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儿童故事:彗星

  彗星来了,火红的球体闪闪发光,一条尾巴咄咄逼人。从豪华的皇宫上,从穷人的屋子里,以及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都可以看见它;在无路的荒野里走过的孤独的旅人也可以看见它。每人对它都有自己的想法。 “都来看看天上的这个信号,都来看看这璀璨的天景吧!”人们这么说着,于是大家都匆匆赶来看。

  可是还有一个小男孩和他的母亲留在屋子里。蜡烛燃着,母亲觉得烛光里有一朵花。蜡油流到四周,堆得尖尖的蜡,皱巴巴的。这意味着,至少她这么认为,小男孩不久要死去。要知道,那朵花正对着他①。

  这是一种从古时传下来的迷信,她信它。

  这孩子恰恰要在世上活很多年,要活到瞧那颗彗星六十年之后再次出现。

  小男孩没有看到烛光里的花,也没有想到在他的生平中第一次出现在天上的闪闪发光的彗星。他坐着,身前摆着一只补过的碗。碗里盛着肥皂水,他把一只泥烟斗的把插在肥皂水里,然后把烟管放在嘴里吹肥皂泡,吹出大大小小的肥皂泡来。肥皂泡飘着、浮动着,变化出美丽的颜色。颜色从金黄变红,从紫变蓝,阳光照透它时又变成绿叶色。

  “愿上帝保佑你在世上活的年岁,像你吹的肥皂泡那么多。”

  “可多啦,可多啦!”小家伙说道。“肥皂水是永远也吹不完的!”小家伙吹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肥皂泡。

  “一年过去了!一年过去了!瞧日子过得多快!”他每吹出一个肥皂泡,当它飞起来的时候,他都这么说。有两个肥皂泡飞进他的眼里,刺得他的眼发痛,于是他的眼泪流了下来。在每个肥皂泡里,他都看到一幅未来的图景,闪闪发光。“可以看到彗星了!”邻居喊道。“快出来!别呆在屋里呀!”母亲牵着小男孩走出来,他只好放下泥烟斗,放下那吹肥皂泡的东西。因为彗星来了。

  小家伙瞧见了那光亮的火球,后面拖着闪亮的尾巴。有人说它有几尺长,有人说它有几百万尺长;人们的看法有天壤之别。

  “它再出现的时候,我们的孩子和孙子,早都死了!”人们说道。

  它再次出现的时候,说这话的人大多数也的确死去了。可是他,烛上的那朵花对着他,母亲相信“他不久就要死了!”的那个小男孩却还活道,只是老了,满头都是银发。“白发是高龄之花!”谚语这么说,他有好多这样的花。他现在是一位年老的小学校长。

  小学生都说他十分聪明,知识广博,知道历史地理,还懂得人类关于天体的所有学问。

  “一切事物都会再现的!”他说道。“只要你们稍注意一下各种人和事,便会知道,这些人和事都在重复着,只不过换了衣服,换了国家而已。”

  校长于是讲了威廉·退尔②的故事,他不得不用箭射那只放在自己儿子头上的苹果。在他去射箭之前,他在怀里藏了另一只箭,要射那暴虐的格兹勒。这事发生在瑞士,在那以前许多年,丹麦的帕尔纳托克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他也不得不用箭去射放在他儿子头上的一只苹果,像退尔一样,他也藏了一只箭用来复仇。在那以前的一千多年,文字记载在埃及发生过同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就像彗星一样,匆匆而来,匆匆而去,重新再现。

  

1
(责任编辑:admin)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好交易

    银币,然而青蛙们根本不管他数出来的钱是多少,只管一个劲地叫着:呱,呱,呱,呱。什么?农夫生气地喊道,要是你们自以为懂得比我还多,那你们就自己去数吧。他说着把钱全部...

  • 孤独的熊猫咪咪

    怀里,一根接一根地剥着吃,嘴里还故意发出“叭叭”的声响。 爸爸又拿出花皮球给小黑熊玩,咪咪扔下香蕉,又抢过皮球:“不给!不给1 “咪咪,不许这么没礼貌...

  • [童话故事] 狐狸的窗户

    员。著有幻想文学理论专著《西方现代幻想文学论》《世界幻想儿童文学导读》《宫泽贤治童话论》《幻想教室》、长篇幻想小说《与幽灵擦肩而过》《半夜别开窗》《怪物也疯狂》《...

  • 醒来

    …原来它就是―只猫。...

  • 狮虎争霸

    狮虎争霸,可爱的大熊猫,布满条纹的斑马等。比赛开始了,狮子心里想:我一定要赢老虎,要是赢了,我就可以升官了。老虎心里想:输了也没关系,胜不骄,败不馁吗。狮子先一扑,老虎见来...

  • 美丽的杀手

    松萝帛?” “松树爷爷身上长满了松萝,那些松萝像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地包围着它,使它一点新鲜空气也吸不进去,我看它很危险,似乎越来越衰弱了。快点去帮它把身上那些松萝咬...

  • 爱护公物

    爱护公物,天这么热,人家不会建议的说着便开始脱衣服不行,不行,你快点下来,这湖是用来观赏的,不可以洗澡小猴虽然不大愿意,可它知道小熊是森林里有名的小犟驴,它怕把事情闹大了...

  • 接受教育

    接受教育,我只想这么作一次, 赚到了钱, 我就会以正大光明的途径去赚更多的钱。 话虽是这么说, 恐怕到时你就收不住手了。因为利用造假的办法赚钱容易, 有了容易的途径, 谁还会再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