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龙妻




  有个孤儿,不晓得叫那样名字,没田没地,没依没靠,寡钓鱼过日子,有一顿没一顿的怪造孽。
  有一回,孤儿去钓鱼,老半天了,一条鱼都没钓得,只钓到个螺蛳,冒火甩下河去;又掉到那个螺蛳,又甩下河去;再钓,还是掉到那个螺蛳,回回都是这样。孤儿心想:“往天,哪一回都钓得鱼勒,多少总有点,这回咋弄古怪呢,老是钓得这个螺蛳!哎!恐怕是有缘分吧!一颗螺蛳打九锅汤,拿回去打汤喝也要得。”
  这就拿回家去了,先放在水缸头养起。
  第二天,孤儿去钓鱼,这回可是钓得不少,换了两升米回来。没想到一进屋,就见桌上摆得有鱼有肉,热气腾腾;桌下有锅煮好的糯米饭,也是热气腾腾的,满屋子香完,叫人直吞口水。再下细看屋头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这是谁搞的啊?怕是寨邻哪个好心的嫂子,见他造孽来帮忙的。他去感谢寨邻嫂子,人些都没得哪个开腔,都说不晓得这个是勒。没人晓得就算了,饿了就吃,他就吃,吃了也没碍那样事。
  以后孤儿还是天天去钓鱼;还是天天有人给他烧饭弄菜收拾家务。他又去感谢寨邻嫂子们。人些都跟他说:“我们没得帮你做那样,你莫感谢我们。若要晓得是哪个帮烧饭弄菜你也不难;明天,你假装出去钓鱼,走到半路,就悄悄打转回来,躲在门外,从门缝往里看,就看到是哪个了嘛!”
  当真,孤儿就弄个干。第二天,他假装出去钓鱼,走起半路转回来,眼睛逗到门缝往里布。一哈哈儿,听见水缸里响,就见那螺蛳爬出来,喔唷,她在地上打了个滚,变成个女子,老实标致好看,漂亮得很。收拾家务,整归一了,就烧饭弄菜,动作熟刷老火!孤儿高兴昏完,一发势冲进去,抱住那女子,女子就喊:“快放开我!弄个搂起,像个哪样子嘛!”
  孤儿说:“我一松手,你就跑了咋个做?”
  女子说:“没跑!我是龙女,看到你可怜,就来同你做一家的嘛!”
  孤儿松开手,他俩就做了夫妻,就摆饭吃。
  吃过饭,龙女就对孤儿说:“你这个草棚棚好漏哟,咋能住嘛!今晚些,我来修一下子。一刚,你就到对门坡上去,到处把草标插起,回来就睡吧!要是听到响大雷,下大雨,刮大风,你都莫害怕,只管睡你的瞌睡就好了。”
  当真,孤儿睡齐半夜醒来,听见外面大雷大雨,大风刮得凶。他一点都不怕得,只管睡自己的。第二天起来一看,哎呀!他那个草棚不见了,换成了高大瓦房,修得老实好,三合头四合头天井,走马转阁楼;两边厢房吊脚楼。安逸老火,孤儿高兴昏完。
  龙女说:“你再看看对门坡哈。”
  孤儿抬头一看,喔唷,原来那个荒草坡坡上,他插过草标的地方,都变成了水汪汪的梯田。这会儿孤儿有房屋,有田地了。一发势富豪起来了!莫提高兴死罗!
  龙女同孤儿过了一年,生了个崽,夫妻二人,男耕女织,日子越过越富足。孩子慢慢长大了,一家人乐呵呵,比哪个都安逸。
  你日子好过,就有人眼红,就要捣你的鬼。
  一天,孤儿上山犁田去了,龙女在屋里睡觉,俗语说:“熟睡如龙”,当真,她的瞌睡老实大,一睡下去,任你咋个吵闹都不会醒的。那些眼红的,不安逸孤儿过好日子的人,趁龙女熟睡时,拿鸡血,鸭血敷在她嘴上;拿鸡毛鸭毛粘在她嘴边;床下还搁一大堆。整归一了,就呼喊呐叫跑上山去吼孤儿,说:“哎呀呀!不得了啦!不得了!你还在这点犁田呀?!你那个婆娘是筒妖怪勒!偷吃了我们家好多鸡鸭哟!你还不快点回家把她撵走!”




