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卡尔松的恶作剧


                             卡尔松的恶作剧
    “我想找点儿乐子,”过了一会儿卡尔松说。“我们到附近的屋顶上散散步,
总会找到有意思的事做。”
    小家伙也愿意。他拉着卡尔松的手,走出房门,来到屋顶上。天已接近黄昏,
一切都显得那么好看。春天的天空是那么蓝,所有的房子在黄昏中都笼罩着神秘的
色彩,远处,小家伙经常在那里玩的公园一片葱绿,小家伙家院子里那棵高大的胶
杨散发出的清香一直弥漫到屋顶。
    这是一个非常适合在屋顶散步的美丽的夜晚。家家户户开着窗子,人们可以听
到各种嘈杂的声音,大人的说话声,孩子的哭笑声,邻居家厨房里洗碗的声音,狗
吠声,还有人坐在家里弹钢琴。人们可以听到一辆摩托车在街上轰鸣,它走了以后,
又过来一辆马车,每一个马蹄声都能清楚地传到屋顶。
    “如果大家都知道在屋顶上走路是多么有趣的话,就不会有人愿意走在大街上,”
小家伙说。“啊,多么有意思!”
    “对,还有一件事也挺有意思,”卡尔松说。“那就是很容易掉下去。我会告
诉你,什么地方人们每一次都差一点儿掉下去。”
    房子密密麻麻地建在一起,人们很容易从一个屋顶走到另一个。那里有很多飞
檐、亭子、烟囱、角楼和墙角,真是五花八门。正像卡尔松说的,确实很有意思,
因此不时会出现差一点掉下去的情况。有一个地方两个房子之间的距离很宽,就是
在这个地方小家伙差一点掉下去,但是卡尔松在最后一分钟抓住了他,当时他的一
条腿已经掉到屋檐下。
    “多有意思,”卡尔松一边说一边往上拉小家伙。“我说的就是这个地方。再
来一次!”
    但是小家伙可不愿意再来一次。对他来说这地方太“差一点儿”了。有很多地
方要手脚并用才不至于掉下去,为了尽量让小家伙玩得开心,卡尔松总是找危险的
路走。
    “我觉得我们应该找点儿乐子,”卡尔松说。“晚上我经常在屋顶上走来走去,
找机会跟住在阁楼上的人逗逗乐子。”
    “你怎么逗呢?”小家伙问。
    “当然是因人而异,从来没有重复的。世界上最好的逗乐能手,猜猜是谁!”
    正在这个时候附近一个小孩哭叫起来。小家伙刚才听到过有小孩子哭,但是后
来停了一会儿。小家伙可能累了,但是现在又哭起来,哭声来自最近的一个阁楼。
小孩子哭得伤心、可怜。
    “可怜的小家伙,”小家伙说。“孩子可能肚子痛。”
    “我们快去看看,”卡尔松说。“过来!”他们沿着屋脊往前走,一直走到那
间阁楼下边。卡尔松小心翼翼地伸进头去看。
    “孤零零的一个小孩子,”他说。“我知道,爸爸、妈妈到外边瞎溜达去了。”
    这时候小家伙哭得更可怜了。
    “别着急,沉住气,”卡尔松一边说一边爬过窗台。
    “我,屋顶上的卡尔松来了,世界上最好的保姆。”
    小家伙不愿意一个人站在外边,他跟在卡尔松后边爬过窗台,尽管他有这样的
担心:要是孩子的妈妈、爸爸此时此刻回来了怎么办呢?不过卡尔松一点儿也不担
心。他走到小孩床边,把胖食指伸到小孩的下巴颏儿底下。
    “普鲁迪一普鲁迪一普鲁特,”他半真半假地说。
    然后他转身对小家伙说:
    “这样对小孩子说,他们马上就不闹了。”
    小孩子一惊,马上不哭了,但是恢复平静以后又哭起来。
    “普鲁迪一普鲁迪一普鲁特……然后这样做,”卡尔松说。他从床上拉起孩子,
把孩子朝屋顶抛了很多次。小家伙可能认为这很有意思,因为突然他没牙的小嘴露
出了一点儿微笑。
    卡尔松显得很自豪。
    “让孩子高兴没什么了不起,”他说。“世界上最好的保……”
    他还没来得及说完,孩子又哭了起来。
    “普鲁迪一普鲁迪一普鲁特,”卡尔松愤怒地喊着,又把小家伙更加用力地朝
屋顶抛来抛去。“普鲁迪一普鲁迪一普鲁特,我已经说过了,你要听话!”
    小孩子拼命地哭叫,小家伙伸手接过孩子。
    “过来,把她给我,”他说。他非常非常喜欢很小很小的孩子,他跟爸爸妈妈
