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安徒生童话姑妈

你应该认识姑妈!她这个人才可爱呢!这也就是说,她的可爱并不像我们平时所说的那
种可爱。她和蔼可亲,有自己的一种滑稽味儿。如果一个人想聊聊闲天、开开什么人的玩
笑,那么她就可以成为谈笑的资料。她可以成为戏里的角色;这是因为她只是为戏院和与戏
院有关的一切而活着的缘故。她是一个非常有身份的人。但是经纪人法布――姑妈把他念作
佛拉布――却说她是一个“戏迷”。
“戏院就是我的学校,”她说,“是我的知识的源泉。我在这儿重新温习《圣经》的历
史:摩西啦,约瑟和他的弟兄们啦,都成了歌剧!我在戏院里学到世界史、地理和关于人类
的知识!我从法国戏中知道了巴黎的生活――很不正经,但是非常有趣!我为《李格堡家
庭》这出戏流了不知多少眼泪:想想看,一个丈夫为了使他的妻子得到她的年轻的爱人,居
然喝酒喝得醉死了!是的,这50年来我成了戏院的一个老主顾;在这期间,我不知流了多
少眼泪!”
姑妈知道每出戏、每一场情节、每一个要出场或已经出过场的人物。她只是为那演戏的
九个月而活着。夏天是没有戏上演的――这段时间使她变得衰老。晚间的戏如果能演到半夜
以后,那就等于是把她的生命延长。她不像别人那样说:“春天来了,鹳鸟来了!”或者:
“报上说草莓已经上市了!”相反,关于秋天的到来,她总喜欢说:“你没有看到戏院开始
卖票了吗?戏快要上演了呀!”
在她看来,一幢房子是否有价值,完全要看它离戏院的远近而定。当她不得不从戏院后
边的一个小巷子迁到一条比较远一点的大街上,住进一幢对面没有街坊的房子里去的时候,
她真是难过极了。
“我的窗子就应该是我的包厢!你不能老是在家里坐着想自己的事情呀。你应该看看
人。不过我现在的生活就好像我是住在老远的乡下似的。如果我要想看看人,我就得走进厨
房,爬到洗碗槽上去。只有这样我才能看到对面的邻居。当我还住在我那个小巷子里的时
候,我可以直接望见那个卖麻商人的店里的情景,而且只需走三百步路就可以到戏院。现在
我可得走三千大步了。”
姑妈有时也生病。但是不管她怎样不舒服,她决不会不看戏的。她的医生开了一个单
子,叫她晚上在脚上敷些药。她遵照医生的话办了,但是她却喊车子到戏院去,带着她脚上
敷的药坐在那儿看戏。如果她坐在那儿死去了,那对她说来倒是很幸福的呢。多瓦尔生①就
是在戏院里死去的――她把这叫做“幸福之死”。
①多瓦尔生(BertelThorvaldsen,1768―1844)是丹麦名
雕刻家。
天国里如果没有戏院,对她说来是不可想象的。我们当然是不会走进天国的。但是我们
可以想象得到,过去死去了的名男演员和女演员,一定还是在那里继续他们的事业的。
姑妈在她的房间里安了一条私人电线,直通到戏院。她在每天吃咖啡的时候就接到一个
“电报”。她的电线就是舞台装置部的西凡尔生先生。凡是布景或撤销布景,幕启或幕落,
都是由此人来发号施令的。
她从他那里打听到每出戏的简单扼要的情节。她把莎士比亚的《暴风雨》叫做“讨厌的
作品,因为它的布景太复杂,而且头一场一开始就有水!”她的意思是说,汹涌的波涛这个
布景在舞台上太突出了。相反,假如同样一个室内布景在五幕中都不变换一下,那么她就要
认为这个剧本写得很聪明和完整,是一出安静的戏,因为它不需要什么布景就能自动地演起
来。
在古时候――也就是姑妈所谓的30多年以前――她和刚才所说的西凡尔生先生还很年
轻。他那时已经在装置部里工作,而且正如她所说的,已经是她的一个“恩人”。在那个时
候,城里只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大戏院。在演晚场时,许多顾客总是坐在台顶上的布景间里。
每一个后台的木匠都可以自由处理一两个位子。这些位子经常坐满了客人,而且都是名流:
据说不是将军的太太,就是市府参议员的夫人。从幕后看戏,而且当幕落以后,知道演员怎
样站着和怎样动作――这都是非常有趣的。
姑妈有好几次在这种位子上看悲剧和芭蕾舞,因为需要大批演员上台的戏只有从台顶上

关键词:安徒生童话故事大全安徒生童话故事100篇安徒生童话故事安徒生童话有哪些安徒生童话安徒生讲故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宝宝长大了

    宝宝长大了,,宝宝可高兴了,就带着小猫,小狗来到了小熊家。 小熊可热情了,端来了饮料,还有他自己做的生日蛋糕,小猫爱吃的鱼,小狗爱吃的肉和骨头,宝宝看了都馋死了,可是朋友们都吃得那么的...

  • 金鹅

    我一口酒喝吧。我又饥又渴,实在难忍埃”自私的大儿子回答说:“我干嘛要把我的蛋糕和葡萄酒给你呢?给了你我吃啥喝啥?你快给我滚开1说完他白了小老头儿一眼,就自顾自地走...

  • [童话故事] 布来梅市的乐师

    ,任中心研究员兼主任。现兼任文学院教授和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博士点博士生导师。他大学时代就开始发表译作。已出版《浮士德》、《少年维特的烦恼》、《阴谋与爱情》、《海涅...

  • 白白爱萝卜

    白白爱萝卜,衣服,跟兔妈妈出发了,却忘记给萝卜浇水这件事了。 做客回来后,白白发现一些萝卜被太阳晒得枯萎了。她急得都快要哭了。她急忙给萝卜浇水,蹲在菜园里等萝卜苏醒过来。等...

  • 地下禁区

    一束束鲜花绽放。 尽管在地下,清风习习,空气新鲜,一点也没有沉闷的感觉。 地下城又大又深,一层又一层。环城公路是螺旋形的,像盘山公路一般。 五用车沿着环城公路向地下深...

  • [童话故事] 毛尔冬的洗头计划

    而且在人家面前用手指甲搔头是很不礼貌的,甚至惹得人家好好的也痒了起来。 毛尔冬躲开人群,一个人在田野里慢慢地走。风很柔地吹过来,吹眯了毛尔冬的眼睛,吹痒了毛尔冬的头...

  • 傲数与屠龙

    傲数与屠龙,一个广告。 这个广告是这样写的: 著名的傲数班就要应广大数学爱好者的强烈要求于近期开课了,因座位有限, 希望大家从速报名参加。根据儿童和成人的不同需要, 我们提供两个版...

  • 偷梁换柱的模特

    贴着一张画,画上画着一头健壮的牛。许多人围着看,还议论纷纷,说这是当今最著名的画家画的牛。 牛小小忽然觉得画上的牛有点面熟,他停下来,仔细一看,啊!是他的哥哥牛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