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童话故事] 警察的大童话

    [译者介绍]任溶溶,我国著名翻译家。广东鹤山人,1923年生于上海。1945年毕业于大夏大学中国文学系。后从事编辑工作,长期在少年儿童出版社和上海译文出版社工作。1941年翻译第一篇苏联小说。1945年翻译第一篇儿童文学作品。从此,他以儿童文学为终身事业。他翻译过许多外国儿童文学作品,如普希金童话诗,叶尔肖夫童话诗《小驼马》,意大利童话《木偶奇遇记》、《假话国历险记》,英国童话《彼得?潘》、《柳树间的风》、《随风而来的波平斯阿姨》,瑞典童话《长袜子皮皮》、《小飞人》等等 。他自己还创作了童话《没头脑和不高兴》、《一个天才杂技演员》和一些儿童诗。

  说起来你们多半都知道,不管在哪里,警察局这地方通宵都是有人值班的。也就是说,好不让小偷进别人的家,也不让坏人做坏事。为了这个缘故,从天黑到天亮,不但有警察在警察局里张大了眼睛坚守岗位,而且有警察在街上不停地走来走去,防范小偷、拦路抢劫的强盗、妖怪以及其他坏东西。等到走啊走啊脚都走痛了,他们就回到警察局,别的警察又接他们的班出去巡逻。就这样,整个通宵都有人醒着不睡。警察们为了消磨时间,常常一面抽着烟,一面交谈他们在巡逻时遇到的各种事情。
  话说有一天晚上,大家正在那里抽烟聊天的时候,有一位警察――对了,是哈拉布尔特――巡逻完毕回来了。
  “唉呀,你辛苦了,请坐下吧,”那位老警察对他说。“这一回请霍拉斯接替你去。那么,哈拉布尔特,你巡逻的时候碰到什么事情吗?”
  “没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哈拉布尔特说。“就是在休特潘斯卡大街有两只猫打架。于是本警察以国家法律的名义把双方拉开,并且狠狠地训了它们一顿。对了,后来我到吉特纳街,那里二十三号人家前面有一只小麻雀从窝里摔了下来。我马上通知斯塔隆涅斯兹卡的消防队,梯子很快就拿来,把小麻雀仍旧送回原来的窝里去。当然,我把小麻雀的父母也狠狠地训了一顿,要它们以后十分小心。接着我朝耶丘纳街走,不知怎么搞的,觉得什么东西在拉本警察的裤子。我马上低头朝我的脚看,瞧啊,原来是那个小鬼,你们都知道的,卡尔洛沃广场那儿留着胡子的那个家伙。”
  “不过,你说的到底是哪一个呢?”老警察说。“那里乱哄哄的,这样的家伙太多了。”
  “拉我裤子的叫帕德霍列兹,住在那棵大柳树上的……”
  “哦,是他?诸位,那是个非常非常有趣的家伙。他在卡尔洛沃广场常常让人们丢失东西,像戒指、陀螺、哗啷棒什么的。然后帕德霍列兹这家伙又把这些东西一样不少地送到失物招领处。你说下去吧,接下来怎么啦?”
  “接下来帕德霍列兹说了,”哈拉布尔特说下去,
  “‘喂,喂,警察先生,我回不了家了。松鼠那家伙把我柳树上的家占了,不让我进去,’他说。于是我拔出警棍,马上带着帕德霍列兹到那棵柳树下。然后我以国家法律的名义,严厉地命令松鼠马上搬走,而且不要重犯这样的罪。可松鼠那家伙说‘不搬’,根本不听本警察的命令。本警察没有办法,于是脱掉外衣,光穿着一件衬衫爬上树去。我刚爬近帕德霍列兹那个树洞,松鼠那家伙忽然哭起来了。它用哭声说:‘警察先生,警察先生,请不要逮捕我。只因为下雨,我的小棚屋给冲走了,我只好暂时借住帕德霍列兹先生的家,只不过这么回事。’我大声申斥它说:‘唉,真烦死了。好啦,带着你的山毛榉果实和核桃离开吧,马上把帕德霍列兹的私人住宅归还给他。要是以后再算计和强占这位帕德霍列兹的私人住宅,总之一句话,没有得到主人许可就强闯民宅的话,我马上叫来支援人马,把你包围起来,然后将你逮捕,戴上手拷带回警察局去,你可听明白了。’好,诸位,我今天夜里要报告的就只有这些。”
