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最倒霉的小花鼠

  小花鼠是爸爸妈妈的第十一个孩子,是最小的那个。他觉得自己也是最倒霉的那个。

  瞧!鼠妈妈和鼠爸爸带孩子们去郊游了。鼠爸爸开着车,鼠妈妈坐在他旁边。小鼠们全都坐在后面的座位上。一,二,三。。。。。。哎呀,只有十个座位啊,轮到小花鼠的时候,已经没有空座位了。小花鼠一脸的不高兴。

  “小花鼠。”鼠妈妈轻轻的喊着:“来这里,我抱着你。”小花鼠走到妈妈身边,不情愿的坐在妈妈腿上,妈妈紧紧的搂着他,汽车每停一下,妈妈就搂的紧一点,生怕小花鼠掉下。看着哥哥姐姐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想怎么动就怎么动,小花鼠羡慕极了。“我真倒霉呀!”小花鼠想。

  到地方了,小鼠们忙着在地上铺树叶,鼠爸爸把好吃的从车子里搬出来,鼠妈妈摆起了餐具。咦!除了爸爸妈妈的大餐具,小碗和小勺都只有十个呀。“不会没有我的吧?”小花鼠担心极了。正在这时,鼠妈妈说:“小花鼠,来和妈妈一起吃吧。”妈妈拿着大勺子,舀一勺海鲜汤,吹一吹,喂小花鼠一口。小花鼠坐在妈妈身边吃着,心里一点也不舒服。“哎!我可真倒霉呀,连自己拿小勺的机会也没有。”

  小鼠们在外面玩了一天,把衣服都弄脏了。在他们睡觉的时候,鼠妈妈决定给他们每人做一件新衣服。哎呀!带小碎花的布料做十件衣服刚刚好,拿什么给小花鼠做呢?鼠妈妈想了想,从柜子里翻出了自己的那件旧衬衣。虽说是旧的,可是一天都没有穿过呢,因为那是鼠爸爸送给她的,一直舍不得穿。

  “就用这个吧,这上面有小花鼠最喜欢的紫星星图案。”鼠妈妈拿起那件大衣服,剪呀剪,缝呀缝。不一会儿,就改成了一件小衣服。小鼠们醒来的时候,看见了新衣服,都高兴极了。只有小花鼠盯这自己的小衣服撅起了嘴。“哎呀!又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我好倒霉。”

  小鼠们一天天长大了,他们一个个都离开了家到别处去生活了。小花鼠看见哥哥姐姐们背着背包出远门,心里羡慕极了。“我要快点长大,跟他们一样到远处去旅行!”小花鼠想。

  可是,等到小花鼠长大的时候,鼠爸爸和鼠妈妈已经很老很老了。鼠爸爸每走一步就要停下歇歇,鼠妈妈每走一步就要用力捶捶腰。小花鼠离开一小会儿,他们就会大声叫他的名字。“也许我该留下来陪陪他们。”小花鼠叹了口气。

  就这样,小花鼠每天陪着鼠爸爸和鼠妈妈散步,晒太阳,钓鱼,浇花。他们一起读着哥哥姐姐寄来的信。他们在信中总是说:“小花鼠,我们好想家,好想念爸爸妈妈,好羡慕你能天天陪在他们身边。”读到这里的时候,小花鼠的心里突然觉得美滋滋的。

  有一天,小花鼠忍不住问妈妈:“我小的时候,为什么总和别人不一样呢?”鼠妈妈看看鼠爸爸,笑呵呵的说:“哎呀,孩子,那是因为你是我们最小的孩子,也是我们最爱的那个啊!”听完这话,小花鼠心里暖洋洋的。他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是最倒霉的那个,而是最最幸福的那个呀!

  燕子飞

(责任编辑:admin)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小棕熊的生日

    熊的生日宴会呀! 不去!胖小猪说,他没有请我! 你想去吗?小松鼠姑娘问。胖小猪说:想!怎么不想,可是人家没有请我,我怎么能去呢?请你帮我送给他这...

  • 儿童睡前故事

    越暖和了。青蛙妈妈下的卵慢慢地都活 动起来,变成一群大脑袋长尾巴的蝌蚪,他们在水里游来游去,非常快乐。 有一天,鸭妈妈带着她的孩子到池塘中来游水。小蝌蚪看见小鸭子跟着...

  • 青豆搜寻队长吃苦头

    青豆搜寻队长吃苦头,来了! 他立即翻箱倒柜,找出那件青翠碧绿的豆荚战袍,这可是他平生唯一珍视的宝贝。套上战袍,青豆在镜子前足足转了三七二十一圈: 我酷吗?我是很酷的男人,很酷...

  • 穷磨房小工和猫

    就归谁啦。可是有个条件,他得伺候我给我送终。老三最笨,二个师兄觉得他太傻,根本就不配得到磨房,连他自己都没一点信心。他们三个一块出去到了庄子上,二个师兄对傻汉斯说...

  • 桔子月亮

    了。 笨笨熊突然高兴地蹦了起来:“对!种桔子1 笨笨熊拎着小铲,挎着小篮,跑到院子里。“嘿嘿嘿1笨笨熊挖了一个坑:“把大桔子种在坑儿里,每天浇一桶牛奶...

  • 狗尾草和小蚱蜢

    狗尾草和小蚱蜢 ,;看见了吗?真本事不是用来吹牛的,我现在就要去冒险,老朋友,你陪我一起去吗? 狗尾草吹着风,大叹道: 唉,无牵无挂自由自在的生活多么惬意,可惜我离不开泥土,否...

  • [童话故事] 小贝流浪记

    我得给他们吃最有营养的东西,”猫妈妈想,“让他们都长得胖胖的,就跟两头小肥猪一样1这样,两只小猫咪还在吃奶的时候,猫妈妈就把他们每天该吃什么东西都想好了。这可不容...

  • [童话故事] 牧羊女与扫烟囱工

    用很好的橡木雕刻成的, 而且木橱里有许多金银财宝。再说,他是爷爷,应该由他说了算。 牧羊女不同意,她怎么愿意整天呆在漆黑的木橱里呢?她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扫烟囱的年 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