吵过很多次,如果他们绝对不愿意  给他买一条狗,他们就要给他生一个小妹妹。
    他从卡尔松手里接过一个小包,亲昵地抱在自己的怀里。
    “别哭,你要乖,”他说。孩子沉静下来,用一双明亮、严肃的眼睛看着他,
没牙的小嘴又露出了微笑,平静地牙牙学语。
    “这是我的普鲁迪―普鲁迪一普鲁特起了作用,”卡尔松说。“这个方法百分
之百的有效,我已经试了几千次。”
    “我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叫什么名字,”小家伙一边说一边用食指抚摸她的光亮
的小脸颊。
    “古尔―菲娅,”卡尔松说,“很多人都叫这个名字。”
    小家伙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小孩子叫古尔―菲娅,不过他想,世界上最好的保
姆对于孩子叫什么名字肯定做过比较好的调查。
    “小古尔―菲娅,”小家伙说,“我觉得你已经饿了。”
    因为古尔―菲娅已经抓住他的食指想放到嘴里吮。
    “如果古尔―菲娅真饿的话,那好办,这里有香肠和土豆,”卡尔松说,并朝
厨房的角落看了一眼。“只要我卡尔松还拿得动香肠和土豆,我就不会让一个孩子
饿死。”
    小家伙不相信,古尔―菲娅能吃香肠和土豆。
    “这么小的孩子应该喝牛奶,”他说。
    “你以为世界上最好的保姆连孩子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都不知道,”卡尔松说
“不过没关系――我去找一头奶牛!”
    他朝窗子愤怒地看了一眼。
    “不过,把一头奶牛那样的庞然大物弄进来并非很容易。”
    古尔―菲娅急切地寻找小家伙的食指,并轻轻地叫着。看样子她确实饿了。
    小家伙朝厨房的角落看了看,但是没有找到牛奶。那里的一个盘子里只有三片
凉土豆片。
    “别着急,沉住气,”卡尔松说。“我突然想起来什么地方有牛奶了,有时候
我到那里喝一口。再见,我很快就回来。”
    卡尔松启动肚子上的开关,小家伙还没来得及眨眼,他就飞出了窗子。
    小家伙害怕起来。想想看,如果卡尔松像往常那样,一去就是几个小时不回来
怎么办呢!想想看,如果孩子的妈妈、爸爸回来了,找到怀里抱着他们古尔―菲娅
的小家伙怎么办呢!
    不过小家伙没有担心太久,这回卡尔松很快就回来了。他自豪地像只公鸡一样
从窗子飞进来,手里拿来一个小孩子经常用来喝奶的奶嘴。
    “你从哪儿找来的?”小家伙惊奇地问。
    “从我通常去的奶站,”卡尔松说,“在东马尔姆的一个阳台上。”
    “你是偷来的?”小家伙十分害怕地说。
    “我是借来的,”卡尔松说。
    “借来的……那你想什么时候还回去?”小家伙问。
    “永远不,”卡尔松说。
    小家伙严肃地看着他,但是卡尔松打了一个响指说:
    “一小瓶牛奶――小事一桩!我借牛奶的那家有三胞胎,他们在阳台的冰箱里
放满了奶瓶,他们特别喜欢我为古尔―菲娅借牛奶。”
    古尔―菲娅伸出自己的小手够奶瓶,饿得直叫。
    “我去把牛奶热一下,”小家伙说着就把古尔―菲娅递给了卡尔松,卡尔松喊
着“普鲁迪一普鲁迪一普鲁特”,把古尔―菲娅朝屋顶上抛来抛去,而小家伙走到
厨房里去热牛奶。
    过了一会儿古尔―菲娅就像小天使一样躺在床上睡着了。她吃饱了,不再闹,
小家伙哄她睡觉,而卡尔松用食指逗她玩,并且喊叫着“普鲁迪一普鲁迪一普鲁特”,
不过古尔―菲娅还是睡着了,因为她已经很饱很累了。
    “在我们走之前,一定要找点乐子,”卡尔松说。
    他走到厨房,取出凉香肠片。小家伙睁大眼睛看着他。
    “你在这里等着看乐子吧,”卡尔松说。他把一片香肠挂在通向厨房门的把手
上。
    “这是一号,”他一边说一边满意地点着头。然后他大步走向柜子。那里有一
个漂亮的白色瓷鸽子,小家伙还没明白过来,白色鸽子的嘴上已经叼了一片香肠。