  “我还没有见过这种叫小鬼的家伙,”同是警察的班巴斯说。“我一直在负责迪维泽地区,那里都是新建筑,什么妖精、鬼怪之类古怪东西似乎完全没有。”
  “你那儿是那样,可在这一带,你要多少有多少,”又是那位老警察说。“要是在从前,有没有这种东西可真是大事一桩啊。就说那西托科夫斯基沼泽地吧,那儿有一个水怪,据说开天辟地以来就在那里了。不过这家伙完全不给警察添麻烦。可同样是水怪,今天还待在里贝纽斯基的家伙就是个没法对付的无赖,而西托科夫斯基沼泽地的家伙却实在值得钦佩。我想你们还记得吧,布拉格市河道局还任命他当了水怪监督,并且给他月薪。他的任务是监视伏尔塔瓦河不让它泛滥。结果那家伙真是一次也没有让洪水泛滥过。大概伏尔塔瓦河泛滥,都是住在河上游的水怪们干的勾当。
  “可是你听我说,里贝纽斯基那家伙妒忌他,竟然使坏心眼,怂恿这位老前辈到河道局去提出,要求给他长官级的地位和薪金。不用说,河道局不同意,回答他说,首先,你学历不够,你不是连大学也没进过吗?那家伙气坏了。于是他离开了布拉格,听说如今在多拉久达一带很活跃。正因为这个缘故,今天西托科夫斯基沼泽地一个水怪也没有了。也托这个福,布拉格的水怪少了。还有,以前每天晚上,鬼火这些妖精一定要在卡尔洛沃广场开舞会。这吓坏了过路人,也造成了祸害,于是警方请鬼火他们转移到斯特洛莫夫卡去,也就是请鬼火代替煤气灯。因此天一黑,煤气公司就让点灯人来点上火,到了早上,点灯人又来把火灭掉。不过点灯人后来得去参军,鬼火也渐渐被入忘掉了。说到妖怪,如今斯特洛莫夫卡就有十七个。不过其中三个成了合唱团的女团员,一个成了电影女演员,还有一个嫁给了铁路工人。此外,在金斯基花园有一个,在格列博夫卡有两个,在耶伦有一个。利格洛维的园丁很想在自己的园子里养一个,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个在那里定居下来。有人说,也许因为那通风太好了吧?此外,在布拉格市内,光警察在本子上记下的小鬼数目就达三百四十六名之多,他们分散在各公共建筑物、公园和校园等等地方。甚至有小鬼在私人住宅里做窝,那完全是出人意料之外的。以前幽灵也有很多,如今已经完全没有了。因为科学家们证明,幽灵这玩意儿根本就不存在。不过在旧市区那儿,听说还有一两个老派家伙违法地住在阁楼之类地方。最近市政府的官员还说起过这样的事。”
  “然而还有恶龙那样的怪物,”警察克巴兹插嘴说。“最近不是在奇休科夫那儿的仓库消灭了一条吗?”
  “可惜奇休科夫那地区不归我管,”老警察说。“因此那怪物的事我不清楚。”
  “唉呀,当时我正好在场,”克巴兹在旁边又插嘴说。“从头就负责这件事,后来写成了报告的是沃科万。那天晚上,一位老太太忽然来找他。老太太叫恰兹戈娃,是个算卦的。她说有一个叫富尔达博德的怪物,把一位美丽的公主监禁在奇德夫斯基的仓库里了,这是不会错的。也就是说,怪物把公主从她父母那里抢了来,算卦老太太说她已经用扑克牌把这件事算了出来,绝对错不了。因此,不管这姑娘是不是公主,沃科万都非马上把她送回她父母那里去不可。如果怪物不肯听从,当然就要使用警察的力量让他听话。于是他立刻全副武装地到仓库去。不用说,任何人都会这样做的,对不对?”
  “一点不错,”班巴斯说。“不过我在迪维泽也好,在斯特列肖维泽也好,怪物这种玩意儿一次也没见过。请你说下去吧。”
  下面是克巴兹讲的故事。
