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情永不下岗



  别人都说慈母严父,而我偏偏有一个严厉的母亲。
  那是一个下雨天,我举着伞,抱着沉重的步子往家走去。雨点打在伞上,似协奏曲那般铿锵,又似回旋曲那般忧伤,正如我这次考试考砸了一样,心里犹如五雷轰顶,不知该如何面对母亲的质问。
  一进家门,迎上来的便是母亲那企盼分数的灼人目光,我慢腾腾的把那张只考了六十多分的数学试卷递给母亲。母亲一见分数,先前那充满阳光的脸顿时乌云密布,让我感觉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临。
  和着窗外的雨声,母亲将一阵阵斥责声砸向我,几乎让人窒息。望着那静静地躺在地面上的试卷,我心里很是害怕,静静的呆在那里好久好久,两只手不自主的的捏来捏去。
  其实,这次考试这么少不应该全怪我,要不是考试的时候还发着高烧,导致迷迷糊糊的看错题,也不会考这么少。而严厉的母亲那天不但没有看在我发烧感冒的的份上给我请假,还应把感冒药塞给我送我到学校……今天还怪我考得这么“差”?这是我的妈吗?
  想着想着,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对母亲的这种做法感到气愤。我猛地一转身,愤愤的朝房间走去,剩下的,只有那张口结舌的母亲……
  一进房间,我便扑在床上大哭起来,似乎要把心里繁杂的情绪全都发泄出来。透过窗外,雨点落在树上发出“啪嗒,啪嗒”声,四周一片漆黑,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渐渐地,我哭得没力气了,便进入梦想中……
  睡了一会儿,朦胧中感觉有人进了我的房间,直觉告诉我是母亲。她慢慢地走到我的床边,轻轻的为我盖上被子,但倔强的我一脚就蹬开了被子,只听见母亲叹了一口气说:“女儿,对不起,我不该在你生病的时候还把你撵去上学校。药我放在床头柜上,明天起来记得吃了,明天在家休息一天,我给你们班主任请过假了。晚上天气冷,注意盖好被子!”说完又给我盖好被子。
  此时的我,眼泪已在睫毛上悄悄凝聚,为了不让母亲发现我醒了,我便打算转过身去,就在我翻身的一刹那,我看见母亲那披着单薄的外衣的身子在房间中显得如此憔悴,她眼里分明闪烁着忧伤的泪光。
  许久,母亲便起身向她的卧室走去。当走了没多久,从我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我再也忍不住,任凭泪水从我的脸上滑过。一瞬间的怨恨全都化为了乌有。
  也正在此时,我才明白了,我与母亲之间的亲情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
  初二:宋文倩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