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童话故事] 哥哥树和弟弟树

哥哥从山上移来了一棵树,栽种在自家大门的左侧,人称哥哥树;弟弟也从山上移来了一棵树,种在了自家大门的右侧,人称弟弟树。
  两棵移栽的树隔门相望,十分快活,很快就成了知心好友,无话不谈,无事不讲。谈到高兴时,弟弟树抖抖自己那硕大的树冠,得意地对哥哥树说:“我看你也太老实了,怎么能容忍你的主人把你糟蹋成这个样子?那么大的树冠竟让他砍去了将近一半,多可惜!你不痛吗?”
  “有点痛。不过,我倒是担心你……”哥哥树眼望着弟弟树那青枝绿叶的树冠担心地说。不等哥哥树把话说完,弟弟树就打断它的话说道:“剩下的这一半树冠的叶子也不完整啊,有的叶片被剪去了三分之一,有的叶子却只为你留下了半片,多难看。你怎么舍得,不难过吗?”
  “是有点舍不得,不过你……”哥哥树仍想表示一下对弟弟树的担心。“不过什么!”弟弟树对哥哥树的态度有几分不耐烦了,竟再一次打断哥哥树的话说:“我想,最要紧的应该是努力保持咱们自己体形的完美,你怎么能不为此而奋斗呢?”哥哥树不便再说什么,但它依然关注地、目不转睛地望着弟弟树,目光中流露出一种极度的不安。
  “一个少年从这里路过;看到了这两棵移植的树,看着看着,那灼热的骄阳恰巧就在此时从云朵中钻出来了,少年赶紧躲到弟弟树的硕大树冠之下乘凉,口中还不断夸奖这枝繁叶茂的弟弟树:真好,真美;同时还用蔑视的眼光看了一下那树冠被砍得支离破碎,不能为自己遮荫的哥哥树,弄得哥哥树很有几分难堪,心中更有说不出来的滋,它多么企盼着自己也能在太阳的暴晒之下,为人们留出一块阴凉,让人们前来享用啊。
  不料,时隔不久,弟弟树却发出了低沉的阵阵叹息声,哥哥树顾不得自己一时的难堪,关心地问弟弟树:“你怎么啦?”
  “我很不舒服。太阳晒得我头晕眼花,好像全身都已干枯。”
  “这可能是因为灼热的太阳把你身上的水分蒸发得太多,弄得你身上缺水了。”哥哥树心急地说,“赶快用你的根吸水,水分充足了,可能会好受些。”
  “我试过了。但是,我们刚移过来不久,根子还没有完全扎好。它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却仍解脱不了我的困境。看来我快不行了,马上就要倒下去了,”弟弟树悲观了,它完全失去了刚开始时的那股神气。“不会的,你要坚强些,要坚持住,咱们慢慢想办法。”哥哥树不断地鼓励弟弟树。“你难道没有我这种感觉吗?”弟弟树对哥哥树的表现颇为不理解。“我还好,没有你那样难过。”哥哥树轻松地说。“为什么同时移栽过来树,我难过的要死,你却没有这么难熬,这太不公平了。”弟弟树愤愤地说。“可能是因为你的枝叶过多,水分蒸发得太快。”哥哥树说。“可是,我过去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呀。”弟弟树表示很奇怪。“移栽的过程中难免要碰断一些根,单靠剩下的根吸水,就会供不应求了。”哥哥树肯定地说。
  “那,你在移栽中就能保全自己所有的根吗?”弟弟树仍在愤愤不平。“你不是早就看见了,我的叶子被砍掉了一半吗?这就是为了使水分蒸发得少一些、慢一些。”哥哥树说,“这样,根吸收的水分与叶子蒸发的水分能够达到平衡,也就不觉得难熬了呀。”
  “那……”弟弟树无言以对,它低下头,无奈地说,“那可怎么办呢?”正在弟弟树感到无计可施的时候,太阳突然被云彩遮住,天阴下来了,不一会儿,就下起了淋淋沥沥的小雨。润物细无声的小雨,使弟弟树舒了长长的一口气,觉得浑身舒服。它忘记了刚才的一切痛苦和不适,又神气地手舞足蹈起来。它对哥哥树说:“我说,你真不该让主人把你糟蹋成这副模样。”哥哥树没有开口回答,它仍在为弟弟树思考,搜寻着为它解难的办法。“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保持身体的完整美。”弟弟树说着,又得意地晃晃自己美丽的树冠,说:“其它都是次要的。”哥哥树仍然没有开口说什么。
  当然,这场及时雨也使哥哥树和弟弟树一样地感到舒坦,”而弟弟树则显得更为高兴一些,它对哥哥村有说有笑,有对过去美好的回忆,也有对未来美好的憧憬。然而,而没有下多久,就停了,天又晴了,似火的骄阳又当头升起了,小雨带给弟弟树的水分,很快就被那众多的叶面蒸发出去,它又不断地发地叹息,进而由叹息变成痛苦的呻吟。不用问,哥哥树也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它果断地对弟弟树说:“赶快将你身上的叶子甩掉一半!”
  “不!那光秃秃的样子太难看了。”弟弟树十分固执。“难看是暂时的。等你度过了这一关,根扎牢以后,就会好的。”哥哥树斩钉截铁地说,“快甩掉,这叫丢车保帅呀。”
  “不,不!暂时的我也不干。”弟弟树急促地说着,好像说慢了就会被人把叶子扒光似的。就这样,弟弟树为了暂时的完整和美丽,虽然用全身的心血护着那些繁茂的叶子,宁愿吸收和蒸发的水分严重地失去平衡,也不让一片叶子脱落,可以想像,它忍受了多深的痛苦。但最终,仍免不掉它自身的渐渐枯萎,挽救不了树叶的凋谢,以至使整棵树木慢慢地走向了死亡之路。哥哥树呢?当它过了不久,扎下根后,就开始了正常的生长,发了新枝、长了新叶,一改开始时那不雅观不完整的外貌,变得蓬蓬勃勃,为人们撑开了一把遮住太阳的暴晒的浓绿、宽厚的大伞,得到了人们的称赞。(责任编辑:admin)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猫妈妈搬家

