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霍桑神奇的故事之三个金苹果

大家听说过赫斯珀里得斯花园里的金苹果吗?哦,这么多的苹果,如果现在你能在果园里捡到任何一个,都可以卖很多
很多高的钱!然而,我猜,别说在这广阔的世界里不会幸存这奇果的嫁接枝,恐怕这样的种子也一粒都找不到了。
在赫斯珀里得斯花园还是杂草丛生、快要被人忘掉的远古时代,许多人都怀疑是不是真有这样的树,它的枝头上是不是
真的结有金苹果。所有的人都曾听说过,可没人亲眼见过。尽管如此,孩子们仍张着小嘴,乐意听这金苹果的故事,并且下
决心长大后一定要找到它。那些喜欢冒险的青年,渴望比同伴们干出更勇敢的事业,便出发去寻找这种苹果,许多人从此一
去不返,没有一个人带回那奇妙的果子。要摘到这些苹果是不可能的,这没有什么好奇怪!据说那树下有一条龙,那龙有一
百个头,要是其中五十个睡觉的话,另五十个就一直守护着这棵树。照我的看法,冒这么大的险就为了这样一个硬梆梆的金
苹果真是不值得。如果这苹果香甜,甘美多汁的话,说真的那倒另当别论,如果那样,不顾这条龙的一百个头,争取找到这
些苹果也许还有点意思。
然而,我想告诉大家,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当他们厌倦了过于风平浪静的生活之后,便想去赫斯珀里得斯园子里做
一番探险。曾经有一位自从出生以来就愿四平八稳生活的英雄好汉来这个花园冒险过。正当我说话的当头,他云游四海,正
穿越乐土意大利,手拿一根巨大的棍棒,肩背他亲手杀死的、人们曾见过的最大最凶猛的狮子的皮。总之,这位好汉善良,
宽厚而高尚,像狮子般勇猛。他一边行路,一边不断向人们打听赫斯珀里得斯花园怎么走。可是几乎没有一个村民知道怎么
走,而且如果不是看见他手上拿着一根巨大的棍子的话,大多数人一定会耻笑他问这样傻的问题的。
好汉继续赶路,继续打听着去花园的路,直到最后在河岸边碰到一群正在编结花环的美丽姑娘。
“美丽的姑娘们,你们能不能告诉我,” 好汉问道,“ 这条路是不是通往赫斯珀里得斯花园?”
这群姑娘显得非常快乐,她们将花编成花环,相互戴在对方的头上。她们的手指似乎有一种蜻蜓点水的魔法,当她们编
结花环时,那些鲜花甚至比在原来茎干上生长时更加鲜艳夺目、光泽明艳,而且更加甘甜芬芳。听到有人问路,她们全都将手
中的花朵放在草地上,惊奇地望着陌生人。
“赫斯珀里得斯花园!” 其中一个惊叫,“ 我想,很多人已经大失所望,早已畏惧,不去寻找它了。请问冒险的旅行者,
您到那里想得到什么呢?”
“有个国王,也就是我堂兄,” 他答道,“ 命令我给他采三个金苹果。”
“大多数青年人去寻找这些苹果,都是想自己亲自摘到它,”另一位女子说道,“ 献给他们钟情的漂亮姑娘。这么说你非常
喜欢这位国王、你的堂兄是吗?”
“也许是吧”,陌生人叹着气答道,“他对我既严厉又凶狠,但是我命中注定要服从他。”
“那么你知道那条狰狞的龙吗?”第一位说话的女子问道,“ 就是有一百个头时刻看守在那金苹果树下的那个。”
“我当然知道。” 那陌生人镇定地答道,“ 可是从我出生以来,对付几条龙蛇已算不了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只能算是消
遣罢了。”
这些青年女子看着他手中的巨棍,身上穿着的粗毛狮皮,以及他强壮的四肢和体格,相互嘀咕说,这陌生人很有可能是
那种,有希望干出一番远非寻常人所能做出的事业不过,毕竟是条百首龙哩!无论是谁,即使他有百条生命,能逃脱这怪物
的魔爪吗?这些女子心地善良,她们不忍坐视这位勇敢而英俊的游侠去从事那非常危险的探险,因为他很可能成为有一百张
凶恶大嘴的龙的美餐。
“回去吧,” 她们异口同声叫道,“ 回你自己的家吧!你的母亲看见你安全地回去,会流出喜悦的眼泪,即使你能够获
得巨大的胜利,她又能为你做些什么呢?别理那金苹果!也别理你那凶狠的堂兄国王!我们不想那条百首龙把你吃了!”
陌生人似乎抵挡不住她们的劝告。他不由自主地举起巨棍,击在附近一块半埋在地里的岩石上。这随便的一击所产生的冲
击力,把大岩石全部震成碎片。这大力士击石时不过如同其中一位年轻少女用花瓣轻拍姐妹的脸蛋一般毫不费力。
“难道你们相信,”他望着姑娘们,微笑着说,“像这样的一击能够击碎百首龙的头吗?”
然后他便坐在草地上,跟她们讲起他的故事,从他所能记得的第一次睡在武士的铜盾里时的生活讲起。那时他躺在铜盾
里,两条大蛇蠕动着爬过来,吐出毒信子想把他吞下。那时他还只是几个月的小婴儿,便用他的小拳头抓紧一条凶狠的蛇,
一把把它勒死了。他还是个毛孩子时,便杀死过一头像他肩上披着的那张大粗毛狮皮一样巨大的狮子。还有一件英勇行为就
