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一袋爆米花



  一天放学,妈妈骑车接我回家,路过转角,刚巧有个卖爆米花的小铺,那甜津津的香味牢牢地抓着我胃里的小馋虫,使我的鼻子不听话的往那凑过去,啊!好香。
  我请求正在骑车的妈妈趁热给我买一袋,妈妈半个“好”字还没说出口,后面的车子就按响了尖利的喇叭声,催促着我们,妈妈无奈的说:“羽晗,妈妈下次给你买吧,你看,后面车子催得紧,没法停。”
  “噢——”我习惯性的应着妈妈,因为这已经不重要了,我的心思早已跑到别的地方去了:那家烤地瓜看起来不错,地面还有卖冰糖葫芦的,山楂看起来很大……
  一路胡思乱想、左顾右盼的到了家,刚进家门,妈妈又要出去,我又是以习惯性的“噢”默认了。
  不一会儿,妈妈就回来了,还没有脱掉鞋子,就急急忙忙的叫我下楼“羽晗,快下楼,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了!”我探出头一看,只见妈妈手里提着一个鼓鼓的白色塑料袋,透着隐隐的米黄。
  “这是什么呀!”我早已闻出了味,知道了是什么,一猜就是爆米花,可还是故意要问。
  “爆——米——花”妈妈拖长了音调,并那塑料袋在眼前晃了晃“下来吧!”
  “耶——”我从楼上奔下去,从妈妈手中夺过塑料袋,欢快的吃起来了,妈妈就在一旁絮絮叨叨开了,“我去街角的小铺一看,早就收铺了,我又到菜市场,怕爆米花凉了不好吃,就坐山轮车赶回来。”
  听了妈妈的话,我愣了愣,继续若无其事的吃着爆米花,即使如此,也挡不住我心中的翻江倒海:我一句不经意的话,去被妈妈当成大事放在心上,为了女儿的这句话,妈妈特地步行去买爆米花,为了女儿能吃到刚出炉热乎乎的爆米花,一向节俭的妈妈不惜坐三轮车,我抓了一把爆米花送到妈妈嘴边,妈妈摇了摇头说:“我不吃,你多吃点,要好好读书,妈妈的期望就寄托在你身上了。”那不争气的眼泪,混和着爆米花吃进嘴里。
  我很用力地嚼着爆米花,我想我吃的那里是爆米花,我是在品尝母爱啊……若隐若现,细微入致的母爱,这母爱就渗透在爆米花里,她无处不在,真如个中所唱:“把爱全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
  我用“等待”一袋爆米花的时间,品到了母爱的芬芳。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