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回不去了



  人生是风,有太多的不定向。
  人生是水,有偶尔的潮起潮落。
  而人生,也是一只蚂蚁,抓住了浮木,便不怕沉入深海。
  ——题记
  小鸢最怕自己的妈妈,怕到恨不得永远也见不到她。因为她的妈妈很凶,像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妖精。
  是夜。
  小鸢突然睁开双眼,紧接着便是大口喘着粗气,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狠捏过,不停的跳,咚咚声回荡在胸腔,是黑暗中唯一的声音。
  后背的冷汗开始冒出来,即使是夏季小鸢也打了个冷颤。几经摸索,小鸢打开了书桌上的台灯,小小的房间登时平添几分柔软。
  小鸢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
  桌堂里摆着一个旧旧的本子,小鸢拿出它,轻轻地翻开。在一页泛黄的纸张上写下字:
  刚才又做噩梦了,梦见妈妈拿着刀走向我,表情狰狞,不停地阴笑。我很害怕,猛然睁开眼四周却是一片漆黑。
  我快受不了了。
  远在外地打工的爸爸中午突然来电,问小鸢过得好不好。小鸢没有立马回答,而是捂住听筒踮着脚尖把房门掩上,略带哭腔的说不好。
  爸爸立刻担心地问怎么了,小鸢说妈妈太吓人了,她想爸爸,让爸爸带她远走高飞。
  话刚一说完,电话那头就传出一个女人娇媚的声音,羞答答的唤着爸爸的名字。爸爸似是捂了一下听筒,而后连拜拜都没说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原来,爸爸也很讨厌妈妈。小鸢想着,擦干泪迹走出房间。
  妈妈和爸爸离婚是在六月的一天下午,天气分外娇热,他们一手拿着离婚证,一手扯着小鸢的左右手,谁也不想放开自己的骨肉。
  妈妈拼尽全力施加在小鸢的左手上,十指扣住的地方没有丝毫血色。小鸢却不敢出声,悄悄地咬牙任由他们撕扯。虽然她并不想在这场争斗中妈妈获胜。
  十分钟以后,小鸢如愿以偿的跟着爸爸,在此后的两小时后,她将会南下到从没去过的地方,再也不回。
  新妈妈是个美艳女人,眼睛和鼻子嘴巴长得恰到好处。加上她的殷厚,小鸢不难理解爸爸甘愿做倒插门的原因。
  姐姐。一个看起来刚上小学的男孩过来扯了扯小鸢的衣袖,甜甜的叫着她姐姐,然后小鸢突觉手臂猛的奇痒,一只毛毛虫正顺着手臂往里爬。
  小鸢受不了的大喊。
  爸爸在这个南方的大城市找了一份半吊子工作,偶尔去上上班,不到一周就被老板踹了。
  不过无所谓,他的“家”有的是钱,所以他失了工作后立刻交了一群新结识的狗友出去喝茶搓牌。
  但此刻,小鸢正在家里搓洗着各式各样的衣物,额头不停有汗珠直直落在洗衣盆里,嘴巴不住地有粗气难过呼出。
  这个逼仄的洗衣房,是整个六月的黑影。
  小鸢开始疯狂的想念妈妈,以前那个。
  可想又有什么用?已经回不去了,那段以前看起来厌恶无比的时光竟是如今最怀念的日子。
  那个老发垂耳的女人,她现在怎样?
  怀着各种复杂的心情,小鸢如那次和爸爸通话一样掩上房门,播出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再响过两声后那头传过一个女声,和比女声更大的婴儿声。
  小鸢立刻“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心脏狂跳。
  回不去了,说什么也回不去了。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从此,我不再孤独

    ...

  • 生活中的红绿灯

    ...

  • 元旦迎新

    ...

  • 祖国,日新月异的60年

    60年,可谓弹指一挥间,祖国60年间的变化让我们触摸到了社会前进的脉搏。今天,我们的经济高速发展,我们的科技硕果累累,我们的教育日新月异,我们的体育突飞猛进,我们的综合国力日...

  • 最爱的闺蜜

    ...

  • 收获幸福

    沉浸在幸福中,竟然忘记了幸福是什么。 题记 白雾弥漫在天空中,四周也只有白茫茫的一片。我迷失了前进的方向,正感到万般无奈的时侯,我的心像是被什么吸引似的,直冲冲引导我走出了...

  • 没有价值的生命

    或许我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是令人厌恶的,但那不能怪我,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决定自己是否出生。 题记 记忆的琴弦早已被拨乱,从寥若晨星的思维片断中依稀记得我出生在一片圣洁的白色之中...

  • 五一劳动节游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