  “就这样,沃科万立刻全副武装地上仓库去。这时候是夜里。忽然之间,从黑暗当中传来可怕的咆哮声。沃科万吓了一跳,用手提灯去照,果然,看到了一个有七个头的可怕怪物。那七个头在相互说话,接着就吵起来,骂下流话。怪物嘛,本来就没有什么教养。沃科万偶然朝角落一看,果然有一个极其美丽的公主在抽抽嗒嗒地哭,拼命捂住她的耳朵不去听那七个头说的粗话。
  “于是沃科万试着对怪物说:‘喂喂,我说你啊。’他话说得很文雅,可是也显出警察的威严。‘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以讲讲清楚吗?你有乘车月票、保险证或者狩猎许可证之类证件吗?’可你想怎么样?怪物那些头,一个笑起来,一个尖叫,一个咒骂,一个大吼,一个吐舌头扮鬼脸……唉呀哦唷,真是太不像话了。可是沃科万不买他的账,反过来大叫着说:‘我以国家法律的名义,命令你跟我到警察局,把那个姑娘也一起带去。’
  “可是第一个头大吼:‘你这个小东西!你以为我是谁?你连富尔达博德的怪物大人也不认识吗?’
  “第二个头也凑热闹地大叫起来:‘是格拉纳德斯基山的富尔达博特大人啊!’
  “第三个头说:‘你不认识天下闻名的穆尔哈增斯的恶龙吗?’
  “第四个头说:‘喂,你看着吧,我这就把你像野草莓那样一口吞下去。’
  “第五个头说:‘你看着吧,我要把你撕得粉碎,压成肉酱!’
  “第六个头说:‘哈哈哈,我要把你的头拧下来!’
  “第七个头说:‘准备好送死吧!’
  “这些话听上去简直像打雷。可是沃科万一点也不害怕。他想到好言好语再也没用,一下子拔出警棍,对着那家伙的头一个一个劈劈啪啪用力打过去。
  “于是怪物又说话了。
  “第一个头说:‘怎么回事,像哪里有虫子在爬似的?’
  “第二个头回答说:‘怎么回事,像头顶给挠了一下!!’
  “第三个头说:‘我怎么啦,脖子像给跳蚤咬了一口。’
  “第四个头说:‘喂,小东西,能不能用那棍子给我再搔一下痒?’
  “第五个头说:‘再用点力就好了。’
  “第六个头说:‘请再往左一点儿。那里痒得要命。,
  “第七个头说:‘那么小的棒没用。没有更大的吗?’
  “沃科万于是拔出佩刀。他七个头一个头一刀砍过去,可也不知怎么搞的,只是让怪物的鳞片卡嚓卡嚓响一下,一点也不起作用。
  “第一个头说:‘啊哈哈哈哈,这样还差不离。’
  “第二个头笑着说:‘跳蚤的耳朵也许还砍得掉。可是很遗憾,我的虱子是钢铁做的。’
  “第三个头说:‘唉,实在太谢谢了。你这么来一下,我难受的痒痒总算砍掉了。’
  “第四个头说:‘怎么样?毛的尖尖是不是削下来了?’
  “第五个头说:‘求求你,能不能每天用那可爱的梳子帮我把头皮屑给刮下来?’
  “第六个头说:‘怎么回事,像鸟的羽毛似的,一点也感觉不出来。’
  “第七个头说:‘先生,能再给我搔一次痒吗?’
  “沃科万终于掏出备用手枪,对着怪物的七个头连续乓乓乓乓乓乓乓开了七枪。
  “‘呸,吵死了!’怪物大叫起来。‘别再对我们撒砂子啦。弄到头发里就糟了。唉呀唉呀,弄到眼睛里了!哦唷哦唷,牙齿里怎么夹着碎屑呢?啊,我已经受够了。’怪物这样大叫着,像一起清了一下喉咙,从七张嘴里一下子喷出火来。可是沃科万当然一点也不怕。他马上从口袋里掏出警察手册,把上面写的遇到难对付家伙时的注意事项再读了一遍。对了,这里写着马上叫人支援。然后再读喷出火来的应急措施。上面说马上叫消防队。于是沃科万马上叫消防队,也请警察们来支援。来支援的警察有拉巴斯、马塔斯、库德拉斯、菲尔巴斯、霍拉斯,还有我。沃科万对我们说了:
  “‘诸位,我们必须把那姑娘救出来,不过那家伙是个超级怪物。佩刀什么的一点不管用。可是,幸亏为了让头转动,脖子后面的皮似乎比较软。这样,我们一,二,三,一起用刀砍那个地方。不过先要请消防队把火灭掉。’他话没说完,七辆救火车已经大声当当当地开来了。
  “‘消防队员们!’沃科万勇敢地说。‘我们一说一,二,三,请你们一起对着怪物的头喷水。目标是喉咙深处的扁桃腺。这样行吧?因为那里是起火点:预备,一,二,三!!’号令声一响,消防队员们一起把七根水管对准怪物的喉咙头放水炮。
  “一时之间,一直像氧气电石灯那样呼呼喷出火来的家伙,立时发出嘶嘶的声音,哈哈,真是太惨了,怪物先生,它开始咳嗽,呛得透不过气来,又是呻吟,又是吼叫,又是打喷嚏,又是吐泡泡,最后大声惨叫,尾巴摇个不停。可是几位消防队员当然只管拼命喷水。很快,那些一直喷火的喉咙变得跟火车头一模一样,可怕地喷出滚滚的蒸气来,四周简直伸手不见五指。不过喷出来的蒸气终于渐渐平息,消防队员们也就把水关掉,响起救火车的警笛,打道回府了。那个怪物像个落汤鸡,完全湿透,啊普啊普地直吐水,揉着眼睛,但还是大叫什么:‘喂,你等着,逃走就是没种!’就在这时候,沃科万立刻下命令。
  “‘诸位准备,一,二,三!!’这个‘三’字还没有消失,我们的佩刀已经同时向怪物的七条脖子上砍去。七个头在地上骨碌碌地滚,伤口像水龙头似的咕噜咕噜喷出水来。沃科万马上静静地把脸转向公主,说:‘请你过来,可别把你漂亮的衣服给弄脏了。’
  “‘谢谢你们救了我,’公主说。‘当时我正和朋友在公园里玩排球、网球和拉拉球,那怪物突然从天而降,一下子把我抢走了。’
  “‘那么,后来飞到哪里去了呢?’沃科万问道。
  “‘是这样,从阿尔及利亚飞到马尔他岛、伊斯坦布尔、贝尔格莱德、维也纳、布拉格,最后到这里来了,不着陆一共飞了二十二小时十七分零五秒。’
  “‘真不得了,完全像坐客机创下了长距离飞行记录,’沃科万吃惊地说。‘不过还是得恭喜你。现在给你爸爸打个电报,让他派人来接你好吗?’
  “就在这时候,响起一阵刺耳的汽车煞车声,一位头戴王冠、满身宝石的国王从车上下来。终于找到自己的女儿,他太高兴了,咚咚咚地蹦蹦跳着走过来。
  “‘可是请你等一等,’沃科万拦住他说。‘你的汽车在市区行驶超速了。罚款是七克朗。’
  “国王马上把手伸进口袋,可掏了又掏,说话都带哭声了。
  “‘这一下可糟了。说实在的,我出国的时候带了七干多布拉、三干六百法郎、三百美元、八百二十马克、还有一千二百十六克朗、二十五赫勒,可现在连一分钱也没有了。多半在半路上买汽油和付超速罚款花光了。请等一等。我马上命令州长送来。’
  “国王这样说完以后,马上又一下子郑重地用手捂住胸口对沃科万说话。
  “‘看到你那身制服和出众的相貌,你一定是位出色的勇士或者王子。我本想请你娶我的女儿,可刚才看到你手指上的结婚戒指,那么你已经有夫人了,你也有孩子了吗?’
  “‘有了,’沃科万回答说。‘一个男孩三岁,还有一个吃奶的女儿。’
  “‘这真是恭喜你了,’国王说。‘我才只有这个女儿。既然这样,那就请你一定要收下我的半个王国。大致估计,它面积约有七万七干七百七十七平方公里,铁路长一万二干三百四十公里,道路长五万六干七百八十九公里,人口大概是二干二百二十二万二干二百二十二人。务必请你把它接受下来好吗?’
  “‘陛下,’沃科万回答说,‘这件事我觉得不太好办。只因为那怪物不服从法令,我们大家才尽义务把它消灭了而已。因为是尽义务,我们没有接受任何报酬之理。那样的事是不允许的。’
  “‘言之有理,’国王说。‘不过为了聊表心意,请布拉格全体警察接受我的半个王国如何?’
  “沃科万是这样回答的:
  “‘这当然很好。不过这样做还是有一个麻烦。因为我们已经负责了整个布拉格市,不,还包括地下道在内。要是再接受半个王国,我们的人手就不够了。很感谢陛下你的好意,可是说实话,光布拉格就够我们忙的了。’
  “‘既然这样,我也只好把话收回了,’国王说。‘不过请一定收下我手头带着的现有一包香烟。这是真真正正我国的香烟,正好有七人份。好了,女儿,我们一起走吧。’
  “不久,国王的汽车就扬起可怕的灰尘,走得看不见了,我们也就回警察局,同时把国王送的香烟抽抽看。唉呀,诸位,这香烟实在太美了,我还从来不知道有那么好抽的香烟。蜂蜜、香草、肉桂、薄荷,此外还有其他种种香味,全都合在一起,诸位,那香烟就是这个样子。对了,还有那怪物的尸体,它绝对是可供博物馆保存的珍品,可惜的是,它被水泡得太厉害,在搬走之前已经变得像果冻那样黏黏糊糊,想起来就叫人觉得遗憾。好了,我的故事就到此为止吧。”
  克巴兹讲完奇德夫斯基那个怪物的故事以后,大家都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也许是想起了那种香烟吧?接着霍德拉说起来。
  “克巴兹刚才讲了奇德夫斯基那个怪物的故事,现在让我来讲讲沃伊特休卡大街许德拉明的故事吧。有一天,我正在沃伊特休卡大街巡逻,那个教堂前面的拐角上,忽然有一个大蛋掉在那里。不知怎么搞的,大得连头盔也装不下,重得像一块大理石。我想这大概是个鸵鸟蛋或者什么蛋。把它送到失物招领处,什么时候失主会来认领的吧?那天正好是那个波尔在失物招领处值班,因为医生说他腰部受寒,他把火炉烧得旺旺的,整个房间热得就像炉灶。
  “‘波尔,’我说,‘这里太热了。不过,我刚才在沃伊特休卡大街捡到了一个蛋,把它送到这儿来了。’
  “‘随便放在什么地方好了,’波尔说。‘唉,请坐下吧。我来给你讲讲受寒有多么难受。’
  “我们就这样谈了一会儿。忽然之间,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在角落里发出了毕毕剥剥、嘶嘶沙沙的响声。我们觉得奇怪,就打开电灯开关看,怎么啦,不是许德拉从那个蛋里出来了吗?准是房间里的热度太高,把它孵出来了。它有叭儿狗、狐狸那么大,头不是正好有七个吗?因此,一看就认出来是许德拉。
  “‘这可糟了!’波尔大叫起来。‘怎么也不能放在这儿,只有打电话给防止虐待动物协会了,请他们想想办法。’
  “‘可是波尔,’我说,‘这样的许德拉可不是常见的东西。应该在报上登条广告寻找失主。’
  “‘这样也好,’波尔说。‘不过在找到失主以前,你想怎么喂它呢?试试看用牛奶和面包喂它好吗?不管什么小动物,牛奶都是最好的食物。’
  “于是波尔切了七片面包,分别放在七杯牛奶里。小许德拉吧嗒吧嗒吃得津津有味,吃了又吃。可是七个头相互挤来挤去,相互出声吓唬旁边的头,到头来弄得满房间都是牛奶,它们又伸出舌头来嗒嗒嗒嗒地舔得干干净净。等到面包吃完,这些头一个接着一个睡着了。于是波尔把存放布拉格全市失物的房间关好锁上,写了下面这样一则报纸广告:
  招领小许德拉
  从捡来的一个蛋里刚孵出这样一个东西:一个身体七个头,全身黄黑色,带条纹。失主请到失物招领处认领。
  “第二天一早波尔去上班,猛一看,吓得真是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原来一夜之间,这只许德拉也不管是戒指,是手表,也不管是皮夹子、记事本、铅笔、饭盒、钢笔杆、玻璃弹子、陀螺、钮扣、胸针、手套,总之,把房间里所有的招领失物吃得一千二净。唉呀,光吃了这些东西倒也罢了,竟连办公室里的文件、记录直到火炉的烟囱、煤铲、波尔用来画线的尺也吃得一点不剩。也许是吃了那么多东西,它个子有昨天的两倍大,其中有些头因为吃得过饱而傻呼呼的。
