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乡路



  弟弟:泊油路才是路吗?
  妈妈:能走的地方都是路……
  ——题记
  暑假回了北方老家,广东的天气骄阳似火,河南的天气已经凉了,可以看到穿着毛衣的人群。天不太好,经常下着雨。
  我拖着行李箱走在乡路,心里涌动着一种莫名的情绪,硬底鞋踏在水泥路上发出“哒哒”的响声。虽然是大雨过后,路上出了有几处积水并无其他,空气的湿润还夹杂着泥土的清香。风吹过,芝麻田随风摇动,零零星星的小花飘在水泥路上,小鸟喳喳的叫着,仿佛有道不尽的喜悦。
  “妈,这乡里路走着真舒服。”弟弟那藏不住话的嘴巴又喳了起来。
  “对呀!对呀!比以前好了很多。”妈妈满目微笑。
  我看向爸爸,爸爸脸上的感慨一览无余。是啊!乡里的路真的好了很多,望望兴奋的家人,我不由想起了前年回家的时候……
  那时,春雨蒙蒙,洋洋洒洒硬是下了两天。爷爷打电话说让我们下乡时注意点,路不大好走。可到了村口才发现,岂止是不大好走,去农田的机械,乡里乡亲的脚印把路搞得坑坑洼洼,泥泞不堪。表哥的车刚走到一半就走不动了,陷在泥巴窝里,还是爷爷叫了附近的几个人折腾到晚上才把车推回家。人身上全是泥巴,狼狈不堪,我们都灰溜溜的洗衣服的洗衣服,擦车的擦车。想起那一次,我还心有余颤,那个衰样!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的掉了队,抬眼一看,爸爸妈妈都到村口了。
  “妮子,快点。”后知后觉的妈妈叫道。
  我甩甩马尾,爽快的应了声:“就来。”
  不管怎么样,现在好了就行。村里条件都好了,几乎每人一台手机,大彩电,小轿车,收割机……看,咱农民也富起来了,多亏了上面的政策。
  接着,爷爷又带我们参观了移民居和老人居,昔日的田地改修了一幢幢七八层高的居民楼,油光发亮的大马路两旁竖着造型优美的路灯,楼前的花园花圃招蜂引蝶,公园喷泉那里一群打太极的阿公阿婆不断地发出咯咯的笑声。看了连爸爸妈妈也忍不住赞叹:家里修的比外面还好,我都不想走了。闻言,大家伙都哈哈的笑了。
  后来,因为爸爸妈妈工作方面的问题,在河南老家待了才几周,我们就比预期提前了整整半个月回到广东。走的时候,爸爸同乡亲们告别,语气里尽是慢慢的不舍,约定来年还要回来。
  我坐在车里,把头伸出窗外遥望着那渐远的乡路,来年,你还会变吗?
  清晨的雾气弥漫,窗外的景物像放电影一样,向后急速倒退,模模糊糊如同幻影。隐隐约约从中看到,那曲曲折折的水泥路向着远处,伸展,延长……
  啊!乡路!载着乡亲们的希望,奔向远方!
  乡路,家乡的路!  
  高三:潘姿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