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曾经错过的傻人

  我并没有错过过什么,或者说此词本不该如此理解,他只能理解成做错事情过,而绝非“错过”,时间和空间把每个人圈进一个规则性的圈子里,所以我们只能说成是“经过”,或许天下只有孤家寡人(简称寡人)这么理解了。
但题目会自然而然把人引向“错过”这一世俗理解,我又不是余秋雨,不能高雅地阐述这一观点,所以只能就题目论事,回忆起别人的“错过”,同时也是他的过错。
那是纯真的儿时,曾经有一段记忆特别清晰,就是小学门口的卖“羊油串”的傻大个,每放学出门口时,我就要买两串来用作解馋,但的确变得越来越馋,像是中了鸦片之害一般,我和傻大个的熟识就是在那时建立起来的。
“傻大个”是同学们这样称呼的,乡下人便是如此,喜欢把形容词夸张化,他只不过是憨厚些而已。但正是此性格,使众学子们喜欢上他,他在学校门口的生意越来越大,管制他的校领导们也喜欢吃了,所以他的生意就稳定下来。有次,我放学回家不小心被那气味馋毒攻心,但囊中却是羞涩万分,我走到他跟前说:“老板,没钱了。”却不想他如此理解人,说:“没事,我们熟,再说你就在学校里,又跑不了,改天再给我。”
可是我却没有等到改天,第二天他就没有来,有人说他死了。
若干年后,缘分这东西让我们在城里相见,他生意变大,“羊油串”变“羊肉串”,我急着还钱,把钱给他,他不跟我说话,我也不搭理他,给了钱就走,走几步后他说:“小兄弟,你还没拿串呢。”
然后我有两种想法,一是它只是认得我当年那条每天穿着,而又把钱都放在里面的裤子,二是他确实憨厚,在这鱼龙混杂的社会里憨厚到这种地步了。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