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二十三章 结尾

 以下是这次海底旅行的结尾。当我恢复知觉时,我躺在罗佛丹岛一个渔民的小木屋里。我的两个同伴也安然无恙地站在我的身边,握着我的手。我们激动得抱在了一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小艇是怎么摆脱大漩流那可怕的漩涡的,我和尼德·兰、康塞尔,我们是怎么逃出那个漩涡的,我都说不上来。
但此刻我们不能马上回到法国。因为挪威北部和南部之间的交通工具很少,从诺尔角出发经过这里到法国的汽轮半月只有一班,我们只好等待了。
于是,正是在那里,在收留我们的那些正直的人们中间,我又翻阅了一遍那些历险的记录。它是准确无误的。这是一次对人类无法达到的海底探险的忠实叙述,它看似不真实,但随着科学的进步,总有一天,海底会变通途的。
但人们会相信我吗?我不知道。总之,这并不重要。现在我能肯定的是,我有资格谈论那在不到10个月的时间里,我走了20000里的海洋;我有资格谈论这次海底旅行,在穿越太平洋、印度洋、红海、地中海、大西洋、南极海和北极海时,它们向我显示了那么多的奇观!
但“鹦鹉螺号”船只现在怎么样?它能挣脱大漩流吗?尼摩船长还活着吗?他还会在海底继续他那种可怕的复仇行为吗?还是在那最后一次大屠杀后,他就洗手不干呢?水波会不会有一天把那本记载着他的全部生活经历的手稿带到人间呢?我最终会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吗?那艘沉没的战舰,能否通过说明它的国籍,来告诉我们尼摩船长的国籍呢?
我希望能。我也同样希望,在那最可怕的漩涡里,尼摩船长那强有力的船能战胜大海,“鹦鹉螺号”船只能在那众多船只葬身的地方幸存下来!如果事实真是如此,如果尼摩船长永远生活在他寄居的祖国的海洋里,但愿仇恨在他那颗愤世嫉俗的心中平息!但愿静观那么多的奇观能熄灭他心中的复仇之火!但愿判官逝去,而学者继续在平静的海底勘探!如果说尼摩船长的命运是离奇古怪,那他也是崇高的,难道我自己不了解他吗?难道我不是亲身经历了10个月那种超自然的生活吗?因此,对于6000年前,《圣经·传道书》中提出的那个问题:“谁曾能探测深渊的深处呢?”现在,我相信人类中有两个人有资格来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我和尼摩船长。
 

  • 新书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