。
    “而我知道一个人现在想逗逗乐子,”他说,随后放了一枪。枪的响声在屋顶
上空回响,卡尔松高声喊道:
    “开门,是警察局的厂
    储藏室内的鲁勒和飞勒立即从地板上跳起来,好像他们的裤子里着了火。
    “鲁……跑,”飞勒喊叫着。
    他的意思是鲁勒,快跑,但是飞勒吓坏了,话都不会说了。
    “快进大西(衣)会(柜),”他喊叫着,他和鲁勒仓皇躲进大衣柜,咚的一
声关上柜门,两人立即无影无踪。但是人们仍然可以听见飞勒在里边惊恐地回答:
    “对不起,鲁勒和飞勒没在家,啊,他们正好不在家,他们出去了!”
    随后,当卡尔松和小家伙回到台阶上的时候,小家伙坐在那里,耷拉着脑袋,
一点儿也不高兴。他知道自己面,临着一个困难的时期,他将照看像卡尔松这样一
个毛手毛脚的人,还要对付像飞勒和鲁勒这样的人。还有包克小姐和朱利尤斯叔叔
……哎呀,他忘记把这件事告诉卡尔松了!
    “喂,卡尔松,”小家伙开始说。但是卡尔松没有心思听。他还在忙他的肉丸
子宴。此时他正从一个蓝色的小罐子里往外倒果汁,这个小罐子原来是小家伙的,
三个月前作为上一个生日礼物送给了卡尔松。卡尔松像小孩子一样用力把住罐子的
蓝色把手,但还是突然掉了下来,就像小孩子也有失手时一样。
    “哎呀,”小家伙忙叫了一声,这是一个令人非常喜欢的蓝色小罐子,不应该
摔碎。罐子也确实没有打碎。当罐子朝卡尔松的双脚落下时,他巧妙地用两个大脚
趾夹住了罐子。他的两只袜子都破了,两个大脚趾从红条袜的洞里伸出来,样子就
像两根黑色香肠。
    “世界上最好的大脚趾,猜一猜谁有?”卡尔松说。
    他爱怜地看着自己的黑色小香肠,饶有兴趣地让它们从袜子洞里伸出来缩进去、
伸出来缩进去,因为他在不停地弯它们。
    “喂,卡尔松……”小家伙又尝试一次,但是卡尔松打断了他的话。
    “你会算术,”他说。“如果整个算,我值一万元钱,那么我的两个大脚趾能
值多少个五分钱硬币?”
    小家伙笑了起来。
    “这我不知道,你想卖掉它们?”
    “对,”卡尔松说。“卖给你,可以便宜一些,因为它们都用过了。而且……”
他思虑了一下继续说:“……有点儿脏。”
    “你真够笨的,”小家伙说。“没有大脚趾怎么行呢?”
    “我说过不要吗?”卡尔松说。“它们还长在我身上,但是它们归根到底是你
的。我只是借用一下。”
    他把脚放在小家伙的膝盖上,以便让小家伙明白,大脚趾早已经属于他的了,
并且劝说道:
    “想想看,以后你每次看到它们就会说:”这些可爱的小大脚趾是我的!‘难
道没有意思吗?“
    但是小家伙并不想做什么大脚趾生意,他答应把自己储币箱里所有的五分钱硬
币都给卡尔松,然后他说了他必须说的话。
    “喂,卡尔松,”他说,“你能猜出,妈妈、爸爸度假的时候谁来照看我?”
    “我想是世界上最好的保育员,”卡尔松说。
    “你是指你自己?”小家伙问,尽管他很清楚这是卡尔松的真正意思。卡尔松
点头说是。
    “对,如果你能向我指出某位更好的保育员的话,我给你五分钱。”
    “包克小姐,”小家伙说。小家伙很担心,当妈妈让包克小姐来的时候,住在
屋顶上的最好的保育员会生气,但是奇怪的是,卡尔松反而显得很开心。
    “噢呀,噢呀,”他只是说。“噢呀,噢呀!”
    “你噢呀什么?”小家伙不安地问。
    “我说噢呀的时候,我的意思就是噢呀噢呀,”卡尔松一边信誓旦旦地说,一
边用圆眼睛看着小家伙。
    “朱利尤斯叔叔也来,”小家伙说。“他还要找医生看病,因为他每天早晨身
体发僵。”
    他告诉卡尔松朱利尤斯叔叔很麻烦,在妈妈、爸爸乘的那只白色的游船去旅行、
布赛和碧丹也不在家的整个期间,他都住在家里。
    “我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小家伙不安地说。
    “噢呀,”卡尔松说,“他们会度过永远也不会忘掉的几周时间。”
    “你的意思是指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小家伙问。
    “我是指包克小姐和朱利尤斯叔叔。”卡尔松说。
    这时候小家伙感到更加不安。但是卡尔松同情地抚摸他的面颊。
    “别着急,沉住气!我们将跟他们做一些善意的游戏,因为我们是世界上最善
意的……至少我是。”
    他在紧靠着小家伙耳朵的地方开了一枪,小家伙被吓得跳起老高。
    “而可怜的朱利尤斯叔叔也不需要找医生看病,”卡尔松说,“看病的事我包
了。”
    “怎么包?”小家伙问。“他身体发僵的时候,你可能不知道该怎么治疗吧?”
    “我不知道”,卡尔松说。“我向你保证,我会使朱利尤斯叔叔像猎狗一样快
速运动……有三种方法。”
    “哪三种方法?”小家伙疑惑地问。
    “若(惹)他生气,跟他开玩笑和冒充别人,”卡尔松说,“别的治疗不需要。”
    小家伙不安地朝四周看了看,因为楼里各家的人都把头伸出来,想看看是谁刚
才开枪了,此外他还发现卡尔松又装了子弹。
    “不,卡尔松,”小家伙说,“不,卡尔松,不要再放了!”
    “沉住气,别着急,”卡尔松说。
    “你,”他随后说,“我坐在这里在想一件事。你可能不相信长角甲虫身体也
有点儿僵硬吧?”
    小家伙还未来得及回答,卡尔松就兴高采烈地举起手枪射击。砰的一声,屋顶
上空回响着枪声。周围的房子都听到了,人们既害怕又愤怒,有人在呼叫警察。这
时候小家伙吓坏了。但是卡尔松坐在那里,慢条斯理地嚼着最后一个丸子。
    “他们在吵什么?”他说。“难道他们不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吗?”
    他咽下丸子,随后哼起一首歌,一首很好听的短歌在夏季的晚上飘荡:
    “乒地开一枪,我的心情好舒畅
    乒乒乓乓,乓乓乒乒,
    我的生日吃丸子,
    乒乒乓乓不停响。
    生日好快乐,生日喜洋洋,
    大家对我情意长。
    噢呀呀,噢呀呀,噢呀呀;
    嗨哟哟,嗨哟哟,嗨哟哟,
    乒乒乓乓,乓乓乒乒。”
   
