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爱您,真的很爱您



  我已等不及,到下辈子做您的母亲来守护您,我要用一世的爱来回报您!
  她不过是位中年女性,带着上海妇女的标志。穿的没有金银,戴的没有首饰,买菜的时候会和小摊贩为争1角2角而争得面红耳赤,喜欢和东家扯西家短。很熟悉吧,是母亲,一位平淡的都没有任何甜咸之分的母亲。
  很多时候我会抱怨为什么我不能自豪地和同学谈论自己的母亲。我实在是没法说,说什么呢?我妈不过是个下岗大妈,现在做保洁工。快50岁的人了,已没有18岁的含苞欲放、20岁的性格张扬、30岁的玫瑰香味、40岁的庄重淡定,只有严厉和唠叨的话语。我说真心话,我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母亲。没学历、没经济、没车子。换谁都会不会到处招摇这样的母亲吧。
  3月8号,妇女节。
  毫无准备的我就这样迎来了我记忆中的第7个妇女节。妈妈,我手中的笔在纸上写着这两个字。我不是个不孝子,所以当然想为母亲准备什么。我想了会儿,想到了一段场景——
  一对母子在睡梦中被突如其来的地震掩埋在瓦砾之中,母亲在黑暗里用她唯一可以活动的手摸索着找到了孩子,却再也无法为他哺乳,情急之下她咬破自己的手指伸入孩子的嘴里,孩子得救了。
  当时我看完这段录像就哭了。我想了很多,假如我是那位孩子,如果惊醒的是我,而母亲陷入了昏迷,我会咬破手指伸入母亲的嘴里吗?我答不出来,我怕疼。我不敢再想下去了,因为我就算会奉献,也最舍不得给母亲一点点。
  这时班主任苏老师讲了她切身经历的事。苏老师的母亲已经91岁高龄了,有些糊涂了,认不清苏老师,这是在两年前。苏老师说她当时没感到什么,并没有放在心上,今年过完寒假,她的母亲病故了。苏老师听后连夜飞回千里迢迢的哈尔滨再乘火车到大庆。当她推开门看到代表生命的线段化为了直线,她木然了,就好像一个曾经在她的臆想中一位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见到她总会笑呵呵的人瞬间消逝了,消逝,就是剩下的只有回忆。晚上,苏老师打电话给她的女儿,她说以前从来都没有这样在意一个都不认识自己的母亲,而现在却感到迫切的需要。女儿回答她,因为她在,她是个实体,无论她是否认是你,无论她的丑与美,她是个实体。当这种实体不在时,你就丢失了一个可以寄托的人。
  苏老师和我们开玩笑,她是个没妈的孩子。
  没妈的孩子,还好,我有妈妈。我顿时特别的感到幸运,我有妈,可以让我像块宝,会在我临睡前在被窝里放个热水袋,会为我起早准备早饭的妈妈。是的,会为我准备一顿并不好看的但却好吃的早饭。那么普通的妈妈,我之所以没有注意到她是因为她早已融入到我的血液中。血浓于水啊!
  3月8号,妇女节。我的妈妈50了,还是那样美丽,还是那样执着,还是我的好妈妈。
  我能有妈妈,真好。
  所以我已等不及,到下辈子做您的母亲来守护您,我要用一世的爱来回报您!
  爱您,妈妈,真的很爱您。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