是他曾与一头丑陋的怪兽搏斗过,那怪兽叫九头蛇,其实不只是九个头,而且每个头都有无比尖利的牙齿。
“可是,赫斯珀里得斯的龙,大家都知道,有一百个头哩!”其中一女子又说道。
“尽管这样,” 陌生人回答,“ 我宁愿与两条这样的龙搏斗一番也不愿与一条九头蛇厮杀。因为我刚砍下一个蛇头,在
原位置便又长出两个头来,此外,那些头中很可能有未被杀死的。这些头被切下之后,会比以前更凶猛地咬人。所以我只得
将它们埋在石头底下,这样的话,九头蛇的躯体和它的另八个头就不能再去做坏事了。” 直至今天,它们可能仍在那儿。
姑娘们断定陌生人的故事还会讲上一段时间,便去准备葡萄和面包作美餐,也好让他在讲故事中间歇口气吃点东西提提神儿。
她们都很高兴服侍他享用这顿便饭。时不时地,有个少女将甜甜的葡萄放在自己唇间,假装在吃,以免他不好意思独自一个人吃。
这陌生人接着讲起他如何追逐一匹闪电驹的故事。他一共追了十三个月,连停下来喘气的时间都没有,而且最后用鹿角
刺中了闪电驹并把它活捉回了家。他还曾与一种半马半人的怪兽交手,将它们全部杀死,
他将尸体处理掉,主要是出于责任心,为了使它们那丑陋的形体不再被人们看见。除了所有这一切,他还因清扫牛栏而
大大出名。
“那也算得上希奇?”其中一女子笑着问,“ 乡下任何一个小丑都做得了那活儿。”
“如果它仅仅是一间普通牛栏的话,”陌生人回答说,“那也就不值一提了。不过这可是一项又大又艰巨的任务,如果不
是我幸运地想出一个改变河道,使它流经牛栏的主意的话,恐怕要费我一生精力才能把牛栏清扫。而在很短的时间内干完这
活儿恐怕是作白日梦。”
这些漂亮的姑娘这么认真地听他讲故事,以致他又跟她们讲他如何射中一群怪鸟,抓住一头野牛又放它回家,如何驯服
许多野马,征服了亚马孙族女王希波丽塔的魔带,把它献给了堂妹。
“那是维纳斯女神的魔带吗?” 最漂亮的那女子问他,“那玩意儿能使女人漂亮吗?”
“不”,陌生人回答,“它以前曾是战神玛尔斯的剑带,它
能使带上它的人勇猛而果断。”“一条古剑带!” 女子们叫喊道,摇着头,“ 那我可不想得到它!”
“你说得对。” 陌生人说。然后,他接着讲他的神奇的经历,这陌生人告诉姑娘们他
曾有过一次奇异冒险,就是与革律翁六条腿怪物搏斗的那次。那是一个如大家能想象的非常奇形怪状的那种妖魔。任何人看
见它在沙滩或雪地上留下的一串串足印,就可能会推测有三个同伴结伴而行。如果在不远处听见它的脚步声,你很可能会断定来
了几个人。然而实际上,仅仅是怪物革律翁用他那六条腿咚咚大步前行呢!六条腿和一个庞然之躯!当然了,他看上去
一定很奇怪,哎,我的天啊,那得浪费多少皮革做鞋啊!当陌生人讲完他的那些冒险故事之后,环顾着周围那些听得入迷的
姑娘们的脸。
“也许你们以前曾经听说过我,” 他谦虚地说,“ 我叫赫尔克里士!”
“我们早就猜出来了,” 姑娘们回答道,“ 因为谁都知道你的英雄业绩。我们认为这不再奇怪了,你该立刻出发去寻找
赫斯珀里得斯花园里的金苹果。来吧,姐妹们,让我们把花环给英雄戴上!”
于是她们将花环抛在英雄高昂的头和有力的肩膀上,他肩上的狮皮几乎被玫瑰花环埋没。她们拿起他那沉甸甸的棍子,
把它贴在她们那最灿烂,最芳香的胸前,那棒被埋在胸窝里面露不出半点儿橡木,看上去就像一大束鲜花。最后,她们手拉
手,围着他唱歌、跳舞,所唱的词句形成天然的诗歌,渐渐汇成一支合唱曲,向英勇的赫尔克里士表示着敬意。
和其他所有的英雄一样,得知这些漂亮年轻的姑娘听说过他所历经的千辛万苦以及所成就的英勇业绩之后,赫尔克里士
十分高兴,可是他并不满足。他想,当他还有更需要勇气,更困难的冒险事业要去进行时,他那些已完成了的探险,也就不
值得炫耀了。
“亲爱的姑娘们,” 他停下来歇了口气,接着说,“ 现在你们知道我的名字了,你们为什么还不告诉我怎样到达赫斯珀
里得斯花园呢?”
“啊! 难道你必须马上立刻就出发吗?” 她们惊叫道,“你干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过着艰辛的生活,难道就不能
安心地在这宁静的河边休整一段日子吗?”
赫尔克里士摇摇头,说:“ 我现在就必须走。”“那我们将尽量指给你最正确的方向,”姑娘们齐声答道,
“你得去海滨找到老东西,强迫他告诉你哪儿可以找到金苹果。”
“老东西?”赫尔克里士重复并嘲笑着这个奇怪的名字,
“请告诉我,他是谁呢?”
“喔,确切地说,他就是海之老人!”其中一个姑娘答道,“ 他有五十个女儿,人们说她们特别漂亮, 可是我们认为你
不必去认识她们,因为她们有海绿色的头发,像鱼一样上宽下细。你只要同这位海之老人谈谈就行,他是位从事海上航行的
老人有经验,对赫斯珀里得斯花园非常了解,因为花园就座落在他经常路过的一个岛上。”

