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温暖,就是那么简单

  每年春节临近之际,母亲总是会给同事拜年,而我则会同行,在楼底下静静等候。而这等待的片刻却成了一年中来之不易的一段思索的时光。  
记得小学时,班上在很多同学都住在这个院子里,而我家离这里还有一段路程,真不知道是为什么,每次放学我都会选择绕远道——和同学们一起经过这个院子,然后等他们一个个都意犹未尽地回了家,我再独自一人向自己家走去。现在想起来,真傻!说得好听一点就是无私,等到每个同学都回到家,吃着佳肴后,我再回家吃冷饭冷菜,兴许还会挨一顿骂。
那时我们还会经常在院子里的大理石圆桌上做作业,说实话在这里做作业的确不是一个明智决定。由于桌子是大理石做的,若是夏天,蚊子就会在桌子下聚会,往往是一场作业做完,身上便叮满了红疱;若是冬日,那股大理石特殊的寒气透骨,我们则是“四肢僵劲不能动”,“手指不可屈伸”。四周都是梧桐树,高大伫立,然而却遮天蔽日,无论是什么天气,桌面上的光线都是很微弱,再加上飘絮落满了作业纸,落得头皮发痒…  
往日的一切似乎都被冠上了“傻”的名号,我想,也不是吧。其实我们不傻,只是希望与挚友们多相处一会儿,无论是我绕道儿回家也好,还是户外做作业也好,我们只是渴望友谊的温暖,润泽我们的心田,就象过年吃饺子,不为饺子的美味,为的是亲情的温暖;就象拜年辞年,不为礼品的贵贱,为的是人情的真挚;就如同“新帱换旧符”,不为门面的美观,只为内心的一份虔诚,一份希冀。  
直到某年的夏天,那群少年再也不会在这条路上吃着、玩着、笑着,再也不会在楼下嘶喊着我的名字,邀约出行,如同雨打浮萍,四向流散。也许是车窗外的一瞥,也许是校园小径上的一擦肩,也许是圣诞节的一封明信片,我们都会不禁轻扬嘴角,因为我们都深深明白,无论时光和命运如何消磨,那份友情都深藏心底。  
我不禁想起了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发明的一个词语“小确幸”,意为微小而确实的幸福。它们就像一枚枚金币,充斥在人生的各个角落,拾起它,我们就找到了最初的温暖,那种感觉好比剧烈运动后喝的冰镇透了的啤酒,如此让一个人不禁闭目并自言自语的激动,不管怎么说都如醍醐灌顶。没有“小确幸”的人生,不过是干巴巴的沙漠罢了。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