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瓢虫快快飞

  北风呼啸,举目雪白,大街上望不见一株带叶的植株。

  一只小瓢虫,冻得瑟瑟发抖,竭力地挥动着细小精致的翅膀,他找不见同伴们,着急地四处乱转。寒冷让他变得麻木,突然“嘭”地一声撞到玻璃上,顿时眼冒金花,耳边“嗡翁”直响:

  “可恶,风雪欺负我,你这无形怪兽也来欺负我!”

  小瓢虫来不及收拾疼痛的翅膀,嘴角早已扬起了笑容:

  “啊哈,天无绝虫之路!”

  原来小瓢虫透过玻璃窗望见里面暖暖的火光,房子里的女主人正裹着厚实的睡衣在做早餐!

  小瓢虫忍着疼痛绕着房子飞了整整一圈,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缝隙挤了进去。

  一条大狗穿着毛线衣正舒服地窝在小毛毯上,阳光俏皮地撒向他金黄的毛毛。小瓢虫不假思索地冲了上去,刚刚接触这温暖的毛毛,“啪”地一声便被一股不明力量给狠狠地弹了回去,碰巧又撞到大狗的眼皮上。晕乎乎的小瓢虫随即掉落到毛毯上,大狗“汪汪”大叫:

  “是谁,哪个混蛋打扰了我的美梦?”

  女主人“啪哒啪哒”的脚步声急促地传来,门“吱”地一声响起:

  “调皮小臭臭,一秒也等不及吗?”

  大狗望着女主人扔下的大块肥肉,早已忘了不快,狼吞虎咽般地横扫起盘子里的美味!

  小瓢虫刚刚收拾了自己的翅膀,只见一群蚂蚁拖着蚜虫卵从他面前经过,蚂蚁们的眼睛都红了:

  “这不是臭臭的瓢虫吗?想来抢我们的卵,没门!”

  小瓢虫刚刚吸了一口暖气,不想理会蚂蚁又忍不住挖苦道:

  “你们这群蚜虫的‘保姆’,为了一口蚜蜜,甘当奴才,我可不想和你们有什么关联,现在我对你们的卵不感兴趣!”

  蚂蚁们撕声裂肺地调侃道:

  “瓢虫,瓢虫快快飞,赶紧往家走,你家着了火,孩子满处游!”

  当蚂蚁们闻到肉味,立即兵分两路,一队蚂蚁照样拖着蚜虫卵准备去翻晒,另一群蚂蚁则向盘子进发。大狗望着渐渐逼近的蚂蚁们,“汪汪”大叫,一阵乱踩!

  女主人应声而来,揪起大狗的耳朵:

  “坏狗,坏臭臭!”

  蚂蚁们一哄而散,小瓢虫早已躲进沙发缝里!

  当一切安静下来后,小瓢虫便飞到窗帘上,这里暖暖的阳光,足以让他舒服地眯上一整天!

  没过一会,电话铃声急促地响起,女主人在电话里时而温柔,时而轻声责骂,时而笑得花枝乱颤。

  接完电话,女主人便精心打扮,关上空调便出门去了!

  小瓢虫将几天以来的睡眠给足足地补了回来,在梦里他和伙伴们幸福挤在一起互相取暖。

  当阳光逐渐褪去,寒冷又逐渐地填满整个空间时,小瓢虫在“阿嚏”声中冻醒过来。女主人没有回来,大狗饿得只会“汪汪”大叫,房间顷刻间就暗了下去!

  “可恶的女人,只会自己寻开心!”

  大狗唠唠叨叨地骂着。寒冷从脚底直窜到脑门,小瓢虫紧紧地缩成一团![]

1
(责任编辑:admin)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偷梁换柱的模特

    贴着一张画,画上画着一头健壮的牛。许多人围着看,还议论纷纷,说这是当今最著名的画家画的牛。 牛小小忽然觉得画上的牛有点面熟,他停下来,仔细一看,啊!是他的哥哥牛大大...

  • 翠鸟和渔夫

    翠鸟和渔夫,害怕。但是又过了几天,它看见稻草人一动不动的。于是,它慢慢的胆大包天了,照样到池塘边偷鱼吃。可恶的翠鸟一边偷鱼吃,还一边唱着:假的,假的,假的假的,这个人是假...

  • 知了学飞

    知了学飞,大雁教它飞翔的技巧,并告诉它:想飞的高又快最重要的是勤练习知了没听完就嚷嚷:知了!知了!这树荫里多凉快,外面热死了,等天气变得凉爽了我再出去练吧!&...

  • 两个小偷

    两个小偷,接着从头到脚慢慢地显现出来,同时把脱下来的衣服折起来放在上面。接着,又从包里取出一把扇子挥了自己一下,连同箱子就立即消失了。 农夫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知道那是两...

  • 小猫开快递公司

    小猫开快递公司,,你的工作效率太低了!小猫想:肯定是人太少,大象一个人忙不过来。于是,小猫又请来了大猩猩。这次肯定错不了。可没过几天,又接到了投诉电话,小猫急得团团转。 小...

  • 山鸡妈妈哭了

    山鸡妈妈哭了,子们的顽皮捣蛋,让山鸡妈妈只好效法「孟母三迁」,再次搬家了。 这次山鸡妈妈搬到一座废弃的碉堡,离森林有三十里远,四周都没有鸟兽往来。不过,虽然没有邻居,小山鸡...

  • 童话故事 雪姑娘

    从前,有一个老公公和一个老婆婆,他们没有儿女,也没有孙儿孙女。有一天过节,他们走到大门外去,看别人家的孩子滚雪球、打雪仗玩。老公公捡起一个雪球,说道:“老婆婆,要是你...

  • 穷磨房小工和猫

    就归谁啦。可是有个条件,他得伺候我给我送终。老三最笨,二个师兄觉得他太傻,根本就不配得到磨房,连他自己都没一点信心。他们三个一块出去到了庄子上,二个师兄对傻汉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