赫尔克里士接着询问了在哪儿才能遇见这老东西。姑娘们告诉了他一切。他感谢她们的善良款待,感谢她们的面包和葡
萄,感谢她们给他戴上漂亮花环,还感谢她们为了向他表示敬意所唱的那些歌和跳的那些舞,尤其是要感谢她们为他指明了
正确的方向。然后,赫尔克里士立即出发上路了。
然而,在他还没完全看不见之前,其中一位姑娘在他身后呼喊他。
“当你抓住那老东西时,一定要牢牢抓住, 不能放松!”她大声喊着,面带微笑,并且举起手指强调了这个临行忠告,
“不要对可能发生的一切吃惊。只要把他掐得紧紧的,他就会告诉你一切。”
赫尔克里士再次向她表示了谢意,然后继续赶路,姑娘们则继续着她们那愉快的编织花环的活计。那陌生人离去很久了,
她们仍在谈论他。
“如果他杀死百首龙,带着那三个金苹果凯旋归来,” 她们说,“ 我们要给他戴上最最漂亮的胜利花环。”
姑娘们说话的时候,赫尔克里士不断地前行,翻过高山,穿过峡谷,穿越渺无人烟的丛林。他时而朝空中挥舞大棒,时
而向下一劈,将一根粗橡树劈碎。他的脑子里满是他一生中要去战斗的巨人和妖魔,也许他将那棵大树当作巨人和妖魔了。
赫尔克里士太急于成就他所想从事的事业,以致于几乎有些后悔在姑娘们那里呆了太长的时间,费了太多的口舌给她们讲那
些冒险故事。但是,凡有这种个性的人注定会成就大事,他们似乎对已经完成的事业根本不放在心上,他们目前要着手干的
才值得经受磨练,他们敢冒风险,甚至不惜生命。
如果有人恰巧经过森林看见他用巨棒猛砍那些树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的,他像闪电般的只一击,那树干便被劈开,高
大的树木便噼噼啪啪地倒了下来。赫尔克里士匆匆地赶路,不再停留或回头张望,不一会儿
即听见大海在在不远处咆啸。他加快了脚步,很快来到了海滩。巨大的海浪拍击在结实的沙滩上,击起长长一串洁白的浪花。
然而,在海岸的另一头,有一处景色美丽的地方,一丛丛绿色灌木沿悬崖爬上,使坚硬的表层看上去柔软而葱绿。远望一片
绿草如茵,处处点缀着芬馥的苜蓿花,覆盖了大海与悬崖深处的狭长地带。在那儿,赫尔克里士发现了一个正酣睡着的老头!
可是,那真的是一个老头吗?的确,最初一看很像是一位老人。然而再仔细看看,便觉得他更像一个生活在海里的动物,
因为他的手和腿就像鱼一样长着鱼鳞,而且跟扁足的鸭子一样;他那长长的胡须是绿色的,看上去更像一团海草,而不是普通
人的胡须。如果你没见过被海浪掀起的长长的且沾满了海底藤壶的木棍的话,那生灵真像是那藤壶棍儿从最深的海底浮上来
漂向岸边似的。这个老东西很可能使你想起一根随海漂浮的桅木!然而,赫尔克里士的目光刚落在这怪异的身影上,便断定
那不是别人,就是老东西,就是将要给他指路的人。
没错,这正是那几位好心的姑娘说的那位海之老人。赫尔克里士运气真不错,发现那老家伙他正睡着,于是便蹑手蹑脚
地向他靠近,猛地捉住了他的胳膊和腿。
“告诉我!” 他趁老东西还没全醒,大声嚷道,“ 哪条道是通向赫斯珀里得斯花园的?”
大家不难猜测到的,海之老人一下子被完全惊醒了。可是,紧接着,看得出他的惊恐程度几乎与赫尔克里士所感到的惊讶
不相上下。因为,突然间,老东西似乎从他的怀中消失了,他发现自己紧搂着的是牡鹿的前后腿!可是他仍紧紧抱住不放。
接着牡鹿也不见了,出现的是一只海鸟,赫尔克里士抓紧它的翅膀和爪子,那鸟却不断地拍着翅膀,嘶鸣着!然而,这鸟也
不能够挣脱。不一会儿,出现的了一只三头狗,冲着赫尔克里士汪汪直叫,凶猛地扑向他,想咬赫尔克里士紧抱它的双手。
可是,赫尔克里士仍紧抓不放。又过了一会儿,那三头狗变成了真正的革律翁,那六腿的半人半鬼怪兽,用五条腿使劲踢他,
想让另一条腿得以解脱!可是赫尔克里士仍然紧紧握住不放。一会儿工夫,革律翁也消失了,只见一条巨大的蛇,跟赫尔克
里士孩提时搏斗过的那条很像,只不过有一百倍那么大,缠绕在英雄的脖子和身上,将尾巴甩向空中,口中露出了致命的毒
