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班上最好的学生


                         卡尔松是班上最好的学生
    一天晚上妈妈和爸爸乘游船走了,当时大雨如注,雨点潲在窗玻璃上,打得屋
檐咚咚响。在他们动身前十分钟,包克小姐才进门,她浑身湿得像个落汤鸡,狼狈
得像一位古时候的海盗。
    “总算来了,”妈妈说,“总算来了!”
    她已经等了一天,此时她正紧张,但是包克小姐对此并不理解。她刻薄地说:
    “我早来不了,都赖弗丽达。”
    妈妈有很多事要跟包克小姐讲。但是现在没有时间了,因为出租车已经在门外
大街上等着。
    “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小儿子,”妈妈含着眼泪说,“啊,我们不在家的时候千
万不能让他出事。”
    “只要我在,就不会出什么事,”包克小姐满有信心地说。爸爸说他能理解。
他说,他相信一切都会很顺利,然后他们拥抱小家伙,爸爸和妈妈向他告别,匆匆
地消失在电
    梯里……就剩下小家伙一个人跟包克小姐在一起。
    她坐在餐桌旁边,身体粗壮,样子狼狈,她用自己粗大的双手理着湿淋淋的头
发。小家伙不自然地看着她,略带做笑,以显示自己的友好。他记得上次他们跟她
在一起的时候,当时他很怕她,一开始也不喜欢她,但是现在变了,现在他感到,
有她坐在那里似乎很舒服。尽管在这个家里包克小姐和卡尔松可能会发生争吵,但
是小家伙对她到来仍然非常感激,否则的话妈妈一辈子也不会让他呆在家里和关照
卡尔松,这是肯定无疑的。因此从一开始小家伙就对包克小姐很客气,并礼貌地问:
    “弗丽达好吗?”
    包克小姐没有回答,她只是叹气。弗丽达是包克小姐的妹妹,小家伙从来没有
见过她,只是听说过她,他已经听到过很多关于她的话题,是从包克小姐那里听到
的,但似乎不是特别有意思。小家伙已经知道包克小姐对自己的妹妹不满意,认为
她太自负和古怪。起因是弗丽达到电视台讲鬼怪的事情,这件事激怒了包克小姐。
诚然她自己后来也上了电视,向全体瑞典人演示她怎么样做可口的赫尔图?包克辣
味粥,但是很明显,她仍然未解对弗丽达的心头之恨,很可能是因为弗丽达继续自
负和古怪,因为在小家伙问“弗丽达好吗?”的时候,包克小姐只是叹气。
    “啊,谢谢,她似乎不错,”当包克小姐停止叹息的时候说。“她找了个未婚
夫,真是灾难!”
    小家伙不知道怎么样回答才好,但是他总得说点儿什么,他很想表现得礼貌一
些,所以他说:
    “包克小姐不是也有未婚夫吗?”
    很明显这句话不应该说,因为包克小姐猛然站起来去洗碗,把碗洗得哗哗响。
    “没有,谢天谢地,”她说。“我也不想有。大家没有必要都像弗丽达一样愚
蠢。”
    她默然地站了一会儿,洗碗水掀起层层泡沫,但是后来她想起了什么,不安地
转向小家伙。
    “喂,过去跟你一起玩的那个讨厌的小胖子这回大概不会来了吧?我希望他不
来!”
    包克小姐一直不知道,屋顶上的卡尔松是一位英俊、绝顶聪明、不胖不瘦、风
华正茂的人,她以为他是小家伙同龄的同学,一个极普通的淘气包。对于他是一个
能飞的淘气包的问题,她没有细想过。她认为他的发动机是人们在任何玩具店都可
以买到的,只要他有足够的钱。她只是唠叨,如今昂贵的玩具把孩子都宠坏了。
“他们还没有正式上学就想马上飞到月球上去,”她说。现在她把卡尔松称为“那
个讨厌的小胖子”――小家伙认为她真不够客气。
    “卡尔松不讨厌……”他刚开口,但是就在这时候门铃响了。
    “啊呀,朱利尤斯叔叔回来了,”小家伙一边说一边跑去开门。
    但来的不是朱利尤斯叔叔,而是卡尔松。一个浑身湿透的卡尔松站在雨水坑里,
满脸不悦。
    “你把窗子关得死死的,究竟打算让我在雨里转悠多久?”卡尔松问。
    “啊呀,你不是说回家睡觉吗?”小家伙辩解说,因为卡尔松确确实实这样说
过。“我确实没想到你今天晚上来。”
    “你应该盼着我来,”卡尔松说。“你应该想到,他还是可能来的,那位可爱
的小卡尔松,啊,他要是有可能来会多么有意思,因为他想见一见长角甲虫,这一
点你应该想到。”
    “你真这样想?”小家伙担心地问。
    “噢呀,噢呀,”卡尔松一边说一边瞪起大眼睛,“噢呀,噢呀,你觉得呢?”
    小家伙很清楚,他不可能总是能把卡尔松和包克小姐分开,但是他不准备当晚
就让他们闹起来。他感到他必须和卡尔松谈一谈,但是卡尔松早奔厨房去了,急得