    “这是二号,”卡尔松说。“古尔―菲娅将有三号。”
    他把香肠片串在一个小棍上,然后塞到熟睡的古尔―菲娅手里。真滑稽,人们
不会相信,古尔―菲娅自己曾来过这里,取了一片香肠以后就睡熟了,不过小家伙
还是说:
    “不,别再胡闹了,你要乖才好!”
    “别着急,沉住气,”卡尔松说。“这样可以使她的爸爸、妈妈改掉晚上到外
边瞎溜达的习惯。”
    “怎么改掉?”小家伙问。
    “他们不敢把一个自己能走路和取香肠的小孩单独留在家里。谁知道她下次会
不会去拿爸爸星期天喝的啤酒。”
    他让古尔―菲娅幼嫩的小手把串香肠的小棍握得紧些。
    “别着急,沉住气,”他说。“我知道我该做什么,因为我是世界上最好的保
姆。”
    正在这时候小家伙听到外边楼梯上有人来了,他确实吓坏了。
    “啊,他们现在回来了,”小家伙小声说。
    “别着急,沉住气,”卡尔松说,两个人赶紧跑向窗子。小家伙听到钥匙在开
锁,他相信,一定要逃出去才有希望,但是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成功地爬到窗台上
去了。随后他听到锁被打开了,一个声音这样说:
    “妈妈的小苏姗,她总是睡呀,睡呀。”
    “对,她总是睡呀,睡呀,”另一个声音说。但是随后就听到有人叫了起来。
小家伙明白了,这时候古尔―菲娅的妈妈和爸爸已经看到了香肠。
    他不想继续听下去,而是把正要藏在一个烟囱后边的世界上最好的保姆推出去
了。
    “你想看两个坏蛋吗?”当他们休息了一会儿以后卡尔松问。“我在远处另一
个亭子间里有两个十足的坏蛋。”
    听起来好像是卡尔松自己的坏蛋。情况当然不是这样,不过小家伙还是想看看
他们。
    这时候从坏蛋的亭子间传来又说又笑的声音。
    “寻欢作乐,”卡尔松说。“我们去看看,什么事让他们这样开心。”
    他们沿着房脊偷偷地走过去,卡尔松伸长脖子往里看,窗子上挂着窗帘,但是
上面有一条缝,他可以往里
    看。
    “坏蛋有客人,”卡尔松小声说。
    小家伙也往里看了看,里边坐着两个人,可能就是那两个坏蛋,还有一位个子
很小、和蔼可亲的男人,看样子他是从外婆住的农村来。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卡尔松小声说。“我相信那两个坏蛋自己正在捣鬼,
不过他们休想得逞!”
    他又朝里看了一次。
    “我敢保证,他们正在骗系红领带的那个可怜的人,”他小声对小家伙说。
    两个坏蛋和那个系红领带的人坐在紧靠窗子的一张小桌子周围。他们又吃又喝,
两个坏蛋亲热地拍着系红领带的人的肩膀说:
    “我们见到你不知有多高兴,亲爱的奥斯卡尔!”
    “我也很高兴,”奥斯卡尔说。“当我来到城里的时候,我多么想结交一些可
靠的朋友。如果没有朋友,我真不知道会遇到多大困难。还有可能碰上流氓。”
    两个坏蛋点头。
    “对对,你有可能碰上流氓,”其中一个说。“你真幸运,遇上了飞勒和我!”
    “对,如果你不碰上鲁勒和我,可能早遇上麻烦了,”另一个说。
    “不过你现在尽情地吃吧喝吧乐吧,”名叫飞勒的那个人说,他又拍了奥斯卡
尔肩膀一次,不过后来他做的事情确实让小家伙大吃一惊。
    他趁此机会把手伸进奥斯卡尔裤子的后兜里,从里边掏出一个钱包,然后小心
地把钱包装进自己的裤兜里,奥斯卡?尔一点儿也没察觉。因为这时候鲁勒正搂着
他的脖子拍打他。但是当鲁勒拍打完,把手收回去的时候,奥斯卡尔的表也跟着丢
了。鲁勒把他的表装进了自己的后裤兜,奥斯卡尔一点儿也没察觉。
    但是后来屋顶上的卡尔松小心地把自己的胖手通过窗帘缝伸过去,从飞勒的后
裤兜里把那个钱包拿出来了,而飞勒一点儿也没察觉。这时候卡尔松把自己的胖手
又伸过去,从鲁勒的后裤兜里把那块表掏了出来,鲁勒一点儿也没察觉。
    过了一会儿,当鲁勒、飞勒和奥斯卡尔又吃喝一阵子以后,飞勒把手伸进后裤
兜,感觉到钱包没了。这时候他愤怒地瞪着鲁勒说:
    “你听着,鲁勒,跟我到前廊去,我有事跟你说。”
    恰好在这时候鲁勒也摸摸后裤兜,发现表没了。他愤怒地瞪着飞勒说:
    “很好,我也有事跟你说!”
    就这样飞勒和鲁勒来到前廊,可怜的奥斯卡尔一个人坐在屋里。他觉得一个人
坐在那里太没意思了,就站起身来走到前廊看看飞勒和鲁勒到哪里去了。这时候卡
尔松敏捷地爬到窗台上,把奥斯卡尔的钱包放到汤碗里。飞勒、鲁勒和奥斯卡尔已
经把汤喝完了,所以钱包不会湿。卡尔松把奥斯卡尔的手表挂在顶灯上,悬在空中,
当他们三人从前廊回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但是卡尔松没有看见,因为他钻
到桌子底下去了,桌布一直垂到地面。小家伙也在桌子底下,卡尔松在什么地方,
他就愿意呆在什么地方,尽管那里有点儿不舒服。
    “看啊,我的表挂在那里,”奥斯卡尔说。“它怎么会跑到那里去了?”
    他走过去取表,然后把它放在左裤兜里。
    “我的钱包在这里,”他一边说一边看着汤碗。“真奇怪!”
    飞勒和鲁勒眼巴巴地看着奥斯卡尔,飞勒说:
    “看来你们乡下人也不容易骗。”
    然后鲁勒、飞勒和奥斯卡尔又在桌子周围坐下。
    “亲爱的奥斯卡尔,你一定要再多吃点儿多喝点儿,”飞勒说。
    奥斯卡尔、鲁勒和飞勒吃呀、喝呀,还互相拍打肩膀。过了一小会儿飞勒就把
手伸到桌布底下,把奥斯卡尔的钱包小心地放在地上。他认为这样做比把钱包放在
自己的裤兜里更保险,但是没那种好事,卡尔松很快拿起钱包,把它递给鲁勒,鲁
勒接过钱包说:
    “飞勒,我刚才错怪你了,你是个体面的人。”
    过了一小会儿鲁勒把手伸到桌布下边,把奥斯卡尔的表放在地板上。卡尔松拿
起表,在飞勒的腿上轻轻拧了一下,把奥斯卡尔的表递给他,飞勒说:
    “没有人比你更够哥儿们,鲁勒。”
    但是过了一会儿奥斯卡尔说:
    “我的钱包哪儿去了?我的手表哪儿去了?”
    这时候钱包和表飞快地转到桌布下面,因为飞勒不敢把表放在身上,那样的话
奥斯卡尔会跟他们吵闹。奥斯卡尔真地大吵大闹起来,他想找回自己的表和钱包,
这时候飞勒说:
    “我们可不知道,你到哪儿不小心把你的破钱包丢了。”
    鲁勒说:
    “我们可没看见你的破表,把你的破烂东西收好!”
    这时候卡尔松先把钱包递给奥斯卡尔,随后把表也递给他,奥斯卡尔把两件东
西放好以后说:
    “谢谢,善良的飞勒,谢谢,鲁勒。不过你们下次可别再跟我开玩笑了。”
    随后卡尔松在飞勒的腿上狠狠地踢了一脚,飞勒喊叫起来:
    “这是你罪有应得,鲁勒!”
    这时候卡尔松又狠狠地在鲁勒的腿上踢了一脚,鲁勒喊叫起来:
    “你多愚蠢,飞勒,踢什么人呀?”
    鲁勒和飞勒扭打起来,桌上所有的盘子都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奥斯卡尔吓坏了,
他带着自己的钱包和手表溜之大吉,以后再没回来。
    小家伙也吓坏了,但是他无法溜走,只能静静地坐在桌布下面。
    飞勒比鲁勒劲儿大,他把鲁勒赶到前廊,再追过去打他,这时候卡尔松和小家
伙从桌布底下爬出来,看到地板上都是被摔碎的盘子碎片,卡尔松说:
    “其他的盘子都碎了,为什么这个汤碗完好无损呢?它太孤单了,可怜的汤碗!”
    他砰的一声把汤碗摔在地板上,然后他和小家伙跑到窗子跟前,迅速爬出去。
这时候小家伙听到飞勒和鲁勒回到房子里,飞勒说:
    “你为什么无缘无故地要把表和钱包还给他,你这个蠢货?”
    “你真赖,”鲁勒说。“这都是你干的。”
    这时候卡尔松笑得肚子都痛了,然后他说:
    “我今天玩够了。”
    小家伙也感觉到,他的乐子已经够多了。
    天已经相当黑了,卡尔松和小家伙手拉着手,穿过一个个屋顶,回到小家伙家
屋顶上的卡尔松的房子。当他们到那里以后,听到救火车响着刺耳的警笛飞驰而来。