牙,好像要将他吞下似的,大家可以想象那是多么可怕啊!不过,赫尔克里士一点没泄气,只是紧紧地死命地捏住那条大蛇,
使那蛇痛苦得嘶嘶直叫。
大家必须清楚一点,海之老人虽然表面看上去很像被海浪冲击过的船头神像,但却有随心所欲百般变化的神力,当他发
现自己被赫尔克里士死死地抓牢时,他便指望用这些妖术来吓唬吓唬他,好让这位英雄放了他。如果赫尔克里士稍有松动的
话,这老东西就会立刻潜入海底,他自然不会自找麻烦再浮出水面来回答赫尔克里士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我猜一百人中有
九十九个人,只要看见一次那丑陋的形体,便会惊惶失措立刻逃走,因为世界上最难的一件事就是辨别什么是真正的危险和
潜在的危险。
可是,赫尔克里士一直牢牢抓住不放,而且老东西每变一次,他便抓得更紧,使这老东西吃尽了苦头,老头终于觉得还
是恢复原形最好。因此,他再次出现的形象是一种带鱼鳞的、扁足的怪物,脸上还长着一簇海草似的玩意儿。
“说吧,你要我做什么?”老东西一边叫喊着,一边喘着大气,因为每变一次形对他来说都颇为费力,“ 你干嘛抱这么
紧?快放我走吧,不然我会把你看作一个极为鲁莽而不懂事的人!”
“我是赫尔克里士!” 这强壮有力的英雄咆哮着,“ 除非你告诉我最近的一条通往赫斯珀里得斯花园的路,不然我绝不
放手!”
这老家伙知道是谁抓住了他之后,立刻明白没必要再坚持下去了,不如赶快告诉他所希望知道的一切。你一定知道,海
的儿子,像其他从事航海四处游荡的人一样,四海为家,他自然听说过赫尔克里士的鼎鼎大名,和他在世界各地所干过的那
些伟大事业了。而且,性格决定了他对他所从事的事业的执著和坚定。所以,海之老人不再试图逃跑,而是告诉英雄如何找
到赫斯珀里得斯花园,同样也告诉了他许多在他到达之前必须要克服的困难。
“你必须如此这般地向前行进,” 海之老人定好罗盘针,然后说道,“ 直到你看见一个高的巨人,他的肩膀背负着天空。
如果碰巧他心情好的话,他就会告诉你赫斯珀里得斯花园在哪里。”
“如果那巨人碰巧心情不好呢?”赫尔克里士手指玩着棍棒说道,“ 难道我还得用尽办法说服他吗!”
谢过海之老人并请求原谅他刚才那样粗暴地对他之后,赫尔克里士继续赶路。他在中途还有不少奇妙的探险,如果我有
时间向大家仔细地说的话,倒也值得大家听听。
在这次旅途中,如果我没弄错的话,赫尔克里士遇见一位天生大得让人吃惊的奇人,他每碰一下大地,就变得比以前强
壮十倍,他名叫安泰俄斯。大家十分清楚,与这样一个家伙搏斗是多么难,因为,他被击倒在地又起来之后,就会变得比从
前更加强悍,凶猛,更加善用武器,与其这样的话,还不如丢下他不管呢。这样的话,赫尔克里士用棒子把巨人打得愈重,
胜利的希望就显得愈加渺茫。我曾跟这种人争吵过,可从不交手。赫尔克里士能想出的尽快结束战斗的惟一方法是把安泰俄
斯举到空中,挤压,挤压,再挤压,直到把他的力气从庞大的
身体里完全挤压出来为止,才真正战胜了这奇人。打败了安泰俄斯之后,赫尔克里士继续赶路,随后到了埃
及。在那儿他被当做囚犯抓了起来,要不是把国王杀掉而逃脱的话可能已经被处死了。他以尽可能快的速度继续行进,穿过
非洲的沙漠,终于来到海边。除非他能在浪峰上行走,不然他的旅途必然要到此停止了。展现在他面前的除了无垠的大海、
汹涌的海浪及洁白的浪花之外,什么都没有。然而,当他向地平线远眺的时候,看见很远的地方有一样从前未曾见过的东西。
那东西闪闪发光,差不多如大家可能每天见到的圆圆的、在地平线远端升起的太阳那金色光环般夺目。那东西很显眼,而且
越飘越近,越变越大,越变越光彩照人。终于,那物体近在咫尺了,赫尔克里士发现它原来是由黄金或锃亮的黄铜制成的大
杯或碗,至于它是怎么漂流到海上的,我可就说不上来了。
无论如何,这杯子在上下翻滚的惊涛骇浪上漂着,层层的浪花拍打在杯子的四周,可是,不管波涛怎样汹涌,都不会有
半滴海水或浪花溅入杯内。
“我在一生中见过不少巨人,” 赫尔克里士想,“ 可是没有一位需要用这么大的杯子饮酒!”
