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画眉

  一个黄金的鸟笼里,养着一只画眉。明亮的阳光照在笼栏上,放出耀眼的光辉,赛过国王的宫殿。盛水的罐儿是碧玉做的,把里边的清水照得象雨后的荷塘。鸟食罐儿是玛瑙做的,颜色跟粟子一模一样。还有架在笼里的三根横棍,预备画眉站在上面的,是象牙做的。盖在顶上的笼罩,预备晚上罩在笼子外边的,是最细的丝织成的缎子做的。

  那画眉,全身的羽毛油光光的,一根不缺,也没一根不顺溜。这是因为它吃得讲究,每天还要洗两回澡。它舒服极了,每逢吃饱了,洗干净了,就在笼子里跳来跳去。跳累了,就站在象牙的横棍上歇一会儿,或者这一根,或者那一根。这时候,它用嘴刷刷这根毛,刷刷那根毛,接着,抖一抖身子,拍一拍翅膀,很灵敏地四外看一看,就又跳来跳去了。

  它叫的声音温柔,宛转,花样多,能让听的人听得出了神,象喝酒喝到半醉的样子。养它的是个阔公子哥儿,爱它简直爱得要命。它喝的水,哥儿要亲自到山泉那儿去取,并且要过滤。吃的粟子,哥儿要亲手拣,粒粒要肥要圆,并且要用水洗过。哥儿为什么要这样费心呢?为什么要给画眉预备这样华丽的笼子呢?因为哥儿爱听画眉唱歌,只要画眉一叫,哥儿就快活得没法说。

  说到画眉呢,它也知道哥儿待它好,最爱听它唱歌,它就接连不断地唱歌给哥儿听,哪怕唱累了,还是唱。它还不明白,张开嘴叫几声有什么好听。它猜不透哥儿是什么心。可是它知道,哥儿确是最爱听它唱,那就为哥儿唱吧。哥儿又常跟同伴的妹妹兄弟们说:“我的画眉好极了,唱得太好听,你们来听听。”妹妹兄弟们来了,围着看,围着听,都很高兴,都说了很多赞美的话。画眉想:“我实在觉不出来自己的叫声有什么好听,为什么他们也一样地爱听呢?” 但是这些人是哥儿约来的,应酬不好,哥儿就要伤心,那就为哥儿唱吧。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它的生活总是照常,样样都很好。它接连不断地唱,为哥儿,为哥儿的妹妹兄弟们。不过始终不明白自己唱的有什么意义和趣味。

  画眉很纳闷,总想找个机会弄明白。有一天,哥儿给它加食添水,完了忘记关笼门,就走开了。画眉走到笼门,往外望一望,一跳,就跳到外边,又一飞,就飞到屋顶上。它四外看看,新奇,美丽。深蓝的天空,飘着小白帆似的云。葱绿的柳梢摇摇摆摆,不知谁家的院里,杏花开得象一团火。往远处看,山腰围着淡淡的烟,好象一个刚醒的人,还在睡眼矇眬。它越看越高兴,由这边跳到那边,又由那边跳到这边,然后站住,又看了老半天。

  它的心飘起来了,忘了鸟笼,也忘了以前的生活,一兴奋,就飞起来,开始它也不知道是往哪里的远方飞。它飞过绿的草原,飞过满盖黄沙的旷野,飞过波浪拍天的长江,飞过浊流滚滚的黄河,才想休息一会儿。它收拢翅膀,往下落,正好落在一个大城市的城楼上。下边是街市,行人,车马,拥拥挤挤,看得十分清楚。[]

1
(责任编辑:admin)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猫妈妈搬家

    ;依此类推,叫六声时,就是叫老六。 猫妈妈在山的那一边买了一处新居,她捉来老鼠让六个女儿都吃饱了,然后就准备上路、搬家。 她们走啊,走啊,快到中午的时候,就在一眼泉边...

  • 狗尾草和小蚱蜢

    狗尾草和小蚱蜢 ,;看见了吗?真本事不是用来吹牛的,我现在就要去冒险,老朋友,你陪我一起去吗? 狗尾草吹着风,大叹道: 唉,无牵无挂自由自在的生活多么惬意,可惜我离不开泥土,否...

  • 生命之水

    非常担心,每当他们伤心之时就跑到王宫的花园里去哭泣。一次,他们在花园里遇见了一位老人,老人问他们什么使得他们这么伤心。他们就把自己对父亲生并担心无法医治的事告诉了...

  • 聪明的野牛

    聪明的野牛,盖的房子,吃的也好,是鲜嫩的青草。我们希望你们到这里来,咱们共同享受这些东西。你们住在树林子里,碰到下雨就糟了。你们那里恐怕只有些细小的茅草,这怎么吃得饱呢!...

  • 萝卜回来了

    的?”他想了想,知道是好朋友送来的,就说:“把萝卜也带去,和小鹿一起吃1 小猴跑到小鹿家,门关得紧紧的。他跳上窗台一看,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原来小鹿不在家,也去找东...

  • 好奇的小狐狸

    uo; 小狐狸听了把嘴一撅,说:哼,一开篓盖你们就蹦进河里游走了。 不游不游不会游,说谎是只小蜗牛。竹篓大声嚷着。小狐狸放心了,他打开篓盖刚要看,扑棱!竹篓里飞...

  • 小水壶迷路

    bsp;小水壶坐上车。小车开得飞快飞快,看见红灯也不停。糟糕,车翻啦!小水壶被扔出去好远。 小水壶过来一瞧,小车的轮子掉了一个,开不走了。小水壶说:“还是我先送你回去吧。...

  • 两个小偷

    两个小偷,接着从头到脚慢慢地显现出来,同时把脱下来的衣服折起来放在上面。接着,又从包里取出一把扇子挥了自己一下,连同箱子就立即消失了。 农夫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知道那是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