    “你看,什么地方失火了”,小家伙说。“消防队在这里。”
    “要是这房子失火该多好呀,”卡尔松用企盼的口气说。“只要他们跟我打声
招呼,我就会帮助他们,因为我是世界上最好的灭火者。”
    他们看到了,救火车就停在这条街下面,周围聚集了一大群人看热闹。但是他
们没有发现什么火。相反,他们突然看见一个梯子直落屋顶,跟消防队用的那种云
梯一样。
    这时候小家伙开始想。
    “要是……要是……他们是来救我怎么办?”他说。
    因为他突然想起他离开家时放在屋里的那张纸条。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天啊,你为什么要写纸条呢!”卡尔松说。“没有人反对你到屋顶上呆一会
儿。”
    “有,我妈妈就不同意,”小家伙说。“这样跳来跳去的她肯定很紧张。”
    当他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便可怜起妈妈,他想妈妈了。
    “我们大概可以和消防队开开玩笑,”卡尔松建议。
    但小家伙不想再搞什么恶作剧。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正在爬梯子的消防队
员。
    “好吧,”卡尔松说,“我也该回去睡觉了。尽管我们过得很平静,也没找到
多少乐子,不过我早晨发过三四十度的烧,我们别忘了这一点!”
    他从屋顶上走了。
    “再见,小家伙,”他高声说。
    “再见,卡尔松”,小家伙说。
    小家伙自始至终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消防队员。
    “你,小家伙,”卡尔松消失在烟囱后边之前高声说。“别告诉消防队员我在
这里,因为我是世界上最好的灭火者,告诉他们以后,只要哪里一失火,他们就会
不停地找我。”
    消防队员已经很近了。
    “别动,就站在那儿,”一个消防队员对小家伙说。“原地别动,我会救你。”
    小家伙认为他很可爱,但是没有必要。小家伙整个下午都在屋顶上跑来跑去,
再多走几步也没问题。
    “是我妈妈叫你来的吗?”当消防队员抱着他从梯子往下爬的时候他问。
    “对,你不信吗?”消防队员说。“不过你……我觉得你们是两个男孩在屋顶
上……”
    小家伙想起卡尔松说过的话,他认真地回答:
    “不,除了我没有别的男孩子。”
    妈妈对跳来跳去的事确实很紧张。她、爸爸、布赛、碧丹和很多其他人都站在
街上迎接小家伙。妈妈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他,又笑又哭。爸爸把他抱上楼,一直
紧紧地搂着他。布赛说:
    “你真把人吓死了,小家伙。”
    碧丹一边哭一边说:
    “你再不能做这种事了,记住!”
    过了一会儿,当小家伙躺在床上的时候,他们站在他周围,跟他过生日时一模
一样。但是爸爸非常严肃地说: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难道不知道妈妈会哭,会伤心?”
    小家伙在床上翻个身。
    “用不着多担心,”他嘟囔着。
    妈妈使劲搂着他,严厉地说:
    “想想看,你要是掉下去怎么办!我们要是失去你怎么办!”
    “那你们会伤心吗?”小家伙用企盼的口气说。
    “当然,你不信吗?”妈妈说。“世界上任何宝贵的东西都不能代替你,这一
点你应该知道。”
    “亿万元钱也不能代替。”
    “我真那么值钱?”小家伙吃惊地说。
    “是这样,”妈妈一边说一边再次搂住他。
    小家伙思索着。亿万元钱,钱多得吓人!他真值那么多钱吗?一只狼狗,一只
纯种狼狗,也就值二百元钱。
    “爸爸,”当他想好以后说。“如果我值亿万元钱――那我就先取出二百元钱
现金买一只小狗怎么样?”
    --------
    文学视界
    