  “‘这可受不了!’波尔叫起来。‘养这样的动物受得了吗?’
  “他马上打电话给防止虐待动物协会,求他们像对野狗和野猫那样,给小许德拉一个安身之所。
  “协会说好的,马上就来把它领走。不过他们说:‘到底给许德拉吃什么好呢?博物学的书里一个字也没有说啊。’因为这个缘故,他们把它带回去以后,试着给许德拉吃牛奶、香肠、蛋、胡萝卜、巧克力糖、豌豆、肉米、葡萄、米、砂糖、土豆、糕点,此外加上许德拉自己找来吃的文件、报纸、画、门把手,那么可以说,许德拉是没有东西不吃的。也因为这个缘故,它变得惊人之大,已经有狼狗那么大了。
  “就在这个时候,协会收到远自布加勒斯特来的一个电报,是用魔法墨水写的。
  “‘你们的许德拉是被施了魔法的人。详情见面再谈。我预定三百年之内到你们那里。魔法师博斯科。’
  “这一下伤脑筋的是协会。他们抓头动脑筋。
  “‘唉,难办啊。被施了魔法的人,那无论如何都是人。既然是人,就不该待在收容野狗的地方。必须把他转送到养老院或者孤儿院去。’
  “可是养老院和孤儿院的说法不同。
  “‘唉,难办啊。人变成了动物,那就无论如何不是人,只能是动物。为什么呢,因为已经变成动物了嘛。这里不是被施魔法的人来的地方,它还是应该待在防止虐待动物协会。’
  “就这样,被变成动物的人到底应该看作人呢,还是应该看作动物呢,议论来议论去也得不到结果,哪一方面都不肯说:‘好吧,我们来收留吧。’真可怜,连许德拉自己也弄不明白,最后痛苦得病了,什么东西也吃不下。
  “可正在这时候,协会的一个会员,他叫什么名字来着,哦,对了,对了,叫托尔蒂纳,是个极其瘦小的寒伧男人。托尔蒂纳一见担心得十分憔悴的许德拉,于是向协会提出了申请。
  “‘各位,我不知道它是人还是动物,可是不管怎样,我可以试试看把他带回家去照顾。’
  “对于协会来说,这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乐得答应,托尔蒂纳就把许德拉带回了家,细心地照顾。他又给许德拉吃,又给许德拉洗澡,又给许德拉按摩――真幸运,托尔蒂纳非常喜欢动物。到了傍晚,他每天一定带许德拉出去散步。许德拉是许德拉,可像只小狗似的摇着尾巴。托尔蒂纳给许德拉取了个名字叫阿米娜,一听这个名字许德拉就答应。可是有一天下午,终于被警察看到了。
  “‘喂,喂,托尔蒂纳先生,’警察叫道。‘你带着的动物到底是什么?如果是猛兽,那是严禁往来通行的,如果是狗,就该让它戴上写有养狗人名字的颈圈。,
  “‘这是极其珍奇的狗。许德拉?博尔佐伊,也就是七头狗。好的,我这就去买颈圈。’
  “于是托尔蒂纳用他那一点点钱买了个颈圈,可是又给警察看到了。
  “‘喂,喂,托尔蒂纳先生,这样还是不行。这只狗有七个头,就要在每一条脖子上戴一个颈圈。所有的狗,脖子上都要戴颈圈,瞧,警察手册上是这样写着的。’
  “‘可是要知道,’托尔蒂纳说,‘阿米娜正当中那条脖子是戴着颈圈的啊。’
  “‘这样还是不行,’警察说。‘其他六个头不是也在随意动来动去吗?这样怎么也不可以。’
  “‘那么请宽限三天吧。我一定把颈圈买来,’托尔蒂纳这么说了,垂头丧气地回家。他一想,已经一分钱也没有了。    ’
  “在家里,托尔蒂纳想了又想,都要哭出来了。万一这许德拉被警察没收,它会变成什么呢?它会被卖给马戏团吗?它会被杀掉吗?托尔蒂纳不由得长嘘短叹,这时候,许德拉忽然走过来,把七个头靠在托尔蒂纳的膝盖上,那一双双美丽的悲伤眼睛一动不动地仰视着托尔蒂纳的脸。
