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安徒生童话守塔人奥列

 

 
    “在这个世界里,事情不是上升,就是下降。不是不降,就是上升!我现在不能再进一
步向上爬了。上升和下降,下降和上升,大多数的人都有这一套经验。归根结底,我们最后
都要成为守塔人,从一个高处来观察生活和一切事情。”
    这是我的朋友、那个老守塔人奥列的一番议论。他是一位喜欢瞎聊的有趣人物。他好像
是什么话都讲,但在他心的深处,却严肃地藏着许多东西。是的,他的家庭出身很好,据说
他还是一个枢密顾问官的少爷呢——他也许是的。他曾经念过书,当过塾师的助理和牧师的
副秘书;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他跟牧师住在一起的时候,可以随便使用屋子里的任何东西
。他那时正像俗话所说的,是一个翩翩少年。他要用真正的皮鞋油来擦靴子,但是牧师只准
他用普通油。他们为了这件事闹过意见。这个说那个吝啬,那个说这个虚荣。鞋油成了他们
敌对的根源,因此他们就分手了。
    但是他对牧师所要求的东西,同样也对世界要求:他要求真正的皮鞋油,而他所得到的
却是普通的油脂。这么一来,他就只好离开所有的人而成为一个隐士了。不过在一个大城市
里,唯一能够隐居而又不至于饿饭的地方是教堂塔楼。因此他就钻进去,在里边一面孤独地
散步,一面抽着烟斗。他一忽儿向下看,一忽儿向上瞧,产生些感想,讲一套自己能看见和
看不见的事情,以及在书上和在自己心里见到的事情。
    我常常借一些好书给他读:你是怎样一个人,可以从你所交往的朋友看出来。他说他不
喜欢英国那种写给保姆这类人读的小说,也不喜欢法国小说,因为这类东西是阴风和玫瑰花
梗的混合物。不,他喜欢传记和关于大自然的奇观的书籍。我每年至少要拜访他一次——一
般是新年以后的几天内。他总是把他在这新旧年关交替时所产生的一些感想东扯西拉地谈一
阵子。
    我想把我两天拜访他的情形谈一谈,我尽量引用他自己说的话。
    第一次拜访
    在我最近所借给奥列的书中,有一本是关于圆石子的书。这本书特别引其他的兴趣,他
埋头读了一阵子。
    “这些圆石子呀,它们是古代的一些遗迹!”他说。“人们在它们旁边经过,但一点也
不想其它们!我在田野和海滩上走过时就是这样,它们在那儿的数目不少。人们走过街上的
铺石——这是远古时代的最老的遗迹!我自己就做过这样的事情。现在我对每一块铺石表示
极大的敬意!我感谢你借给我的这本书!它吸引住我的注意力,它把我的一些旧思想和习惯
都赶走了,它使我迫切地希望读到更多这类的书。
    “关于地球的传奇是最使人神往的一种传奇!可怕得很,我们读不到它的头一卷,因为
它是用一种我们所不懂的语言写的。我们得从各个地层上,从圆石子上,从地球所有的时期
里去了解它。只有到了第六卷的时候,活生生的人——亚当先生和夏娃女士——才出现。对
于许多读者说来,他们出现得未免太迟了一点,因为读者希望立刻就读到关于他们的事情。
不过对我说来,这完全没有什么关系。这的确是一部传奇,一部非常有趣的传奇,我们大家
都在这里面。我们东爬西摸,但是我仍然停在原来的地方;而地球却是在不停地转动,并没
有把大洋的水弄翻,淋在我们的头上。我们踩着的地壳并没有裂开,让我们坠到地中心去。
这个故事不停地进展,一口气存在了几百万年。
    “我感谢你这本关于圆石的书。它们真够朋友!要是它们会讲话,它们能讲给你听的东
西才多呢。如果一个人能够偶尔成为一个微不足道的东西,那也是蛮有趣味的事儿,特别是
像我这样一个处于很高的地位的人。想想看吧,我们这些人,即使拥有最好的皮鞋油,也不
过是地球这个蚁山上的寿命短促的虫蚁,虽然我们可能是戴有勋章、拥有职位的虫蚁!在这
些有几百万岁的老圆石面前,人真是年轻得可笑。我在除夕读过一本书,读得非常入迷,甚
至忘记了我平时在这夜所作的那种消遗——看那‘到牙买加去的疯狂旅行’!嗨!你决不会
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巫婆骑着扫帚旅行的故事是人所共知的——那是在‘圣汉斯之夜’(注:即6月23
日的晚上。在欧洲的中世纪,基督教徒在这天晚上唱歌跳舞,以纪念圣徒汉斯(St.Ha
ns)的生日。Hans可能是Johnnes(约翰)。),目的地是卜洛克斯堡。但是
我们也有过疯狂的旅行。这是此时此地的事情:新年夜到牙买加去的旅行。所有那些无足轻
重的男诗人、女诗人、拉琴的、写新闻的和艺术界的名流——即毫无价值的一批人——在除
夕夜乘风到牙买加去。他们都骑在画笔上或羽毛笔上,因为钢笔不配驮他们:他们太生硬了
。我已经说过,我在每个除夕夜都要看他们一下。我能够喊出他们许多人的名字来,不过跟
他们纠缠在一起是不值得的,因为他们不愿意让人家知道他们*?着羽毛笔向牙买加飞过去。
    “我有一个侄女。她是一个渔妇。她说她专门对三个有地位的报纸供给骂人的字眼。她
甚至还作为客人亲自到报馆去过。她是被抬去的,因为她既没有一支羽毛笔,也不会骑。这
都是她亲口告诉我的。她所讲的大概有一半是谎话,但是这一半却已经很够了。
    “当她到达了那儿以后,大家就开始唱歌。每个客人写下了自己的歌,每个客人唱自己
的歌,因为各人总是以为自己的歌最好。事实上它们都是半斤八两,同一个调调儿。接着走
过来的就是一批结成小组的话匣子。这时各种不同的钟声便轮流地响起来。于是来了一群小
小的鼓手;他们只是在家庭的小圈子里击鼓。另外有些人利用这时机彼此交朋友:这些人写
文章都是不署名的,也就是说,他们用普通油脂来代替皮鞋油。此外还有刽子手和他的小厮
;这个小厮最狡猾,否则谁也不会注意到他的。那位老好人清道夫这时也来了;他把垃圾箱
弄翻了,嘴里还连连说:‘好,非常好,特殊地好!’正当大家在这样狂欢的时候,那一大
堆垃圾上忽然冒出一根梗子,一株树,一朵庞大的花,一个巨大的菌子,一个完整的屋顶—
—它是这群贵宾们的滑棒(注:原文是“Slaraeeenstang”。这是一种擦
了油的棒子,非常光滑,不容易爬或在上面踩。它是在运动时试验爬或踩的能力的一种玩具

