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卡尔松与电视机


                             卡尔松与电视机
    爸爸带着新的忧愁回家吃晚饭。
    “可怜的孩子们,看样子你们只得自己照顾自己几天了。为了商务上的事,我
必须马上去伦敦。你们觉得怎么样?”
    “很好,”小家伙说。“只是你别跑到螺旋桨的叶片里去。”
    这时候爸爸笑了。
    “我几乎不能想象,在我和你妈妈不在家的情况下你们怎么生活。”
    布赛和碧丹认为一切都会很好。碧丹说,偶尔有一次爸爸、妈妈不在家会很有
意思。
    “好,不过想想小家伙怎么办呢?”爸爸说。
    碧丹温柔地抚摸小家伙浅色的头发。
    “我会像母亲一样照顾他,”她信誓旦旦地说。但是爸爸不十分相信,小家伙
也不十分相信。
    “当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可能正跟你的男朋友在外边疯呢,”小家伙嘟囔着
说。
    布赛尽力安慰他。
    “那时候有我呢。”
    “你可能在东马尔姆体育场,对吧,”小家伙说。
    布赛笑了起来。
    “还有长角甲虫呢,她不会跟男朋友去疯或者去踢足球。”
    “不会,很遗憾,”小家伙说。
    他坐在那里,试图感受一下他多么不喜欢包克小姐。但是这时候他发现有些奇
怪――他不再生她的气,一点儿气也没有。小家伙觉得很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只
要和一个人共同被锁在屋里两小时就能学会容忍她?还不能说他突然喜欢包克小姐
――远没有达到这个程度――不过她对他变得仁慈一些了。多可怜,她不得不和那
个弗丽达住在一起!小家伙知道,和讨厌的姐姐、妹妹住在一起是什么滋味。不过
碧丹总还没像弗丽达那样坐在电视里添油加醋地讲什么鬼怪。
    “我不希望夜里你们单独在家,”爸爸说。“所以我最好问一问包克小姐,在
我出差的时候她是否愿意住在这里。”
    “要我日夜和她在一起?”小家伙说。但是他内心觉得有人照顾他还是不错的,
即使是长角甲虫也好。
    包克小姐非常愿意与孩子们住在一起。当她单独与小家伙在一起的时候,她说
出了原因。
    “夜里是鬼怪活动最厉害的时候,你知道吗?现在我可以搜集一个电视节目的
材料,将来弗丽达在电视机里看见我时,就会把她气死。”
    小家伙变得不安起来。想想看,爸爸不在家的时候,包克小姐把一大群电视台
的人引到家里来,万一有人碰到卡尔松怎么办呢,噢呀,那时候他肯定要上陌生的
电视,尽管他不是什么鬼怪,而仅仅是卡尔松,以后家里就永远不会再有安宁,就
像妈妈、爸爸担心的那样。小家伙知道,他一定要警告卡尔松,请他要格外加小心。
    第二天晚上小家伙才想起来做这件事。当时他一个人在家。爸爸已经去伦敦,
布赛和碧丹去了自己愿意去的地方,包克小姐回弗列伊大街的家,想问问弗丽达最
近有没有看见新的鬼怪。
    “我很快就回来,”她走的时候对小家伙说。“如果来了鬼怪,请它们多坐一
会儿,哈哈哈!”
    包克小姐很少开玩笑,几乎从来不笑。如果她偶尔笑了,人们都怕哪个地方要
遭难了。但是此时此刻她特别活跃,她都下了楼梯,小家伙还能听到她的笑声,笑
声在墙壁间回响。
    她走后不久,卡尔松就从窗子飞进来了。
    “你好,小家伙,我们现在做什么?”他问。“你有没有我们可以爆炸的蒸汽
机或者我们可以‘若’长角甲虫生气的东西:只要开心什么都行,不然我就不玩了!”
    想想看多么可怕,卡尔松的话表明,他根本没有意识到上电视的事!他长这么
大从来没有看见过电视机。小家伙把他领进起居室,很自豪地指给他看他们家新买
的23英寸的电视机。
    “朝那儿看!”
    “那个箱子里是什么东西?”卡尔松问。
    “不是什么箱子,是电视,”小家伙解释说。
    “这类箱子里有什么东西?”卡尔松问,“有小面包吗?”
    小家伙笑起来。
    “绝对没有!你来看是什么。”
    他打开电视机,这时候一位叔叔出现在电视机屏幕上,他在报告瑞典北部诺尔
兰地区的气候情况。
    卡尔松惊奇地瞪着自己的圆眼睛。
    “你们是怎么把他弄进去的?”
    小家伙大笑起来。
    “啊,你觉得呢?是他小时候爬进去的,你明白了吧。”
    “你们要他做什么?”卡尔松想知道。
    “哎呀,你难道不知道我在开玩笑,”小家伙说。“他不是小时候爬进去的,
我们也不想让他做什么。他就在那儿,你明白吗?他在讲明天的天气情况。因为他
是气象员,你知道吗?”
    卡尔松冷笑一声。
    “你们把一位特别的汉子塞进箱子里,仅仅为了让他讲明天的天气情况――到