    --------
    文学视界
    


 
                  
     

              

关键词: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聪明的县官

    ...

  • 园王与王后

    阿凡提一早醒来,对妻子说:“亲爱的,刚才我变成了一位国王。” “那么我就是王后了1妻子高兴地说。 “不是,你怎么能成为工后呢?是我与王后结了婚。”阿凡提回答说。...

  • 骄做的公主

    从前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公主,但她也非常的骄做。人们都知道她是一位骄做的公主。很多王子来到她的皇宫向她求婚,可是她不答应嫁给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位。 此后有一天,一个长得很俊的魔...

  • 伍子胥鞭打楚平王

    ...

  • 不忠于主人的鞋

    阿凡提从一条小河上跳过,不想一只鞋掉进河里被水冲走了。这时一个人惋惜道: “哎呀呀,阿凡提,你可失去了一只很好的鞋子。” 阿凡提掩饰着自己的心痛,说道:“那只鞋子倒是一只不...

  • 孔雀公主

    孔雀公主,女孩 子们看见了他,张着嘴闭不下去,睁大的眼睛眨不下来。召勐海越来越关心 儿子的婚事,三番两次地劝他和体面人家的女儿成亲,都被召树屯婉言回绝 了。召树屯有自己的理想...

  • 有下就有上

    奶好吗?”邻居说。 “好吧,请跟我来1阿凡提说完,把邻居带到了房顶。然后说道。 “今天我们家母牛的奶,全让小牛犊吃光了,真对不起。” “喂,阿凡提,如果是这样为何不在下边说,...

  • 机灵的温德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