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令我敬佩的人



  当秋叶南飞的时候,充满感恩的教师节又蹦蹦跳跳的、迈着轻盈的步伐来到了我们的身边。闲暇一刻,我翻开一本精致的小书,一张照片如折了翅膀似的蝴蝶飞落到了地上.被飒飒的秋风吹得迎风翩飞起来,我不由自主地捡起了它。一看,是她?原来是我妈妈的那个老朋友。这一看,回忆之门又慢慢打开了,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时光,我想起了......
  五岁那年,妈妈带着一个陌生的人进了我家,我连忙走到门前,一看,一个个子很矮的人,跟隔壁的姐姐一样高,我就觉得她像一个小姐姐。我连忙笑着,很礼貌的脱口而出:“姐姐你好呀!”妈妈听了,笑着说:“小燕燕,她是一个阿姨,跟妈妈的年纪是差不多大的,你应该叫她阿姨啊。”
  我奇怪地吃着手指头,疑惑不解地想:“为什么要叫阿姨呢?她明明只有隔壁家的姐姐一样高,难道是因为是她的头大吗?她为什么斜着身子走路,脚还一颤一颤的?难道她在跟我玩游戏吗,这么滑稽,嘻嘻,好好玩的样子,我也要玩。”
  当时的我,正处于心里充满好奇心的年龄,很幼稚,也很天真。她的动作在我的眼里,就像是在玩一种好玩的游戏。于是,我就一本正经的学着她的怪样子,在屋里来回地走,还在不停的歪一歪嘴,呲一呲牙。妈妈看到我的状样,小声地斥责我没礼貌,还对我使了一个严厉的眼色,叫我停下来。
  可是站在一旁的“小”阿姨却笑着抱起我,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夸我很可爱,很有表演天赋,把阿姨的样子表演地像模相样。从她那慈爱平静的眼神里,我看到的不是她对我不礼貌的责备,而是一种欣许,是一种期盼。我用小手紧紧抱住了她的后背,在她那矮小的身体上,却有一种厚实踏实的力量,令我感到一下子拥有了满满的安全感。
  现在想起阿姨,我觉得很难为情,原来那个阿姨是个残疾人,她有先天性小儿麻痹症,可她是那么宽容,让我无颜以对。
  2009年我放暑假回老家时,那个阿姨来看妈妈了,这个时候我已经看清了她的面貌:她的个子小小的,由于疾病的折磨,她这回已经架着双拐。我心疼地问阿姨:“您这身体怎么这么差呀!”阿姨笑着说:“燕燕长大了,这是老天在考验阿姨呢!”我听着她幽默的话语,我心中油然生起了一种怜爱。
  晚上,妈妈跟我讲起了阿姨的故事,她患先天性风湿小儿麻痹,她没上过一天完整的小学,她自学一至六年级课程,而且跟着小收音机学会了英语,以特招生进入中学,自学了初中英语,被高中特招。考大学那年,她因为残疾而被大学距之门外,她没有哭,没有自杀,她在家自学了高等师范学校的课程。
  由于英语是她的特长,所以被白茨滩小学聘为代课老师。
  我们快回义乌的时候,妈妈带我到阿姨家玩。过了很久,我们才进到她家。一进屋,便看到阿姨满头大汗,一问才知道,她在学打五笔字,她家电脑桌前的椅子上粘满了大片的汗渍,椅子的黑色漏格网像被水给浸透了,一捏,就能够捏出水来似的。我想:“这肯定是阿姨在这里坐了很久了,天气又是这么热,她还在专心地在打字。”
  阿姨笑呵呵的说:“前几天,我看别的老师都会电脑,我也想学。这样就可以方便同学们查查资料,让同学们了解更多,我也可以写一些论文,将来我学会了,也教给你,好不好?”“谢谢你,阿姨!”我笑着说,心中油然而生起一种敬慕感。过了许久,我们依依不舍地告别了。
  坐在火车上,看着路边的白杨一棵棵从从窗外闪过。我想着阿姨:那坚强不屈的意志;那自信的脸;那默默奉献的精神,还有一颗宽宏大量的心胸。虽然她长的不美,但心美、意美,志美、神美。那美丽的,充满自信的微笑,像一个烙印一样,深深印在我心中。那脸上的微笑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她是我一生中最敬佩的人。
  老师,您还记得我吗?那个顽皮而不懂事的孩子.当您收到这份来自遥远的祝福时,就想我又来到您的身边.您的教诲,是明朗朗的阳光,照在我的心田里,让我青春之花绽放.您不仅是我知识上的教师,更是我在“人生”这门大课上的指引人。您的指引就像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将我的前行之路照亮。
  在教师节来领之际,我想起了她那辛勤的背影。我要祝福她:老师!教师节快乐!
  初二:王燕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总有一刻属于你

    多少个精彩的一刻镌刻了人生华丽的篇章,无论容貌的美与丑,成绩的好与差,身体的健全与残疾,每个人你都拥有属于你自己的一刻。 你从小就是一个内向的女孩,在那个空旷的舞蹈教室,...

  • 春蚕到死丝方尽

    ...

  • 夜色中的昙花,照亮世界

    ...

  • 中秋,思念的插曲

    ...

  • 一与一百

    ...

  • 完美

    ...

  • 爱祖国

    祖国是哺育我们的母亲,是生命的摇篮,我们应该因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因此,我们要时常对自己说:我是中国人,我为此而感到骄傲!我坚信只有心系祖国,才会健康成长!我...

  • 没有价值的生命

    或许我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是令人厌恶的,但那不能怪我,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决定自己是否出生。 题记 记忆的琴弦早已被拨乱,从寥若晨星的思维片断中依稀记得我出生在一片圣洁的白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