  “‘唉,不管怎样,我也不会让人把你带走的。’
  “他说着温柔地抚摩那七个头。然后他拿着记念他父亲的表、一套最好的衣服、一双最好的鞋出去,把它们全卖了,又向人借了钱,买回来六个颈圈。他把七个颈圈全戴在许德拉的脖子上,带着它在大街上来来去去散步,颈圈发出完全像雪橇铃铛那样美丽嘹亮的声音,响彻了全城。
  “可是那天晚上,房东老大爷来了。
  “‘喂,喂,托尔蒂纳先生,你的狗我实在受不了。狗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懂,不过不管怎么说,那是一只有七个头的狗。这样的东西可不能养在我的房子里。’
  “‘唉,可别这么说,’托尔蒂纳说。‘真可怜,阿米娜从来没有伤害过一个人。,
  “‘这跟我没关系,’房东说。‘总之,正正当当的人家是不养有七个头的狗的。你不愿意丢掉那只狗我也没办法。那就只好请你在下个月一号之前搬走了,’房东说完,咚咚咚地走了。
  “‘你也听到了吧?’托尔蒂纳对许德拉说。‘到了这步田地,除了搬家,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我是绝对不会抛弃你的。,
  于是许德拉默默地走近托尔蒂纳,把身体贴近他,眼睛实在太美了,托尔蒂纳不由得说:‘你实在可爱。我最喜欢你了。"
  “第二天托尔蒂纳去上班――他是银行的办事员――可是心中压着一块石头,担心得不得了。紧接着科长把他叫到办公室。
  ”我不想干涉你的私生活。不过说实在的,我听到了奇怪的传闻,说你在家里养一只有七个头的许德拉。许德拉这东西,连你的上司也没有人养过。?悖?这种东西只有国王能养。这不是普通人养的东西。我觉得这跟你的身份有点不相称。马上不养就没事。要不,下个月一号你就被解雇了。’
  “科长先生,’托尔蒂纳用冷静但斩钉截铁的口气说,“许德拉我是不能抛弃的!’
  “随后他怀着深深的悲哀回家。一回到家里,他像个完全丢了魂的人那样哭起来。眼泪索落索落流下他的脸颊。
  “唉,我已经完了,’托尔蒂纳大大叹了一口气说。可就在这时候,他感到许德拉的一个头一下子靠在他的膝盖上。眼睛给泪水模糊了,托尔蒂纳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头,只是静静地抚摩着这个头说话。
  “不要担心,阿米娜。我绝对不会把你送到别处去的。’就在他一面这样说一面抚摸着的时候,忽然之间,他感到这个头不知怎么的,摸上去像是柔软的头发。托尔蒂纳不由得擦干泪水来看。
  “……唉呀,这是怎么回事?在他眼前的不是许德拉,已经换上了一位漂亮姑娘,她正跪在托尔蒂纳面前。她的下巴安静地靠在托尔蒂纳的膝盖上,温柔的眼睛仰视着他。
  “‘唉呀!不好了!’托尔蒂纳猛叫起来。‘阿米娜上哪里去了?’
  “那姑娘安静地说:‘我就是阿米娜公主。直到刚才以前我都被施了魔法,变成了许德拉。那是因为我过去傲慢任性、心地不好。不过从此以后,我将温顺得像羊羔似的。’
  “这时候门口传来一声‘阿门’,魔法师博斯科站在那里。
  “‘托尔蒂纳先生,是你救了她。你那种无限的爱心把人们从魔法的诅咒中解救出来了。托尔蒂纳先生,这位公主的父亲托我转告你,他希望你一定要到他的国家去继承王位。好了,请赶紧动身吧,去乘火车是不能迟到的。’
  “沃伊特休卡大街那许德拉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霍德拉说。“如果以为这是胡编乱造的,你们可以去问问波尔。”

