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童话故事] 来自大海的电话

     (选自《安房直子幻想小说代表作⑥ 》 《黄昏海的故事》)

  一个用白纸包着的小包寄到了松原家里。
  小包反面,
  写着几个怪里怪气的字:“螃蟹寄”。
  松原吃了一惊,
  打开一看,从里头滚出来一个手掌大小的白色海螺。

  有一个人带着吉他去大海,回来时忘记带回来了。不,那个人说,不是忘记了,是放在那里了。是打算什么时候请它们还回来,寄存在大海那里了。
  这个人叫松原,是音乐学校的学生。
  松原的吉他是才买来的,闪闪发亮的栗色,一拨动琴弦,“扑咚”,就会发出像早上的露水落下来一般好听的声音。
  松原把那把吉他搁在海边的沙滩上,稍稍睡了一个午觉。也不过就是五分、十分钟,不过就打了个盹。然后醒过来的时候,吉他就已经坏了。吉他的六根弦,全都断了。
  松原说,没有比那个时候更吃惊的事了。
  “不是吗?身边连一个人也没有啊!”
  是的。那是初夏的、还没有一个人的大海。碧蓝的大海和没有脚印的沙滩,连绵不断,要说在动的东西,也就只有天上飞着的鸟了。尽管如此,松原还是试着大声地喊了起来:
  “是谁!这是谁干的?”
  想不到近在咫尺的地方,有一个非常小的声音说:
  “对不起。”
  松原朝四周看了一圈,谁也没有。
  “是谁!在什么地方哪――”
  这回,另外一个小小的声音说:
  “抱歉。”
  接着,许许多多的声音一个接一个地传了过来:
  “只是稍稍碰了一下。”
  “我们也想玩玩音乐啊!”
  “没想把它弄坏。”
  “是的呀,只是想弹一下哆来咪发嗦。”
  松原发火了,发出了雷鸣般的声音:
  “可你们是谁呀――”
  然而,你再怎么大声吼叫,大海也连一点回声也没有;你再怎么发怒,西红柿颜色的太阳也只是笑一笑,波浪只是温柔地一起一伏、哗哗地唱着歌而已。
  松原摘下眼镜,“哈哈”地吐了口气,用手帕擦了起来。然后,把擦好了的眼镜重新戴上,在沙滩上细细地寻找开了。
  啊……他终于看到了。
  坏了的吉他后边,有好多非常小的红螃蟹。小螃蟹们排成一排,看上去就像是在行礼似的。
  “实在是对不起。”
  螃蟹们异口同声地道歉说。然后,一只一句这样说道:
  “怪就怪我们的手上全长着剪刀!”
  “真的没想把它弄坏,只是稍稍碰了一下……”
  “就是。只是稍稍碰了一下,啪、啪,弦就断了。”
  “就是。就是这样。”
  “真是抱歉。”
  螃蟹们又道了一次歉。
  “真拿你们没办法!”松原还在生气。
  “说声对不起就行了吗?这把吉他才买来没几天,就是我自己,都还没怎么弹呢!可、可……”
  啊啊,一想到它坏成了这个样子,松原就悲伤起来。这时,一只螃蟹从吉他的对面朝松原这里爬了过来,说道:
  “一定把它修好!”
  “哎!”
  松原惊讶地缩了一下肩膀。
  “修好?别说大话哟,怎样才能把断了的弦接上呢?”
  “让我们来想吧!大家一起绞尽脑汁来想吧!”
  “再怎么想,螃蟹的脑汁也……”
  松原轻侮地笑了起来。不过,螃蟹那边却是认真的。
  “不不,不要瞧不起螃蟹的脑汁。从前,就曾有过螃蟹把快要撕碎了的帆船的帆缝起来、让人惊喜的事。”
  “可帆船的帆和吉他的弦,不是一码事啊。这是乐器呀,就是修好了,也不可能再发出原来的声音了。”
  “是的。关于这一点,请放心吧!我们一个个乐感都非常出众。到您说好了为止,就让我们一直修下去吧!”
  “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该回去了!”
  松原看了一眼手表。手表正好指向了3点。于是螃蟹说:
  “对不起,这把吉他可以暂时留在这里吗?”
  见松原不说话,螃蟹就滔滔不绝地说道:
  “如果修好了,我们会打电话给您,让您在电话里听一下吉他的调子。如果可以了,您再来取回去。如果声音还不好,我们就再修下去。”
  松原目瞪口呆了。
  “螃蟹怎么打电话呢?那么小的个头,怎么拨得了电话号码呢?”
  只听吉他那边的螃蟹们异口同声地说:
  “螃蟹有螃蟹的电话啊!”
  螃蟹一脸严肃,好像多少有点愤慨了的样子。松原本打算再说两句风凉话的,但他打住了,小声说道:
  “那么,就留在你们这里试试看吧!”
  听了这话,螃蟹们立刻就又高兴起来了。然后,这样说道:
  “对不起,到3点喝茶的时间了。有特制的点心,请尝一口吧。”
  走还是不走呢?松原正想着,螃蟹们已经兴冲冲地准备起茶点来了。
  一开始,十来只螃蟹先挖起沙子来了。它们从沙子里,挖出来一套像过家家玩具一样小的茶具。茶碗还都带着茶托,茶壶也好、牛奶罐也好、糖罐也好,全都是清一色的沙子的颜色。而且,还有贝壳的碟子。它们把这些茶具整整齐齐地摆到干干的沙子上,就有两三只螃蟹不知从什么地方打来了水。好了,这下螃蟹们可就忙开了。
  一组螃蟹刚往石头做的小炉灶里加上劈柴,烧起水,另外一组螃蟹就往沙子里加上水,揉了起来,用擀面杖擀了起来。那就和人用面粉做点心一模一样。不,比女人做得要快多了、要漂亮多了。一眨眼的工夫,点心就烤好了,放到了贝壳的碟子里。松原瞪圆了眼睛就那么看着。那些小小的点心,有的是星星的形状,有的是船的形状,还有的是鱼的形状、锚的形状。可是,它们真的能吃吗?正想着,两组螃蟹已经兴冲冲地把茶点搬了过来。
  “啊请请,千万不要客气。”
  一点都没客气啊……松原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小心翼翼地夹起了一个星星形状的点心。
  “请,请刷地放到嘴里,嘎巴地咬一口。”
  侍者螃蟹说。松原把点心轻轻地放到了嘴里。
  嘴里充满了一股大海的味道。甜得不可思议、爽得不可思议。还有一种沙啦沙啦的干干的齿感――
  “啊,做得真不错,非常好吃啊。”
  松原这样嘀咕着,咕嘟一口把茶喝了下去。螃蟹们异口同声地说:
  “对不起,简慢您了。”
  于是,松原也匆匆低下头:
  “谢谢,承蒙款待。”
  喏,就是这样,结果松原把吉他搁在了海边。
  接着,回到家里,每天等起电话来了。大约过了一个多星期,一个用白纸包着的小包寄到了松原家里。小包反面,写着几个怪里怪气的字:“螃蟹寄”。松原吃了一惊,打开一看,从里头滚出来一个手掌大小的白色海螺。
  “为什么送我这样一个东西呢?”
  想了一会儿,突然,螃蟹曾经说过的话在松原的脑海里响了起来:
  ――螃蟹有螃蟹的电话啊――
  啊,是这样啊,这么想的时候,海螺中似乎已经传来了一个声音。轻轻的、嘣嘣地响着的那个声音……啊啊,那是吉他的声音。
  松原不由得把海螺贴到了耳朵上。和吉他声一起传过来的,不正是海浪的声音吗?
  (啊,的确是来自大海的电话。可那把吉他修好了没有呢?有声音了,这至少说明琴弦已经接上了。)松原想。不过,松原毕竟是音乐学校的学生,什么也瞒不过他的耳朵。松原把海螺贴到了嘴上:
  “还不是原来的声音哟!嘣嘣地响得太厉害了,最粗的一根弦不对!”
  他说完,海螺里的音乐一下就停了下来。
  “那么下个星期吧!”
  听到了螃蟹的声音,结束了。

