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心的声音

 

  或许,幼时的我们缺少的不是善于发现美的眼睛,而是丢失了心的声音。
——题记
窗外,有一棵槐树,孑然生长在一堵破旧的墙边,无论花开、蝉鸣、叶落、雪飘,都默默倚在那个毫不引入注目的角落里。
这棵树第一次引起我的注意是在小区整修时,人们重新修砌了那堵墙。那时正值盛夏,可槐树的树梢上也只是零星挂着几片树叶,除此之外,我似乎看不到它有什么利用的价值或是存留下来的理由。人们看了看苍老的槐树,显而易见地就用树做为支柱,把整堵墙压在了树上,使墙更加牢固。这样一来,人们都认为过不了几天,槐树就会因为受不了墙的重量,最终成为一棵枯树。
可事情却出乎人们的意料,几个月后,老槐树若无其事的耸立在那里,而在它一旁的则是被伤得体无完肤的一堆“垃圾”。人们既惊奇又无柰,只好再次将墙砌好。又过去了几个月,春天来了,在这几个月中,老槐树一点一点向墙压去,终于再一次把墙推倒。
我按捺不住幼时的好奇,一棵快要枯死的老树能有什么力量可以一次再一次地把整整一堵墙推倒?于是我来到了窗下老槐树的脚边,仔细打量起老槐树。树很老,既不高大,也不粗壮,甚至有些歪斜。我再低下头看看树的根部,有好几段已经被截掉一半,像是一只受伤的章鱼伏在地上。树干上更是伤痕累累,一道道或深或浅的伤疤,仿佛在诉说着树在一次次抗争中承受的痛苦。再向上的树枝也都是断臂折腰,有的甚至已经在推倒墙的同时整根变弯、折断。我的心微微一怔,莫名的愁绪慢慢涌上心头。我闭闭眼,不忍再看下去。同样,这人也加深了我先前的疑惑,为什么树会用如些大的代价与墙抗争呢?彼时,微风带着一丝幽香冲进我的鼻腔,我寻着风抬头望去,竟看到树梢上又有了点点新绿,其间也夹杂着星星点点淡白色的花,倔强地从枝头钻出来,像是一串串风铃挂在树梢上。
我深吸了一口气,一种非常芳香而不甜腻的气味钻进心房,我细细闻着,发觉气息是那么清香、纯净,不带有任何杂味,我再看看树上的伤痕,又突然品出一点苦涩的滋味。我眼里闪过一道亮光,我想,让老树顽强在生存下去并再一次焕发生机的,是抗争的力量,是生命的力量,更是心的力量。在抗争中老树把根扎得更深,以吸取更多养分;在抗争中老树用心的声音生存下来,这样老树就会一次又一次地同更强大的力量抗争,同命运抗争,在抗争中,老树的生命之花才能再一次绽放。所有生命都是这样,在同困难抗争中,生命学会了勇敢,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忍耐,在抗争中,生命才会更加精彩。
想到这里,我望着眼前这个平凡又不平凡的生命,慢慢地鞠了一躬。
幼时的自己在这烟雨中,学会了泰然若之。
    初三:饶静君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