 
                  
     

              

关键词: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希腊神话] 阿耳戈英雄们带着美狄亚逃跑

    布绪耳托斯亲自 驾车。大队人马来到河流入海口时,阿耳戈船早已驶进大海,只见一个小黑点在海浪中上下 颠簸。国王放下盾牌和火把,高举双手,对着天空,请宙斯和太阳神证明敌人对他所...

  • 钱王射潮

    ...

  • 关于黄河的民间故事

    ...

  • [希腊神话] 希腊人进攻密西埃

    世后,继承了王位,统治密西埃。 希腊士兵根本不问这里的国王是谁,便拿起武器进攻守卫沿岸的士兵。另有几个守兵逃 脱了,他们向国王忒勒福斯报告有几千名外来的敌人侵入国土,杀死岗...

  • 圣安娜湖

    在艾尔德里荒凉在大山顶上有一个湖,名叫圣安娜湖,很久很久以前,它是绿水仙人国国王的领土,他和他的女儿们住在那里。 在晴朗的夏天的午后,国王常常乘坐一只珍珠船出去游玩,这时...

  • 苏里曼和瓦利雅的故事

    ...

  • 你说得也对

    妻子的脾气的确很不好1 第二天,这位邻居的妻子找到阿凡提又诉了他男人的苦。阿凡提也对她说了一句: “对,您说得对,您男人的火暴脾气实在不怎么样。” 阿凡提的妻子听后,埋怨他说...

  • 太阳的女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