时候你们不就可以看到吗!  问
    我好啦……有雷鸣闪电,有雨有冰雹,有风暴和地震,现在你满意啦?“
    “明天白天,沿着诺尔兰海岸将有暴风雨,”电视屏幕上的气象员说。
    卡尔松高声地笑了。
    “好,我说什么来着……暴风雨!”
    他走近电视机,把自己鼻子贴在气象员的鼻子上。
    “还有地震,别忘了!可怜的诺尔兰人,他们竟有这样的气候!但是他们应该
感到高兴,因为他们毕竟还有天气。想想看,如果他们像这里一样,坐在屏幕外边
就什么也没有了。”
    他友好地拍了一下屏幕上的那位叔叔。
    “这个小老头,”他说。“比我还小,我喜欢他。”
    然后他就跪下,看电视机的底部。
    “他到底是从哪条路进去的?”
    小家伙试图解释,这仅仅是个图像,屏幕里的不是一个真人,但是这时候卡尔
松已经发怒了。
    “你这两下子可以骗别人,笨蛋!他明明在动,知道吗?诺尔兰北部的天气,
死人能这么讲吗,对不对?”
    小家伙对电视机的原理知道得不多,但是他尽最大的努力讲给卡尔松听。他也
想借这个机会向他提出警告。
    “你知道吗,包克小姐很想上电视,”他说,但是这时候卡尔松大笑起来。
    “长角甲虫上这么个小箱子里去!那个大胖球,她把自己折四折差不多了。”
    小家伙叹口气。看来卡尔松什么也不明白,小家伙只得从头开始。但是没有希
望,最后他还是让卡尔松明白,这样一台设备有什么奇特功能。包克小姐自己不需
要爬进去,她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几十公里之遥的地方,人们仍然可以在电视屏幕
上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她,小家伙肯定地这样说。
    “活生生的长角甲虫……噢,太可怕了,”卡尔松说。“最好把这个箱子扔掉,
或者用它换有小面包的箱子,你们上算。”
    恰巧在这时候屏幕上出现了一位漂亮的女播音员。她友善地微笑着,卡尔松瞪
大了眼睛。
    “当然啦,”他说。“要换的话一定换成有非常好吃的小面包的箱子。因为我
看到,这箱子里边还有很多我一开始没有明白的东西。”
    女播音员继续对卡尔松微笑,卡尔松也对她微笑,同时他把小家伙推到一旁。
    “看这个小妞!她喜欢上我了……真好,因为她肯定看到一个英俊、绝顶聪明、
不胖不瘦、风华正茂的男人。”
    突然女播音员消失了,两个非常丑陋的先生不住嘴地讲话。卡尔松不喜欢他们。
他动手拧电视机上所有旋钮和开关。
    “不,别瞎拧,”小家伙说。
    “要拧,因为我要把那个小妞拧回来,”卡尔松说;
    他乱拧一通,但是女播音员还是没出来。惟一的结果是,两个本来就丑陋的先
生变得更丑了。他们的腿变得又小又短,额头变得很高很高,惹得卡尔松高声笑起
来。有很长时间他不停地开呀关呀取乐。
    “我让这两位先生来他们就来,让他们走他们就走,”卡尔松满意地说。
    只要卡尔松把这两个先生拧出来,他们就不停地讲呀讲呀。
    “我个人认为是这样,”其中一位说。
    “我不关心这些事,”卡尔松说。“你回家睡觉吧!”
    他砰的一下关上电视机,高兴地笑了。
    “想想看,这位老头大概气坏了,他都不能讲出自己的看法!”
    不过这时候卡尔松已经厌烦电视了,他想找别的乐子。
    “长角甲虫哪儿去了‘!把她叫到这儿来,我要驯化她。”
    “驯化……怎么驯化?”小家伙不安地问。
    “驯化长甲虫,”卡尔松说,“有三种办法。人们可以‘若’它们生气,跟它
们开玩笑或者驯化它们,啊!其实这三种办法是一回事,但是驯化是彼此交手。”
    小家伙变得更加不安了。想想看,如果卡尔松与包克小姐交手,她肯定会看见
他,这是万万不可发生的。妈妈、爸爸不在家的时候,他一定要保护他,不管有多
么困难。他必须想出某种办法吓唬他,让他自己知道不能与包克小姐见面。小家伙
一边思索一边狡猾地说:
    “你,卡尔松,你大概不想上电视吧?”
    卡尔松用力摇着头。
    “到那个箱子里去?我?只要我身体健康,能够自卫的话,我是不会去的。”
    但是说完以后他似乎又思索了一下。
    “当然也可以……如果那个小妞也同时在的话!”
    小家伙坚决地说,卡尔松不能胡思乱想。噢呀,如果卡尔松上电视,肯定是跟
长角甲虫同时去。
    卡尔松吓了一跳。
    “长角甲虫和我在同一个箱子里……噢呀,噢呀,如果过去诺尔兰没发生过地
震的话,这回可就有了,没错!你怎么会想出这样的事?”
    这时候小家伙把包克小姐想出来的关于鬼怪的电视节目以及想借此气死弗丽达
的事统统讲了出来。
    “长角甲虫看过鬼怪吗?”卡尔松问。