  松原连一个星期都等不及了。
  一想到海螺电话,不管是上学也好、去打工也、,走在街上也好,都开心得不得了。松原突然觉得,也许比起自己弹吉他,在海螺电话里听螃蟹弹吉他要有意思多了。
  就这样,恰好过去了一个星期的那天深夜,从搁在松原枕头边上的海螺里,突然响起了吉他的声音。松原慌忙把海螺贴到了耳朵上。
  这回,和着比上回要好多了的吉他的声音,传来了螃蟹的歌声:
  “海是蓝的哟,
  浪是白的哟,
  沙子是沙子颜色的,
  螃蟹是红色的,
  螃蟹的吉他是栗色的。”
  “嘿,作为螃蟹来说,唱得还真不赖呢!”
  松原一个人嘟哝道。于是,螃蟹们的合唱戛然而止,传来了那个头领螃蟹的声音:
  “喂喂,‘作为螃蟹来说,唱得还真不赖’这句话,听起来可不舒服啊。”
  “那么该怎么夸你们呢?”
  “像什么比谁唱得都好啦、世界第一啦。”
  “那不是太自以为了不起了吗?如果想成为世界第一,那还要练习才行。吉他弹得还不行啊!”
  “是吗……”
  螃蟹嘟嘟囔囔地说:
  “我们已经尽全力在保养吉他了!用细细的沙子擦拴弦的眼儿,借着月光精心地打磨。”
  “……”
  这时,松原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想起了螃蟹的剪刀。于是他大声地说:
  “喂,不是奇怪吗?你们那长着剪刀的手一磨琴弦,琴弦不是又断了吗?”
  只听螃蟹清楚地回答道:
  “不,我们全都戴着手套哪!”
  “手套!”
  松原吃了一惊。螃蟹比想像的要聪明得多呢!
  螃蟹得意地继续说:
  “是的。现在,我们就全都戴着绿色的手套在弹吉他。是用裙带菜特制的手套。戴在手上正合适,戴着它弹乐器,真是再好不过了。我们后悔得不得了,怎么一开始没戴手套呢?要是戴了,那天也就不会把您的吉他给弄坏了!”
  “是吗……”
  松原算是服了,于是,情不自禁地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既然这样,就暂时先把吉他寄存在你们那里吧!我眼下特别忙,去不了大海。”
  “真、真的吗?”
  螃蟹们一齐嚷了起来,仿佛已经高兴得按捺不住了。
  “嗯,是真的。你们再研究一下吉他的高音吧!合唱时要注意和声,对了,常常给我打电话。”
  说完,松原放下了白色的海螺。然后,用手帕把海螺一卷,珍爱地藏到了抽屉里。
  松原想,我要把这个海螺当成自己的宝贝。

