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们一起走过



  小小的荧火虫带着灿烂的微光在星空下舞出点点花火,划破黑暗,也划破了我的脑海,唤起久违的往事片片。
  “吱咯,吱咯——”耳畔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可是外婆蹬着那深蓝色的三轮车缓缓而来了?我急忙跑出门外,却人空,心也空。
  记忆里……
  夏日的阳光烘烤着整个大地,我戴着草帽,坐在田垠上,泛动着双眼,纤细的狗尾巴草缠绕在指间。外婆就在不远处的田间耕作着。那便是我的童年。没有父母的陪伴,没有玩具的拥簇,外婆是那时陪在我身边唯一的亲人。
  外婆有几间小屋,一个小院,院里摆满了草木。夏日的夜晚,外婆和我在院里铺一张竹席,坐卧席上仰望漫天的星空,星星碎碎,漫天星光,那般美丽,又那般梦幻。这时外婆便教我吟唱:“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夏日的荧火虫翩翩起舞,我摇着蒲扇,赤脚跑着追扑,外婆不住的叮嘱:“小心些,小心些”。每晚入睡时,外婆总时轻轻的拍打着我,为我驱赶蚊虫
  过了农忙季节,小院的番薯也成熟了,外婆用锄头将一个个长势喜人的番薯从泥中刨出洗净。那时我最喜欢吃外婆考的番薯。烧饭时我便依偎着外婆在灶下的板凳上坐下,看着外婆点燃一根根枝木放在锅下,火星点点溢出,砖砌的灶壁被烤的乌黑。外婆拨开一点炭灰,将两三个番薯浅浅的埋入,不停地用铁钳去翻动,灶前飘出了悠悠的番薯香,待到熟时取出,外层已烧的略有焦黑,我小心翼翼地剥开,露出嫩黄的果肉,迫不及待的开始食用。外婆笑吟吟的看着我,说:“小馋虫,别噎着。”
  韵华易逝,时间似一条长长的河,横贯在我们中间。水流急促,带走了夏夜漫天的星空,带走了轻盈飞舞的萤火虫,带走了灶前飘出的番薯香,亦带走了我深深爱着的外婆。我伸开手试图去挽留,试图去努力捕捉,然而那些沉淀的回忆与我却始终隔了一个指尖的距离。一个指尖,便是一生的错过,
  深夜无声,我听见自己心底浅浅的叹息。现下的我已不再是那个坐在田垠上等待的孩子,而外婆也已无声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我从前住过的小院早已卖给了别人,成了别人的家。物是人非,欲语泪先。外婆是一个农民,她在地里辛勤耕作了一辈子,死后亦成了土地的一部分。
  四年过去了,外婆的面容在我的脑海里已渐渐模糊,遗照上,她微笑的容颜却不似当初那般。外婆的声音也渐渐在哪耳畔显得稍轻。岁月里,一切都变了,唯一沉淀的是那份亘古不变的亲情,是一生注定的珍藏,
  亲情似花,开在大片的岁月里,那鲜明的色彩,纵使盛开千年,也不会徒然黯淡。宛如外婆的哎,纂刻在我的心底,纵使流年依旧,也不会默然忘怀。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