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爱我们的节日



  如今的年味已被街边的酒店所取代了,年味渐淡。现在的人们早已不注重传统节日,一年到头也不回家一趟,而是利用这个机会好好赚一笔。
  春节那天,村里的小巷中只弥留下浓浓的鞭炮味,而那些人们早已坐在家里,巷子里没有一个行人,更别谈访亲问友了。而我随着妈妈走家蹿巷地去拜年。爸爸妈妈在外地已有好些年,从未忘记过家乡,也从未忘记过这个年味消逝的春节。
  到了夜晚,往年的吵闹却没了“踪影”,路边的灯却亮着。风,没有方向地吹来,大街上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霓虹灯那大红大紫的光环,一派盛世街景。
  在春节之前,人们早已订好了那酒店的位置。据新闻报道,南京的一家饭店一桌已经到了三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块。用网络语说:“他们吃的不是菜,吃的是吉利。”真的吉利吗?我不认为,是他们奢侈行为导致了酒店里的饭菜价钱达到巅峰;是他们的那颗庸俗的心腐蚀了传统年味。
  一钩弯月在冷凝处低悬,片片浮沉碎成摇曳的翡翠。诗人的一声长叹,涌起层层墨香。我却用我手中的拙笔,来书写我心中的忧愁。
  浓浓月,微微风,我庆幸我自己没有随世俗之波而逐流。心境如云,有聚的浓烈,也有散的寡落;心静如水,有静的轻柔,也有动的汹涌。我不做别人的模版,只做直立的大树。根深深的扎进黑暗的泥土,高高的伸进光明的苍穹,做高大的自己,时时保持心灵的洁净。
  轻轻微风,想着城市吹来,带着微微润湿的气息,吹醒了路边的花草,却吹不透人们早已腐蚀的那颗心。这本是个庸俗的夜。天上的星星眨巴着眼睛,无所事事地望着这个城市的人们,而心绪不佳的我却来寻找“年味”的落脚处。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