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尘埃的梦



  尘埃,顾名思义就是灰尘中的颗粒,在天空中旋转的数以万计的尘埃,我便是其中的一个,我不得不承认,我无比的渺小。
  以前,我们生活在树的下面,树是我们见过的最庞大的东西了。我们都一直安静地睡着,偶尔和比我们大几十倍的虫子聊天。生活总有不如意,有种山鸡总把我们当食物,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吃掉我们的兄弟姐妹。
  宁静的生活持续了几十年,有一天来了另一种庞大的生物,它们自称为人,它们用机器砍倒了树木,机器的声音使我们睡不着觉,可怜的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桩,没有任何装饰的土奇丑无比,就连青葱的小草也枯死了,地变得更丑了。
  然后,人在土地上建造了房子,路也涂上了柏油(人起的名字),我幸免于难。但在这里,狂暴的风经常把我们吹起,没有树的帮忙,我们只有不停得旋转。起初,我们很高兴这场游戏,并且没有东西吃掉我们,但我们很快感到厌倦。因此我提出搬家,得到赞同后,我们迅速出发。
  以我们渺小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找到安宁的居所。经过我们对风的恳求,我们到达了很远的地方。无奈,那地方也没有几棵树,那里的同胞向我们抗议,由于我们的到来,它们旋转的更加厉害。他们准备赶走我和我们的同乡。天地良心,我们只不过是寻找一个可以安稳生活的地方啊!
  在永不停息的旋转下,我进入梦乡,我梦到我在树下沐浴着阳光酣睡,和原来一模一样的地方,只是少了人!
  人啊,还我们原来安宁的场所,还我们原来的家!我渴望能像原来一样哪怕只有一刻,即使代价是被山鸡吃掉!我不想回味梦惊醒的悲伤,更不想让我的梦变成妄想和奢望!
                                                                          初二:张芸轩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看千古之得失

    ...

  • 清明祭祖

    ...

  • 感父爱,报父恩

    ...

  • 梅花赞

    ...

  • 没有价值的生命

    或许我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是令人厌恶的,但那不能怪我,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决定自己是否出生。 题记 记忆的琴弦早已被拨乱,从寥若晨星的思维片断中依稀记得我出生在一片圣洁的白色之中...

  • 热情

    清风微微掠过,素宣却一下将它拥入怀中;雨滴轻轻落下,花瓣释放笑容。 题记 一个笑容便是热情,一个拥抱便是热情,一个你好便是热情。 初入中学时,学长学姐们带着找宿舍,找教室,...

  • 收获幸福

    沉浸在幸福中,竟然忘记了幸福是什么。 题记 白雾弥漫在天空中,四周也只有白茫茫的一片。我迷失了前进的方向,正感到万般无奈的时侯,我的心像是被什么吸引似的,直冲冲引导我走出了...

  • 妈妈,明天我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