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淡化的友情



  2010年9月,我被城里的初中录取,对于来自农村的我来说,能到城里上学是非常难得的,因此,父母对我的要求也自然的提高了些,我肩负着他们的所有希望和汗水。
  上学那天,农村的风吹得异常凛冽,时不时的卷起浮土弥漫在空气中,但我仍能感受到农村的清香气息,我在这种天气中提着行李、搭上车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离开意味着去一个陌生的环境,也意味着新的开始,难免有些紧张和激动,我凝坐在车座上,透着窗子看外面的风景,树在倒退、人也在倒退,我似乎感到与故乡越来越远了,车还是一样的开着,不知过了多久,司机吆喝着下车,我也就到达目的地了。
  我下了车,看到林立的高楼,我感到四周被高楼罩着,没有一丝喘息的空间,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在这个地方,仿佛我在农村的所有激情一下被抑制住了,仿佛我的天真、童趣一下被城市的铁笼封锁,我无法去想,今后我的天性是否会被抹杀的一干二净,带着那份害怕,我来到了中学的校园,中学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学生特别多、校园优美,而我并没有为此而特别动心,毕竟作为异乡的学生来说,这没有在家乡感到亲切,我也不是鞭挞这所校园的不好,而是我的心依旧沉浸在那别了故乡的愁绪中,时光一点点逝去,我尝试着去融入这个学校,渐渐的我与同学打成一片,我们因此也变成了好朋友,甚至是知己。
  然而这一切也使我和童年的伙伴渐渐的陌生起来,能回家乡的的机会很少,甚至是一年就回去几回,每一次回去,伙伴们总是笑着迎接我,而我对这一切却变得话少下来,可能是中学把我的性格棱角给磨得平了吧,每天都是同样的任务,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就是在教室学习,甚至连下课都能见到同学奋笔疾书的情形,放学有的都不顾吃饭,晚上都不顾合眼,挑灯夜战,在我看来,这就是中国的‘废寝忘食’吧,考试让我不得不融入到这种潮流中去,渐渐的我的性格变得内向,失去了那种以往的开朗和阳光。
  我和童年伙伴的隔阂就是建立在这种生活上的,我们之间的友情开始有了距离,初中毕业放暑假,我回了趟故乡,故乡还是那个故乡,伙伴还是那群伙伴,而我已不再是以前的我,我试图来弥补这缺乏关爱的友情,可是我与伙伴之间似乎永远有一层戳不破的屏障。
  曾经以为,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终其一生都遇不到自己真正的朋友,直到现在才明白,更深的痛苦是朋友在我面前,而我却不知道如何与他攀谈,依旧用几个沉默的姿势淡化了这份友情。
                         初三:赵乐成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