    ;依此类推,叫六声时,就是叫老六。 猫妈妈在山的那一边买了一处新居,她捉来老鼠让六个女儿都吃饱了,然后就准备上路、搬家。 她们走啊,走啊,快到中午的时候,就在一眼泉边...

  • 第二次龟兔赛跑

    第二次龟兔赛跑,看电视就是打电话与朋友聊天。忽然,有人敲了一下门。乌龟打开门一看,什么人都没有,门口放着一张挑战书。乌龟打开一看,里面写着: 我要挑战你,详细内容打电话给我...

  • 雨伞送给谁

    雨伞送给谁,荷叶伞吧!小鸭说:谢谢你,小青蛙,我会游泳,不怕水,你还是送给别人吧。小乌龟又继续向前走,他又遇到了小鸡。小鸡的羽毛都被雨水淋透了,小乌龟连忙说:小鸡,下雨了...

  • 狮子与独角兽

    一起,最后大群的士兵挤满了整个树林。爱丽丝藏在一棵树后,怕被他们撞倒,同时等他们过去。 爱丽丝从来没见过那样的士兵,走起路来跌跌撞撞的,总是被这样或那样的东西绊倒;...

  • 懒狐狸

    懒狐狸,uo; 狐狸说:你带我一起去吧! 小公鸡说:狐狸,狐狸,你不劳动,还想白吃东西,哼,我才不带你去呢! 狐狸很生气,心里说:好哇,你们不带我去,我偏要去,把好东西全吃光!...

  • 小骡子是谁的孩子

    起赛跑。 小骡子孤单地站在一旁,悄悄地掉眼泪。小兔见了,蹦到他跟前,问道:“小骡子,你怎么哭了?来,我们一块儿玩吧1 小骡子低下头:“不,你们都有爸...

  • 狼和小羊

    地去了。 没过多久,有人敲门,而且大声说:开门哪,我的好孩子。你们的妈妈回来了,还给你们每个人带来了一点东西。可是,小山羊们听到粗哑的声音,立刻知道是狼来了。我们不...

  • 山鸡妈妈哭了

    山鸡妈妈哭了,子们的顽皮捣蛋,让山鸡妈妈只好效法「孟母三迁」,再次搬家了。 这次山鸡妈妈搬到一座废弃的碉堡,离森林有三十里远,四周都没有鸟兽往来。不过,虽然没有邻居,小山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