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哥哥树和弟弟树

    哥哥从山上移来了一棵树,栽种在自家大门的左侧,人称哥哥树;弟弟也从山上移来了一棵树,种在了自家大门的右侧,人称弟弟树。

    两棵移栽的树隔门相望,十分快活,很快就成了知心好友,无话不谈,无事不讲。

    谈到高兴时,弟弟树抖抖自己那硕大的树冠,得意地对哥哥树说:

    “我看你也太老实了,怎么能容忍你的主人把你糟蹋成这个样子?那么大的树冠竟让他砍去了将近一半,多可惜!你不痛吗,,

    “有点痛。不过,我倒是担心你……”哥哥树眼望着弟弟树那青枝绿叶的树冠担心地说。

    不等哥哥树把话说完,弟弟树就打断它的话说道:“剩下的这一半树冠的叶子也不完整啊,有的叶片被剪去了三分之一,有的叶子却只为你留下了半片,多难看。你怎么舍得,不难过吗?”

    “是有点舍不得,不过你……”哥哥树仍想表示一下对弟弟树的担心。

    “不过什么!”弟弟树对哥哥树的态度有几分不耐烦了,竟再一次打断哥哥树的话说:“我想,最要紧的应该是努力保持咱们自己体形的完美,你怎么能不为此而奋斗呢?”

    哥哥树不便再说什么,但它依然关注地、目不转睛地望着弟弟树,目光中流露出一种极度的不安。

    “一个少年从这里路过;看到了这两棵移植的树,看着看着,那灼热的骄阳恰巧就在此时从云朵中钻出来了,少年赶紧躲到弟弟树的硕大树冠之下乘凉,口中还不断夸奖这枝繁叶茂的弟弟树:真好,真美;同时还用蔑视的眼光看了一下那树冠被砍得支离破碎,不能为自己遮荫的哥哥树,弄得哥哥树很有几分难堪,心中更有说不出来的滋,它多么企盼着自己也能在太阳的暴晒之下,为人们留出一块阴凉,让人们前来享用啊。

    不料,时隔不久,弟弟树却发出了低沉的阵阵叹息声,哥哥树顾不得自己一时的难堪,关心地问弟弟树:

    “你怎么啦?”

    “我很不舒服。太阳晒得我头晕眼花,好像全身都已干枯。”

    “这可能是因为灼热的太阳把你身上的水分蒸发得太多,弄得你身上缺水了。”哥哥树心急地说,“赶快用你的根吸水,水分充足了,可能会好受些。”

    “我试过了。但是,我们刚移过来不久,根子还没有完全扎好。它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却仍解脱不了我的困境。看来我快不行了,马上就要倒下去了,”弟弟树悲观了,它完全失去了刚开始时的那股神气。

    “不会的,你要坚强些,要坚持住,咱们慢慢想办法。”哥哥树不断地鼓励弟弟树。

    “你难道没有我这种感觉吗?”弟弟树对哥哥树的表现颇为不理解。

    “我还好,没有你那样难过。”哥哥树轻松地说。

    “为什么同时移栽过来树,我难过的要死,你却没有这么难熬,这太不公平了。”弟弟树愤愤地说。

    “可能是因为你的枝叶过多,水分蒸发得太快。”。哥哥树说。

    “可是,我过去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呀。”弟弟树表示很奇怪。

    “移栽的过程中难免要碰断一些根,单靠剩下的根吸水,就会供不应求了。”哥哥树肯定地说。

    “那,你在移栽中就能保全自己所有的根吗?”弟弟树仍在愤愤不平。

    “你不是早就看见了,我的叶子被砍掉了一半吗?这就是为了使水分蒸发得少一些、慢一些。”哥哥树说,“这样,根吸收的水分与叶子蒸发的水分能够达到平衡,也就不觉得难熬了呀。”

    “那……”弟弟树无言以对,它低下头,无奈地说,“那可怎么办呢?”

