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心痛的滋味



  车窗不停地晃动,霓虹灯射出的光很明很亮,可它却总也溜不进我的视野,只是孤独的跃动。
  从反光镜里看到泪痕满脸的自己,心里一阵阵抽搐。我为什麽在哭呀?可转眼间,手心里便有了一捧一捧的泪。
  路旁的一切都被远远的甩在了身后。车轮飞快的滚动,终于滚动了医院门口。
  我们走到了电梯门口,可它却才刚刚从六楼开始向下滑动。近了,更近了,五楼,四楼······我再也等不及,跨上楼梯,直奔三楼。
  这是怎麽了?眼前的楼梯好像永远都走不完,但我却真的希望它永远都不要走到尽头。
  可最终还是到了最后一级,跨上,到了。没想到电梯才刚刚走到二楼,怎麽这麽慢······终于到了三楼。“妈妈,奶奶的病房在哪?”“312室7号床。”我撒开腿就跑。不管妹妹在身后使劲地喊:“姐姐,等我!”
  “312,312。在这儿。”站在门口,犹豫着,刚才的心急在一瞬间变为了担忧。因为我实在无法想象平日里慈祥的奶奶病重后的模样。哎呦,都到这个时候了,怎么还有心思想这些。大步迈过门楷,着急慌乱中没有注意到病房里还有台阶,脚不知被什摸东西挡住,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可我这是怎麽了?竟然没有感到疼,而是爬起来,在众多病人惊异的目光中紧张的搜寻着那个记忆中熟悉的身影。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我终于找到她了——我的奶奶。
  她左手挂着吊瓶,向左半侧着身子躺在床上,病房里白晃晃的灯光把我的眼刺得生疼。她就那么蜷缩着,像一只很瘦很瘦的猫。我甚至怀疑这还是不是以往笑着给我讲故事的奶奶。
  也许是回光返照,但也许是感应到了孙女的到来,我想应该是后者。她缓缓的转过身来,努力想说点什么,却因舌的僵硬而吐不出一句囫囵话。
  平时爱说、爱笑、爱蹦、爱跳的表妹此事却很郑重地把奶奶的病历拿给我。一行很短,但很可怕的字:半身不遂。这四个字重重地打在我的心上,留下一个个很深的坑,并很快很快的积满了泪水。
  再发觉时,我已经到了楼下的花园里。深夜,花都已经睡了,合上花瓣,藏起迷人的容。
  小时候,读着奶奶给我买的第一本童话书——《卖火柴的小女孩》,我曾问她:“奶奶,你会像小女孩的奶奶一样离开我吗?”“不会,永远都不会。10月3日,我们共同的生日,我会永远和你一起过生日。”然后,我就躺在奶奶的怀里,看她拿着扇子慢慢地摇,依偎在一起看天上的月亮,然后,一起数那永远也数不完的星星······期待着和奶奶共同过的下一个生日。
  八月十五,一个团圆的日子。而2010的八月十五留给我的却是:白!白衣,白墙,白床,还有白色的记忆!
  八月十五了,又一个八月十五,还有两个月我们就又要一起过生日了。奶奶,还记得那个约定吗?你说过,要永远和我一起过生日的,你不能失信啊!
  初秋的风飒飒的吹过脸庞,彻入心骨的寒意竟无法被月亮的柔光消释。
  一片白,满天伤,泪流不止······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