  (选自译文出版社2002年4月第一版《恰佩克童话集》)

(责任编辑:admin)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聪明的小伙计

    智行事,那主人多幸运啊,他的家又该是多安乐!曾有这样一位聪明的小伙计汉斯,一次主人让他去找回走失的牛,他出去后好长时间没回家,主人想:汉厮多忠心,干起活来多卖力!...

  • 桔子月亮

    了。 笨笨熊突然高兴地蹦了起来:“对!种桔子1 笨笨熊拎着小铲,挎着小篮,跑到院子里。“嘿嘿嘿1笨笨熊挖了一个坑:“把大桔子种在坑儿里,每天浇一桶牛奶...

  • 自作聪明的狐狸

    自作聪明的狐狸,公鸡,如果能使它成为自己的美餐,那该多好啊#想到这里,它禁不住口水直流,马上一溜烟地跑到一家米店,可它身上没带钱,它狠狠心摘下自己手上的一枚戒子,换了一碗...

  • 老希尔德布朗

    、生病的老婆、生病的父亲、生病的母亲、生病的兄弟姐妹或其他任何的病人,谁就要去意大利的高克利山朝圣,在那里用一个铜板买一配克的桂树叶,生病的孩子、生病的丈夫、生病...

  • 小棕熊的生日

    熊的生日宴会呀! 不去!胖小猪说,他没有请我! 你想去吗?小松鼠姑娘问。胖小猪说:想!怎么不想,可是人家没有请我,我怎么能去呢?请你帮我送给他这...

  • 幼儿童话故事河马先生的魔术

    儿童故事大全栏目提供幼儿童话故事河马先生的魔术在线阅读,河马先生的魔术故事介绍: 河马先生戴着顶大礼帽,他是个了不起的魔术师。 河马先生登台表演,他摘下大礼帽,让大伙看看里面...

  • 萝卜回来了

    的?”他想了想,知道是好朋友送来的,就说:“把萝卜也带去,和小鹿一起吃1 小猴跑到小鹿家,门关得紧紧的。他跳上窗台一看,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原来小鹿不在家,也去找东...

  • [童话故事] 小贝流浪记

    我得给他们吃最有营养的东西,”猫妈妈想,“让他们都长得胖胖的,就跟两头小肥猪一样1这样,两只小猫咪还在吃奶的时候,猫妈妈就把他们每天该吃什么东西都想好了。这可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