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老生姜撞上了“鼻涕虫”

  话说辣椒将军当日就命令士兵押送小土豆和小葱回辣椒监狱。一行人等在傍晚时分启程,途中来到陀螺山时已是漆黑一片。

  所谓的陀螺山,顾名思义就是形似陀螺的大山。当晚,夜黑风高,山风呼啸,凉气嗖嗖,连月亮都吓得躲回云被里睡觉去了。

  老生姜大人拄着拐杖戴着老厚老大的眼镜也正慢慢地赶到了陀螺山。此时,他又虚弱又郁闷:

  “哎呀,怪我这张老嘴贪吃,坏事,又来了,好痛啊!”

  他还没来得及脱下裤子,“噗”地一声,一股恶臭伴随着浓烈的辛辣味随之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老生姜忙捂着鼻子躲到草丛里,狼狈不堪地脱下沾满污秽的裤子:

  “哎呀,糟糕透顶,都第九条了,今晚死也要爬到辣椒将军面前,否则…”

  无巧不成书,小土豆他们竟然近在咫尺,一行人等差点被熏晕,辣椒士兵怒吼道:

  “哪个没品没德的混小子,快滚出来!”

  老生姜吓得一动也不敢动,这等丑事要是传出去,可是要成为千古笑柄的。

  被熏晕的可不止他们。在老生姜头顶上方的一棵苍天大树的某根树枝上正粘着一团奇怪的东西,没脚没腰,扁扁圆圆,当中一张大嘴,上方长着两只突起的眼睛。它原本正做着美梦,嘴角挂着细细长长的口水。

  “光滑的墙壁,可口的草莓蛋糕,诱人的葡萄酒…,我的最爱!”

  “哪里来的强盗,别抢啊,唔唔…”

  “什么没缴税?!这是明目张胆的被抢劫啊!”

  “别走,我的全部家当啊!好臭,什么我放的?这是被冤枉!”

  “啊呀,我不想被自杀啊!”

  这个怪物在梦里都闻见了这股疯狂上扬的恶臭,迷迷糊糊地便从大树上摔了下来。恰巧,老生姜光着屁股抬头查看头顶粘液的来处呢,于是乎,怪物不偏不倚地掉在了他脸上。

  “妈妈呀,什么鬼东西?!”

  老生姜只觉得脸上异常粘糊冰凉,怪物压得他喘不上气睁不开眼。他伸手去扯,哪里知道越扯,这团怪物越是要用那长长的双手死命地抱住他的头。

  “走开,混蛋!”

  老生姜顾不得光光的屁股,从草丛里跳了出来,他“哎呦哎呦”折腾得满头大汗,但越拉粘得越紧,比起602胶水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这着实地吓到了辣椒士兵。在黑夜里,一个光着屁股、浑身冒着恶臭、头顶发着蓝光的突起双眼,蹦蹦跳跳又似张牙舞爪,他们还真以为来了鬼呢!

  “妈呀,鬼来了!”

  辣椒士兵一溜烟地逃下了山,却扔下了装着小土豆和小葱的囚车。

  老生姜怒火中烧,恨不得把自己的头给拧下来。

  真是老生姜命该绝的日子,哪里知道,他跌跌撞撞,又拉又扯,竟然一头撞向巨石,而怪物在最后一秒松开了双手。于是乎,老生姜当场毙命。

  怪物爬向小土豆的囚车:

  “嗨,我知道你们是好人,我死去的妈妈说过只有好人才会坐囚车!我叫鼻涕虫,马上来救你们!”[]

1
(责任编辑:admin)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小秧苗的新朋友

    ” 秧苗小妹妹好奇地问: “那她是谁呀?” 秧苗姐姐说: “依我看,她准是个变戏法的。有一天,天空万里无云,太阳暖洋洋地照着大地,她好像挺高兴似的,把裙子摊开,铺了一大片...

  • 白白爱萝卜

    白白爱萝卜,衣服,跟兔妈妈出发了,却忘记给萝卜浇水这件事了。 做客回来后,白白发现一些萝卜被太阳晒得枯萎了。她急得都快要哭了。她急忙给萝卜浇水,蹲在菜园里等萝卜苏醒过来。等...

  • 孤独的熊猫咪咪

    怀里,一根接一根地剥着吃,嘴里还故意发出“叭叭”的声响。 爸爸又拿出花皮球给小黑熊玩,咪咪扔下香蕉,又抢过皮球:“不给!不给1 “咪咪,不许这么没礼貌...

  • 小猫开快递公司

    小猫开快递公司,,你的工作效率太低了!小猫想:肯定是人太少,大象一个人忙不过来。于是,小猫又请来了大猩猩。这次肯定错不了。可没过几天,又接到了投诉电话,小猫急得团团转。 小...

  • 小兔长耳朵的功能

    小兔长耳朵的功能,. 天上的老鹰他都能看见, 怎么会看不见一棵树呢? 小猴有点搞不明白. 可能是小兔的耳朵太长了, 挡住了小兔的视线. 小猪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你的耳朵也不小, 你的耳朵能盖住...

  • [童话故事] 狐狸的窗户

    员。著有幻想文学理论专著《西方现代幻想文学论》《世界幻想儿童文学导读》《宫泽贤治童话论》《幻想教室》、长篇幻想小说《与幽灵擦肩而过》《半夜别开窗》《怪物也疯狂》《...

  • 好交易

    银币,然而青蛙们根本不管他数出来的钱是多少,只管一个劲地叫着:呱,呱,呱,呱。什么?农夫生气地喊道,要是你们自以为懂得比我还多,那你们就自己去数吧。他说着把钱全部...

  • 静静的世界

    头晃脑,念起了自己的新作--《海上吟》: 大海绿茵茵, 蓝天蓝盈盈, 绿茵茵啊绿茵茵, 蓝盈盈啊蓝盈盈。 我一听,这首诗只不过把他的《空中吟》颠倒了一下诗句的顺序,改了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