  “瞧呀,就是它呀,就是这个海螺呀!”
  松原常常让人看这个海螺,但是,这个海螺只是里面透着一点淡淡的粉红色,听不见螃蟹合唱的声音、吉他的声音和海浪的声音。不管怎样把海螺贴到耳朵上,别人就是听不到任何声音。
  也许,这是一只惟有吃过那沙子点心的人才能听到声音的海螺。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3月出版的《 黄昏海的故事》)

[1]

(责任编辑:admin)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童话故事] 狐狸的窗户

    员。著有幻想文学理论专著《西方现代幻想文学论》《世界幻想儿童文学导读》《宫泽贤治童话论》《幻想教室》、长篇幻想小说《与幽灵擦肩而过》《半夜别开窗》《怪物也疯狂》《...

  • 小鸟和大熊

    天来了,小鸟要飞到温暖的南方去了,大熊也要进树洞里睡觉了。它俩约定,明年春天再见面。第二年春天,小鸟飞回来时,看见大树没有了,大熊坐在树墩上哭鼻子。小鸟...

  • 巨人和裁缝

    服务。如果非得那样,我为什么不?我能得到多少报酬呢?你听好了你的报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今年是闰年,再加一天,如何呀?好吧!裁缝说,心里却想,是一个要量体裁衣的人...

  • 小骡子是谁的孩子

    起赛跑。 小骡子孤单地站在一旁,悄悄地掉眼泪。小兔见了,蹦到他跟前,问道:“小骡子,你怎么哭了?来,我们一块儿玩吧1 小骡子低下头:“不,你们都有爸...

  • 小兔长耳朵的功能

    小兔长耳朵的功能,. 天上的老鹰他都能看见, 怎么会看不见一棵树呢? 小猴有点搞不明白. 可能是小兔的耳朵太长了, 挡住了小兔的视线. 小猪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你的耳朵也不小, 你的耳朵能盖住...

  • 猫妈妈搬家

    ;依此类推,叫六声时,就是叫老六。 猫妈妈在山的那一边买了一处新居,她捉来老鼠让六个女儿都吃饱了,然后就准备上路、搬家。 她们走啊,走啊,快到中午的时候,就在一眼泉边...

  • 儿童睡前故事

    越暖和了。青蛙妈妈下的卵慢慢地都活 动起来,变成一群大脑袋长尾巴的蝌蚪,他们在水里游来游去,非常快乐。 有一天,鸭妈妈带着她的孩子到池塘中来游水。小蝌蚪看见小鸭子跟着...

  • 没长耳朵的小老虎

    没长耳朵的小老虎 ,带?还是挂气球?我最拿手的就是做跳起来的事情。小兔气哼哼地说:你能不能不到处跳,停下来好好听。没问题,我听着呢。小老虎摇头晃脑,根本没听清大家说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