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黄叶

        深秋了,路旁树上的叶子都枯黄了,一片片地飘下来,被风一吹,打着旋儿。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感到微微有点凉意。

        快到村口了,遇到一个驼背的老人在路边扫落叶——啊,贺四爷,我忙下了自行车。

      “小虎子,放学啦!”一张皱纹如网的脸,浑浊的眼里闪出欣喜的光,旁边放着树叶盛得满满的一个大花包。

      “四爷,我帮你把这包送回家吧?”

      “噢,行,行——你先带着包走吧,我后面走。”

      “我跟你一块走吧!”

      “不用,年轻人没有这慢性子。”

       我只好带了贺四爷的树叶包先回去了。

       我把包放进贺四爷的院里,走出来,猛一抬头,看见他家门前那棵老槐树上有零星几片叶子,在风中飘着,抖着。

       回到家,我对父亲讲了遇到贺四爷的事。父亲很惊奇地说:“是吗?他病了好几天了,有一些日子没出来了。到底是个闲不往的人。”

       贺四爷是个苦命人。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双亲。长大后,娶了老婆,生了个儿子。后来老婆死了,儿子也跑了,只剩下他孤单单一个人。他好养鸡,养的鸡很肥,下的蛋也大,但大家都说他是个老吝啬鬼。他的鸡跑到别人家下了蛋,他非要向人家要回来不可,人家要是没有见,他就和人家吵,直到把鸡蛋要回来才肯罢休。

       他极爱孩子们。他经常给我门讲故事,什么天上的玉皇大帝是姓张的啦。排行老二啦;孙悟空是一个老猴子在石头缝里撒了一泡尿才蹦出来的啦⋯⋯极有趣的。高兴时,他的眼睛眯成了缝,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来,讲道:“很早很早的时候,有一对夫妇生活得很好很好。他们有一个儿子——白胖白胖的,很让人喜欢。有一天刮来一阵大风,把他们的儿子刮跑了,再也没有找到。老婆想儿子想得白了头,后来死了,单单剩下一个老头⋯⋯”他讲着,讲着,眼里充满了泪,嘴不住地抖动。我把他讲的故事告诉了父亲,父亲说贺四爷在想他的老婆和儿子。从父亲那里,我知道了贺四爷的故事:当年贺四奶奶病了,贺四爷买了药,医生给开了一个怎样吃药的单子。但是贺四爷不识字,当他出去向村里识字的人请教时,他那个不识字的儿子心急,把药错给贺四奶奶吃了。结果,贺四奶奶全身抖动,最后死了。他儿子吓得跑出去,再也没回来⋯⋯

        后来,我上学了,贺四爷总好把我叫到他家里问我一天学了几个字,学会了没有。记得一次,他又把我叫到家中。“来,四爷考考你,”他拿出一张纸和一截儿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铅笔,说:“你写‘给学校’三个字,会吗?”“会。”我接过笔认真地在纸上写下“给学校”三个字。他接过去看了看,然后,端端正正地折起来,揣在怀里。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