然而,该怎样确切的描绘一只杯子呢!那是一只很大的,大的就像,简单地说,嗨,我真不知道怎样来形容它的无比巨
大,不过分地说,它比十个风车轮还要大很多,而且全部是金属做的,但在惊涛骇浪中漂浮却比那橡果壳在小溪中向下漂流
还要轻。海浪将它向前推进,径直向赫尔克里士站着的岸边靠拢。
这一切刚发生,他就明白该怎么做了,因为他经历过那么多次数的历险,当然会从中学会如何把握好自己,即使有时候
有些事情会稍稍超出常规。显而易见,这只神奇的杯子是被一种看不见的神力推动着漂流过海,驶向岸边的,要带赫尔克里
士渡过大海,前往赫斯珀里得斯花园。因此,赫尔克里士立刻抓住杯子的边沿,顺势滑到里面。杯底铺着一张狮子皮,他便
在那儿打起盹来。自从他在河边跟姑娘告别后,至今没好好休息过,海浪冲击拍打着杯子四周,发出轻快的,铃儿一样的声
响,那杯子轻轻地前后摇动,摇得那么安详,很快就把赫尔克里士送入了甜美的梦乡。
他睡了好一会儿,那杯子猛地撞在一块岩石上,发出一声巨响,这金属碰撞发出的回响恐怕比所有大家听过的教堂的钟
声还要响百倍吧,响声把赫尔克里士震醒了,他惊跳起来,环望四周,发现这杯子已漂过了大半的海面,正靠近岸边一个看
似小岛的地方靠近。大家猜猜,在那个岛上,他会看见什么?
不,大家肯定猜不到,即使你猜一万次,也绝对猜不到。在我看来,下面跟大家讲到的必定是赫尔克里士所有冒险中所
看到过的最精彩的情景。那是一个比即便头被砍下,很快又会长出两个来的
九头蛇更令人惊异的怪物,比六腿妖魔更大,比安泰俄斯还要大,总之比任何人曾见的任何怪物都要大,换句话说,即
使将来的某个时候,人们也不可能看到比它更大的怪物了,这可是真正的巨人!
这可真是一位令人难以置信的巨人啊!他像山一样的高,白云在他腰间停歇,像根腰带。白云在他巨大的眼前飞速飘来
飘去,这样一来,他便既看不见赫尔克里士,也注意不到正在航行的金杯。更奇怪的是,那巨人似乎举起巨手托着天空,透
过云层赫尔克里士老远便看见那天空搁在他的头顶!这的确似乎让人难以置信了。那闪亮的杯继续向前漂去,终于到了海滩。
恰巧此时,一阵清风吹散了巨人面前的云朵,赫尔克里士看清了他那庞大的面容,他的每只眼就像远处的湖泊一样大,有一
英里长的鼻子,嘴差不多也有一英里宽。从那巨大的五官来看,即便你见过很可怕的脸蛋,也不如见到这巨人的面孔那样心惊
肉跳。巨人不得不去背负他们力所刚刚能及的重负,因为对于巨人来说,天就好像世俗烦恼对于普通人那样不可避免,这些
人迫使自己处在世俗的烦恼下。而无论何时这些人去干他们有些力所不能及的事,他们注定要遭遇到像这位巨人同样的命运。
可怜的家伙!他显然站立在那儿很久了。一片古老的森林在他脚边生长了又腐烂,腐烂了又生长,还有那棵像树,大概
有六七百年了,已从壳中脱出,挤进了巨人的脚指间。
这时,巨人用他那巨大的眼睛向下看,一眼便望见了赫尔克里士,于是便凶狠地咆哮起来,声音好像是刚从他面前掠过
的云层中的雷电轰鸣一样。
“脚下的那人,你是谁?你是什么时候乘那小杯子来的?”“我就是赫尔克里士!” 英雄赫尔克里士以与那巨人差不
多响亮的声音雷鸣般地回答道,“我正在找赫斯珀里得斯花园!”
“哈,哈!” 巨人又大吼一声,随着大笑了一阵,“的确,那将是一次不寻常的冒险哩!”
“那又怎样?”赫尔克里士同样大声吼道,因为巨人的嘲笑,他感到有些生气,“ 难道你以为我怕那条百首龙吗!”
他俩相互交谈时,一阵乌云聚集在巨人腰间,爆发出一阵阵轰隆隆的雷鸣,那雷电声响震天,以致赫尔克里士听不清巨
人在说些什么。只看得见巨人那硕大的双腿树立在阴沉的乌云里,整个身体在云雾之中时隐时现。他似乎滔滔不绝地一直说
着什么,他那宏亮的话音与雷鸣声融合在一起,像闪电一般划过山冈。这愚蠢的巨人不适时宜地,毫无目的地讲着无数的废
话,毫不夸张地说,他说话的声音和雷鸣声一样宏亮震天。
暴风雨来得迅猛,随后一扫而过,天空放晴,那大得吓人的巨人托着天空,明媚的阳光照耀在他庞大的躯体上,把他照
