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一身高处,一生愁苦



  四月的夏意早已禁不住走进了我们,我看着窗外的他,我默默的…
  学校的豆腐渣工程总算爆露在我的教室窗前明显的空洞。学校便叫人来修理。
  一辆大载重车托来满满的钢管,卸在操场上,无聊的我试图举起它,可有心无力。抛把汗水回到教室。
  树下的绿荫坐满了人,街上散发汗臭味,飘来的干燥让狗儿卧着身子,聋拉耳朵,伸着舌头。
  维修工来了,他穿着褐红的衣服,提着工具,混着手发出难听的叽喳音。他举起钢管,铁屑陷进他的手里,哗哗落了一地,大概花费一天的工夫。终于修到一层高台(我们的教室在三楼)他呲着牙呆呆的笑。
  第二天,下雨。他没来,但我好像仍然听到叽喳难听的声音。
  第三天,他来的很早,头上伴着露珠,顶着晨光,终于修到了我们教室窗前,我用微不足道的余光望了他一眼“天啊!这是高台,钢管间铺着一两块用竹片做成窄窄的方板”他小心翼翼走着但仍忘不了手上的活,他走在自己心中的平坦大道,却走在我心中的高地……
  维修工终于完工,收了工具,卸下钢管。紧握着几张齐刷刷的钞票,拎起眉头,翘起嘴角。
  我不知道他是在笑,还是在愁……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