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童话故事] 小哈桑和“黄风怪”

    小哈桑的家住在沙漠里。四周黄沙滚滚。沙漠里的“黄风怪”老是来欺侮他们。
  一天,爸爸对小哈桑说:“科学院派来的考察队,要编一个关‘黄风怪’的大笼子,我得去帮忙。你照顾好弟弟,过三天,我就回来。”
  第二天早晨,小哈桑一打开门,“黄风怪”就扇着翅膀,从大沙窝里飞来了。
  它神气活现地对小哥儿俩嚷道:“喂!快给我滚开。要不,我就一口吞掉你们。”
  弟弟害怕了:“哥哥,我们快躲开吧2”
  “别怕!”小哈桑安慰了弟弟,便责问“黄风怪”:“你是谁?口气这样大!”
  “黄风怪”哈哈大笑:“我是黄风,沙漠里的霸王,曾经一口吞掉过一个骆驼队。”
  “哼,你不要逞能,我正要编一个笼子,把你关起来呢!”
  “黄风怪”一听,腾地一下跳了起来,凶狠地说:“你这个毛孩子,有多大本领?嘿,……我要你先瞧瞧我的厉害!”说着,就要猛扑过去。
  “你威风什么!”小哈桑满不在乎地说:“你有本领,过两天来这儿,咱俩好好儿比试比试嘛!”
  “黄风怪”气得把牙齿咬得格格响,愤愤地回了一声:“好!我等你三天!”就扇一扇翅膀,飞回了老沙窝子。
  弟弟见“黄风怪”气势汹汹的样子,问哥哥:“要是三天以后,它真的来和咱们比本领,怎么办呢?”
  “放心吧!再过三天,爸爸准把那个大笼子带回来了。”
  太阳落下去,月亮升起来。“黄风怪”一夜都没有睡,在旷野里尖声呼啸着,翻腾着,好像要把月亮也一口吞下去。
  “黄风怪”等不得三天。天刚亮,就耐不住了,一路翻着跟头,冲到小哈桑的门口,大叫大嚷:“喂!小家伙,赶快出来,咱们今天就比吧。”说着,它在半空中使劲扇了扇翅膀,撒下了一尺多厚的黄沙,堆在小哥儿俩的门口。
  “哼,我看你就不像个英雄。咱们不是约好要等三天吗,你为什么现在就来?”小哈桑责问他。
  “黄风怪”只得又飞回沙窝子。它气得在沙地上直打滚,搅起了更大的风沙。
  这天,“黄风怪”又是一个通宵没有睡觉,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它一跺脚,又气冲冲地飞到小哈桑家的门口,大声喊叫起来:“喂!快出来比赛吧,我等不得三天!”说着,又在屋门口堆下了两尺厚的黄沙。
  小哈桑斜着眼睛看了它一眼:“我知道你是怕了,害怕三天后把你关起来啦.啊,哈哈……”
  “黄风怪”只好又憋着―肚子气,一溜烟回去了。它气呼呼地在沙地上又踢又打,弄得到处都是黄沙滚滚。
  弟弟瞧着越来越大的狂风,担心地问哥哥:“要把‘黄风怪’关起来,得要多大的笼子呀?爸爸他们编得起来吗?”
  “不用担心,”小哈桑说,“他们会编出最大、最大的笼子的。”
  太阳正从西边缓缓地落下去,一群直升飞机从东边飞过来了。飞机带来了许多树苗。
  爸爸和许多阿姨、叔叔下了飞机。“爸爸!”兄弟俩扑到爸爸的怀里。把“黄风怪”来挑衅的事儿,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爸爸说:“它威风什么:今晚我们就要编个大笼子,把它关起来。”
  晚饭后,小哈桑兄弟俩跑到门外一看,只见许多叔叔、阿姨正在沙漠里种树。可是,关“黄风怪”的笼子在哪儿呢?
  这天晚上,爸爸他们围着沙漠种上了三道绿色的“树墙”,还给它们洒上了药水。这是科学院新试制成功的“速生药水”。这树苗洒上它,不用一个晚上,就能长得又高又大。爸爸说:“这是关‘黄风怪’的笼子,叫做防风林。”
  最后一道防风林种在沙漠中心,正好把躺在沙窝子里打瞌睡的“黄风怪”围了起来。
  “黄风怪”窜来窜去,耍威风,发脾气,已经闹腾了三天了。这会儿,正斜靠着一个大沙丘,呼噜呼噜地睡着了。它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一口把小哈桑哥儿俩,还有他们的房子,都吞到肚子里。
  太阳爬得老高了。“黄风怪”一骨碌爬起来,想起了今天要比赛。它用沙哑的嗓子唱道:
  我是沙漠里的霸王,
  谁也不能把我阻挡。
  今天我要去比赛。
  一口吞掉小哈桑!
  “黄风怪”瞪着眼睛,竖起头发,露出一副可怕的模样儿。它打了―个滚儿,直朝小哈桑哥儿俩的小屋冲去。
  哪里知道,他刚跑了几步,就被一道防风林绊了一跤,跌得鼻青脸肿。“哪来这么个玩意儿?”“黄风怪”生气地瞧着防风林。
  “哈哈!霸王,把你的威风使出来吧,咱们俩今天可得好好儿比一比啦。”小哈桑哥儿俩远远地喊着,笑得直不起腰。
  “黄风怪”一见小哥儿俩,气更大了。红着眼睛朝小哥儿俩猛冲过去。想不到又被一道防风林绊了一个跟头。这次,跌得比先前更重。当它鼓起最后的气力,再往前冲时,就再也没气力闯过第三道绿色的树墙了。它的脑袋在树桠上撞了几个大包,跌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哈哈,哈哈……”小哈桑哥儿俩和种树的叔叔、阿姨们都拍手笑了。
  “沙沙,沙沙……”防风林也笑弯了腰。太阳老公公的脸,也笑得通红通红。
  那“黄风怪”呢?终于被关在笼子里啦!再也不能在沙漠里称王称霸了。沙漠里新修了风力发电站。它像一头小毛驴,被人们拴在风车上,乖乖地拉着它打转。
  管理风力发电站是谁?就是小哈桑哥儿俩。(责任编辑:admin)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野兔和刺猬