    “没有,没有看见过”,小家伙说。“但是她曾经听到过窗子外边的鬼叫。她
认为你就是一个鬼怪。”
    小家伙详详细细地把弗丽达与长角甲虫、卡尔松与电视,以及他们彼此之间的
关系讲了一遍,但是如果他以为这一切会吓住卡尔松的话,他就大错特错了。卡尔
松拍打着膝盖,高兴地叫起来,叫完以后,他用拳头捶打小家伙的后背。
    “请你善待长角甲虫!她是你们家里最好的家具。不管怎么说要善待她!因为
我们现在确实要有乐子了。”
    “怎么个乐法?”小家伙不安地问。
    “噢呀,”卡尔松喊叫着,“不仅弗丽达会气死,啊,坚持下去,所有的长角
甲虫和电视台的人,你们将会看到,谁将气昂昂地来!”
    “瓦萨区的小鬼怪,”卡尔松高声说,“噢呀,噢呀!”
    这时候小家伙泄气了。他提出过劝告,就像妈妈、爸爸说的那样。现在只得由
卡尔松的便了,事情一向都是这样。卡尔松开玩笑、装鬼怪和驯化谁,愿干什么就
干什么吧,小家伙不想再阻止他。当他这样决定以后,他感觉到,这可能是很有意
思。他还记得上次卡尔松装神弄鬼,吓跑了企图偷妈妈钱和银餐具的小偷。卡尔松
也没忘。
    “你还记得吗,我们玩得多么有趣?”他说。“还有……我上次用的那件鬼怪
衣服哪儿去了?”
    小家伙只得承认,妈妈已经把它拿走了。她对那次卡尔松糟蹋那块被套非常生
气。但是后来她补好了窟窿,把鬼怪衣服又改成被套了。
    卡尔松听了以后冷笑一声。
    “小里小气的真气死我。这家子什么事都不让人省心。”
    他坐在椅子上,撅起大嘴生气。
    “要是老这样,我就不玩了。你们愿意弄什么鬼就弄什么鬼,随你们的便。”
    但是随后他就跑到放亚麻布的柜子跟前,打开门。
    “真幸运,这里不是还有很多亚麻布被套吗?”
    他抓过一条妈妈最好的亚麻布被套,但是小家伙赶紧跑过去。
    “啊,不,不行!别动……这里有很多不用的旧被套,也能用。”
    卡尔松显得很不满意。
    “不用的旧被套,我原来想,瓦萨区里的小鬼怪应该穿上漂亮一点儿的节日礼
服。不过没关系……这毕竟不是一个好人家……把破烂拿过来!”
    小家伙找出几件破旧的被套递给卡尔松。
    “如果你把它们缝在一起,就变成一件鬼怪衣服,”他说。
    卡尔松抱着被套,满脸不高兴。
    “如果我把它们缝在一起!你的意思是如果你把它们缝在一起。过来,我们飞
到我家,如果我们正在缝的时候长角甲虫来了就坏事了。”
    差不多有一个小时小家伙坐在卡尔松家里缝鬼怪衣服。他在学校的手工课既学
过长针脚,也学过反针脚和十字针脚,但是把两块破被套缝在一起,他没有学过。
他只得自己动脑子想办法。他试图求助于卡尔松。
    “你至少可以帮一下吧,”小家伙说。
    卡尔松不停地摇头。
    “如果是你妈妈的话,我可能帮一下,她需要我帮助。那样的话她大概就不会
把我的鬼怪衣服拿走了!你缝一件新的理所当然。快开始,别讨价还价了!”
    此外卡尔松说,他没有时间缝,他要马上画一幅画。
    “人有了灵感的时候马上就得画,你知道吗,我刚才就来了灵感。扑腾一声,
灵感来了!”
    小家伙不知道灵感是什么,不过卡尔松向他解释,灵感是所有画家患的一种病,
有了它就想画呀,画呀,没有时间缝鬼怪衣服。
    卡尔松自己坐在炉子旁边画画儿。窗子外边已经黑了,但是卡尔松的屋里却很
明亮和惬意,煤油灯亮亮的,炉火通红。
    “我希望你在学校上手工课时既勤奋又能干,”卡尔松说。“因为我想要一件
很合体的鬼怪衣服。我喜欢领子周围绣着花边或者羽状绣花。”
    小家伙没有回答。他只是缝呀缝呀,炉火烧得劈劈啪啪地响,卡尔松画画儿。
    “你在画什么?”小家伙问。
    “画好了你就看到了,”卡尔松说。
    最后小家伙总算把鬼怪衣服缝好了,他认为肯定能穿。卡尔松试穿,感到很满
意。他在屋子里飞了几圈,做了一次演示。
    小家伙颤抖起来。他觉得卡尔松真像个鬼,样子很可怕。可怜的包克小姐,她
想看鬼,现在鬼真地来了,谁见了都会吓坏。
    “现在长角甲虫可以给电视台的人送消息去了,”卡尔松说。“因为瓦萨区里
的小鬼怪很快就要来了,有螺旋桨,野蛮、英俊和可怕。”
    卡尔松在屋里飞来飞去,高兴得开怀大笑。他不再理会自己的画儿,小家伙走
过去想看看他到底画了什么。
    “我的家兔肖像”,最下边的角上写着这些字。但是卡尔松只画了一个很小的
红色动物,特别像一只狐狸。
    “这不是狐狸吗?”小家伙问。
    卡尔松飞过来,落在他的身边。他歪着脑袋,看自己的画。
    “对,是一只狐狸。千真万确,世界上最好的画狐狸的画家画了一只狐狸。”
    “不过,”小家伙说,“‘我的家兔肖像’……那家兔在哪儿?”
    “它们在狐狸肚子里,”卡尔松说。
    