像只猎犬,小家伙追过去抓住他的胳膊。
    “你,卡尔松,”他用劝解的口气说:“她以为你是我的同班同学,我觉得将
错就错吧。”
    卡尔松停住了脚步,咯咯笑了起来,就像他平时遇到特别高兴的事一样。
    “她真地以为我也在上学?”他兴奋地说。然后又朝厨房走去。
    包克小姐听到他的奔跑声越来越近,她是在等朱利尤斯叔叔,她感到惊奇的是,
一个老人怎么能跑得这么快呢。她用企盼的目光朝门口望着,想看看这位奔跑者,
但是当门打开卡尔松冲进来时,她吓了一跳,好像见到了一条蛇。她绝对不愿意厨
房里有一条蛇。
    可是卡尔松并不知道。他跨了两步来到她的面前,兴致勃勃地看着她愤怒的脸。
    “你觉得谁是班上第一名?”他问。“猜猜谁是数学、阅读、写字和一切……
一切方面第一名?”
    “进门的时候应该先问好,”包克小姐说。“谁是班上第一名我不感兴趣。但
是无论如何不会是你。”
    “不对,想想看,多好啊,正是我,”卡尔松说,但是随后他没再讲,好像想
起了什么。
    “至少数学方面我是第一名,”当他想好了以后阴郁地说,但是他耸了耸肩膀。
    “好吧,这是小事一桩,”他一边说一边在厨房里高兴地跳。他围着包克小姐
转,同时哼起了一首熟悉的快乐歌曲:
    “乒地一开枪,我心情好舒畅……”
    “不,卡尔松,”小家伙快速地说,“不,不!”
    但是他的话无济于事。
    卡尔松继续唱:
    “乒乒乓乓,乓乓乒乒……”
    当他唱到“乒乓”的时候,突然响了一枪,随后一片喊叫声。枪声来自卡尔松
的手枪,喊叫声来自包克小姐。小家伙一开始以为她晕过去了,因为她瘫在椅子上,
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闭着眼睛,但是当卡尔松继续唱“乒乒乓乓”的时候,她睁
开眼睛,愤怒地说:
    “我非得把你乒乒乓乓地打一顿不可,讨厌的小崽子,让你永远忘不了,如果
你再敢放枪的话!”
    卡尔松并没有因此生气,他把自己胖食指伸到包克小姐的下巴底下,指着她戴
的漂亮胸针说:
    “这个真够棒的,”他说。“从哪儿偷来的?”
    “啊呀,卡尔松,”小家伙惊恐地说,因为他看到包克小姐已经勃然大怒了。
    “你……你……是最无耻的,”她结结巴巴的,几乎说不出话来,但是随后她
喊叫:
    “你滚出去,我在说,滚!”
    卡尔松惊奇地看着她。
    “噢呀,别太过分,”他说。“我只不过问一问。当人们彬彬有礼地提问时,
本应该得到彬彬有礼的回答,这是我的看法。”
    “滚,”包克小姐喊叫着。
    “还有,”卡尔松说。“还有一件事我想知道。你是不是早晨身体也有点儿发
僵?那么你希望我什么时候让你手舞足蹈起来?”
    包克小姐气疯了,她朝四周看了看,想找个东西把卡尔松赶出去,卡尔松殷勤
地跑到放打扫卫生工具的柜子旁边,把一根抽打地毯的棍子递给她。
    “好啊,好啊,”他一边喊一边围着厨房跑起来。“好啊,好啊,现在又开始
了!”
    但是这时候包克小姐把棍子扔了,因为她想起上次拿抽打地毯棍子追赶卡尔松
的情形,她不敢故技重演。
    小家伙认为这样做不特别好,他知道过不了多久包克小姐就会发疯,她不会耐
心地看着卡尔松转着圈,高喊:
    “好啊,好啊”。小家伙不会等多长时间。现在要做的是尽快把卡尔松赶出厨
房。当卡尔松跑到第十一圈的时候,他一把抓住卡尔松的领子。
    “卡尔松,”他用劝解的口气说,“别跑了,我们到我的房间吧。”
    卡尔松跟着去了,尽管很不情愿。
    “真愚蠢,我刚刚把她的劲鼓动起来,你就让停止,”他说。“如果我再坚持
一会儿,她肯定会兴奋起来,快乐、好玩,就像一头海狮一样,我敢保证。”
    他走过去,像往常那样,从花盆里把桃核扒出来,看它到底长了多少。小家伙
也想看一看,当他靠近卡尔松、把手放在他的肩上时,他摸到卡尔松浑身都是湿的,
真可怜,他一定是在雨里飞了很长时间。
    “你浑身这么湿,冷吗?”小家伙问。
    卡尔松好像刚才并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现在他感到了。
    “冷,这还用说,”他说。“不过有谁关心呢?有谁因为自己最好的朋友被雨
水浇透、冻得发抖而伤心呢?有谁让他脱掉衣服、挂起来晾干、给他穿上柔软的浴
衣、给他煮一点儿热巧克力、还给他一大堆小蛋糕、哄他上床睡觉、为他唱一首美
丽、忧伤的歌曲让他人睡,这可能吗?”他用责备的目光看着小家伙。