亮并且将他映衬在阴霾的云层上。巨人的头远远高出云层,因此他的头发丝毫没有被雨打湿!
当巨人看到赫尔克里士仍然在海边站着时,他再次向他大声吼道:
“我是阿特拉斯,世界上最强壮的巨人!我双手托天,将它顶在头上!”
“哦,知道了。” 赫尔克里士回答道,“ 不过,你可以告诉我通往赫斯珀里得斯花园的道路吗?”
“你想去那儿干什么?”巨人问道。
“我必须摘三个金苹果,” 赫尔克里士喊着,“ 献给我的堂兄弟国王。”
“除了我,” 巨人接着说,“ 没人能够进入赫斯珀里得斯花园,而且能摘到那三个金苹果。如果不是我要双手撑天的话,
我愿意六大步跨过大海,替你摘到它们。”
“你太善良了,” 赫尔克里士试探着说,“ 你能不能把天搁在某座山顶上?”
“所有的山都不够高,” 阿特拉斯摇摇头道,“ 不过,你去站到靠近我的那座山头上,你头顶的高度兴许与我的差不多。
你看上去似乎还有点力气。如果能把我的重负移到你的肩上的话,我替你完成你的使命,怎么样?”
大家一定还记得,赫尔克里士,是一位非常强壮的人,但不用说,要想撑起天空,绝非轻而易举的事,还得费一番力气。
不过,倘若有人能够胜任这个任务的话,那就非他莫属了。尽管如此,这对他来说仍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有生以来他第
一次犹豫了起来。“天空是不是非常重?”
“开始不会很重,” 巨人耸一耸肩回答说,“ 不过,过上一千年,就会变得沉重起来!”
“你要多久才能摘到那金苹果?”
“哦,很快就能摘到。” 阿特拉斯大声回答,“ 我一步应该可以跨十到十五英里,在你的肩膀感到疼痛之前,我就能去
赫斯珀里得斯花园打个来回。”
“那么,好,我从你背后爬上山顶,将你的重负接过来。”赫尔克里士是一个善良的人,心想他应该助人一臂之力,
也好让阿特拉斯有机会出外游玩一番。还有,他想这多多少少也是为了自己的荣耀,至少他可以吹嘘说他也曾顶过天空哩,
这可比仅仅征服一条百首龙那样普通的事情要强得多吧。于是,他不由分说地把苍天从阿特拉斯肩上移到了自己的肩上。
当他们平平安安地做完这一切以后,巨人做的第一件事是伸了个懒腰,大家想想那该是多么奇妙的景观啊。随后,他慢
慢地从茂密的丛林中抬起一只脚,接着再抬起另一只。然后,他便开始嬉戏,跳跃,为自己获得自由而欢快舞蹈,他一会儿
把自己抛上高不可测的天空,一会儿又将自己摔在坚实的大地上,那震动足以使大地颤抖。他于是哈哈大笑起来——那雷鸣
般的笑声使远近群山都跟他一同回响,好像它们和这位巨人是欢乐的兄弟一般。当他的欢乐渐渐平息之后,他便步入大海,
第一步就跨出十英里,海水淹到了膝盖,第二步又是十英里,海水没过膝盖,第三步再迈出十英里,他便被海水淹至腰部。
这里大概是大海的最深处了。赫尔克里士看着巨人不断地前去,这可真是个奇观,半淹
在海水中的巨大身躯,在三十多英里以外依然看得很清楚。他的上身,就像远处的高山那样雄伟,朦胧而呈现出灰蓝色。那
巨人终于被海水淹没,这时,赫尔克里士想起一个问题来,假如阿特拉斯被海水淹没,或者被守护赫斯珀里得斯花园的百首
龙咬死等等这些不幸的事如果发生的话,他该怎么办呢。赫尔克里士开始有些忐忑不安。
“我真同情这可怜的巨人,” 赫尔克里士心想,“ 如果只十分钟就让我生厌的话,那一千年该让我感到多恐惧啊!”
哎,亲爱的小朋友,我们头上看上去很松软稀薄的蔚蓝色天空,它到底有多重呢,大家恐怕都猜不出吧!还有那呼啸的
风,冰冷潮湿的云以及刺眼的太阳,它们轮流着把赫尔克里士弄得浑身不舒服!他开始担心那巨人可能一去不返。他凝视着
脚下的世界,对自己说,他宁愿在山脚下过着牧羊人那样无忧无虑的生活,也不愿意昏昏然站在这山顶,用毕生的力量去背
负这该死的天空。因为,正象大家已经十分清楚地看到的那样,赫尔克里士不但觉得头顶和肩膀上的重负慢慢加重,而且他心
头的责任感同样在慢慢加重。怎么会弄到这样的地步呢,如果他站不稳,不能稳稳地托住天空不动,太阳很可能不呆在它原