    蜜蜂在荞麦间嗡嗡地飞来飞去,人们正穿着盛装去教堂做礼拜。万物欢喜,刺猬也不例外。 刺猬正双手叉腰,靠门站着,享受这清晨的和风,悠闲地哼着小曲,这首歌和他平时星期天早...

  • 老希尔德布朗

    、生病的老婆、生病的父亲、生病的母亲、生病的兄弟姐妹或其他任何的病人,谁就要去意大利的高克利山朝圣,在那里用一个铜板买一配克的桂树叶,生病的孩子、生病的丈夫、生病...

  • [童话故事] 穆尔克国的故事:故事的故事

    音就小了一点儿,因为他想听听妈妈讲的故事。平时他最爱听故事了。这时候妈妈大声说道:“你现在听话,愿意吃饭的话,那么,孩子,我就让你进来听我讲故事。”可是,这孩子仍...

  • 雨伞送给谁

    雨伞送给谁,荷叶伞吧!小鸭说:谢谢你,小青蛙,我会游泳,不怕水,你还是送给别人吧。小乌龟又继续向前走,他又遇到了小鸡。小鸡的羽毛都被雨水淋透了,小乌龟连忙说:小鸡,下雨了...

  • 小男孩历险记

    小男孩历险记,在山洞的左边,有一棵金树,上面有一只金斧头,其它的也是金斧头,但真正的斧头是热的,而且很重。你把它拿在手中会由热变凉,而且会由重变轻,而其他斧子是凉的,很轻...

  • [童话故事] 布来梅市的乐师

    ,任中心研究员兼主任。现兼任文学院教授和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博士点博士生导师。他大学时代就开始发表译作。已出版《浮士德》、《少年维特的烦恼》、《阴谋与爱情》、《海涅...

  • 两个小偷

    两个小偷,接着从头到脚慢慢地显现出来,同时把脱下来的衣服折起来放在上面。接着,又从包里取出一把扇子挥了自己一下,连同箱子就立即消失了。 农夫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知道那是两...

  • 虱子和跳蚤

    ?我难道不应该燃烧吗?小虱子烫伤了自己,小跳蚤在伤心地哭泣,小房门在拼命地嘎吱嘎吱,小扫把在一个劲地扫地,小拖车也在奔跑不息。 小树于是说:我看我该摇晃自己才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