    “不会,不可能,”他说,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好像真要哭了。
    这时候小家伙赶紧按卡尔松说的去帮助自己最好的朋友,最困难的是要包克小
姐同意给卡尔松热巧克力喝和小蛋糕吃,但是她已经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管这些事,
因为她正给随时都有可能到来的朱利尤斯叔叔炸鸡。
    “随你的便吧,”她说。小家伙自己动手,然后卡尔松兴高采烈地坐在小家伙
的床上,穿着小家伙的白色浴衣,喝着热巧克力,吃着小蛋糕,浴室里晾着  他的
衬衣、裤子、背心、鞋和袜子。
    “悲伤的歌你就不用唱了,”卡尔松说。“不过今夜你要屡次三番地叮嘱我上
床睡觉。”
    “你愿意吗?”小家伙问。
    卡尔松正把一整块蛋糕塞到嘴里,所以无法回答,他只能使劲点头。小狗比姆
卜叫了起来,它认为卡尔松不应该躺在小家伙的床上,但是小家伙把比姆卜抱在怀
里,小声对它说:
    “你知道吗,我要睡在沙发上,我们把你睡觉用的篮子移过去!”
    包克小姐在厨房里把什么东西弄得哗哗响,卡尔松听到以后生气地说:
    “她不相信我是班上最好的学生!”
    “这有什么奇怪的,”小家伙说。小家伙确实知道,卡尔松  在读、写和算术
方面都很糟糕,特别是算术最差劲儿,尽  管他跟包克小姐说的正好相反。
    “我可以帮助你练习,”小家伙说。“你大概希望我教你一点儿加法吧?”
    这时候卡尔松笑了,笑得把热巧克力喷出去很远。
    “你真地希望我教你一点儿什么叫害羞吗?你不相信  我会加……就是你刚。
才说的那个叫什么来着?”
    不过已经没有什么时间进行算术练习了,因为正在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小家
伙知道是朱利尤斯叔叔回来了,他赶紧跑出去开门。他非常想单独去见朱利尤斯叔
叔,他以为卡尔松会老老实实地呆在床上,但是卡尔松可不这样想。他穿着浴衣,
踢里塌拉地跟在小家伙后边。
    小家伙把门敞开,确实是朱利尤斯叔叔站在那里,每个手里提着一个旅行包。
    “欢迎,朱……”他刚一开口就没再说下去。因为恰巧在这时候乓地响了一枪,
一下子把朱利尤斯叔叔吓得晕倒在地上。
    “哎呀,卡尔松,”小家伙满不高兴地说,啊,他真后悔把那把手枪给了卡尔
松。
    “我们怎么办,你为什么要这样呢?”
    “这是鸣礼炮,”卡尔松辩解说,“好啦,有尊贵的客人和高级官员来访时都
要鸣礼炮。”
    小家伙沮丧地站在那里,都要哭出来了,比姆卜狂叫着,包克小姐也听到了枪
声,她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摊着双手,对着可怜的朱利尤斯叔叔不停地喊“啊呀啊
呀”。他躺在门前的踏脚上,就像森林中一棵被刮倒的树,只有卡尔松把这一切看
作很开心。
    “别着急,沉住气,”他说。
    他跑到小家伙妈妈浇花时使用的水龙头旁边,轻轻地用水喷了朱利尤斯叔叔一
下,还真管用,朱利尤斯叔叔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是在下雨吧”,他嘟囔着。但
是当他看清楚周围的人焦虑的面孔时,他完全清醒过来了。
    “怎……怎……怎么回事?”他生气地说。
    “是鸣礼炮,”卡尔松说,“但是对有些人来说纯粹是浪费,他们总是晕过去。”
    不过这时候包克小姐抓住了朱利尤斯叔叔的手。她擦掉他身上的土,把他领到
他住的卧室,人们能够听到她向他介绍说,那个讨厌的胖孩子是小家伙的同班同学,
一露面就应该把他轰走。
    “你听到了吧?”小家伙对卡尔松说,“发誓,你以后再也不搞什么鸣礼炮了!”
    “没什么,”卡尔松得意地说。“只是为客人创造一点儿节日的愉快气氛,但
是干了这些就需要有人跑过去,亲吻他的双颊、高呼他是世界小丑吗?不不!木头
墩子和傻瓜,你们都是一路货!”
    小家伙没有听他在说什么。他站在那里听朱利尤斯叔叔在卧室里发牢骚。他说,
床垫太硬,床太短,毯子太薄,啊,此时此刻才显示出朱利尤斯叔叔真地来了。
    “他对什么都不满意,”小家伙对卡尔松说。“我觉得他只对自己非常满意。”
    “如果你真心求我,我可以把他弄走,”卡尔松说。
    但是小家伙真心请求卡尔松,千万别动他。
   