来的位置,而到处乱跑哩!或许,当夜幕降临之后,许多星星也会脱离原来的位置,像下冰雹一般落在人们的头上哩!如果
他在重负下摇晃,站不稳的话,天空就会撕裂,造成一道很宽的裂缝,那他这位英雄该多丢人啊!
赫尔克里士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快感。究竟持续了多久,我不得而知,反正他看见了巨人那硕大的身影像一团飘浮在大
海尽头的云。当阿特拉斯越行越近时,赫尔克里士看见他举着大手,手里拿着三个很漂亮的金苹果,像是长在同一枝上的南
瓜那么大。
“你能平安归来,我很高兴,” 当巨人走进对方听得见说话的范围内时,赫尔克里士大声说到,“ 你摘到金苹果了?”
“当然,当然!” 阿特拉斯得意地答道,“ 而且是很不错的苹果哩。我向你保证,我采到的是长在最好的树上的苹果。
啊,赫斯珀里得斯花园真是个好地方。的确,那条百首龙是值得任何人一看的妖兽。不过,你要是自己去摘金苹果,那才真
的过瘾呢。”
“没关系,” 赫尔克里士接着说,“ 你已经做了一次愉快的旅行,且完成了我也同样能完成的事情。我衷心地感谢你,
因为你历经了挫折。那么现在,由于我时间相当紧迫,还有很多路要赶,我那堂兄弟的国王正焦急地要得到金苹果呢。请问
你可不可以将我肩上的天空接过去呢?”
“这,至于这件事,” 巨人阿特拉斯一边说,一边随手将金苹果抛向离地二十英里的高空,或者差不多的高度,任其落
下,然后用手接住,“ 至于这件事,我的好朋友,我看你有点不讲义气吧。难道我就不能把金苹果带给你那堂兄弟国王吗?
说不定我比你还快呢。既然国王陛下如此急着要它们,我向你保证跨最大的步子,一定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他手里。另外,现
在我也不喜欢再背天空了。”
赫尔克里士变得不耐烦了,高高地耸了耸肩。这时,天色朦胧,你也许已看到了有两三颗星星脱离它们的轨道。地球上
每个人都惊恐地望着天空,担心天快要塌下来了。
“噢,这可不行,” 巨人阿特拉斯哈哈大笑着喊道,“ 在过去的五个世纪里,我都没有让这么多的星星落下过。如果你
也能像我一样在那儿站那么久的话,你就能学会忍耐!”
“什么!” 赫尔克里士非常气愤地大喊道,“ 你是要我永远背着这苍天吗?”
“我会看到这一天的,” 巨人回答道,“ 不管怎样,即使你不得不在今后的几百年或是一千年背负它,你也不应该抱怨。
尽管背得发痛,我也已背了很久了。好了,那么千年以后,如果我高兴的话,兴许再来替你换一换班。你是个很强壮的人,
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去证明你的英勇了。我保证,我的后代会记住你,谈到你的!”
“呸!废话!” 赫尔克里士突然一抖肩膀叫道,“ 你的头能不能只替我顶一会儿天空?我要用我的狮皮做个垫子,好把
天空放在垫子上面,免得今后还有一些不必要的不便。它真的擦痛了我,而且我还得站在此地几个世纪。”
“那倒也很合理,我就接替你一会儿!” 巨人说。因为他对赫尔克里士并无恶意,只是为了图自己的安逸才有这过于自
私的念头。” 那么只要五分钟,我就会托回天空的。记住了,只需五分钟!我不知道我是否该像上次度过的漫长岁月那样再
度过一千年。我说,变化才是人生的佐料哩。”
哦,真是个又老又蠢的巨人!他扔下金苹果,从赫尔克里士的头和肩上托回本该属于他的天空。而赫尔克里士拾起那和
南瓜一样大或者更大一些的金苹果,毫不理会巨人雷鸣般的吼叫声,径直踏上了归程。另一片森林在巨人的脚边冒了出来,
而且长得又茂密,又很古老的样子。人们可能见过六七百年的橡树,那些在他庞大的脚趾间的树,经过长久的年代成长起来
了。
直到今天,那个地方仍矗立着那个巨人,也许无论如何,那儿至少矗立着同他一样高的以他名字命名的一座高山。当雷
电轰鸣着划过山巅时,人们会想到那可能是巨人阿特拉斯在呼唤着、追赶着赫尔克里士哩!