关键词:安徒生童话故事大全安徒生童话安徒生童话有哪些安徒生童话故事100篇安徒生童话故事安徒生讲故事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童话故事] 赤脚门下

    口音的外方行人陆续来到此地,看来又有一场武林盛事。 来客多,生意多,一些小贩、匠人也不失时机地出现在镇上。 铁匠拉着风箱,把炉火燃得旺旺的,准备给高手们锻打称心的兵器...

  • 孤独的熊猫咪咪

    怀里,一根接一根地剥着吃,嘴里还故意发出“叭叭”的声响。 爸爸又拿出花皮球给小黑熊玩,咪咪扔下香蕉,又抢过皮球:“不给!不给1 “咪咪,不许这么没礼貌...

  • 小丑的眼泪

    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孩,也正坐在他们父母身旁。盼望已久的圣诞节庆典象预想的那样盛况空前。 接着,马戏表演开始了。 这对孩子们来说是最引人入胜的。他们满心喜悦地坐在巨大的帐...

  • 犟孩子

    ,很快她就踏上了黄泉之路。人们把她的尸体放入了墓穴,然后向她身上撒泥土,但突然她的一只手臂伸了出来,向上举着。人们把她的手臂又塞了进去,继续撒泥土,但她的手臂又伸...

  • 蛋糕国历险记

    蛋糕国历险记,糕人,有穿着蓝裙子的波比娃娃蛋糕人,有蹦蹦跳跳的小熊蛋糕人他们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乐涛。 就在这时候,从人群中走出一个九层大蛋糕,最上面一层是一个金黄色的 皇冠,在...

  • 顽皮的香蕉

    皮滑倒。有一天,顽皮香蕉又把衣服放在了路口上,想看看有什么人会路过的时候摔得四脚不着地。黑乌鸦看见了黄衣服想:“多好看的衣服呀,要是我穿上它,就没有人会骂我是丧门...

  • 狼和小羊

    地去了。 没过多久,有人敲门,而且大声说:开门哪,我的好孩子。你们的妈妈回来了,还给你们每个人带来了一点东西。可是,小山羊们听到粗哑的声音,立刻知道是狼来了。我们不...

  • 狮虎争霸

    狮虎争霸,可爱的大熊猫,布满条纹的斑马等。比赛开始了,狮子心里想:我一定要赢老虎,要是赢了,我就可以升官了。老虎心里想:输了也没关系,胜不骄,败不馁吗。狮子先一扑,老虎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