    --------
    文学视界
    


 
                  
     

              

关键词: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大鼻子女婿

    样缺点 的话,他一定会装着看不见,忍耐过去的……” 阿凡提听了,说道:“您说的对,也许他很有忍耐力,这一点从他三十年来不厌其 烦地顶着这么大的鼻子就可以看出。如果有一天,他的...

  • 飞来峰

    ...

  • 爬不起来的原因

    阿凡提上房顶扫雪,不小心,脚一滑,摔到了马路上。他摔得不轻,半天没爬起来。 路人围过来,问道:“阿凡提,您怎么了?爬不起来啦?” “要想知道我为什么爬不起来,请你们把自己从...

  • 太阳的女儿

    ...

  • 蝴蝶泉的传说

    ...

  • 斯特拉策那拱门

    在匈牙利北部有许多终年积雪的高山,山中有一个隘口,名叫斯特拉策那,通到阴森森的山谷。这地方的山像是朝两边迸裂开的,还有很多山洞;奇形怪状的黑石块向四面八方飞散开来。一个...

  • 着了魔的奶油

    ...

  • 青蛙救命

    , 毫无准备的阿凡提一下掉进水里。湖里的一群青蛙被落入水的阿凡提惊吓后,呱呱地大 叫着窜出水面,受了惊吓的毛驴尥起蹶子转头往回跑,紧紧抓住缰绳的阿凡提被驴拖出 了水面。 阿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