    正在弟弟树感到无计可施的时候,太阳突然被云彩遮住,天阴下来了,不一会儿,就下起了淋淋沥沥的小雨。润物细无声的小雨,使弟弟树舒了长长的一口气,觉得浑身舒服。它忘记了刚才的一切痛苦和不适,又神气地手舞足蹈起来。它对哥哥树说:

    “我说,你真不该让主人把你糟蹋成这副模样。”

    哥哥树没有开口回答,它仍在为弟弟树思考,搜寻着为它解难的办法。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保持身体的完整美。”弟弟树说着,又得意地晃晃自己美丽的树冠,说:“其它都是次要的。”

    哥哥树仍然没有开口说什么。

    当然,这场及时雨也使哥哥树和弟弟树一样地感到舒坦,”而弟弟树则显得更为高兴一些,它对哥哥村有说有笑,有对过去美好的回忆,也有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然而,而没有下多久,就停了,天又晴了,似火的骄阳又当头升起了,小雨带给弟弟树的水分,很快就被那众多的叶面蒸发出去,它又不断地发地叹息,进而由叹息变成痛苦的呻吟。不用问,哥哥树也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它果断地对弟弟树说:

    “赶快将你身上的叶子甩掉一半!”

    “不!那光秃秃的样子太难看了。”弟弟树十分固执。

    “难看是暂时的。等你度过了这一关,根扎牢以后,就会好的。”哥哥树斩钉截铁地说,“快甩掉,这叫丢车保帅呀。”

    “不,不!暂时的我也不干。”弟弟树急促地说着,好像说慢了就会被人把叶子扒光似的。

    就这样,弟弟树为了暂时的完整和美丽,虽然用全身的心血护着那些繁茂的叶子,宁愿吸收和蒸发的水分严重地失去平衡,也不让一片叶子脱落,可以想像,它忍受了多深的痛苦。但最终,仍免不掉它自身的渐渐枯萎,挽救不了树叶的凋谢,以至使整棵树木慢慢地走向了死亡之路。

    哥哥树呢?当它过了不久,扎下根后,就开始了正常的生长,发了新枝、长了新叶,一改开始时那不雅观不完整的外貌,变得蓬蓬勃勃,为人们撑开了一把遮住太阳的暴晒的浓绿、宽厚的大伞,得到了人们的称赞。

(责任编辑:admin)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美丽的杀手

    松萝帛?” “松树爷爷身上长满了松萝,那些松萝像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地包围着它,使它一点新鲜空气也吸不进去,我看它很危险,似乎越来越衰弱了。快点去帮它把身上那些松萝咬...

  • 幼儿故事大全:一个西瓜和一个梨

    幼儿故事大全:一个西瓜和一个梨 太阳火辣辣地照着,小猪买了一个西瓜,高高兴兴地抱着往家走。 走到小狐狸家门口,小狐狸看着小猪手里的西瓜,馋得直流口水,他眼珠骨碌一转,拿出一...

  • [童话故事] 布来梅市的乐师

    ,任中心研究员兼主任。现兼任文学院教授和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博士点博士生导师。他大学时代就开始发表译作。已出版《浮士德》、《少年维特的烦恼》、《阴谋与爱情》、《海涅...

  • 没有手的姑娘

    丽、虔诚的姑娘,她敬畏上帝、没犯任何过失。三年过去了,在恶魔要来带她走那天,她将自己从头到脚洗得干干净净,用粉笔绕着自己画了一个圈。恶魔很早就来了,可就是没法靠近...

  • 好人总有好报

    好人总有好报,quo;说完,便跑过去了。当乌龟经过的时候,豹子又问乌龟:乌龟,你可不可以把我的皮球从水里捞出来?我儿子要玩耍。乌龟想:如果帮了它,我就输了。可是他有了困难,总不...

  • 醒来

    …原来它就是―只猫。...

  • 宝宝长大了

    宝宝长大了,,宝宝可高兴了,就带着小猫,小狗来到了小熊家。 小熊可热情了,端来了饮料,还有他自己做的生日蛋糕,小猫爱吃的鱼,小狗爱吃的肉和骨头,宝宝看了都馋死了,可是朋友们都吃得那么的...

  • 偷梁换柱的模特

    贴着一张画,画上画着一头健壮的牛。许多人围着看,还议论纷纷,说这是当今最著名的画家画的牛。 牛小小忽然觉得画上的牛有点面熟,他停下来,仔细一看,啊!是他的哥哥牛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