    --------
    文学视界
    


 
                  
     

              

关键词: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鞭子取来之前

    打手抽他一百大鞭。趁一打手去取惩罚专用鞭 子之机,他央求别的打手说:“在鞭子拿来之前,请你们先用巴掌拍打我的脊背好吗?” 国王问他为什么时,他答道:“先用巴掌拍打我的脊背,...

  • 请你替我当喀孜

    “用下好吧,请你代替我当喀孜吧1阿凡提说。 “我怎样才能可以代替你呢?”依麻目问。 “这个好办,请你穿上我的长袍,缠上我的色兰,然后到那边的路口一站,那帮人 一过来就会把你...

  • [希腊神话] 阿德拉斯托斯的女婿波吕尼刻斯和

    国。另一个是俄纽斯和珀里玻亚的儿子堤丢斯,他在围猎时不在意杀 害了一个亲戚,于是从卡吕冬逃了出来。两个人在宫门口相遇时,因夜色朦胧,分辨不清, 各自把对方当作敌人,互相打了...

  • 机灵的温德拉

    ...

  • 断足鼠

    断足鼠,躺在床上休息。 他刚迷迷糊糊合上眼去,突然,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想:原来这贼大白天也来偷油!捉贼捉赃,我得沉住气,先让他偷了,跟他来个人赃俱获。 猛地,油瓮上...

  • 有下就有上

    奶好吗?”邻居说。 “好吧,请跟我来1阿凡提说完,把邻居带到了房顶。然后说道。 “今天我们家母牛的奶,全让小牛犊吃光了,真对不起。” “喂,阿凡提,如果是这样为何不在下边说,...

  • 贪婆的女人

    有个人有两个妻子,第一个有钱,第二个贫穷。她穷得连一根布条也没有,只好用树皮把孩子背在背上。她每天扫树叶卖掉来维持生活。 FZg中国儿童资源网 有一大,她像往常一样,背着孩子到...

  • 宙斯的礼物

    世界刚刚形成时,和今天的样子截然不同。那时的人们根本不知道有什么疾病、严寒、饥饿和忧患,对于长生不老、安享幸福的人和植物而言,冬天是不存在的。当时的人是那样的强大、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