(责任编辑:qiqi)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童话故事] 《笨狼的故事》之五:孵太阳

    ?笨狼进屋找来浆糊和画笔,把地上的叶子捡起来,细心地涂上绿色,用浆糊粘回到树上。 大树又像从前一样翠绿了。 笨狼走进森林,发现在一夜之间,森林里许多树都变得光秃秃的了...

  • 小棕熊的生日

    熊的生日宴会呀! 不去!胖小猪说,他没有请我! 你想去吗?小松鼠姑娘问。胖小猪说:想!怎么不想,可是人家没有请我,我怎么能去呢?请你帮我送给他这...

  • 争做长跑冠军

    争做长跑冠军,猪、乌龟、毛驴却在狮子大王面前争说自己是长跑冠军。你赶快去澄清事实。否则, 冠军称号会被他们争了去的!梅花鹿毫不在意地一笑说:让他们去争吧,咱们何必要把功夫花在这上...

  • 白白爱萝卜

    白白爱萝卜,衣服,跟兔妈妈出发了,却忘记给萝卜浇水这件事了。 做客回来后,白白发现一些萝卜被太阳晒得枯萎了。她急得都快要哭了。她急忙给萝卜浇水,蹲在菜园里等萝卜苏醒过来。等...

  • 哥哥树和弟弟树

    硕大的树冠,得意地对哥哥树说: “我看你也太老实了,怎么能容忍你的主人把你糟蹋成这个样子?那么大的树冠竟让他砍去了将近一半,多可惜!你不痛吗,, “有点...

  • 小河里的鳄鱼肚肚

    呀,肚子被锋利的尖刀划开了。老鳄鱼肚肚大叫一声,痛得昏了过去。那个“猎人”见肚肚不动了,慢慢地走过来,推开老鳄鱼,拔出地上的尖刀……就在此时,传来一声大喝:“你敢...

  • 小水壶迷路

    bsp;小水壶坐上车。小车开得飞快飞快,看见红灯也不停。糟糕,车翻啦!小水壶被扔出去好远。 小水壶过来一瞧,小车的轮子掉了一个,开不走了。小水壶说:“还是我先送你回去吧。...

  • [童话故事] 狐狸的窗户

    员。著有幻想文学理论专著《西方现代幻想文学论》《世界幻想儿童文学导读》《宫泽贤治童话论》《幻想教室》、长篇幻想小说《与幽灵擦肩而过》《半夜别开窗》《怪物也疯狂》《...