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现代“孔乙己”

        只要读过鲁迅先生的小说《孔乙己》,大家都会为封建时代那又穷又酸的孔乙己发出一阵感慨:他穷困潦倒,却又死要面子。谁料,而今我的身边居然出现了一个现代孔乙己——我家隔壁有那么一位小青年,前几年,进了一个国营大企业,收入还不赖,可后来却不知咋的,回家了。听说是出了事,但他死要面子遮掩着,硬要说是单位薪水太低自己不想干,出来“跑生意赚大钱”。

        前些天,他从我家门口经过,嗬,西装革履,头发乌黑油亮,一手持个“大哥大”,一手拎个棕色公文包,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于是,我便上去打了招呼:“哟,几天不见又发了,这年头也赶上时髦了⋯⋯这会儿,又去哪呀?”“嘿⋯⋯嘿⋯⋯嘿⋯⋯还行,这几天和朋友合伙干买卖,赚头不小。

        这不,今天要去上海会客商。”说完,他自鸣得意地走上了公共汽车。会客商?干吗舒适的的士不坐,偏偏跳上了那辆公交车?我随后也上了那辆车。他拣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既而,便拿出了“大哥大”,大声对着“大哥大”叫开了。车上人不多,嘈杂声也很小,可他就是要用他的高分贝的嗓门喊话,唯恐人家听不见。于是,车上的乘客听到的便都是关于他会客的电话内容,什么“××宾馆”啊,什么“×万元×万元”啊,什么“我请客吃饭”啊,等等。于是,车上的人便向他投来了一双双注视的目光⋯⋯突然,汽车一个急刹车,他的那个“大哥大”啪地一声掉了下来,向前滚去。前排一位乘客看见,直为他的“大哥大”可惜,忙捡了起来:“奇怪,怎么这么轻?”细细一看,原来是个玩具大哥大。那位乘客一叫,我的那个邻居小伙的脸一下子涨成了猪肝色,车一靠站,他便灰溜溜地下了车。我想,也许他会搭上另一辆车子,也许同样的故事会又一次上演⋯⋯

       晚上,他回家时遇到了我,不管我对他的所谓“生意”有多反感,他还是不停地念叨着。也巧,我的一个朋友知他回家待业的底细,便当许多人的面把他的老底一下全抖了出来。他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只得狼狈逃走,真是可笑又可悲。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