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匪风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原文:

匪风发兮,匪车偈兮。顾瞻周道,中心怛兮。

匪风飘兮,匪车嘌兮。顾瞻周道,中心吊兮。

谁能亨鱼?溉之釜鬵。谁将西归?怀之好音。

译文
大风刮得呼呼响,大车急驰尘飞扬。一条大道抬眼望,令我心中真悲伤。
大风刮起直打旋,大车飞驰如掣电。一条大道抬眼望,令我心中真凄惨。
哪位将要煮鱼尝?请借锅子多帮忙。哪位将要回西方?请带好信到家乡。

注释
①匪:通“彼”。发:犹“发发”,风吹声。
②偈(jié):疾驰貌。
③周道:大道。
④怛(dá):痛苦,悲伤。
⑤嘌(piào):轻快貌。
⑥吊:悲伤。
⑦亨:通“烹”。
⑧溉:旧说释洗。闻一多《风诗类钞》则以为溉通“摡”,“摡同乞,给予也”。釜:锅子。鬵(xín):大锅。

 前两章字句略同,意思重复,写法也一样。前两句写所见之景,后两句直抒胸中忧思。诗人滞留东土,伫立大道旁,见车马急驰而过,触动思归之情。他的 心也随急驰的车辆飞向西方,但是,车过之后,留下一条空荡荡的大道和他孤身一人,车去而人竟未去。风、车之急速,他人之已归去,与自己之滞留不得归,动与 不动,形成多层对比。“顾瞻周道”,描绘诗人徬徨无奈情状如在目前。这时诗人再也按捺不住满腔的忧伤,终于喷发出强烈的心声:“中心怛兮”,“中心吊 兮”。其声如急管繁弦,反映诗人思归的急切心态。

  第三章句法忽变,陡然一转,以“谁能”二句起兴,兴中有比,是在无可奈何的境地中发出的求援呼声,“谁将”二句,写诗人既不得归,只好托西归者 捎信回家,是不得已而求其次。但这次着也未必能实现,“谁能”、“谁将”均是疑问希冀之词,还没有着落。诗人不说自己如何思乡殷切,羁旅愁苦,反以“好 音”以慰亲友,情感至为深厚。陈震《读诗识小录》评曰:“意在笔先,神怆言外。”诚然。

  • 新书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