  孤儿说:“乱讲!屁都不信!哪有这种事哟!”
  “乱讲?老子们怕是吃多了!”坏人些说,“不信,跟老子们回去看看嘛!”这就吆起一路回来,孤儿进屋一看,龙女还在呼呼大睡。当真,她嘴上硬是有鸡鸭血和鸡鸭毛勒,床脚也有一大堆。孤儿傻眼了,没话可说了。
  坏人们说:“这妖怪,你不撵走,二天鸡鸭吃完了,她就要吃人了勒!”
  孤儿答应把她撵走。 
  龙女睡齐天黑才醒来,见孤儿日眉鼓眼地对着她,觉得不对头,就问:“你为啥子这样看着我嘛?”
  孤儿说:“你是个妖怪,我不要你了,你快走吧,由哪里来,回哪里去!”
  “你疯了呀!我咋个是妖怪嘛!”
  “你看看你自己嘛!嘴上粘的鸡鸭血和鸡鸭毛,床下还摞一大堆,你偷吃了人家的鸡鸭,不是妖怪是什么?”
  龙女摸了一把自己的嘴,是有鸡鸭血和毛勒!她明白自己睡得太死了,遭坏人些整了,任咋个说,孤儿还是不相信她,红黑要撵她走。
  龙女说:“你还是要想一想勒,我走了,你父子俩要受苦勒!”
  孤儿说:“你走你的,没啥子幺你了台!不用你操心,我们不会受苦的。”
  龙女没办法,这就走了。
  走了一段,龙女又对孤儿说:“还是不要撵我走吧!我走了,你父子俩当真要受苦呀!”
  孤儿还是不听,就吼:“走!走!走!快走!少罗嗦!”
  走齐河边,龙女又说:“还是不要撵我走吧!我走了,你父子俩硬是要受苦勒!”
  孤儿还是不理她,更大声吼:“去你的吧!我们不用你操心!”
  龙女跳进河里,就喊:“我的田地,我的房屋,我的牲畜些,统统随我走!”她这一喊,田地,房屋一发势都不见了,只是孤儿从前的那个草棚棚还在;鸡鸭牛羊纷纷往河里跑去。孤儿只抓住羊子的两只角,羊角都拧歪了,所以,现在的羊角,才是那个样子。龙女走了,孤儿一发势又变回了穷光蛋,他再去钓鱼,屁都钓不到一个,没得法子,就天天去挖荒。
  一天,孤儿在挖荒,又热又累,渴得要命,就叫孩子拎个葫芦下河去打水来喝。
  孩子到河边去打水,就想起妈妈来,他把葫芦摁进河里,水从葫芦口进去时,就“乓乓噗噗”和“逗喽嘡啷”地响着,孩子就唱:
  “乓乓噗噗,我妈水上冒!
  妈妈回来哟,回来把我瞧!
  逗喽嘡啷,我妈冒水上!
  妈妈回来哟,回来把我望”
  龙女听见了,就从水里冒出来,给孩子梳头,捉虱子,一边梳一边哭,叫孩子拿葫芦接她的眼泪带回去给他爸爸喝。
   孤儿喝了龙女的眼泪,又凉又甜,就问孩子说:“你是从哪里打来的水,弄个好吃法?往天你打的水,不是这个味道嘛!”
  孩子就老打老实地跟他说了。
  孤儿听了,就教孩子说:“你明天去打水,要这样要那样把你妈妈哄回来哈。”




  第二天,孩子又去河边,又“乓乓噗噗”地唱那个歌。龙女又从水里出来,又哭着给孩子梳头,捉虱子,孩子又用葫芦接妈妈的眼泪。
  母子俩要分手了。孩子就哭:“妈妈呀!我一个人回去好怕哟,你送我一段路吧!”
  龙女就送他走了一段。
  孩子又说:“妈妈呀!你再送我走齐那棵枫树脚嘛!”
  龙女又送他,刚走拢枫树下,孤儿就跳出来,一发势就抱住龙女不放,向她认错,求她跟他回去。
  龙女说:“我回不去了,你们那个人间,有坏人在,好人就不得安生,你父子俩也莫回去了,离开那个人间吧!龙宫我也不想回去了,你要愿意,我们就在这河坎住下,永不分离,你看要得不?”
  孤儿说:“只要你不离开我,往哪堂都要得;我们就在这里安家,永不分离。”
  龙女听了,就哈了一口气,夫妻俩一发势就变成河坎上的两株柳树,一株在东,一株在西;他们的孩子就变成只水鸟,常年在两株柳树上飞来飞去的叫着;
  “吱吱东,
   吱吱西,
  谁是我阿爸,
  谁是我阿妈,
  吱吱南,
  吱吱北,
  阿爸在这里!
  阿妈在这里!”
  贵州版的田螺姑娘,有很多贵州地区方言,用方言讲起来是很有味道的!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子贡的鬼主意

    ...

  • 能活一百岁

    一位长者病了,请阿凡提给他看玻阿凡提给他做完检查后,没有查出来什么病, 便安慰长者道:“请您放心,您身体很好,可以活到一百岁。” “噢,阿凡提,我已经一百岁了。”长者说道。...

  • 骄做的公主

    从前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公主,但她也非常的骄做。人们都知道她是一位骄做的公主。很多王子来到她的皇宫向她求婚,可是她不答应嫁给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位。 此后有一天,一个长得很俊的魔...

  • 假如是一条狗

    县官把阿凡提叫来质问道:“阿凡提,你为什么污辱我的水官是一条狗?” 阿凡提辩解说:“不,县官阁下,我可没有这样说,假如您的水官真是一条狗的话, 还不把您咬个稀巴烂?我看您的...

  • [希腊神话] 乞丐奥德修斯来到大厅

    一把椅子,坐在他的对面。这椅子是给求婚者切肉的人在餐前坐的。使 者看到牧猪人坐下了,便给他端上烤肉和面包。不一会儿,乞丐奥德修斯也拄着棍子,踉踉 跄跄地走进来,坐在门槛上。...

  • 感谢真主

    然,四周上下左右摇晃起来,原来是地 震。阿凡提立即从驴背上跳下来,高举双手向苍天祈祷道:“感谢您万能的主。” “凡提,你这是什么意思?”周围人问他道。 “我当然要感谢真主了,...

  • [希腊神话] 玛卡里阿

    ,于是独自一人走出深宫来到广场上。她混在人群中,听到了众 人的议论,知道了雅典和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面临的灾难和危险,知道了国王执行神谕所遇 到的困难和麻烦。 于是,她无畏而坚...

  • 第四集 力太郎

    把污垢娃娃供奉起来,摆上祭品,烧香拜他。就在这个时候,污垢娃娃的身体忽然动了起来,而且还把所有祭品都吃光了。“我还要吃,还有吗?”污垢娃娃嚷着。 他们俩大吃一惊,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