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龙眼鸡,巨蜘蛛,箭毒蛙

  亚马逊热带雨林中有一种奇特的昆虫叫龙眼鸡。它的体形类似蝗虫,呈黄色,头部顶端有个硬硬的衍生物,但这衍生物不属于头却是鼻子的一部分。我没能观察到龙眼鸡的生态习性,但据资料介绍,每每受到干扰时,这种小动物用头部顶端的衍生物猛烈地敲击树干以威慑对手;如果此计不成,它便远走高飞。关于龙眼鸡,在印地安部落流传着一个美丽的故事:若一个年轻女子被龙眼鸡蛰了,那么她必须在24小时内同她的男朋友做爱,否则就会悄悄地死掉。我想这只是个传说,大概是哪个印地安小伙子为了哄得心上人而杜撰的。

 

  巨蜘蛛是全球最大的蜘蛛,曾多次被小说家或探险家涂上恐怖和神秘的色彩。我曾在一本记载南美探险家故事的书中见过这样一节插图:一个探险者裸露的身躯上叮着十几只碗大的巨蜘蛛,探险者用力向下抠,血流如注。这无疑是夸张,因为巨蜘蛛独栖,每个个体独自生活在地下的穴中,每公顷一般仅有1-2个,绝不会有成群的巨蜘蛛围攻一个人。另外巨蜘蛛白天躲在用树叶铺就的弯曲的洞里,黄昏和夜晚才外出活动,不易与人遭遇。不过,对于生活在原始森林里的“文明人”来说,意想不到的事的确随时都可能发生。我的一位60多岁的法国同事就是在清晨穿靴子时被巨蜘蛛狠狠地刺了一下,原来,一只巨蜘蛛在夜晚投错了家门。

 

  不能否认,巨蜘蛛的确很凶猛,它们的嘴上长着一对尖尖的钩子,袭击时以钩子刺向猎物,同时注入毒液杀死猎物并将肉分解成液体吸食。我曾见过巨蜘蛛袭击山鼠的情景:巨蜘蛛潜伏在洞口旁边,一只山鼠在地上觅食无意走到它跟前;后者猛扑上去,一下子捉住了山鼠,瞬间,猎物便一动不动了;随后,巨蜘蛛慢慢地将山鼠拖进洞里消化去了。巨蜘蛛的食物主要是啮齿类和有袋类等小型哺乳动物,有时也猎食其它动物,比如蛇。

 

  除了嘴上的钩子,巨蜘蛛的另一种武器是背上的毒毛,土着人告诉我若毒毛进入眼睛或鼻孔里会引起极强烈的刺激。我没有体验过这种滋味儿,但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有一次我好奇地用一根细树枝斗一个巨蜘蛛,它受到袭击后倏地立起,将前爪高高扬起对着我。过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动静,它便放下爪,想悄悄离去。我用树枝前后左右地阻拦,它再次摆出防御的姿势。如此反复几次,它终于忍耐不住了,愤怒地用后足接二连三抓挠后背,顿时,细细的绒毛飘飘扬扬散向空中,我赶紧跑开了。

 

  不过,巨蜘蛛也并非没有天敌,一种巨大的马蜂就专找它们的“麻烦”。这种马蜂的个头差不多相当于中国的东亚飞蝗,独栖生活,飞行时翅膀发出嗡嗡的令人悚然的震颤声。它们通过不知哪种通讯方式总能找到巨蜘蛛,用尾部的毒针将毒液注入巨蜘蛛体内。巨蜘蛛受到进攻后身体麻木,任凭马蜂将其躯体拖入马蜂事先挖好的洞中。马蜂随即将卵产入巨蜘蛛体内,卵在发育过程中吸收巨蜘蛛的体液作为营养,而巨蜘蛛在这一期间一直不会彻底死掉,而被迫充当马蜂后代繁育的活的饲料库。动物就是这样一物降一物,形成一环扣一环的食物链和错综复杂的食物网。

 

  可以说,蛙是人们常见的两栖类动物,但通体蓝色,嵌着金黄花纹的箭毒蛙则只有在潮湿的南美雨林才能见到。而且,和其它同类动物相比,箭毒蛙在食性,繁殖和生存对策等方面都有很大的特殊性。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母亲的爱

    ...

  • 爱国演讲稿:爱国先烈的光彩永照后人演讲稿

    ...

  • 飘向远方的心声

    ...

  • 收获幸福

    沉浸在幸福中,竟然忘记了幸福是什么。 题记 白雾弥漫在天空中,四周也只有白茫茫的一片。我迷失了前进的方向,正感到万般无奈的时侯,我的心像是被什么吸引似的,直冲冲引导我走出了...

  • 妈妈,明天我回家

    ...

  • 重阳节传说

    重阳节是我国农历九月初九。重阳的称呼同古老的《易经》有关,《易经》中八卦以阳爻为九,所以将九定为阳数。九月初九,月是九为阳,而日也是九为阳,两九相重为重九,两阳相重为重...

  • 热情

    清风微微掠过,素宣却一下将它拥入怀中;雨滴轻轻落下,花瓣释放笑容。 题记 一个笑容便是热情,一个拥抱便是热情,一个你好便是热情。 初入中学时,学长学姐们带着找宿舍,找教室,...

  • 老爸,盼您早日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